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HKG Tools
歡迎 訪客, 登入
首頁 ›› 【少甜異色愛情推理】一打開門就見到條女磨檯角 (尾已爛)
作者: 真島吾朗老婆 2017-01-08 13:17:00
LIHKG Link
最後更新: 2017-06-22 20:50:33 最後擷取: 2017-12-13 12:10:31
#1 2017-01-08 13:17:0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個故之前喺高登連載過,但係自己多野做又中咗富奸病,所以有成三個月咩都無寫過。

希望大家喺連登都繼續支持我。

呢個故事,係一個關於私隱嘅故事,你平時睇AV打J,部電腦有裝cam嘅話,可能已經俾FBI錄低咗。

呢個故事,係一個關於愛情嘅故事,我地嘅現實生活入面,其中一個歸宿,就正正係愛情。

呢個故事,係一個推理故事。

希望大家鍾意。
#2 2017-01-08 13:26:0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序 污濁的授勳騎士與女王



食色性也。

這句孟子的說話,可以解釋到我目前看到的情況嗎?

先描述一下我現在看到的東西。

首先,這個課室是我們大學最古老的課室,其他課室都翻新過了,用的桌椅都是那種新式的連桌椅。

而這間課室,仍然是用黑板,桌椅也是用這些方方正正的木枱木椅。

現在我剛剛打開了課室的大門,看到的只有一個女生。

我第一個反應是:「唔撚係掛!」

這個女生是跟我同一個系的,我們每逢星期三,都會一起在這個課室上中文課。她好像是叫郭什麼瑩。

她留着一頭齊耳的冬菇妹妹頭,戴着一副黑框眼鏡。外貌看上去不是很美,不過卻有點胖胖的可愛。

至於身材,她也不算胖,反而說很均勻,胸部也很大。身高就大概比我矮10cm,大概是158cm吧。

她穿着一件黑白間條的T恤,披着一件白色薄外套,下身則穿着一條淺藍色的牛仔長褲,以及一對藍色Converse。

接下來要說的,應該就是她在做什麼了。

她的臉看上去好享受。與其說是享受,不如說她是高潮了。

她不斷發出那微弱的呻吟聲,聽得我都有點興奮。

她雙手按着那張七號的方正木枱,身體在枱角上下擺動。

不,看清楚一點,她在利用着下體的那個敏感部位,磨擦着這個方正的七號枱角。

她磨擦得很享受,享受到我都不敢打擾她。

她的那個敏感部位,被牛仔褲包圍着,並因枱角而突顯了出來。

這副景象,是我畢生中看過最震撼的。

其次是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的勝利之吻照片,以及李光耀因為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而在鏡頭面前哭的片段。

現在時間是下午一時,我比平日早了半小時來到課室。

這個郭什麼瑩,平日都會比我早到,莫非就是為了這樣?

那個平日總會坐在七號枱的女生,竟然會是一個這樣的人。

我當然不打算把這件事說出去,慢慢地離開課室。

不過......

「空は青く澄み渡り 海を目指して歩く
怖いものなんてない 僕らはもう一人じゃない」

我的電話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順帶一題,鈴聲是日本樂隊SEKAI NO OWARI的RPG。

