LiHKG Tools
歡迎 訪客, 登入
首頁 ›› [短故]我有一種特殊能力可以氹到女仔笑 (尾已爛)
作者: 玉子蛋糕 2017-05-07 02:04:10
LIHKG Link
最後更新: 2017-09-20 06:09:49 最後擷取: 2017-12-11 10:57:26
#1 2017-05-07 02:04:2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是咁的,我有一種特殊能力可以氹到女仔笑。

要令一個女仔喊,其實唔難。

只要一巴打落個女仔塊面度就得,再唔係就將對方就地正法。

但係要令一個女仔笑,就好難啦。

尤其是係自己心儀嘅女仔。

慣性自卑嘅心態,好容易唔識同女仔相處而變得緊張,導致平時搞笑嘅技能冇辦法大派用場。

好彩我有家父嘅遺傳,所以得到一種特殊能力,就係「搞笑」。

憑藉住呢個與生俱來嘅能力,令我可以一直氹到好多女仔笑。上至女神,下至豬扒,都曾經畀我整到笑咗。

直到中五嗰年,出現咗我呢世人第一個氹過最唔識笑嘅女仔。

講起呢個女仔,佢個名實在太普通,所以我唔係好記得,淨係記得佢啲頭髮好乾,好似馬廄入面成日都有屎味嘅乾草一樣。

兩眸嘅黑眼圈成日都好深,應該經常捱夜。

樣貌談不上靚,但悉心打扮一下,都可以幾可愛嘅。

我仲記得開學嗰日,佢坐我隔離,我一嚟就笑笑口咁同佢講:

「hi,我叫小智,你見唔見到我隻比卡超呀?」

「⋯⋯」佢以蔑視嘅眼神啤一啤我。

然後展示出無視嘅姿態。

跟住我唔止嗰一日冇再同佢講過嘢,後來成個禮拜佢都冇返學。

我諗佢如果唔係成日逃學嘅MK妹,就一定係有厭學症嘅宅女。

但面對住我嘅能力,呢個女仔嘅嘴角竟然不動如山,連一毫米都唔肯移動。

睇嚟佢嘅特殊能力,應該係「能力無效化」。
#2 2017-05-07 02:29:2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為咗挑戰呢個同樣係能力者嘅人,到咗佢終於返學嘅時候。

我決定咗要使用我嘅特殊能力。

「笑話!」我以中指托一托眼鏡。

我一聲奸笑,再向住佢講:

「啊⋯⋯邊個,同你講個笑話喔。」

「⋯⋯」佢依然係默不作聲,連眼尾都冇望我一下。

我繼續講:

「唔好笑嘅話,你想點都得!」

「⋯⋯」佢再一次無視我。

「嗱,從前有三隻蝦,你知唔知佢哋三個嘅名分別叫做咩呀?」我問。

佢都係冇理我。

「答應就係⋯⋯哈、哈、哈呀!哈哈哈⋯⋯」我自言自語咁講完,都覺得好尷尬。

「嘻⋯⋯」坐喺我四周嘅同學傳嚟笑聲,想必是心諗:「嘩!呢條友講啲嘢咁白痴嘅?」

唯獨係眼前呢個女仔,佢始終冇笑。

「唔好笑喎。」

佢第一次擰過嚟同我講嘢,聲線有啲甜美,但講嘅內容就令我無地自容。

「吓⋯⋯」我以食指托一托眼鏡,有啲難以置信咁講:「你有笑嘅⋯⋯我知你有笑嘅。」

「冇笑啊,因為根本唔!好!笑!」說罷,佢又擰轉返面,從側面望住佢,充滿住神秘感,「你記住呀,你話我想點都得㗎。」

「哦⋯⋯」出師不利嘅我,只好籌謀下一次嘅攻勢。

我發覺自己遇上咗人生中最犀利嘅勁敵。
#3 2017-05-07 02:43:4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為博紅顏一笑,我使出渾身解數。

一開始最簡單嘅笑話發現唔掂。

就無恥到連鹹濕笑話都講埋。

「從前有對韓國情侶啊,佢哋第一次扑嘢嗰陣,個男仔喺個女仔後面搵咗好耐都淨係搵到一個窿,知唔知點解呀?因為個女仔整容嗰陣整埋條J出嚟啊!」

而講完之後,換嚟嘅都唔係佢嘅笑容,反而係一個佢對我往後習慣咗嘅稱呼。

「變態佬⋯⋯」
#4 2017-05-07 03:08:2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夠啦!你到底識唔識笑㗎?信唔信我用條大岩蛇收服你呀?」每一次失敗,我個心都係諗緊呢句說話。

如是者,過咗一個月之後,每一日返學,無論上堂定小息,我都重複使用我嘅笑話。

但每一次,身邊嘅同學笑得幾勁都好,呢個女仔點都唔肯笑下。

佢就恍似沙漠之中嘅一朵鮮花,十分出眾。

如何去摘取呢朵鮮花,就係我每日每夜都諗緊嘅問題。

某日,我趴係枱面上,托一托幅眼鏡,又再講笑話:

「有一日,有個冇着衫嘅女人上咗架的士,個的士佬鹹鹹濕濕咁望住佢,咁呢~個女人就問個的士佬做咩視姦佢,啊的士佬就答啦,我望緊你喺邊度拎錢出嚟搭車咋,哈哈哈⋯⋯」

「變態佬⋯⋯個的士佬咪你囉!」佢一如既往咁調侃地話我。

我崩潰咗,好無奈咁問佢:「其實你究竟識唔識笑㗎?」

佢思索一會,答我:「識㗎,但係唔笑畀你睇喎,變態佬~」

「點解呀!」

「冇得解!」

其實,我真係好想睇到你笑。
#5 2017-05-07 03:31:0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到咗小息,班上嘅氣氛鬧得熱烘烘,成班人聚集喺哂班房嘅一角。

原因係唔知邊條友仔話要玩遊戲。

仲要強制我去參加。

呢個遊戲好似叫做守護者,全班女同學要將名字寫上一張紙上面撈亂再交畀男方。

再由男方每人去抽一張紙,抽中嗰個女仔,為期一個學期就要作為守護目標,對個女仔要特別好,最後要畀個女仔估邊個係佢嘅守護者,如果估中咗,個男仔就會有懲罰。

而由於我哋班男多女少嘅關係,一啲毒男早已被強制性篩走,所以遊戲嘅男女數目都係平均。

但女仔方面嘅質素都極之參差,有肥婆、亦有TB。

雖然當中不乏靚女,不過當中都有啲已經拍緊拖。

要是抽中佢哋,畀人誤會就大獲。

一個唔好彩抽中支下下籤,咁呢個學期就注定玩完。

「求神保佑啊!唔好係肥婆⋯⋯唔好係肥婆⋯⋯」我喺抽紙嘅同時,一直喺心入面呢喃细語。

張紙拎到手後,我返到去座位坐低,慢慢打開張紙⋯⋯

見到一個幾陌生嘅名字。

「呼⋯⋯」我立即鬆咗一口氣,之前嘅不安感一掃而空。

唔係肥婆就得啦!

但係呢個名⋯⋯又係邊個嚟呢?

紙嘅上面以秀麗嘅筆跡寫住「李海純」。
#6 2017-05-08 05:45:0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喺我頭上嘅風扇,咯咯聲咁轉緊。

今日天氣涼涼地,但卻有一種不安嘅感覺喺班房入面醞釀緊,令人不禁冒冷汗。

我一邊諗緊邊個係李海純嘅同時,一邊留意住班上眾人嘅表情,都開始浮現出不同嘅變化。

「嗱,咁大家抽哂之後,呢個學期就好好守護下對方啦,嘻嘻。」

講緊嘢嘅人叫做阿景,平時鬼主意多多嘅佢想必係呢場遊戲嘅發起人。

見到阿景滿面春風,我諗佢應該抽到支上上簽。

相反,坐喺我右面嘅康仔面如死灰,佢抽中啲咩唔使諗都知啦。

「唔公平喎!」康仔大喝一聲,走到阿景面前同佢理論,「有咩理由會抽中⋯⋯連豬扒都玩埋一份,總之我唔玩㗎啦。」

「吓?邊有得咁㗎?抽完先話唔玩。」阿景一臉不屑咁話。

「睇你個款,抽中好嘢梗係咁講啦。」

「抽中好嘢係我本事,唔理你,你可以唔守護佢嘅,但抽得就預咗玩㗎啦。」

「你條友⋯⋯」

阿景同康仔散發出嘅氣場,仿佛告訴我哋即將有一場好戲要上映。
#7 2017-05-08 05:45:4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而我,就一直諗住一個人名,諗足成個上晝都仲未知道我到底要守護嘅人係邊個。

直到上緊數學堂嘅時候,有一本數學簿傳到嚟畀我。

但簿上嘅姓名就唔係屬於我⋯⋯

係我要守護嘅人⋯⋯

「喂,做咩拎咗我本簿呀?」

有啲甜美嘅聲線,加上聲音傳嚟嘅方向。

如果我冇聽錯或者睇錯,呢個咁普通嘅名字應該就係屬於坐喺我隔離,我連氹都唔識笑嘅女仔。

「拎返嚟啦。」趁我發緊呆,佢伸手搶走本簿。

得知呢個人嘅名之後,我忍唔住冷笑一聲。

然後對住佢講:「好呀,李海純。」

而佢則以不屑嘅眼神瞧我一下。

「咪嗌我全名啦,死變態佬⋯⋯」

「梗係唔得啦,李!海!純!」

我嘅腦海突然閃出一個想法,一個雖然無賴但可以令佢笑嘅方法。
#8 2017-05-08 05:45:5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妖⋯⋯」佢有啲唔耐煩咁話:「你究竟煩完我未㗎?成個月啦大佬!」

「你肯笑我咪唔煩你囉。」我笑住話。

「無聊!」

「你笑唔笑啫?」

阿純皺起眉頭,問我:「點解你咁想見到我笑呢?」

「唔⋯⋯因爲⋯⋯你係第一個無視我能力嘅人。」我話。

亦都可以話係守護者嘅使命。

「能力?」

「嗯,我氹人笑嘅超能力。」

阿純諗都冇諗,就話:

「痴線佬!」

「喂,唔好隨便又幫我改花名呀。」

「你依個有中二病嘅變態痴線佬!」

「你呀⋯⋯」我一聽到有啲嬲,但跟住都笑笑口咁威脅佢:「嘻嘻⋯⋯總言之你笑一下就得㗎啦。」

「咁如果我死都唔笑呢?」阿純好決絕咁講。

「咁我呢個有中二病嘅變態痴線佬就日日嗌你全名囉,李!海!純!」

阿純「摺」一聲,然後低頭聽書,完全冇將我放在眼內。

既然如此,我就更加要履行我嘅承諾,畀個下馬威佢。

所以,之後嘅每一日,我返到學校第一時間唔係馬上問人借功課抄,而係對住阿純講:

「李海純早晨!」

到咗午膳就係講:

「李海純午安!」

到咗放學就係講:

「李海純再見!」

每日都重複一次,睇怕呢個唔識笑嘅女仔遲早認輸啦啩?
#9 2017-05-09 23:14:0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但係呢種日子過得越耐,我先知道自己實在太天真啦⋯⋯

結果,我係投降嗰個。

「嗚呀!求下你笑啦純姐!」

我雙手合十,跪喺地下苦苦哀求佢。

「妖~你真係好煩呀。」

阿純嘅黑眼圈好似深咗一層,但眼神中對我所流露嘅厭惡感就從未減弱。

「你嘴角微微彎少少就夠㗎啦!少少咋!」見到我咁堅毅,但阿純都係冇理我,「你話我知,你點先肯笑啦。」

「我死都唔笑畀你睇喎!」佢好囂張咁講。

「點解呀!」

雖然我仲有好多絕招未出,但係現階段應該保留實力,如果到最後都搞唔掂呢個女仔,先開大技啦⋯⋯

不過長年累月受到嘅挫敗,已經令我身心受創。

「最多⋯⋯我再同你講個笑話啦⋯⋯」我嘴唇有啲抖震咁講,恍如一條可憐蟲,「從前有座山⋯⋯」

忽然,阿純用佢手上支原子筆輕輕打咗我個額頭一下,打斷咗我嘅說話。

「夠啦變態佬⋯⋯我真係未見過人好似你咁煩。」

我有啲遲鈍咁摸摸個額頭。

「吓⋯⋯天生㗎嘛。」

阿純以生疏嘅技術,不停轉筆。

佢問我:「如果我笑咗嘅話,你會點?」

「我都會笑囉。」

佢托住下巴,有啲呆咁問我:

「咁點解你唔笑先?」

「我不嬲都有笑啩喎!哈哈⋯⋯哈⋯⋯」我用力咁彎起嘴角。

「好假,咁樣唔算笑。」阿純望向窗邊,好似對成個世界嘅事物都提唔起興趣。

咁嘅對話,好奇怪。問題懶有深度,但我答唔到。

「一係咁,費事你繼續煩住我呀!」阿純擰返過嚟望住我,臉色有啲憔悴,「依家畀個機會你啦。」

「咩機會呀!只要你肯笑就得㗎啦。」我搶住問。

「唉⋯⋯你真係好kai呀,只要你幫我做三樣嘢⋯⋯哎唔係!做十樣嘢,我就笑畀你睇。」阿純話。

「十樣嘢?」

我本身都有啲猶豫,但面對呢個唯一嘅方法,我就只可以應承。

「得呀!你講啦。」

「嗱,第一樣⋯⋯」正當阿純想講嘅時候。

「等等!」我打斷咗佢。

「做咩呀?」

因為我突然諗到,阿純可能會反口,於是我就話:

「你反口咁點算呀?」

阿純怔咗一下。

我伸出右手嘅手指尾,正打算以手指尾訂下約誓,點知阿純居然爽快地撥開我隻手。

「哼!」

我嚇咗一下,問佢:

「你唔係真係諗住反口呀?」

「你好老套呀變態佬⋯⋯」

「咁你想點啊純姐?」

佢冇答我,直接將我隻右手拉返過嚟,然後一口咬落我嘅手臂上。

「啊!!!」我一聲慘叫,成個班房嘅人都望哂過嚟。

「你做咩事呀?」我驚驚地咁睇睇自己右手好深嘅牙齒印。

「咁樣得啦?如果我反口,我就畀返右手你反咬我一啖。」

我當時仲心諗佢係咪當我係隻狗,不過咁樣嘅約誓,幾有意思。

「ok?」

「怕你呀?講第一樣嘢啦。」

跟住阿純諗咗一諗,就話:

「咁你聽住啦,第一樣,我要聽朝返到學校有包朱古力奶放喺枱面。」








「後來,你話嗰十樣嘢,係你十個願望。」
#10 2017-05-10 00:12: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到咗今次我應承咗李海純做第一樣嘢之後。

結果,第二日我瞓遲咗。

所以我優哉游哉咁食埋個早餐先返學。

返學前,我買咗包朱古力奶嚟飲。

味道甜甜地,唔算特別好飲,但會令人想回味多次。

點解阿純會咁想飲呢?

之後我返到學校,就畀阿純怒啤住我。

佢好大怨氣咁話:「你個變態佬⋯⋯講好咗買奶畀我飲㗎嘛,搞到我今朝冇得飲,你冇口齒!衰人衰人!」

阿純十足小朋友咁發我脾氣。

自知理虧,只好道歉:「對唔住囉,聽日補返數得唔得呀?」

「冇啦!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啊!以後都冇可能笑畀你睇㗎啦!」阿純鼓起泡腮,圓圓嘅雙眼嬲嬲地咁望實我。

真係好似小妹妹。

「唔好呀~」

「哼!」

「畀多次機會我啦!下次唔會㗎啦!尋晚夜訓咋!」

「冇下次啦!你仲要遲到,罪加一等!」

「嗚呀!唔好啦,聽日唔會遲到㗎啦。」

「收嗲喔!」

最後喺我不斷死纏爛打嘅攻勢下,阿純一時心軟,畀多次機會我,不過條件係要買多一包朱古力奶。
#11 2017-05-10 00:42:2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再過多日嘅結果,我冇遲到,只係朝早返到學校嗰陣,小食部已經夠鐘唔畀買嘢飲。

我絕望咁上到班房,準備好接受阿純嘅處刑。

點知就見到佢拎住包朱古力喺度飲緊。

印象中嘅阿純,都係習慣每日飲朱古力奶做早餐。

我記得,嗰年嘅十一月初,係秋天嘅來臨。

當我意識到秋天嚟咗,先至第一次認真咁留意下你。

秋風從窗外吹入嚟,吹起阿純有啲啡啡地嘅長髮。

啡髮、平陰、馬尾。

我諗因爲咁嘅形象,當初先誤以為佢係個MK妹。

「又咁遲先返嚟?我包奶呢?講好咗我返嚟之前要放喺我枱面㗎嘛。」阿純話。

「今日早咗㗎啦,但係呢⋯⋯就⋯⋯」我支吾以對。

「又冇買?」阿純嘅反應冇我預期中咁大。

「嗯⋯⋯咁啱咋⋯⋯」我有啲唔好意思,答應咗人嘅事情又一次做唔到。

「哼⋯⋯好彩我一早買定咗啫,如果唔係又冇得飲啦。」

即使畀阿純串,我都冇所謂。我係有啲嬲,但嬲緊自己連少少嘢都做唔到,好無用。

「求下你!最後一次!聽日三包朱古力奶七點半準時放喺你枱面!」我誠懇咁求佢。

賭上埋自尊,都要成功第一樣嘢。

只見阿純瞧我一眼,冷冷咁話:

「四包。」
#12 2017-05-10 00:57:4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四包?嘩!飲唔飲得哂呀你?」

雖則我咁樣問,但根本冇拒絕嘅餘地。

而為咗早啲起身放學,當晚我較咗四個鬧鐘先瞓。

所以終於趕得切買咗四包朱古力奶,喺七點半之前,喺阿純未返嚟嘅時候就擺哂喺佢枱面。

「呼~總算係做到第一樣嘢,仲差九樣。」我鬆咗一口氣。

等到阿純返到嚟坐低,見到枱面有咁多自己鍾意飲嘅飲品,正常女仔應該會甜甜一笑,但唔正常嘅阿純就只係好滿意咁點點頭。

「咁樣合格未呀?」

「唔,你做得好好喔!合格啦。」

然後,佢將其中一包朱古力奶推過嚟我張枱。

「呢個係奬勵你㗎,一齊飲啦。」
#13 2017-05-10 01:27:3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好似隻狗咁,乖乖聽佢吩咐。

插支飲筒落去,飲咗幾啖,感覺同上次一樣咁甜。

唔係,喺阿純身邊飲,應該再甜啲。

我問佢:「點解朱古力奶咁甜你都咁鍾意飲嘅?」

佢又係串串貢咁話:「關你咩事啊?我鍾意啊嘛,唔得咩?」

「咁好囉,第二樣嘢,咁關我事啦?」

阿純一邊飲奶,一邊望住上面轉緊個風扇發呆。

「嗯⋯⋯」

「講啦,第二樣係咩呀?」

「諗緊呀。」

好快,佢就飲哂第一包奶。

「喂,你鍾意食啲咩嘢呀?」

阿純再拎起第二包奶嚟飲。

「我?」

「嗯。」

我放低手上包奶,笑一笑,再話:

「我鍾意食火腿奄列啊,咁你呢?」

阿純聽到我咁問佢,停一停低冇再飲,然後答我:

「魚糧啊嘛。」

唉呀!又會咁醒嘅?

「高手喔!咁到底你想講嘅第二樣嘢係咩呀?」我問。

「第二⋯⋯我聽日要食我最鍾意嘅嘢食!」阿純有少少興奮咁講,但未到笑嘅地步。

阿純最鍾意食嘅嘢⋯⋯

「嗚~你鍾意食咩先?」

阿純好快答返我:「朱古力雪糕。」

「哈哈⋯⋯哈哈哈⋯⋯」我不自覺地笑起嚟。

「你笑咩啊?」佢問。

我笑住答佢:

「你錯咗啦!狐狸鍾意食肉㗎!」

空氣都立即靜咗幾秒⋯⋯

本身呆下呆下嘅阿純意識到個答案之後,就好唔忿氣咁咬住支飲筒。

「好無聊喔你!死kai子。」
#14 2017-05-10 01:47:4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而第二樣嘢,就順利得多啦。

我趁住午膳出學校食嗰陣,特登走去附近一間七仔買咗杯朱古力雪糕,然後親手拎返畀阿純食。

見佢食得津津有味,跟住好滿足咁話:

「唔錯唔錯,合格啦。」

好想燒下炮杖慶祝,但我仲有八樣嘢要做,唔可以咁快鬆懈。

為咗快啲完成哂,所以我迫不及待咁問佢:

「第三樣呢?」
#15 2017-05-10 02:06:0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唓~使唔使咁心急喎⋯⋯」阿純好輕佻咁話。

「唔急㗎啦,我想快啲見到你笑啊。」

其實我究竟喺度追逐緊啲咩呢?嗰種深不見底嘅光明,與我無緣,我只係想證明呢個世界冇我氹極都唔笑嘅女仔。

「我好想見到你笑⋯⋯所以你快啲講啦。」

「係咩?」

阿純漫不經心嘅模樣,開始令我急躁起嚟。

「係呀,快啲講啦。」

「咁嬲做咩啫?哼,講咪講啦。」

我唔係嬲緊,我係心急。

心急想睇到你笑。

明明每個女仔都好容易笑,偏偏只有你⋯⋯

阿純舉起手指,喺我面前揮嚟揮去。

「嗱,跟住呢,就係要同我嘅朋友做朋友。」

「吓?」

我完全唔明白咩意思。
#16 2017-05-17 01:14:3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將雙手放喺頭上面,擺出一副困惑嘅樣子。

阿純見狀,就問:「你唔明喔?」

「嗯,我唔明呀,咁即係要做啲咩?」

「咪即係去同一個人做朋友囉,咁簡單都唔明,死鬼蠢。」

睇嚟繼變態佬之後,我又會多個新花名⋯⋯

糟糕⋯⋯我絕對唔可以再咁弱勢。

啪~

我一手拍落張枱,但好似太細力⋯⋯丁點嘅霸氣都冇。

我假裝強勢:「蠢你條命!你就蠢啦!你想我同佛地魔做朋友呀?連名都唔講我知,我鬼知邊個係你朋友咩?」

自己講嘢唔夠中氣,點假裝都似乎都係有啲弱雞⋯⋯

「咁講又係喎⋯⋯」阿純愕咗一下,然後烏低身,從掛喺張枱左面嘅紫黑色書包裏頭,拎咗本筆記簿出嚟。

「嗱⋯⋯為咗滿足下你啲中二病⋯⋯」佢隨手打開一頁,冇寫過嘢嘅一頁紙,跟住就拎起支筆,寫上咗一個名字。

「你喺度寫緊咩?」我將身體輕輕靠過去一窺。

「噓!你睇下呢個名啦。」阿純擰轉過嚟,拎起本筆記,擺喺我眼前,「呢個名,唔可以隨便講㗎!今次嘅任務就係要你去同依一個人做朋友。」

我凝眸細看著,將眼前嘅三隻字記入腦,而且除咗留意到阿純嘅筆跡依舊秀麗之外,亦畀我無意中見到阿純深邃嘅眼神,有一絲惆悵之感。

我仍然唔明白呢個任務有咩意思。

但係明嚟都冇意思,反正都係一定要完成。

「好!我依家立即去搵佛地魔!」我轉身就想移動。

「等等先啦!」但又被阿純喝住。

「咩呀?」

阿純喺櫃桶拎咗包朱古力奶,擺喺枱上。

「你拎埋去請佢飲啦,咁嘅話成功率會高啲。」

又會無啦啦變到包奶出嚟嘅?唔會佢親手揸啩?