我馬上拒接了電話。

枱角女孩原來的高潮臉,馬上變得收斂起來,然後狠狠地望着我。

「你睇到曬?」她雙手抹了抹枱角,然後走到我身邊。

我默默點頭。

「你唔會講出去?」她眼神突然變得楚楚可憐。

「講出去對我有咩好處呢?」我說。

的確,我沒有拍下任何片段,說出去也沒有任何證據。

「我聽日請你食lunch,你唔好講出去好唔好啊?」她的眼神依舊楚楚可憐。

我對這些女生最沒有抵抗力了。

再加上,其實我是很喜歡短髮眼鏡娘的。

應該說,我是很憧憬這種女生。

「好......好啊!」

***

我約了她在藍田意八等。

一來意八的東西很好吃,二來她住藍田。

我拿起手機,whatsapp她:「有位喇!快D啦!」

就在昨天,我和她交換了電話號碼,知道了她叫郭瑜瑩,不過儲存她的號碼時,輸入了「枱娘」這個名字。

「嘩好痛!」我大叫。

因為我的額頭突然被人彈了一下。

「入去啦!我好肚餓啊!」枱娘拉着我的手,走了進意八。

我們坐下後,她馬上向伙計叫了個扒,我也跟着他叫了個扒。

「點解你會鍾意玩D咁嘅野嘅?」我問道。

「你覺得會有原因咩?呢個世界好多野都無原因個喎,就好似咁樣......」她把背包裏的一張張紙拿出來。

我不禁大驚,然後感到女人的惡毒之處,真是諷刺。

***
#3 2017-01-08 13:26:2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一日前

我今天一如既往,在上課前的四十分鐘,說已經回到課室了。

我已經計算過了,前一班會在十二點四十五分下課,在五分鐘之後,我就會到這課室,然後開始享受。

說到享受,當然是指枱角了。

我第一次來到這個課室上課時,發現這裏簡直是天堂。

在大學裏,竟然被我發現到這些方方正正的枱角。

我由青春期開始,就喜歡突出來的角落了。

這個興趣,無人知曉。

「啊......啊......」我微弱地呻吟着,因為太大聲的話會被人發現的。

好爽!好爽!

我的思考差不多完全停滯,腦中沒有任何一絲理性,充斥着這爽快的感覺。

但是,我突然聽到奇怪的聲音。

「空は青く澄み渡り 海を目指して歩く
怖いものなんてない 僕らはもう一人じゃない」

我馬上停止磨擦,並望着門口的位置。

是一個身材矮小的男生,雖然也比我高。

他的頭髮以男生來說,並不算短,再加上他五官有點像女生。如果他穿着女裝的話,我真的會以為他是女生。

「你睇到曬?」我抹了抹剛才磨擦過的枱角,然後走到他身邊。

他默默點頭。

「你唔會講出去?」

「講出去對我有咩好處呢?」他說。

這個男生,好像是叫王柳葉,在班上的存在感一般。

「我聽日請你食lunch,你唔好講出去好唔好啊?」

他好像有點臉紅。

「好......好啊!」

***

在上課的時候,他一直望向我這邊的七號座位,而我也望着他,偷偷向他舉起中指。

啊!平日我的形象明明是很溫柔很文靜的,都怪他破壞了我。

不行,不可以這樣。

我馬上拿起手機,然後打開Facebook,找出他的黑歷史。

由頭一直掃下去,都只是發現他超喜歡J-Pop,家裏的日本CD極多。

雖然我也很喜歡,但都不及他厲害。

掃了一會,發現他曾在高登連載過小說,不過爛尾了。

他的高登用戶名,是叫「絲比倫」。

「絲比倫」......就讓我看看他有沒有黑歷史吧!

「哈哈哈!」我在七號枱前大笑了。

「喂郭瑜瑩你笑乜鬼野?」教授叫道。

「無......哈哈哈!無事啊!」

「古古怪怪咁。」教授口唸唸道。

看來,我有制衡着這個王柳葉的力量了。

***

他看到我剛才印刷出來的高登對話紀錄,感到十分驚訝。

「你......你到底想點?」

「絲比倫 2014-10-2 07:48,其實我一直都好想做女仔,呢個諗法應該係喺我中三嘅時候出現。我好想有佢地咁樣嘅身材,我好想可以光明正大咁樣着靚衫,我好想好想變成女仔。有無巴打都係咁諗?」我照着他的文字讀了出來。

此時,我的珍珠奶茶到了,伙計好像聽到我讀文,急急腳離開。

「點解你讀到好似達哥讀潮文咁樣?」他笑着說。

「做咩啫你?」我笑點低,笑着說出這句話。

「如果我話個account係人地借俾我出文嘅呢?即係呢篇女人潮文唔係我打嘅,係我朋友打嘅。」

我吞了一口珍珠,接着說:「吹你唔脹囉。不過你都吹我唔脹架。」

「我地就咁樣打個和?其實我一直都無諗過爆你單野出去。」

「哈哈哈哈!」我大笑,此時他的熱菜蜜到了,伙計聽到我大笑,又急急腳離開了。

「咳咳!」我清清嗓子。「你要知道,你擁有嘅證據只係記憶。而我呢?我有嘅係聊天紀錄。」

「咁你到底想點啫?」

我食指指着他的額頭,然後按下去。

「你由呢一刻起,就成為我嘅騎士。你有責任去保護我嘅安全,滿足我一切嘅要求。當然,我唔係一個殘忍嘅女王,我唔會要你做好多野。」

此時,我們的牛扒到了,伙計聽到我的宣言,給我們灑完燒汁,便急急腳離去。

「你即係收我做兵,係唔係?」

「Nonono!我只係封你一個騎士,其他男人絕對唔會有呢個機會,係咪好榮幸呢?」

「係啊係啊!」他不停點頭。「我仲知道娘娘......啊!應該叫女王大人。我仲知道咗女王大人你嘅秘密添。咁我算唔算係授勳騎士啊?」

「食屎啦你!雖然個名幾有型。」我舉起中指指着他。「嗱!只要呢件事曝咗光,咁我地就一齊收皮。」

「知喇知喇!」他鋸着扒說。

就這樣,我們的關係就此建立了起來。

我們這段污濁的關係,將會延續到什麼時候呢?

算吧!見步行步吧!
#4 2017-01-08 14:49:2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一章 打開薛定諤之門,能看到你的秘密嗎?



她露出羞澀的樣子,嘴巴發出令人意淫的淫蕩的聲音。

她雙手按着木枱兩側,下體在枱角來回磨擦。

今天她跟上次不同,穿了一條短裙,直接把裙子掀起便能開始磨了。

「你唔着打底褲嘅?」我站在課室門口為她把風,突然看到她粉紅色的內褲。「你仲要着粉紅色底底添喎!」

「關你撚事咩?」她暫時停下磨擦和淫叫,罵了我一句。「睇住出面啦!」

我大概明白,平日枱角和陰部之間隔了一條褲子,磨起來也不爽快。就像男人自慰,也不會隔着褲子劣鳩吧!

那廣闊的枱角隔着粉紅色的性感內褲,一小部份陷進了她粉紅色的小蜜穴,在她自己溫柔的磨擦下,刺激着她的陰蒂。

其實我不太清楚女性怎麼自慰,這些都是我9up的。

我把視線移到窗外,留意課室外有沒有人經過。可能她怕再次發生上次的事件,決定讓我把風。

這次她磨的,仍然是七號枱。我觀察了一會,終於明白她為什麼只會磨七號枱了。

簡單來說,磨七號枱是比較難被課室外的人看到的。

這間課室只有一道大門,在黑板左邊。

另外,一行總共有7套枱櫈,而七號枱,就是最貼近大門那行的最後一張枱了。所以就算其他人偷偷望進來,都難以看到她所做的事。

而現在的站在門前,一看到有人經過,便給馬上她提示,叫她停止磨枱角。

簡直是完美犯罪。

為什麼我會在這裏替她把風呢?因為我們互相發現了對方的秘密。

只要其中一人的秘密被揭發,另一人也會面臨同樣的後果。

因此,我們必須要拼命守護對方的秘密。

即使這關係是多麼的污濁不堪,我們也要維持下去。

就像我思考之際,她卻面臨秘密被發現的危險。

大門的手把突然被扭開,我在這時才來得及反應,馬上按住了手把。

我望望窗外,看到了蓮姐。

蓮姐是我們大學的校工,留着一頭短電曲髮,就像那些婆婆一樣。

不過蓮姐她跟其他校工不同,可能是責任心的驅使,或是太空閒所致,她經常會主動為學生去找尋失物。

其他校工一般只會說:「阿同學仔你去校務處問下啦。」

枱娘她聽到門聲,馬上收手,不過卻發出了枱櫈的碰撞聲。

「你地搞乜野啊?」我放鬆手,讓蓮姐開門進來。

「我地傾緊project啊。」我回應道。

蓮姐一進來,望到枱娘,幸好枱娘此時已經回復原狀,坐了下來。

「哦!咁勤力啊。」蓮姐在課房四處張望,應該又是在幫同學找失物了。

枱娘她面露不悅的神色,想必是自慰被蓮姐打斷所致。

「你地有無見到一個藍色水樽啊?」蓮姐這時走到七號枱那邊問道。

「咦?」她留意到七號枱有點問題。「點解個枱角濕濕地嘅?」

不知道她是不是好奇,她開始想伸手去觸摸那濕漉漉的枱角。

「哈痴!」這時我在蓮姐身邊打了個噴嚏。

「嘩嚇死我咩?」蓮姐大罵道。

「係咪呢個啊?」我擦擦通紅的鼻子,馬上走到窗臺,把剛才放在那裏的水樽交給蓮姐。

「唔該曬喎同學仔。」蓮姐收下水樽道。「傷風就去睇下醫生啦。」說罷,蓮姐便關上門離去。

蓮姐真是關心學生。

枱娘她嘆了一口氣。

「好彩你喺到啫。」她說。「你頭先真係打哈痴架?」

「做戲啫。」不知道是不是弄假成真,我的鼻子真的開始痕癢起來。

「等等,你記唔記得啊?」我摸摸鼻子問道。

我這時想起剛才一進來這課室時的情況。

「我地一入嚟果陣,個水樽係擺咗喺七號枱下面。」

「嗯?咁又點啊?」枱娘對於此事並沒有什麼感覺。

不過,我想起那個水樽,貼上了一張貼紙,貼紙上印着的是這句話。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
#5 2017-01-08 18:19:0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哈痴!」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說我壞話,我又開始打噴嚏了。