「唔通呢包嘢⋯⋯係你今朝飲剩嘅?」我問。

「嗯⋯⋯嗯,係呀。」阿純諗咗諗再答我。

依個李海純咁奇怪㗎,明明自己都飲唔哂,叫我今朝買三包咪算囉,又要扮下嘢咁。

「佢應該會飲。」

「哦,好囉。」

之後,我就帶埋包奶同埋一啲疑惑去到隔離班房。

我喺中五B班嘅班房徘徊一會,先至夠膽探頭入去睇睇。

畢竟,搭訕唔係我擅長嘅嘢⋯⋯
#17 2017-05-18 01:41:0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但有時有好多嘢,即使係自己唔擅長,都要硬住頭皮去做㗎啦。

為咗某啲原因,總會驅使人去完成某啲事情。

正當我仲喺度用雙眼搜尋嘅目標人物嘅時候。

忽然,有人用手指篤一篤我嘅膊頭。

「喂!你喺度鬼鬼祟祟做咩嘢喔?」

我默然轉身,映入眼簾嘅係一個微笑緊嘅女仔。

額前短短嘅瀏海,配襯著甜美嘅容貌,散發出一種獨有嘅柔弱氣質。

「我⋯⋯我⋯⋯你⋯⋯你好!」我肅立咁企喺度,一本正經咁講:「我嚟搵人㗎!」

「嘻嘻,想搵人咪出聲囉。」佢嫣然一笑,成功將我嘅心俘虜咗。

自從坐咗喺阿純隔離一個月有多後,我都已經一個月有多冇見過女仔嘅笑容,好懷念。

估唔到喺一個初次見面嘅女仔身上,都能夠見得返呢種迷人嘅表情。

「嗯⋯⋯哈⋯⋯我怕羞。」我呆呆咁笑一笑。

「咁你想搵邊個喔?我叫佢出嚟啦。」佢精靈地眨一眨眼睛,明亮嘅雙眸,清楚可見唔太長嘅眼睫毛,好靚。

「你讀B班㗎?」我問。

「當然啦,如果唔係點幫你搵人呢?」

佢嘅溫柔,與阿純嘅巴渣潑辣形成強烈對比。

長期被阿純呢種不男不女嘅衰人折磨,我都差啲忘記咗女仔應該係點樣笑,女仔應該有嘅溫文爾雅。

依家見返,反而有啲唔習慣。

「咁⋯⋯唔該你啦,我想搵千葉。」

佛地魔嘅名字,就係咁樣,因為阿純連個全名都冇畀我。
#18 2017-05-18 02:10:0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吓?你搵我做咩呀?」冇諗到,呢個女仔就係我要搵嘅人。

「你係千葉?」我錯愕地問。

「係喔。」佢又笑一笑,好奇咁問我:「有何貴幹呀?」

「我⋯⋯」我抖一啖氣,向住面前嘅千葉大膽道出此行目的,「我嚟係想⋯⋯想你做我朋友呀!」

我彎低腰,同時將手上嘅朱古力奶以雙手奉上。

點解感覺好似同緊人表白咁嘅⋯⋯

「吓⋯⋯」

可能成件事都太過突然,千葉都畀我嚇咗一跳,我諗佢依家都係一頭霧水。

好緊張嘅我,亦嘗試解釋下:「唔好誤會呀,係咁嘅,其實我係李海純嘅朋友,係佢叫我嚟同你做朋友㗎,呢包嘢飲係佢叫我送畀你㗎!」

加上咗啲自創嘅來龍去脈,千葉先好似搞清狀況。

「哦~原來係阿純叫你嚟嘅。」聽千葉嘅語氣,好似同阿純好熟咁。

但我都唔知嗰個咁霸氣嘅女仔原來都有朋友。

「冇錯係。」

「嗯,咁好啦,我應承你啦。」

咦?咁簡單嘅?

千葉從我手上將包奶接過嚟,然後好開心咁同我講:「你幫我多謝佢啦,咁你以後就係我嘅朋友啦。」

「朋友?」

「係喔!以後有咩唔明唔開心就話我知啦。」

千葉好可愛咁笑一笑,雙眼就好似有寫輪眼一樣,用幻術將我迷住咗。

「哦⋯⋯係⋯⋯」而我亦報以微笑。

我獲得朋友一個。

第一次搵異性搭訕,成功!

之後,我就開心到飛起咁跳下跳下,返去班房搵阿純回報任務完成。
#19 2017-05-19 00:46:0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純姐,我搞掂啦,佛地魔話肯做我朋友呀。」我撳住阿純張枱,好得戚咁講。

阿純托住下巴,望緊窗外嘅蔚藍天空。

白色同藍色,恰好襯托住阿純整潔嘅校服。

「係咩?幾好喔,唔錯喔。」

而對我嚟講,佢就好似天際一樣,我只能凝視住覆蓋佢嘅白雲,永遠摸唔到雲裏嘅虛實。

「我得咗喇喎。」

「哦~」

又一次,陷入古怪嘅氣氛之中。

「喂!咁你係咪應該講下一樣啦?」

阿純呢個奇葩, 好冷淡咁望咗我一眼,然後又望住個天。

「未諗到喎。」

「吓?即係咩?」

「未諗到,即係未諗到囉。」

「你喔⋯⋯」我咬牙切齒,抑制住心中怒火,「咁你幾時諗到呀?李小姐?」

「等你開心多陣先啦,我介紹畀你識嘅千葉係咪好靚先?」阿純詭異咁望住我。

「莫非⋯⋯依個係你嘅陰謀?」我有啲震驚,因為竟然畀阿純睇穿咗,我真係覺得千葉好靚。

「講得冇錯呢?」佢雙手盤胸,故作威嚴地瞪我一眼。

好似自己嘅所有諗嘅事情,都畀眼前呢個女仔睇穿哂咁,好唔甘心!

「嗯⋯⋯你贏哂啦⋯⋯」我好無奈咁坐返低喺張凳上,「不如講返正經嘢先啦,咁你幾時諗到第四樣嘢呢?」

「唔知㗎~」阿純嗰種傲慢嘅態度,真係令人惱怒,「總言之,有意義嘅事我先會要你做。」

「啫係點呀?」

「反正你今日都連續做咗三樣嘢啦,抖下先,聽日我諗完再話你知。」

「好喔,我就等下你!」

喺放學之後,我亦冇咩意義咁返到屋企。

放低書包喺張梳化,除咗件校服。

然後就打咗一陣電腦。

打打下機覺得肚餓,嗌咗個外賣食,食完,再打。

打到覺得攰,就沖個涼,上床瞓覺。

冇咩意義咁過咗一個夜晚。

第二日,我一大清早衝返學校,趕得切喺班主任之前抄好哂啲功課,冇欠交。

唔止冇忘記要交功課,亦冇忘記要做埋第四樣嘢。

於是,我就問下今日依然冇咩精神嘅阿純:「第四樣嘢呢?」

「我諗好㗎啦,唔使驚我會失憶喎。」阿純話。

「驚你會選擇性失憶啫。」

「哼⋯⋯」阿純口中唸唸有詞,恍似係咒罵緊我。佢一邊咒罵我,一邊係櫃桶拎咗張紙出嚟,「嗱!第四樣嘢呀。」

本來我仲以為第四樣嘢係做工作紙咁簡單,點知接過嚟一睇張紙,先發現一啲唔簡單。

「咩⋯⋯咩嚟㗎?」

「你文盲㗎咩?」

「吓⋯⋯」

如果我唔係文盲,咁手上呢張表格,就應該係叫我去報名參加學生會選舉。
#20 2017-05-19 01:24:2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有啲茫然咁揸住呢份表格,再問:「你想我去報名選學生會?」

「錯啦。」阿純用原子筆指指表格上,會長同副會長嘅一欄,「唔係你,係我哋。」

「我哋⋯⋯去選?」

李海純個名喺會長嗰一欄,而我個名就喺副會長嗰欄。

「第四樣嘢呀嘛!」

明明係同一樣嘅事情,點解內容上有咁大差異,之前都係買下雪糕咁,依家就由淺入深。

「學生會喎⋯⋯」我不禁吞咽一啖口水。

「係喔!所以你得一次機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選唔到就唔笑畀你睇。」阿純佻皮地話。

「唔係呢個問題呀,係我哋去邊度搵人組內閣?最少十個人喎!」

阿純聽罷,佢就好直接咁反問返我:

「吓?乜你冇朋友㗎?」

「我唔多囉⋯⋯」

事實上,我好清楚會肯參加嘅人,係一個都冇,皆因個個人都掛住要溫書考中六嘅文憑試,邊個得閒陪我癲呀?

與其浪費時間做啲冇咩利益嘅事情,倒不如做啲對自己有益嘅事情。

「哼~又話有特殊能力,搞笑好叻㗎喎!原來連朋友都冇。」

冇錯,我又畀阿純講穿咗。

我根本冇咩「朋友」。

但又唔想喺呢個女仔面前認低威。

「邊個話我冇㗎!我依家就去搵人,你等我好消息啦!」

就係咁,我開始咗尋找同伴之旅。

第一個,我先搵咗毒男界嘅代表。
#21 2017-05-23 02:40:0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喂,阿熙,一齊選學生會啦!」

對我嚟講,依個存在感極低嘅同班同學,佢就係毒男阿熙,唯一令人有啲印象嘅就係佢面上成千上萬嘅暗瘡。

除此之外,阿熙都冇咩嘢可以畀人記得佢,連佢坐嘅座位,我都係要特登去睇睇座位表搵。

坐喺度睇緊本《約會大作戰》嘅阿熙望一望我,然後勁頹咁答返我:

「唔⋯⋯唔好啦⋯⋯我唔得㗎⋯⋯」

呢個時候,就要逼一逼佢。

「未試過又點知呢?」

「算啦,我真係唔得㗎⋯⋯無謂阻住你啦。」

「掛個名㗎咋,放心啦,唔使你講嘢。」

「我怕煩到你⋯⋯」

「唔驚唔驚!」我微微一笑,好似一個保險佬向人推銷緊保險:「好簡單咋,冇嘢要做㗎!你寫低個名喺度就得㗎喇!」

我拎張報名表出嚟,再畀埋支筆阿熙。

「寫啦寫啦!」

我保持住微笑,為即將到來嘅勝利感到興奮。

「咁呀⋯⋯好囉。」說罷,佢就寫低咗個名。

望見阿熙如此輕易就墮入我嘅陷阱,我諗佢第日應該經常要出入消委會。

「恭喜你喔!你終於成為咗我哋嘅文書!」我同阿熙握一握手,再話:「放心,你寫低嘅係一份心意,唔會係一份負擔。」

「嗯⋯⋯」

跟住,我就帶住有新成員加入候選內閣依個好消息,跑返去搵阿純。

我將份報名表擺喺阿純面前,嘴角又忍唔住向上彎。

「李海純!你睇下!哈!邊個話我冇朋友㗎?」
#22 2017-05-23 03:24:2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咦,好叻咁喎。」阿純冷淡咁話,完全冇讚美嘅意思。

「梗係啦,唔通好似你咁撓哂手咩?」

「你邊有見過主人要做嘢㗎?」

「主人?」我有啲嬲咁問:「你當我狗呀?」

「你又諗咩呀變態佬⋯⋯」阿純好任性咁講:「我係未來會長嚟㗎,我叫你做就做啦,又係你要我笑嘅,再嘈就打爆你個頭喔。」

「吓⋯⋯」我望向阿純嘅纖纖玉手,心諗真係打得爆我個頭?

「聽唔聽呀?」

雖然一直被指指點點,但我都唔敢講啲咩怨言。

畢竟當初係我應承咗佢先,依家反口又好似白費哂之前付出嘅努力。

只好死死地氣:「係嘅,主人⋯⋯」

「一陣小息快啲去搵人呀,仲有七個人先報得名呀。」

「係嘅,主人⋯⋯我一陣馬上去。」

到咗小息嘅鐘聲響起⋯⋯

我就行出走廊,歎咗一口氣。

行落去小食部買咗支水飲,途中不停思考緊仲有邊個肯嚟一齊玩學生會,但諗極都冇一個好人選。

之後坐喺近操場嘅一張長凳上,睇住人哋打籃球,好想搵人訴苦。

「李海純正一死八婆!」

我居然對住空氣講嘢,可能已經痴咗線。

「喂喂!」

無啦啦有人篤一篤我左面嘅膊頭。

我本能地擰過去左面一睇,咩嘢都冇。

再擰過去右面⋯⋯

「哈哈,做咩咁大怨氣呀?」

認識冇耐嘅人同笑容⋯⋯

係喎!點解我諗唔到你嘅?