這時,我telegram又響起來了。

「屌你又send埋曬D基圖俾我。」我一看到他在telegram把那些同志貼圖傳給我,便馬上叫了出來。

「頭先我個仆街friend send俾我架。」他笑着說。

最近我們開始玩Telegram,因為平日whatsapp並不能傳gif圖以及stickers,而Telegram就做到這點了。

我們剛剛吃完飯,為了打發時間,坐在學校的三十五周年廣場,滑着手機。

坐在我對面的是阿Ken,身型有點胖,長着一張圓臉,樣貌普通,聲音就像典型的高登仔一樣沙啞低沉。

我跟他的關係,就像損友一樣,互相墮落。

「等我send下D仆街圖俾你先。」我開始找找相簿裏有沒有那些噁心圖片。

這就是我們的校園生活。

我到底想做些什麼呢?

我想變性,可是沒有這個勇氣。

但我並不是同性戀,我對男人絕對沒有任何興趣。

就算我是女人,我也會喜歡女人的。

「喂!王柳葉。」

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一抬頭,便看到枱娘。

她看上去很着急,臉都紅了起來。

我有個預感,一定是有什麼重要事吧!

***
#6 2017-01-08 23:38:5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片中的女生,留着一頭短髮,雖然畫質不是很清晰,不過仍可以清楚看到她在做什麼。

她在磨枱角,而且磨得十分興奮。

影片拍攝的地點,沒錯就是我們大學的課室了。

這個女生,無可置疑是枱娘郭瑜瑩。

「係咪你偷影我?」她用憤怒的眼神望着我。

「唔係。」我冷靜地回答。

因為,我真的沒有做過。

「但係,知道我有呢個興趣嘅人,唔係淨係得你咩?」

她愈來愈貼近我的臉頰。

「我係幾時知道你呢個興趣?」我問道。

「上個禮拜囉。」

「咁你再望清楚D段片。」

在影片中,枱娘並沒有穿上外套,而且還穿着熱褲,肯定是夏天時拍的。

「上個星期我知道咗你嘅秘密果陣,你都唔係着呢套衫。」

她點了點頭。

「呢段片,應該係上個sem學期初果陣拍嘅,你有無咩印象?」

她想了一想回答道:「我記得,我第一次喺呢間學校磨角,就係着呢套衫。不過......」

枱娘她怒視着我,按着說道:「咁又點啊?可能你係喺上個星期之前已經知道咗我嘅興趣呢!」

我也開始被她弄得煩躁起來,大叫說:「你用下你個豬腦啦!係我偷拍嘅話我會唔會特登撞入課室啊?」

語畢,我們慢慢冷靜下來。

「我幫你搵個犯人出嚟,好唔好?」我說。

她輕輕地,慢慢地點頭。

「呢件事,係唔係偷窺強做嘅呢?」她問道。

「偷窺強?狂定強啊?」

「偷窺強啊!你無聽過佢單野咩?」這時,枱娘她開始說起一件上個學期的事件。
#7 2017-01-09 15:34: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是咁的。

這件事是在我們剛剛來到這學校,大約在開學後兩週發生的。

那天我們是天地堂,中間有兩個多小時,便打算落山吃午飯。

這些事情其實並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那天有什麼人一起吃飯。

有我,有小動物雅澄,有兩姊妹Athena和May。

順帶一提,她們並不是真正的姊妹,並沒有血源關係的,只是因為她們感情很好,所以我才叫她們做兩姊妹。

Athena看上去比較大,所以是姊姊,她留着金色長髮,梳着女神陰,臉上的妝容也比較濃厚,十分顯眼,看上去根本不像大學生。

而妹妹May外表則比較年輕,留着中長黑髮,看上去總有一份愁緒,可能是因為她右眼眼角有一顆淚痣吧!

那天你應該記得,李教授他有要事,所以早了足足一節放學。

我們四人,在放學後,馬上去了洗手間,而去的就只有她們兩姊妹。

就在這時,偷窺強也跟了進去。

你可能會奇怪,為什麼當時我們不馬上叫住他呢?因為那一層,進入男女廁之前,都會有一道門。

打開門後,要再打開一道門,才能進入洗手間。

而那時我們以為偷窺強只是想進入男廁,所以並不感到奇怪。

一會之後,洗手間內傳來了這樣的聲音:「你影咩啊!」

那是Athena在大叫。

同時,門被打開,是偷窺強他在猥瑣地低頭滑着手機。

說回偷窺強,他是社會系三年級的,雖然只是二十歲,不過看上去就像一個會蹲在馬會門口爆粗的禿頭大叔。

這時我們馬上叫停了偷窺強。

「你係咪偷拍啊?」我問道。

偷窺強只是露出了一副「關我撚事」的表情。

這時Athena和May也走了出來。

「係咪佢偷拍你啊Athena?」我問道。

Athena她點頭。

「喂八婆你屈鳩我?」

「我都聽到影相聲啊!」在她旁邊的May說道。

「算啦我唔追究喇......」

Athena還未說完,就被我打斷了。

「你而家同我del曬D相去。」我要求偷窺強拿出手機。

「睇咪睇囉!」偷窺強拿出了手機,把相片庫打開。

裏面竟然沒有任何偷拍照,只有他跟一個小妹妹的合照。

「算啦算啦。」Athena她叫道。「可能係誤會嚟啫。」

就是這樣,我們放過了偷窺強。

不過,他的名字也因為這件事而變成了偷窺強。

這就是語言的力量了。
#8 2017-01-09 18:54:1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如果大家想問我對於這件事有什麼感想的話,我只能説,偷窺強真慘。

「如果話偷窺強佢因為呢件事而報復嘅話......」她摸摸下巴,好像在思考什麼似的。

我想了一想,便問道:「你第一次喺學校磨枱角同埋偷窺強呢兩單野,邊樣早D發生先架?」

「磨枱角先。」

「咁佢就應該會喺你屈佢之後先拍片啦!啱唔啱?」我簡單地把邏輯先後關係陳述出來。

不過,也有一個可能性,如果偷窺強真的有偷窺習慣的話,說不定已經一早在不同地方設置了錄影機。

「不過,佢都有一定嘅嫌疑。男仔入去放一放水,應該好快就出到嚟既啫。」我接着說。「你係咪想搵搵佢?」

枱娘搖了搖頭道:「咁如果佢唔係嘅話,我嘅秘密咪會俾佢知道囉。」

「你啱。」我說。「不過我覺得呢,偷窺強佢無偷窺喎。想唔想知點解?」

枱娘她點了點頭。

「嗱!一開始你咪話佢地三個一齊入去廁所嘅?」

這時,我們已經來到了案發現場,文康大樓五樓的洗手間。

照她所說,那層的洗手間在男女廁前面還有一道門。

「咁如果阿偷窺強跟咗入去女廁嘅話,兩姊妹咪會即刻知道跟住屌鳩佢囉。」我說。

不過,枱娘馬上反駁道:「咁佢可以喺兩姊妹入咗去之後再偷偷地入去架嘛。」

「不過個risk會好大喎,因為佢唔知入面仲有無其他人個喎。」我打開了洗手間的第一道門說。

一打開門,便會看到男廁的門,而女廁的門在它右邊。

「你有無聽過薛定諤的貓?」我跟她入了進去,接着把門關上。

她搖頭。

「假設,我而家將隻貓放入去一個密封,咩都睇唔到嘅箱入面,跟住set啲咩核衰變乜乜乜嘅果啲濕勁野,隻貓死同生存嘅機會率係各50%,咁如果我地永遠唔打開個箱嘅話,隻貓會點呢?」