「千方百計去幫你完成你嘅願望,為何?」

#23 2017-05-23 17:52: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眼前嘅千葉笑笑口咁坐低喺我隔離,搞到我有啲緊張。

「做咩呀你?個樣咁煩嘅?又喺度講阿純壞話。」

我望一望千葉,個心跳咗一下,再望住籃球場。

「發牢騷啫⋯⋯你個朋友成日玩我。」

「你話阿純?」

「嗯,係喔。」

「咁咪好囉,我以前識阿純嗰陣佢都唔鍾意理人,我都係慢慢~慢慢先同佢熟咋。」

「吓⋯⋯又好似係喎。」

我諗依家同佢接觸得最多嘅人,應該係我啦啩?

記憶中嘅李海純,平時都唔會同班入面啲女仔玩,永遠都唔會刻意融入人哋嘅圈子。

一個人返學、一個人出去食飯、一個人放學。

表面嘅冷酷高傲,內心一定係非常孤單。

「不過自從分咗班之後,我都好少同佢傾計啦,佢冇咩朋友應該好悶。」千葉嘅雙手托住下巴,帶點憂愁咁講,「聽到你話佢成日玩你,真係一個奇蹟,但起碼阿純有你呢個新朋友,唔怕悶親。」

「哈哈⋯⋯乜原來我咁重要㗎。」我淺淺一笑,再向千葉問咗一個我想知答案嘅問題:「咁你識咗阿純咁耐,有冇見過佢笑?」

但係有時候表面嘅樂觀積極,內心嘅孤單感甚至無法估計。

「笑喔?講起嚟⋯⋯好似都係見過兩次咋。」眉頭深鎖嘅千葉撳住自己嘅太陽穴,喺度沉思緊。

「兩次?咁嗰兩次係點㗎?」我好心急咁追問。

「唔⋯⋯呃⋯⋯第一次笑就係啱啱同佢做咗朋友冇幾耐,第二次笑呢⋯⋯就係同佢分班嗰陣啦。」千葉好認真咁回答我。

「哦⋯⋯」

聽完答案之後,我對於阿純嘅不笑之謎,依然一頭霧水。

但係佢曾經對住千葉笑過,亦都證明佢係識得笑。

或者拉埋千葉去選學生會,拉近阿純同舊朋友嘅距離,應該係阿純要我做第四件事嘅原意。

只係我之前淨係諗住自己班嘅人,忘記咗隔離班嘅一個「朋友」。

「千葉喔,你可唔可以幫我一樣嘢?」

「朋友梗係要幫助㗎啦,你講啦。」

我鼓氣勇氣,向千葉講出朋友嘅要求:

「我想你陪阿純去選學生會!」
#24 2017-05-23 18:25:5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呢個要求,千葉毫不猶豫就答應咗我。

「好喔!」

「多謝你喔!」

我哋嘅候選內閣,就係咁多咗個財政。

千葉講咗佢嘅全名我知,然後我就拎住支筆填咗千葉個名落去報名表度。

剩返六個人⋯⋯

見小息差唔多完,我向千葉道別,就行後樓梯上去課室。

正當我耷低頭,一步一步咁向上行緊嗰陣,耳邊傳嚟一道聲音⋯⋯

「喂,阿智。」

我抬頭一望,喺我面前嘅人十足發緊光一樣,莫非係神跡顯靈?教我點樣搵埋另外六個人。

我用手捽一捽雙眼,再拍一拍塊臉,確保自己冇患上思覺失調。

而眼前散發出微光嘅人⋯⋯

竟然係平時同我冇咩交集嘅同學。

「呃⋯⋯hi喔,景哥。」
#25 2017-05-23 18:58:5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佢係之前守護者遊戲嘅搞手,阿景。

一個有幾分瀟灑,平時主意多多嘅人。

佢眼細細,前額留住好厚嘅瀏海,笑起嚟有種獨特嘅魅力,正常係女仔都會畀佢吸引到。

正因如此,唔少女仔都畀佢溝過。

「做咩咁見外呀?你過嚟先啦。」

「哦⋯⋯」

我聽佢講繼續行,行埋佢身邊。

突然畀佢一個手臂攬住我條頸,平時零交流嘅人,一下子變得咁熱情,真係嚇咗我一跳。

「喂,你係咪要選學生會呀?我都嚟參加喔。」

「吓⋯⋯」我愕然地問:「你點解知嘅?」

阿景捽一捽個鼻,微笑住答我:

「因為我係喺未來穿越嚟幫你㗎。」

「未、未來?」

估唔到呢個世界真係有人嘅中二病咁嚴重。

「呢個唔重要啦,最重要係你好急要搵幫手呀嘛!嚟啦!我嚟幫你手啦阿智。」

「嗯⋯⋯嗯⋯⋯」

我的確係幾急要搵人幫手,但我都有啲憂慮。

阿景呢個來歷不明嘅人,會唔會係其他想選學生會嘅人派嚟嘅臥底?我同佢本身又唔熟,佢點會咁主動幫我㗎?

「唔使驚喎,你當我想玩學生會啦。」

「畀我諗諗先⋯⋯」

「我幫你搵埋另外五條友㗎啦,搵咗啲師弟掛下名。」

「等等先⋯⋯」

「我唔係間諜喔,放心啦。」

「等⋯⋯」

「一定幫你選得贏㗎喎!」

今次,輪到我墮入騙徒嘅陷阱。

佢可以幫我搵埋另外五個,咁嘅話就齊人⋯⋯嘩!真係好大嘅利誘。

最後喺阿景半推半就之下,我就心軟畀佢寫低咗個名。

「哈哈哈!我就係總務嘅黃家景啦。」

阿景搭住我膊頭,好開心咁講:

「嗱,去搵你女朋友交差啦。」

說罷,我就畀佢拉住一齊行返課室。

但有樣嘢,令我深感疑惑。

我問:「喂喂⋯⋯你話咩女朋友呀?」
#26 2017-05-23 23:13:4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哦,坐你隔離嗰個李乜乜呀嘛。」

「痴線啦!」我馬上否認,「佢邊會係我女朋友呀?」

「吓~見你哋成日打情罵俏咁,仲以為⋯⋯」

「絕對冇啲咁嘅事!」

「嗯嗯~一定係啦。」

阿景意味深長咁望一望我。

到底呢條友係何方神聖?

「係喎!拎份報名表嚟先喔。」阿景指一指我手上份嘢話。

「做咩呀?」我拎份嘢過去畀佢。

「等我填埋另外掛名嗰五條友嘛。」

話咁快,阿景就幫我填好哂份報名表。

「咦⋯⋯臭狐熙個名都喺度喎,咁贏咗之後,我諗間學生會房一定要裝返個空氣清新機。」

「冇事嘅,佢文書嚟㗎咋,仲要掛個名,當佢唔存在就得。」

「嗱!咁你快啲去報名啦,我好期待呀。」

阿景信心滿滿咁拍我嘅背脊,好似覺得一定贏咁。

但起碼佢畀我嘅感覺,都幾可靠。
#27 2017-05-23 23:54:2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跟住,任務完成咗一半嘅我,又返到去搵阿純報告一下。

仲有嗰一半,就睇天命啦。

一坐低喺個位度,我就拎住張嘢畀阿純睇。

「主人~我搞掂咗個名單~」我威風中帶點嬌柔咁講。

「你個死變態佬!好噁心喔⋯⋯咪鬼叫我咩鬼主人啦。」阿純裝作想嘔咁樣。

「唓!又係你話我係狗先嘅。」我反擊。

「我邊有話過喔⋯⋯好啦好啦,你以後就叫我做會長啦。」

「吓?選都未選喎。」

「哼!係咪唔得呀?」阿純瞇起雙眼,淘氣地對住我伸脷。

「得得得⋯⋯你話事啦,會長大人。」

「得就拎張嘢嚟啦!」阿純一手搶去我花咗好多心機先搞好嘅報名表,「唔⋯⋯唔錯喎,一日唔使就搞掂哂。」

「你算係讚緊我呀?」我托一托眼鏡。

「你話呢?」

「我問緊你喎。」

「咁我就唔答你。」

三番四次畀阿純當我弱智係咁玩,老實講我都開始習慣。

「唔答就算啦~」我打下喊露。

「得啦副會長,知你辛苦啦。」阿純話。

「你知就好啦,咁有咩奬勵先?」

我記得上一次都有包朱古力奶飲下,正當我以為阿純會好似上次咁好好慰勞下我嘅時候⋯⋯

「獎勵?梗係有啦!」阿純有啲興奮咁將份報名表塞落我隻手度,「獎勵你放學立即去報名啦!」

我實在忍唔住⋯⋯

擰轉面對住空氣講咗聲:

「Fuck!」
#28 2017-05-24 01:12: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喺我報完名之後嗰一個禮拜,報名期結束咗。

最後,只有我哋同另一組人競選學生會。

而且好快就進入咗兩個禮拜嘅選舉期。

呢兩個禮拜點樣拉票,令到班低年級嘅小師弟同小師妹傻下傻下咁投畀我哋,就係要勝出嘅關鍵之處。

所以為咗制定策略,未來會長阿純就趁住喺午膳嗰陣,喺小食部展開咗第一次嘅侯選內閣會議。

而會議參與人數⋯⋯就只有我、阿純、千葉同埋阿景四位核心成員。

「好啦!今日召集大家嚟,係想傾下我哋Smile嚟緊要點樣拉票㗎!」阿純話。

講返又講,Smile係報名前,阿純諗嘅學生會名。

對家嘅名就係Wind,因此呢場對決,就係笑對風。

但我到依家都唔知點解阿純要改啲咁嘅名⋯⋯

「唔使咁正經㗎喎,呢度加埋你都係得四個人,直接啲講啦。」我話。

「係呀係呀,啱呀啱呀。」阿景居然一邊講,一邊望住千葉,兩隻眼仲彈咗勁大個心心出嚟。

「其實呢,不如我哋自我介紹一下先啦。」千葉就提議話。

「都好,反正我都唔識嗰邊嗰位色魔。」阿純都注意到阿景,仲即時幫佢改埋花名。

千葉同我聽到,都噗哧一笑。

但阿景就梗係唔多鍾意啦:「喂呀會長!我都未介紹自己,你就咁樣標籤我!」

「嗯~好啦,副會長你介紹自己先啦。」

阿純直接無視咗阿景。

於是我都開始好有趣咁作自我介紹:

「哦⋯⋯係,我係未來副會長阿智,我嘅特殊能力就係氹人笑!」

「哈哈哈哈⋯⋯咩嘢特殊能力呀?真係㗎?」千葉馬上就哈哈大笑。

而阿純則以表情話我知:「無聊。」

阿景就繼續望住千葉。

「真㗎!所以你頭先咪笑咗囉!」我話。

「哈哈⋯⋯」千葉仍然喺度傻笑。

「得啦,到你啦色魔。」阿純指住阿景話。

「我喔?大家好!我係總務嘅阿景,我嘅特殊能力係時空穿越!」

呢個阿景竟然抄我。

「哈哈⋯⋯你係未來人嚟㗎?」千葉笑住問。

「冇錯!我喺未來見到你會喺下年畢業。」阿景答返佢。

而我同阿純就同一時間將兩隻字印喺額頭:「無聊。」

「我係財政嘅千葉喔,咁你哋估下我嘅特殊能力係咩?」千葉又顛埋一份。

「一定係精神控制啦!」阿景搶住答。

「即係⋯⋯咩呀?」

我諗阿景嘅意思,應該係話千葉可以令到所有異性對佢神魂顛倒。

「唔話你知住先,到我哋偉大嘅會長介紹啦!」

阿純好簡單咁講:

「嗯,我就係會長,大家叫我會長得㗎啦。」

立時就畀另外嗰兩位聲討⋯⋯

「唔係咁呀會長?跟返我哋啦,你嘅特殊能力係咩呀?」

「係囉阿純,快啲講埋啦。」

阿純反咗一下白眼,就話:

「我正常人嚟㗎,邊有啲咩超能力喎。」

我見到呢個大好機會,就馬上追擊佢:

「梗係唔係啦!你嘅特殊能力咪就係能力無效化囉,呢度唯一係得你唔識笑咋。」

「咦!原來會長咁勁㗎?」

「唉呀!咁我嘅精神控制能力咪唔到阿純囉?」

不知不覺間,小食部嘅某處,洋溢住一陣中二病嘅病風。

就係咁⋯⋯白痴完一輪之後,先真正入正題,討論拉票策略。
#29 2017-06-25 03:09:0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一個午膳之後,我哋研究出嚟嘅方案都係好傳統咁派下傳單同嘢食,仲有千葉可以親手設計嘅file。

我哋再研究埋對家嘅名單,名單上一大堆女仔⋯⋯睇嚟對家係玩美人計嚟拉票。

基本上高中嗰班有份投票嘅都係玩小圈子投畀自己啲朋友,剩返嗰啲初中嘅「港豬」自自然然就係我哋今次選戰針對嘅目標。

之但係⋯⋯

「屌⋯⋯咁搞法啲初中雞畀班姐姐氹兩氹就投哂降啦。」我有啲怨氣咁話。

「嗯,雖然形勢係唔太理想,但都要諗啲方法⋯⋯」阿純若有所思咁講。

要出奇制勝,確實困難。

「再唔係,我哋都出美人計啦!」平時正正經經嘅阿純都開始九唔搭八。

我打量一下佢全身,然後笑笑口咁質疑佢:「你?邊有人睇得上你呀?哈⋯⋯」

「哼!」小純先係怒啤我一下,再望向千葉:「邊個話要我出手呀?梗係千葉做㗎啦,叫呀千葉著套性感啲嘅衫喺門口日日拉票咪得囉。」

「吓⋯⋯」

冇諗到阿純會語出驚人,嚇咗我哋一跳。

一幻想到千葉著住性感嘅衣服,嬌媚咁要求人投佢一票,如此十足AV嘅情節,令我不禁吞咗一啖口水。

「咪講笑啦阿純!」千葉怕羞起嚟。

「我講真㗎喎,反正都諗唔到有咩方法贏。」阿純話。

諗深一層,雖則有啲荒謬,但又真係行得通,等啲初中雞大飽眼福之後再心甘命抵咁投我哋一票,只係要犧牲下千葉啫⋯⋯

「會長大人你咁諗就啱啦。」一直甚少發言嘅阿景托住下巴,擺出一副從容不迫嘅模樣。

「喂呀!你哋個個都蝦我!」千葉嬲嬲地咁話。

「嗯⋯⋯唔係嘅⋯⋯會長都係講下笑啫。」我試著打圓場,「午膳都過咗啦,不如今日散會先,等我再諗諗辦法啦。」

「嗱!副會長你話㗎!」阿純翹住手話。

「得啦,鬼叫我奉旨幫你咩?」

「咁好啦,我哋今日散會,行啦行啦。」

「嗯⋯⋯你哋兩個行先啦,我仲有嘢同阿景傾。」

阿純瞇著眼望一望我同阿景:

「哼~蠱蠱惑惑,唔理你哋呀,我哋行啦千葉。」

「係~」

就咁打發咗佢哋兩個走之後,我就拉住打緊喊露嘅阿景。

「咩事呀大佬?」阿景依然不慌不亂。
#30 2017-07-12 00:40:2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點解你好似⋯⋯一啲都唔緊張㗎?究竟你係咪臥底嚟㗎?」我提出一個疑問。

阿景聽後,微微淺笑,然後答我:「都話我係未來人㗎啦,咁梗係知道贏梗啦。」

「贏梗?你玩嘢呀?我哋依家連點贏都唔知喎。」

「好快你就知㗎啦。」阿景用一種好奇嘅眼神望住我,「反而係你喎⋯⋯嘻~明明被逼幫人選學生會,依家咁緊張人呀?皇帝唔急⋯⋯太監急啦。」

畀阿景咁樣講,搞到我一時語塞。

「你⋯⋯你⋯⋯你又知我被逼?仲有呀⋯⋯我緊張自己咋,因為⋯⋯算啦,你唔使知。」

「哈哈,我唔想知呀,放心啦,總之贏梗啦bye。」阿景繼續從容自若,慢慢走向樓梯。

邊有人會咁古古怪怪㗎⋯⋯

「喂!」我喝住佢。

佢轉身望一望我,再問:「仲有咩事呀?」

我問:「你話你係未來人,咁你架時光機呢?」

阿景恥笑住我話:「我本身就可以自由穿越時空,根本唔使任何工具。」

我反咗一白眼,然後話:「得啦痴線佬,再見。」

阿景嘅背影離我越嚟越遠,而我就弱弱聽到一聲:「成日見㗎啦。」

老實講,如果真係有超能力可以穿越時空,我好想返去過去,但要帶住記憶返去過去改變現在,根本毫無意義。

希望改變現在,就係為咗唔再畀過去所束縛,可是記憶呢樣嘢本身就束縛緊我哋嘅人生,永遠無法解脫。

而失去記憶回到過去,做緊嘅嘢只係重蹈覆轍而不自知,更加冇意義。

好快好快,選舉期嘅兩個禮拜都成為咗記憶嘅一部份。

今日,就係候選學生會喺禮堂互相攻擊,然後即場投票同點票嘅日子。

一啲勝算都冇嘅我哋,就咁兩手空空準備踏入禮堂。
#31 2017-07-12 01:09:2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阿景點呀?今日就投票啦,人哋啲拉票勁我哋咁撚多,又出美人計又派哂禮物咁樣,贏你老母咩?」

急⋯⋯呢次我真係急啦,輸咗就見唔到阿純笑啦。

「放心啦⋯⋯得㗎啦⋯⋯」

阿景成日叫人放心,但面對如此窘境,我就只剩擔心。

「唉⋯⋯大檸樂啦。」

我睇見阿純同千葉都係以平常心面對嘅模樣,而另外五個師弟都係一副打完飛機好攰嘅樣子。

「喂,李海純⋯⋯」我行埋去阿純身邊。

「做咩呀?」佢問。

「如果輸咗⋯⋯可唔可以做第二個第四樣嘢呀⋯⋯」

「哼~輸咗先算啦。」

「吓⋯⋯」

「做咩呀?你驚輸?」

「嗯⋯⋯唔⋯⋯嗯⋯⋯」

我有啲無奈,好想所有問題迎刃而解,但都知道世事冇可能船到橋頭自然直。

黑口黑面嘅阿純輕輕用拳頭打一下我嘅手臂,再話:「大丈夫!」

「大丈夫?」我諗咗諗,「嗯!我明啦,大丈夫嚟呀嘛,冇事解決唔到嘅!」

阿純嘆一口氣話:「你真係好蠢。」

「吓⋯⋯」

唔通我估錯咗佢嘅意思?

到咗全校學生差唔多入哂禮堂安頓好,就輪到我哋上場。

但喺出發前,千葉就拉住阿純喺佢耳邊竊竊私語。

跟住仲話要去一去廁所,話要搞一搞形象⋯⋯

唉,幾時先至選完可以快啲返屋企瞓呀?

「阿智呀,咪咁驚青啦,依家講你知我哋點贏啦。」

喺我身後嘅阿景突然行過去搭住我膊頭。

「你算數啦⋯⋯」

「你睇下先啦。」

阿景拎住一袋藥丸喺我臉前擺嚟擺去。

「嘻嘻嘻嘻!」

佢嗰陣如同魔鬼嘅笑容,我真係到呢一刻都唔會忘記。
#32 2017-07-12 01:20:3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呢包嘢?」我呆咗咁問。

「明啦?」

「畀我哋食?」

「你咪玩啦四眼仔,畀對面食㗎,瀉藥嚟㗎。」

「你話咩話?」我真心覺得阿景份人蠱惑過啲女人,居然有啲咁樣嘅奇招,「嘩!嘩!點解你可以咁勁㗎?嘩!」

如果係咁成個形勢應該會大逆轉,激動不已嘅我真係唔知講咩好。

「之但係⋯⋯佢哋又點食到呢啲藥呢?」冷靜咗啲之後,我問。

「屌,畀個想做會長嘅柒頭食咪得囉,會長都唔上台贏鬼到咩?」

「但你點畀到佢食㗎⋯⋯」

阿景將食指放喺佢嘅嘴唇,「噓!唔好問,你會驚。」

「哦⋯⋯」既然係咁,我都係不知為妙。
#33 2017-07-12 01:49:5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過咗一陣,等緊快啲贏完去問阿純做第五樣嘢嘅我,好心急想快啲上台。

「咦,下任會長返嚟啦喎。」阿景話。

我向住阿景望緊方向一睇,只見一個十分可愛嘅女仔同千行緊過嚟。

「點呀?準備好未呀?」咁可愛嘅女仔好似一個人⋯⋯

「你係李海純?」

「吓?千葉幫我執下個樣啫,咁快唔認得我?」

「唔係⋯⋯」我只係驚嘆緊千葉「執樣」嘅能力。

原本有啲啡色、好乾、好亂嘅頭髮,梳得好整齊之餘,用髮夾夾得好好睇,馬尾仲紥高咗啲,畀人感覺充滿活力。

兩眸嘅黑眼圈消失得無影無蹤,兩邊臉頰有啲粉紅,極之好看,五官無論邊一個部份,都散發住一種叫做可愛嘅魅力。

「如果你以後都係咁嘅樣就好啦。」我話。

「吓?我依家個樣有問題?同之前冇咩分別啫。」阿純話。

可能阿純真係唔太注重外表⋯⋯分別係大好多好多。

「嗯⋯⋯總言之,你咁樣好睇啲啦。」

雖然想讚佢好可愛,但又唔敢開口講。

「哦,啫係我之前唔好睇啦。」

「唔係呀,啫係呢⋯⋯」

點解個心跳率好似提升咗⋯⋯心嘅悸動,初次嘅感覺。

「得啦,你個變態佬!解釋即係掩飾!」

另一面嘅阿景就加把嘴入嚟:「喂,救命呀!你哋兩個打情罵俏完未呀?」

「痴線㗎?」我同阿純異口同聲咁話阿景。

「普通講下嘢咋。」我話。

「唔係呀,時候都唔早啦,快啲上台先啦。」千葉一邊推住我,一邊話。

「嗯⋯⋯」

「出發!」阿純帶領住我哋行出去。

咦⋯⋯真係零準備喎。
#34 2017-07-12 02:11:1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不過又稱唔上零準備嘅,事前嘅準備功夫已經奏效。

喺兩邊候選學生會互相輪流發動攻勢,大肆宣揚理念及政綱,但優勢顯然地喺我哋呢邊,尤其係我哋針住對面連候選會長都唔出現呢點不停咁講,講得頭頭是道,根本冇得輸!