「死撚緊囉。」她問答。

這時,洗手間的第一道門突然被人打開。

「嘩屌有人嘅!」

打開門的男生罵道。

接着男生仍然驚訝地望着我們,走進男廁。

「你而家當阿偷窺強係果隻貓,我而家叫佢做薛定諤的強,佢喺一個無人見到嘅情況之下,由男廁或者女廁走出嚟嘅機會率係各50%。」我說得無聊,開始玩弄大門的手把。

但是,「咔」的一聲,門把好像被我玩壞了。

我嘗試扭開門把,但怎樣也打不開門。

「仆街喇你!玩壞咗道門。」枱娘用那些小學雞的語氣耻笑我。

我繼續嘗試,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將它打開。

「等我嚟啦!」枱娘她把我推開,開始扭着門把。

「咔」的一聲,門把被她扭斷了。

這一幕被剛剛從洗手間出來的男生看到。

「道門壞撚咗咁耐,整鳩爛道門嘅你都真係第一個。」他走出來說。

這個男生身材高挑,戴着白框眼鏡,若果留光頭的話,就會像黃洋達一樣了。

「我打電話叫阿姐嚟整啦。」他拿出電話說。

「啊!我記得佢喇!」枱娘拍拍我說。「佢係IT房果D人啊!」

「得喇!等等啦,阿姐嚟緊架喇。」IT男說。

「你係咪成日都用呢個廁所架?」我倚在門上問道。

根據我的記憶,電腦部門好像是在這層的,他會用這個洗手間也不奇怪。

不如說,他真的會經常用這個洗手間。

「係啊,我唔撚想做野就會喺呢個廁格hea一陣。」他輕鬆地回答,看來他是個冗員呢。

「我係呢到嘅所長。」他接着笑說。

「咁我想問下呢,你有無聽過偷窺強單野啊?」我打探道。

「無喎。」他搖搖頭說。

「咁道門係咪已經壞咗好耐架喇?」枱娘問道。

他點頭回應:「你地未入嚟果陣已經壞撚咗喇。」

聽到這句話,我便在枱娘耳邊說:「我愈嚟愈覺得偷窺強無偷窺。」

這時,門被打開,倚在門上的我馬上跌倒在地上。

「好柒啊你!」枱娘指着我笑道。

「咦?又係你地?」開門的是蓮姐,那個人品很好的校工。「今次仲要三個人一齊添喎。」

「蓮姐,我地無野架。」躺在地上的我解釋道。
#9 2017-01-10 14:07:3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就這樣,我們來到了下午的課。

這課堂雖然是教世界史,但教授經常會講一些沒有關係的內容,十分有趣。

不知為何,枱娘和雅澄這次也坐了過來,而雅澄坐在了我旁邊。

我沒有理會她,繼續和坐在我後面的Ken聊天。

「你睇下你睇下你睇下班狗公。」他指着剛進課室的那群人說。

課室門口突然變得非常嘈吵,原來是一大群男生在圍着一個女生。

他們是娘娘與狗公的組合,娘娘的名字我已經忘記了,不過我記得有兩個狗公是我Ocamp時的組員。

「佢中學果陣唔會咁果喎。」雅澄走過來搭話。

看來雅澄跟娘娘是中學同學。

「話就話唔想做女神啫,一做咗就返唔到轉頭架啦。」枱娘也插了一嘴。「就好似權力咁。」

「Adore。」在她旁邊的Ken說。

我們開始聊着無聊的話,意外發現原來我們這四個人也可以做朋友的。

這時,又有兩個人走了進來。

她們是Athena和May兩姊妹。

雅澄向她們揮手,示意她們坐過來。

她們牽着手進來,雖然女生之間牽手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她們之間散發出來的氣息,並不只是姊妹那麼簡單。

「啊~」May輕輕地拿着Pocky,放進Athena那畫得紅紅的嘴裏。

她們是情侶。
#10 2017-01-11 20:44:3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咩話?」我驚訝地叫道。

王柳葉剛剛說出的話,讓我感到意外......

才怪。

現在已經下午六時,我和他在人來人往的地鐵站裏繼續剛才的討論。

「我緊係知道啦!」我說。「佢地兩個拍緊拖嘅事。」

「頂咁你頭先又唔同我講?」他叫道。

「咁我見唔係好關事咪唔講囉。」

「咩唔關事啊?咁嘅話好明顯偷影Athena嘅係阿May啦。」他說。

「證據呢?」我問道。

「無,我係憑直覺諗出嚟既。」

「屌!」我罵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說粗話太大聲,在旁邊的母親馬上蓋着她女兒的雙耳,然後用不悅的眼神打量着我。

偽君子!反正你女兒長大後也會說粗話吧!

「嗱!我可以解釋點解偷窺強會同佢地兩姊妹差唔多時間出嚟架!」他連忙解釋道。「你仲記唔記得今日道門?」

當然不會忘記吧!所以我馬上點頭。

「佢果日出嚟嘅時候,就係因為道門壞壞地,所以搞咗一輪先開到門。」

「有無咁巧合啊?」我反問道。

「咁我而家假設,當時女廁入面只係有May同Athena,咁偷拍Athena嘅,仲可以係邊個?」王柳葉不知道是不是看到相熟的人,往右邊不停張望。

「阿May囉!」

「喂喂喂等等!」王柳葉偷偷地指向對面的坐位。

我看一看對面,見到了達哥。

是每晚打機卡關的那個達哥。

「喊出嚟!」我叫道。

「會唔會太勁?」王柳葉也回應道。

我們兩個就像小學生似的,不停叫着達哥的金句。

他面上難得露出笑容。

「今晚要睇佢玩ACU啊。」我說。

王柳葉點頭。

我們好像說得太大聲,在對面的達哥望一望我們,便繼續低下頭玩手機了。

這時,列車駛到油塘了。

我跟王柳葉說了句再見,便隨着人潮離開。

「郭瑜瑩!」

突然,王柳葉大叫了我的名字。

「如果你想知道真相嘅話,試下睇下阿May手機入面嘅相簿。」

他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
#11 2017-01-19 16:21:1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翌日