小圈子嘅選舉從來都係朋友之間嘅圍爐,令無知嘅人取信自己⋯⋯

可能大家都畀阿純清純可愛嘅樣貌迷倒。

或者千葉嘅美人計略勝一籌。

又可能未來人阿景仲有其他奇招冇話我知。

到最後,笑對風嘅一場戰爭,我哋Smile笑住咁贏咗。

雖然到離開禮堂一刻,都見唔到阿純表露出喜悅之情,一啲破綻都冇。

不過我諗,佢應該好開心。

估唔到一直煩惱住我嘅第四樣嘢就咁完成咗,距離嗰一個笑容嘅夢又踏前咗一步。

「原來是為了一個我忘卻了的約定。」
#35 2017-07-12 02:35:1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自從選戰嗰日之後,阿純又打回原形,變返一個平凡嘅會長,如乾草般嘅頭髮就恍似係佢嘅特徵。

開始步入冬季,我哋學校嘅所有人都更換哂冬季嘅校服,為咗抵禦寒風凜冽嘅環境。

冬天仲有個特別之處係可以呵出白色嘅霧氣。

「哈~哈~」

有時候放咗學,我哋學生會嘅人就會嚟到呢間學生會獨佔嘅房間打發時間,不過正確嚟講就只有四位核心成員,其餘人等都甚少蒲頭。

呢間房位置偏僻,原本啱啱上任嗰陣仲係相當多塵垢,經過我哋啲男丁執一執之後,先至有張梳化同埋開會用嘅長枱。

我懷疑當初阿純要選學生會,就係為咗呢間房,因為佢係長期駐守喺度。

「哈~」坐喺角落頭張梳化上嘅阿景,正嘗試緊呵出白霧。

而應該用嚟開會嘅長枱一次都冇用過嚟開會,反而變成千葉同阿純嘅書枱⋯⋯佢哋兩個依家就喺度做緊功課。

「咦⋯⋯呢條數點計呀!」

「唔⋯⋯我都唔識喎。」

咁我呢?就純粹唔想返屋企住而喺度hea下。
#36 2017-07-12 22:56: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哈~」阿景依然雙手合埋,放喺嘴巴前,好努力嘗試緊。

可能佢發出嘅聲浪開始漸大,令到坐喺長枱嘅阿純微感不滿。

「你哈完未呀!」阿純將佢手上支筆一嘢飛過去阿景度。

「嘩。」但係畀阿景好靈敏咁接住咗,「好彩阿叔我反應夠快啫。」

「依家會長命令你收聲呀!」

「係係係~」阿景成個人瞓喺梳化上,打算小睡一會。

但佢合埋隻眼都唔夠一秒,就起身過嚟我身邊,細細聲咁同我講:「阿智呀,機會嚟啦,快啲去教你個會長大人數學。」

「咩呀⋯⋯」

「教佢數呀,你睇佢又M到啦,一陣又發癲㗎啦。」

「唉。」

做開和事佬嘅我,就行過去長枱嗰邊坐低,然後向千葉阿純主動請纓。

「喂,唔識就問我啦。」

千葉一聽到,滿心歡喜咁話:「真㗎?好呀好呀,我想問呢題點做呀。」

「哦⋯⋯呢條呀。」我開始細心咁指導下千葉。

其實千葉唔識嗰啲數學都係好基本嘅嘢,但同一條佢都可以問十次八次,有時解釋完之後佢又唔明,要是個稍為冇咩耐性嘅老師教佢,我諗早已崩潰。

幸好我有耐性,教教下都習慣咗。

「哈哈~你咁蠢㗎,咁都做錯。」我話。

「咩呀!我先唔蠢呀!你個衰人!」千葉扮嬲咁鬧我。

「吓⋯⋯我衰人?早知唔鬼教你啦。」我擺出一副無奈嘅樣子。

「唓,講下笑啫。」千葉輾然一笑,露出雪白嘅牙齒,「最多請返你飲野囉。」

「嗱,你話㗎。」

「得啦得啦,教埋我先啦。」

「好囉。」

話說教咗千葉咁耐時間,但喺佢隔離嘅阿純一直都冇問過我嘢,仲好似見我唔到咁。

間中又望下我哋,又鼓起泡腮,保持住一副悶悶不樂嘅模樣,一邊思索緊點做啲數學功課,一邊托住個下巴。

見到佢咁⋯⋯我就忍唔住問下佢:「喂,李海純,你識唔識呀?唔識就問我啦。」

阿純以不忿嘅眼神望住我:「我梗係識啦!唔使你教呀!哼!」

明明就唔識做,又要扮哂嘢,又無啦啦發我脾氣。

唔通真係畀阿景講中咗,佢今日姨媽到?
#37 2017-07-16 01:19:0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之後,我就繼續教千葉數學,一直都感覺得到有種好強烈嘅哀怨感包圍住我。

教教下我又諗起啲好重要嘅嘢。

我對住耷低頭嘅阿純揮一揮手。

「李海純小姐呀,你唔識唔問我都唔緊張嘅⋯⋯不過我想問你仲記唔記得第六樣嘢㗎?」

「吓⋯⋯吓?」

阿純抬高頭望住我,呆咗一陣。

「哦~」

「咁即係點呀?」

「諗緊。」

「諗咗一個禮拜啦喎。」

呢個時候,坐喺我對面,聽得一頭霧水嘅千葉就好詫異咁啤住我同阿純。

「你哋兩個⋯⋯係咪有啲不可告人嘅秘密?快啲講!」

「冇啲咁嘅事~」我同阿純異口同聲咁答返千葉。

「咁有默契,肯定有啲嘢啦。」千葉咬住我哋唔放,真係大獲,「快啲講啦!」

如果畀千葉知道我同阿純嘅秘密約定就大獲啦⋯⋯到時都唔知佢會唔會周圍同人講。

正喺呢個生死存亡之際,阿純成功咁瞞天過海。

「咁嘅,其實呢⋯⋯」阿純望住我眉頭一皺,轉個頭就喺千葉耳邊細細聲講嘢。

我試圖偷聽,但無奈地咩都聽唔到。

「咦,真㗎?哈哈哈⋯⋯」

千葉聽完之後笑得勁大聲,似乎阿純已經搞掂咗千葉產生嘅危機。

「係呀,咪就係咁囉。」

「原來如此!」

千葉好奸咁望一望我。

我就問:「喂,到底你哋講緊啲咩呀?」

阿純答:「你明㗎啦,嗱,第六個任務就交畀你啦。」

「吓?」

「下個禮拜嘅陸運會呀,學會嘅接力比賽要拎到冠軍。」

「咩話?」

眼前嘅阿純又再次提出難過登天嘅要求。

明明一開頭都係做下跑腿,送下嘢咁,點知自從選學生會之後就次次都打大佬⋯⋯

講返又講,其實第五樣嘢已經完成咗。

就喺選完學生會冇幾耐,阿純要我每日等佢放學我先走得,直到佢滿意為止先算係完成第五樣嘢,如是者就咁等到佢放學持續咗個幾月。

但奇怪嘅係,每日放學到校門就分開行,佢又唔使我送佢去搭車,咁樣叫我等咁耐有乜意思呀。

等等下,我都習慣咗好夜先放學,每日望住晚霞離開學校,終於喺上個禮拜佢先話完成咗第五樣嘢。

雖然比起等放學呢樣咁傻嘅嘢,參加一場比賽係有啲意義⋯⋯

之但係我見到眼前呢兩個弱質纖纖嘅女仔,同埋身後瞓喺梳化上瞓到成隻豬嘅阿景,再加上我呢個弱不禁風嘅四眼仔。

冠軍,有可能咩?
#38 2017-07-28 04:03:5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一開始,我真係以為阿純講笑咋,仲要講完唔笑先好笑。

點知過咗一日,到咗第二日放學,阿純就話要親自捉我去操場練跑步⋯⋯仲喺我班房外嘅走廊展開咗一場追逐戰。

「你個四眼龜咪走呀!快啲跟我去練跑呀!」

「乜嘢四眼龜呀!咪再亂咁改我花名呀!你個死癲婆!」

「你話我咩話?我要捉你去跑一百個圈呀!」

「放過我啦⋯⋯」

如果要形容嘅話,呢個場面就好似一隻灰狼獵殺緊一隻無助嘅小羔羊,而作為羔羊嘅我,最終都抵不住被灰狼捉到嘅命運。

我就喺樓梯中間嘅轉間位畀阿純捉到,然後畀佢推埋落牆邊,跑咗咁耐⋯⋯我哋兩個喘哂氣,成面紅哂,仲流埋汗。

我挨落牆,雙手撳住膝頭哥。

冇哂力氣咁講:

「大佬呀⋯⋯你呀⋯⋯你都追咗我五層樓啦⋯⋯今日算啦⋯⋯好冇⋯⋯」

阿純亦都好攰咁講:

「梗⋯⋯梗係唔得啦!我追⋯⋯追你追得咁辛苦!你⋯⋯你⋯⋯你點都要⋯⋯畀返啲表示⋯⋯」

「表你條命⋯⋯冇氣啦,仲要我跑⋯⋯」

「你仲有氣講嘢⋯⋯喎⋯⋯」

「點解淨係⋯⋯捉我喎⋯⋯阿景呢?」

「我派咗千葉⋯⋯去⋯⋯捉佢啦⋯⋯」

救命呀!究竟點樣先擺脫到呢個傻傻地嘅阿純呀?

我見身邊都一直有啲落緊樓梯,經過嘅同學對住我哋投放奇異嘅目光,忽然諗到一個方法,於是就同阿純講:

「你睇下!人哋望緊我哋呀,堂堂⋯⋯學生會嘅會長同副會長⋯⋯公然喺樓梯到喘哂氣咁樣⋯⋯好容易畀人誤會㗎。」

阿純聽罷,望下啲經過嘅同學,跟住又用一種鄙視嘅眼神望住我。

「你講咩呀!變態佬!」

本來面紅耳赤嘅阿純,再加上嬲嬲地嘅樣子,真係特別可愛。

「唔係呀,我講真㗎,你再望下後面先啦⋯⋯」

喺阿純擰轉頭望緊後面呢一剎那,條氣回得七七八八嘅我就乘機迅速閃人。

「走先啦bye!」

我亦冇理會接住聽到佢嗰句:

「咪走呀衰人!」

就咁成功逃之夭夭。

正當我以為可以甩身嘅時候,先至發現擺脫到阿純嘅追捕一次,並唔代表啲咩⋯⋯
#39 2017-07-28 04:16:4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喺一個禮拜之內,我日日喺學校條走㾿跑咗來回不下十次,而且每日至少跑十層樓梯,全因要逃避一個人。

有時可能喺放學鐘聲響起後⋯⋯

「咪走呀!」

「嗚呀!放過我啦⋯⋯」

有時連午膳外出放飯都會⋯⋯

「咪走呀!」

「我要去食飯呀!」

有時癲起上嚟,就連返學都唔放過我⋯⋯

「咪走啦⋯⋯」

「啱啱瞓醒咋,救命呀⋯⋯」

估唔到到頭來咁搞法,同喺操場練跑步完全冇分別。

接受完一個禮拜另類嘅地獄式訓練之後,就嚟到所有鍾意運動嘅人期待已久嘅陸運會。

亦係李海純每日都等緊嘅一個比賽。
#40 2017-07-29 03:07:2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只有兩日嘅陸運會,陽光似乎令冬天變得暖和一啲。

跑道在晨光嘅輝映下,正在發光發亮,恍似畀跑手們一種心理準備,提醒佢哋亦都要喺呢條跑道上綻放自身擁有嘅光芒。

緊接著一整日密鑼緊鼓嘅賽事,無論係田項競賽抑或徑項競賽都已經有所屬嘅主角。

至於屬於學生會嘅光,就等待緊聽日一個合適嘅時刻去綻放。

「嗱,我已經報咗名㗎啦,聽日嘅學會接力賽會安排喺最尾嘅比賽時段到,我哋要搵人午膳時候去大台嗰邊抽籤分組呀。」身穿住運動服嘅阿純話。

第一日嘅比賽完哂之後,我哋四位學生會嘅核心成員就一齊開緊小型會議。

如無意外,聽日都應該係呢個陣容⋯⋯

「算吧啦,人哋嗰啲田徑隊嚟㗎,當玩下咪算數囉。」面色有啲憔悴嘅阿景話。

「咩嘢玩呀?我哋好認真㗎,如果唔係都唔會搵千葉嚟督促你練習啦,同埋未必抽中啲田徑隊一組㗎。」阿純話。

「係囉,我陪你練咗咁耐。」千葉有啲激動咁附和阿純,「你點可以未比賽就放棄㗎!」

「係係⋯⋯」想必阿景呢段日子都遭受到同我一樣嘅折磨,「如果千葉你可以做啦啦隊幫我打氣,我應該會跑得快過保特。」

「唉呀你!又咁唔正經。」呢段日子,阿景同千葉嘅關係似乎都增進不少。

「喂喂!我知道你聽日都要比賽,記住留力呀。」阿純對住阿景話:「我哋得呢到四個人㗎咋,冇後備㗎啦。」

「係係⋯⋯會長大人你話點就點好啦。」

「咁聽日你去埋抽籤啦。」

「係係⋯⋯」

一直沈默不語嘅我,對於要勝出呢個必輸嘅賽事,真係諗唔到任何方法,就咁順其自然啦⋯⋯
#41 2017-08-16 04:29:5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去到第二日嘅陸運會,阿景抽返嚟嘅分組,就更確立咗必輸呢個事實。

「第二組⋯⋯第四線⋯⋯有田徑隊又有足球隊,仲要係第四線,死死聲咁,到底你點抽出嚟㗎?識唔識抽籤㗎你?」

阿純一面不滿,向住阿景發炮。

「會長大人,又係你叫我抽嘅,同埋抽籤邊有得講實力㗎?講運嘛。」

阿景好和善咁笑住對住阿純。

而阿純就好不爽咁望一望我,好似用表情同我講緊唔該你快啲幫我打柒佢之類嘅說話,再對住阿景話:

「運氣都係實力一種呀!總之你一陣唔落力跑,贏唔到嘅話我就唔放過你!」

「係係⋯⋯」

「哼~」阿純就咁翹住手轉身走咗去。

之後,阿景就好似火山爆發一樣,將佢對阿純嘅積怨一次過向我爆出嚟⋯⋯

「嘩屌,你個李海純真係好Q麻煩,呢樣唔滿意嗰樣唔滿意,要不是我喺選學生會嗰陣關照佢,佢早就完蛋啦。」

「嗯⋯⋯乜你依家先覺咋?」

「一早都覺㗎啦,畀面佢係你條女我先忍咋。」

「喂,等等⋯⋯」我好嚴肅咁糾正返阿景,「咩嘢我個李海純呀?冇人會想同個有公主病嘅人拍拖囉。」

要頂得順佢啲咁奇怪嘅脾氣,真係冇人做到,我自問都算好忍得,如果要對住佢多啲,真係諗唔敢諗。

雖然話咁快都對咗好耐⋯⋯

「不過你同你個千葉又點呀?」

「我嗰邊?唔錯呀,幾好呀。」

「講開又講,點解唔見佢喺度嘅?乜阿純冇叫佢嚟咩?過多一陣都差唔多要報到啦喎。」我環顧四周,都發現唔到千葉嘅蹤影。

「呃⋯⋯呢層我都唔知喎,或者佢去咗廁所啩。」

「阿景⋯⋯有樣嘢我想問下你。」

雖然咁問,就啲唐突同荒謬,但我真係好想知道答案。

「你有冇辨法贏咗呢個比賽?」

如果贏唔到,就履行唔到我同阿純嘅約定,亦即係無法完成第六件事,所以我好希望唔理可能性有幾低都要完成得到。

而且阿景咁多奇招,話唔定佢會有方法呢?

「嗯⋯⋯喺我答你之前,可唔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先?」阿景好罕有地認真,「點解你咁積極去幫李海純?」

係喎⋯⋯點解呢?

因為一個約定?

定係因為⋯⋯

我思前想後,一邊想一邊同阿景行到去跑道旁邊嘅看台,最後交出一個問覆。

「哈哈⋯⋯因為你囉。」

「因為我?」

「因為你個白痴搞埋哂啲無聊嘅守護者遊戲。」

「原來係咁。」

「咁你又講得未?」

「當然有方法啦,總之我實幫你贏到,我今次有張皇牌。」

「唔會又係上次競選嗰陣用嗰招落藥呀?」

「唔會啦,同一招冇新意。」

「咁就靠哂你啦喎。」我睇住跑道上嘅選手笑咗一笑,再問阿景:「不過我都問你點解會咁積極幫我?學生會嗰陣係咁,依家都係⋯⋯你唔會係?⋯⋯」

「吓⋯⋯你幾時發現㗎!」

諗住開個玩笑,點知⋯⋯

原來阿景都係度玩緊我。

正當我哋準備好參加學會接力比賽,熱身都做得七七八八嗰陣。

就收到一個幾大獲嘅消息⋯⋯
#42 2017-09-10 06:14:1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咩話?你話千葉受咗傷?」

我驚訝不已咁話,估唔到連僅有嘅隊員都冇辦法出場。

「洗唔洗緊張成咁呀,係呀⋯⋯頭先佢比賽跨欄嗰陣仆親呀⋯⋯」阿純一邊告訴我呢個消息,一邊滲透出佢滿滿嘅苦惱。

「又會咁大獲嘅⋯⋯」

既然係咁,就必須盡快搵到替補嘅隊員,而且仲要係學生會嘅人⋯⋯

「對唔住呀。」

阿景攙扶住滿步蹣跚嘅千葉行過嚟。

「最衰都係我啦⋯⋯」千葉扁哂嘴,微微咁耷低頭。

「你又唔洗咁自責嘅,意外嚟㗎嘛。」我亦都講下啲安慰嘅說話。

「依家最重要係搵人替你啫,你就好好休息下啦。」阿純話。

「嗯⋯⋯」千葉依然好唔開心。

另一邊廂,阿景就顯得相當輕鬆,好似話緊畀人知一切都喺佢預計之內。

「放心啦會長,我已經搵到替工㗎啦。」阿景話。

替工?莫非係頭先阿景所講嘅王牌?

一聽到阿景咁講,阿純嘅眉頭就立即鬆咗一下,淡淡咁話:「哦,咁就得啦。」

「我會做啦啦隊幫你哋打氣㗎啦!」千葉話。

如果係咁,阿景真係相當有陰謀,佢又會預計到有人受傷嘅?

我慢慢咁行過去阿景耳邊,細細聲問佢:「你係咪一早知千葉會整親腳㗎?」

阿景就細細聲咁答返我:「呢個係未來人嘅秘密。」

「喂,你哋兩個gay佬傾完計未呀?」阿純行埋嚟分開我哋,然後對住阿景話:「你仲唔快啲去搵埋個後備嚟?」

「係喎,咁你講個替工到底係邊個?」我問,同時提出一點:「如果佢唔係學生會幹事係冇得落場㗎⋯⋯」

阿景好自大咁笑咗幾聲。

「哈哈,佢咁啱就係我哋學生會嘅文書先生,臭狐熙!」

「你話⋯⋯阿熙?」

估唔到要嚟打救我哋嘅人,唔係耶穌,而係一個毒男。

不,能唔能夠打救得到,仍然係未知之數。
#43 2017-09-10 06:51:3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嗯⋯⋯你好,我係阿熙。」

阿熙極度簡單咁介紹完自己,阿純就開始幻想自己係某啲國際級球隊嘅領隊,扮高手咁講埋哂啲乜嘢戰術,將我哋三個隊員點嚟點去。

「一陣呀⋯⋯呀邊個你就做第一棒啦。」阿純指住阿熙話,明明前一分鐘先講完個名畀佢知,咁快就唔記得人個名。

「色魔你就做第二棒啦,變態佬你就做第三棒啦,至於我就會做最尾個棒,你哋記住要用擾敵戰術!得閑騷擾下對手。」

「嗯嗯嗯⋯⋯」我哋三個都hea住咁答佢。

「我哋smile今次只準成功,不許失敗!」

「嗯嗯嗯⋯⋯」

「你哋要認真啲呀!」

「嗯嗯嗯⋯⋯」

講真呀,作為一個好現實嘅人,咁熱血嘅嘢我從來都冇試過,做人都平淡啲好,有時明知冇咩希望嘅嘢就唔好放任何期望落去。

但今次唯一令我比較在意嘅係阿景口中所講嘅王牌阿熙,究竟有咩特別?一個又肥又宅嘅毒男會跑得郁嗎?

臨到跑道準備前,阿景就同阿熙竊竊私語,而阿純就一直千叮萬囑咁提住我要交棒交得好啲,跑快啲呀,又話輸咗唔放過我,會摙死我。

大佬⋯⋯你畀多啲壓力我,都唔會跑得快過保特㗎啦。

於是,我就hea住咁應下佢,跟住同其他人分開,就去到第三棒嘅準備位置。

而看台上嘅千葉就喺度為我哋打氣。

望住第一棒嘅阿熙慢慢痞低,架起一個起跑嘅姿勢。

俗啲講句,我嘅心情都慢慢緊張起嚟⋯⋯

突然之間,「必」嘅一聲,令包括阿熙在內嘅八位選手都起咗步跑緊,但唯獨是阿熙高舉雙手,好似「Y」字咁跑緊⋯⋯
#44 2017-09-10 07:08: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莫非,呢種就係阿純主張嘅擾敵戰術?

太犀利了,其餘七位喺阿熙左右嘅選手都面容扭曲得不似人形,無一倖免。

從佢哋臉上展現嘅痛苦簡直係非一般,跑速亦都慢咗落嚟。

所以本身應該跑最尾嘅阿熙都能夠同其他人叮噹馬頭,就咁一直衝到去第二棒,仲要第一個交棒畀阿景。

「加油呀阿景!!!」

千葉嘅打氣聲唔洗用咪都可以傳到千里之外,而獲得千葉聲音加持嘅阿景,就喺接棒嘅一刻以零點一秒嘅時間,變成咗支火箭衝緊過嚟,但係緊隨其後嘅田徑隊同足球隊都追得好貼,只係唔夠一個身位。

話咁快,阿景就衝到嚟我面前⋯⋯

「接棒啦白痴!」

畀阿純鬧一鬧之後,我就起步進入接棒區,等待阿景將佢手上支棒放落我手上嘅一刻⋯⋯

啪!
#45 2017-09-10 07:27:0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加油呀阿智!」

雖然畀阿景拎支鐵棒啪落嚟隻手嗰下好痛,但我都忍住痛,好似每日放學畀李海純想捉我而我要逃走咁,用盡全力跑咗出去。

為咗要達到目的!

我嘅雙腳一直冇停過咁跑,距離阿純亦都越嚟越近,但相比起田徑隊同足球隊嘅人,我始終唔係運動嘅材料,好快就眼白白見住佢哋超過咗我。

我諗,呢啲就係有冇後天努力過嘅分別。

望住佢哋嘅背影,我亦都開始有啲分心。

「未輸㗎白痴!」

喺前面嘅阿純又再點醒一下我。

冇錯,未輸㗎。

喺距離被拉開咗少少嘅情況下,我係第三個交棒,轉眼間我就已經進入咗接棒區。

阿純一邊伸出佢嘅手,一邊回頭用一種好緊張嘅眼神望住我。

緊張之中仲有嘅係恐懼⋯⋯

「唔洗驚呀,去啦!」

我將支棒交到佢手上,同時好自然咁講咗呢句說話。

就係咁,最尾一棒嘅阿純頭也不回咁衝緊去終點。

而我就跪咗係地下喘緊氣⋯⋯一直望住阿純。
#46 2017-09-10 07:39:5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好大機會只係得季軍,以依家嘅現況,阿純根本冇可能贏得到第一。

「加油呀!阿純加油呀!」

佢明明好想贏㗎,但根本冇可能追得到上去。

「加油!加油!」

終點在即,無論幾大打氣聲,都在冇辦法改變到係呢幾秒間所決定到嘅結果。

除非⋯⋯

我可以令到佢前面嗰兩個人笑。

於是我舉起咗右手⋯⋯

「嘩哈哈哈哈哈!!!」

最後,第一個衝線嘅人,係李海純。
#47 2017-09-10 11:39:0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阿純一到咗終點,就馬上沿住條跑道跑過嚟我度。

仲好似一個純真無邪嘅小女孩好興奮地不斷叫嚷。

「變態佬!好嘢!我哋贏咗呀!我哋贏咗啦!」

「贏咗都唔洗咁大聲話我變態佬嘅⋯⋯」

見到佢咁開心,我都難以掩飾內心嘅開心,不禁噗哧一笑。

我笑住咁企返起身行過去,明明應該贏唔到⋯我估佢點都諗唔到呢種奇蹟係我創造,只係代價係搞到我個頭又好似畀人抽空咗某啲嘢咁。

「我哋係冠軍啦!太好啦⋯⋯」

望住阿純臉上嘅表情同埋佢擺嚟擺去嘅馬尾漸漸變低,我好似覺得自己嘅眼睛產生咗兩種幻覺⋯⋯

「喂喂⋯⋯」

阿純就喺我面前暈低咗。







「但係,我依家已經記得返,當初嘅你。」
#48 2017-09-13 05:10:5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五章了

上回提要:主角幫阿純選贏咗學生會之後,為咗要完成「第六樣嘢」,於是決定參加陸運會嘅接力比賽,仲畀阿純日日捉去進行地獄式訓練,但喺比賽嗰陣明明一定輸⋯⋯最後居然喺主角發動威能下贏咗?