偷窺強,全名陳乃強,社會系三年級生,學號是12S011。

我對他的印象開始浮現出來。

大約在半年前,好像是9月29日的星期一,我們學校的學生會在校舍舉了罷課集會,不過,一位戴着帽子的中年男人在發言時間,拿着揚聲器叫道:

「你地喺到傾乜撚野啊?小組討論啊?落區啦柒頭。」

「同學仔,你發言之前要講自己嘅學系同埋......」大台如是說。

「你班程序撚我屌你咩!我叫陳乃強,12S011,而家我就落金鐘喇,想落嘅就跟我。」

最後好像只有很少人跟他落去金鐘。

他在那時,可能是走得太前了,不過也不是一件壞事。

就是因為這件事,我相信他不會偷拍。

不過,我還是有必要確認一下。

我拜託一個社會系的師姐,拿到了12S015的時間表。

我們學校最奇怪的是,上主修科時學號相近的都會一起上課,因此形成了一個個的小圈子。

根據時間表,偷窺強他剛剛下課了。

照我所知,偷窺強他是住宿舍的,那天他穿衣服那麼像大叔,是因為剛剛睡醒就從宿舍出來去洗手間。

不過,有一個令人疑惑的地方,就是為什麼偷窺強要故意走去五樓的洗手間呢?

這一點,我今天一定要搞清楚。

好,目標出來了。

就在人來人往的路上,我看到了偷窺強的身影。

偷窺強他戴着一頂黃色冷帽,十分顯眼,我馬上就鎖定了他。

他孤獨地走到巴士站,我也從後跟隨着他。

等車的時間,是人生中最為無聊的時間。

不如說,等待是人生中最無聊的時間吧!

不過,我們不只是等待着這麼小格局的事,我們更會等待着死亡的來臨。

這時,巴士來了,他上的是85號,我也跟着他上了。

看到這裏,可能有人會問我,你跟蹤他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會說,當然不是這樣簡單。
#12 2017-01-19 16:21:4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今天王柳葉他沒有課要上,只有我、雅澄和May一起上選修科。

這一科是Introduction to Information and Technology,就是教教我們怎麼用Words,Powerpoint等軟件。

「嗱!大家仲記唔記得點樣開電腦啊?」教授問道。

屌!當我們是什麼人?在這個科技世代,連小學生也會上ThisAV吧!

學生們沒有理會他,繼續聊天用電腦。

「叉電先。」我拿出手機和叉電線,用學校電腦來充電。

「咁衰架你?」May叫道。

「吓?部電腦最大嘅作用係用嚟叉電加嘛!」我說出這個歪理。「上成幾粒鐘,無曬電咁點算啊?」

May她好像覺得我說的話有道理,默默地點頭。

接着,她也跟我一樣用電腦來充電。

太好了。

我們一直在閒聊着,用着電腦上着YouTube。

終於,來到了休息時間。

「去唔去toilet啊?」雅澄問道。

May點頭。

機會嚟啦飛雲!

我搖搖頭,表示不去。

她們就這樣離開課室,而我馬上把目標放向May仍在充電的手機。

沒錯,她手機的是有密碼,我不能直接用手機查看她的相簿。

不過,她的手機現在連接到電腦裏了。

我馬上用她的電腦,看看她手機裏的相簿。

我打開了她手機DCIM,接着想按下100ANDRO這個文件夾。

不過,我卻看到最低有一個文件夾,叫「寶物」。

我對這個文件夾感到好奇,便連按了兩下滑鼠。

但是,這個文件夾卻被鎖上了。

寶物?

寶物到底是什麼?

這時,我卻沒注意到,原來May已經回來了。
#13 2017-01-19 16:22:0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偷窺強他在北角下了車,我當然馬上跟着他。

我的想法是,就算偷窺強沒有偷窺Athena,但都有偷拍枱娘的嫌疑。

他走進了那個只有午飯時間人流才多的港運城。

接着,他走進了洗手間。

機會嚟喇飛雲!

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大便,走進了最左邊廁格。

我當然想走到他右邊的廁格,但門卻被鎖上了。

我馬上拍拍門叫道:「急屎啊屌!」

你老母!裏面的人完全沒有理會我,可能是正坐在屎塔上玩着手機吧!