***

我嘅童年係好快樂。

一直以嚟,我都係咁樣同身邊嘅人講,雖然呢種快樂好短暫。

而快樂嘅原因,係我每日都可以睇住嗰部會播好多卡通片嘅電視機,畀我作為一種最滿足嘅娛樂。

見到幪面超人識得變身然後打低哂啲敵人,我就會拎起每日用嚟瞓覺嘅被冚喺背脊,然後當自己係力大無窮,將啲軟棉棉嘅公仔當係沙包咁打;見到多啦A夢拎好多好多法寶出嚟幫助大雄,我就成日幻想自己都有嗰啲法寶嘅「特殊能力」,能夠做到我想嘅事情。

言而,有一日我先發覺我嘅幻想變成咗現實。

效果就好似多啦A夢其中一樣法寶叫做「歡笑跳蚤」一樣,我可以郁下手就令人大笑起嚟,而後果係會出現頭暈嘅情況。

好唔現實,好離地,你都覺得係呢?

我有超能力,我嘅父親都有,係佢話我知點先可以氹到人笑。

由我了解到自己係與眾不同嗰一刻開始,我嘅童年已經不復存在。

我識得用能力令人笑,所以由細到大喺人際相處上亦令我避免一啲麻煩,都因為咁我從來冇一個深交嘅朋友,我會認為笑容只不過係一個有表情嘅面具。

睇到一個人嘅笑,並唔會知佢內心諗緊啲咩。

我唔再相信所謂發至內心深處嘅笑,逐漸深信人嘅本質係虛偽。

明明我一開始使用能力嘅本意,只係想身邊每個人都開開心心⋯⋯

結果原來係我細個太過天真。

***

因為一個女仔,我同千葉仲有阿景嚟到醫院呢度探病。

同平時睇戲好唔同,醫院係有好多人,病床同病床之間嘅空間好少,瞓喺度嘅病人好多,但我依然一眼認得到嗰位孤高嘅女仔。

「阿純!你點呀?擔心死我啦。」千葉搶先咗我哋一步。

「Hey!會長大人,你幾好嗎?」阿景笑笑口咁作簡單問候。

本來瞓喺度愜意地望向窗邊嘅李海純,見到我哋嘅到來,就立即坐返起身,臉色有啲憔悴嘅佢望住我哋。

「嗯,嚟咗啦?我冇事呀。」佢話。

見到佢神色如故,唔知點解我會鬆咗口氣。

「冇事咪好囉。」我話。

「哼!邊個話畀你嚟探我㗎?」阿純突然態度一轉。

「吓⋯⋯」

「最衰你嗰陣比賽跑得咁慢,搞到我差啲追唔返上去,仲累到我暈低咗!」

「關我叉事咩?」我結果都係將呢句說話吞返入肚,「係係係⋯⋯最衰都係我,咁我走先囉。」

其實望到阿純仲可以發埋哂啲小姐脾氣,我都安心咗好多,探多探少都冇所謂了。

「吓?你嚟睇我兩眼就走㗎啦?有冇人性㗎你?」

仍然係意料之中嘅無理取鬧,令人不由得笑起嚟。

「哈⋯⋯」

「笑咩呀笑?」阿純鼓氣泡腮,一雙有倦意嘅眼睛正望實我,「我好返哂之後先同你慢慢計!」

「嘩!會長你嘅復原能力真係勁,鬧人幾有中氣喎,我諗依家都可以即刻出院啦,唔好浪費啲醫療資源嘛。」阿景在旁嘲諷一下阿純。

千葉輕輕拍一拍阿景嘅手臂:「你傻㗎咩?阿純仲要休息多啲㗎⋯⋯不過唔好太大聲又真嘅⋯⋯」

聽千葉說著,先發現其他人好似望緊我哋⋯⋯的確又真係嘈親人嘅。
#49 2017-09-13 05:35:2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之後,我哋幾個就同阿純就喺度傾埋一大堆無聊話題。

例如傾下陸運會嗰日嘅後續發展⋯⋯

「你知唔知呀?田徑隊同足球隊嘅人無啦啦一邊跑緊一邊笑,笑到手軟腳軟,爬下爬下咁去終點,我都畀佢哋笑死咗,最後連三甲都不保呀。」看台上睇比賽嘅千葉就咁描述。

「哈哈⋯超奇怪囉,佢哋好似痴咗線咁,智爺你話係咪呀?」阿景話。

「嗯,係呀係呀⋯⋯」依家諗返起,要佢哋咁樣出醜於人前,真係有啲歉疚,不過當時形勢危急,得咁做都係迫不得已。

「咦⋯咁最後係咪我哋贏咗?」阿純緊張嘅事始終係佢嘅努力有冇回報。

「梗係啦,我哋贏咗冠軍呀。」阿景立即回答,「只係後來我哋去哂睇你,冇去拎獎影相啫,好在有臭狐熙幫手拎獎,佢仲因爲咁啲存在感直線上升,依家學校冇人唔識佢啦。」

「原來係咁⋯⋯」阿純似乎好滿意呢個答案。

「嗯!順帶一提,係阿智孭你去醫療室㗎。」

「吓?」

阿景又咁突然講起我嘅,搞到阿純立即用一個想殺人嘅眼神望住我。
#50 2017-09-13 06:20:4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唔洗多謝我喎。」我笑住揮揮手。


「邊個話要多謝你呀?我都唔知你呢個變態佬乘機抽我水添呀。」阿純話。


「邊會有人想抽你水㗎?」我顯得十分無奈,「幫咗你都唔多謝聲,如果冇我嘅話都落唔到場比賽啦,仲點會贏到第一呀?」


「唓,大把人取代到你啦,總言之⋯⋯總言之⋯⋯」阿純好似想講啲嘢咁。


「唉呀,你哋咪鬼又打情罵俏啦。」阿景加把嘴埋嚟,又一次暗示我哋喺度調情。


明明我哋真係鬧緊交,次次都咁樣嚟淋熄我哋把火。


「呢啲唔係叫打情罵俏囉,只係會長向副會長嘅訓話。」阿純又講到自己好有道理咁。


「係啦!阿純呀,你有冇差啲日常用品,我可以買畀你喎。」千葉忽然說起。


「冇⋯⋯唔洗啦,我媽咪會買。」


我第一次聽阿純提起佢嘅媽媽。


唔知道佢媽媽啲脾氣係咪同佢個女一樣咁古怪呢?
#51 2017-09-19 02:59:4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真係唔敢想像呢個世界有兩個李海純,兩個脾氣一樣咁古怪嘅人。

「你哋都睇咗我好耐啦,走先啦,我想休息啦。」阿純話。

「咁呀⋯⋯」而千葉就好似有啲依依不捨。

「我哋走先啦,都知你未抖夠㗎啦,第日先再嚟探你啦會長。」阿景話。

聽到阿景咁講,千葉都再諗唔到理由留低,只好話:「咁阿純你好好休息啦,拜拜⋯⋯」

「嗯,拜拜。」

然後我都講咗句:

「拜拜。」

只係換嚟阿純冷冷咁望我一眼。

「哼~」

不過我都習慣咗㗎啦。

正當我哋轉身離開病房嗰陣,就有個中年女人雙手拎住兩袋嘢,迎面咁走埋嚟。

「咦⋯你哋係純純嘅朋友仔呀?」

呢位阿姨係邊個?我嗰一刻諗住嘅重點唔係呢樣,而係⋯⋯純純⋯⋯

「嘻~」

我同阿景都唔覺意偷偷笑咗一下,為咗唔好大庭廣眾笑得太大聲,我哋都不約而同咁撳住個嘴。
#52 2017-09-19 03:20:1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媽咪呀!我講咗幾多次唔好叫我嗰兩個字呀⋯⋯」

瞓喺床上嘅阿純突然又生氣,又害羞起嚟,兩邊臉頰不自覺地紅到好似蘋果咁。

而我就當然絕對唔會放棄呢個可以恥笑佢嘅機會,眼角偷偷望住佢,半邊嘴角就盡量拉到最高。

「嘻~」

如果比著平時嘅阿純,已經跳咗起身撳住我把口,唔畀我再笑。

「係係係~唔講咪唔講囉。」

阿純嘅媽媽打扮較為樸素,睇落都唔夠四十歲,風韻猶存,而且同阿純嘅樣貌亦相當相似,只係擁有烏黑短髮嘅佢會將笑容掛喺臉上,同時將兩個深深嘅酒窩顯露出嚟。

咁簡直係同佢個女係極大嘅反差!
#53 2017-09-19 03:32:3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哋三個過咗一陣之後,先記得打返聲招呼。

「伯母你好!」

「唔洗咁客氣啦~」阿純媽媽又好自然咁笑起嚟,「係喎!你哋要走啦?」

「係呀,佢哋嚟咗好耐啦。」阿純搶住幫我哋答。

「哦~咁唔阻你哋啦。」

我哋三個互望一下,再話:

「係,拜拜伯母。」

之後,我哋就真係離開咗醫院。

我諗嗰次,應該係我哋三個第一次見到阿純屋企人之餘,仲見到個咁似阿純嘅人識得笑,所以都有啲驚訝。
#54 2017-09-19 04:24:3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後來嗰幾日返到學校,我都有種周身唔舒服嘅感覺,可能係平時坐我隔離嘅人唔見咗,淨低返冷冰冰嘅枱凳。

少咗有人鬧我變態佬,搞到我連笑話都唔想講,上堂都冇哂心機。

就係咁,苦苦等咗幾日⋯⋯

一大清早,只有幾個同學喺度嘅班房,我隔離位嘅主人終於重新出現返。

一如往常嘅阿純,坐喺度望住窗邊。

而我返埋位坐低嘅同時,就打個招呼順便講咗兩隻字:

「早晨呀!純純⋯⋯」

熟悉嘅臉蛋再次浮現眼前,而今次佢係好嬲咁望住我,然後指住我嚟鬧:

「純你條命呀!點解咁耐都唔嚟探我呀?」

我有啲愕然,再答佢:

「我咪嚟過囉,你唔記得咗啦咩?」

「我話嗰次之後呀!」阿純直情嬲到七孔生煙,「我喺醫院呢幾日練成咗手刀,睇嚟都要搵人嚟試下啦⋯⋯」

呢一刻,我嘗試舒緩一下氣氛,就求其講下爛gag:

「係咩?你確定你成日洗手,冇搞到把刀生銹咩?」

「夠啦!冬天夠凍㗎啦!」

說罷,阿純就捉住我當住幾個同學面前,真係手刀劈咗我幾下,劈到我副眼鏡飛到九尺咁遠。
#55 2017-09-20 06:09:4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渾身是傷嘅我,就死死氣咁執返副眼鏡,坐返喺佢隔離。

「哼!知錯未?」

「係⋯我知錯啦。」

我就十足十畀人捉去調教嘅小狗一樣⋯⋯

眼見坐我右面嘅康仔啱啱返嚟,見到如此情景都忍唔住恥笑一番。

明明以前嘅阿純都唔會對我拳打腳踢㗎喎,點解依家會咁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