我一腳把門踢開,看到裏面的毒撚在玩着什麼音樂遊戲,大叫道:「急屎啊屌你老母!」

他被我嚇得馬上離開。

我走進廁格,想把門關上時,卻「啪!啪!」聲的關不上門。

原來我已經把門踢壞了。
#14 2017-01-19 16:22: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阿瑩?」May叫道。「你做緊乜?」

正當我在用May的電腦查閱她的相簿時,卻版她發現了。

這是最壞的情況。

我的腦袋快運轉不到了。

我人生中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情況。

小學時沒有做每日一篇被老師發現,中學時在家裏自慰被爸爸發現。

這些事我都極之討厭。

現在我為了隱藏一件事,被人發現了另一件事。

「哦......」我開始發出連續無意義的叫聲。

我已經「哦」了十多秒了。

「嗯......你部電腦呢,突然之間有病毒啊。」

「吓?」May她對我說的話感到疑惑。「真係架?」

「係啊!頭先你部電腦彈咗D核突野出嚟啊。」

在她後方的雅澄慢慢擠進裏面的座位,坐回我身旁。

她在我耳邊輕聲問道:「咩事啊?」

我沒有回應,看着May困惑的表情。

「寶物係咩嚟架?」我望着May問道。

反正我都已經被她看見了,不如主動出擊吧!

她開始迴避眼神,望着手機。

「咩啊?咩寶物啊?」

我指着她的電腦屏幕上那個「寶物」的文件夾。

「呢個啊!」我說。

她急忙地關上屏幕。

「一定係D好重要嘅野嚟個可?」我問道。

在旁邊的雅澄仍然不太明白我們在做什麼。

May她紅都臉了起來。

「我知啊!其實呢,我都有D唔可以俾人知道嘅寶物架。」說到這裏,我握起了May的手。「呢份寶物,你要好好咁樣珍惜啊。你擁有呢份寶物,並唔係一件可恥嘅事。」

May聽得一臉茫然。

「所以呢,誠實咁面對自己係好重要架。」最後我說了這句話。

我到底說了什麼呢?我是在跟她說嗎?

還是我在跟自己說?
#15 2017-01-19 16:23:0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把廁板蓋上,準備站到上去,爬到偷窺強前面。

不過,我卻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其實情況有點像枱娘,但卻是男人的聲音。

我聽到的是一把男聲,有着急促的呼吸聲。

難道偷窺強他是在劣鳩嗎?

我站在廁板上,拿出手機,用相機觀察一下旁邊廁格的情況。

我不知道是不是手賤,居然按下了拍照按鈕。

而我看到的是,偷窺強興奮地望着手機,右手上下來回磨擦着那獨一無二的巨龍。

他是在望着Athena的照片自慰嗎?

等等,我現在所做的事,不也是偷窺嗎?

再等等,如果那一天偷拍的真犯人是May,他會像我現在這樣犯案嗎?

算了。

我把口罩戴上,接着雙手緊緊抓着廁格之間的間板,一用力,全身往上一抽,便跳到了偷窺強所在的廁格了。

我就像那些受過刺客訓練的人一樣,落下的瞬間,緊按着偷窺強的嘴巴,以防他發出聲音,並騎着他雙腿,制止着他的活動。

他瞪大雙眼,以為自己快要被我殺掉,身體不斷掙扎。

「我想問你少少野咋。」我輕聲說。

他開始放鬆起來。

「你有無偷窺過Athena啊?」

接着我鬆開手,讓他說話。

「屌你老母!」他馬上大叫道。

我立刻緊按他嘴巴,接着從口袋裏掏出一把萬用刀。

「唔撚想死嘅話就答我問題。」我說。

看到這裏,可能有人會問我,這樣做會不會太誇張了?

我會答:我就是這樣傻。

「你,有無偷窺過Athena?」我問道。

他緊張地搖搖頭。

「咁你而家做緊D咩?」

他把手機裏的照片展示了給我看。

照片上有兩個人,左邊是偷窺強,右邊是個笑得很甜的女小學生。

當然,偷窺強應該不會對着自己自慰吧!

「你知唔知枱角係咩事?I mean,你有無偷拍過任何人?」

他全身已經發抖,都用盡力來搖頭。

「Ok,Bye。」我跳了起身,鬆開他的雙腿,但他全身仍然在顫抖。

「你唔好諗住報警啊。」我把玩一下萬用刀,接着便離開了。
#16 2017-01-19 16:24:0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四處張望,看看找不找到攝影機。

我們現在在一切開始的地方,為了找出偷拍枱娘磨枱角的攝影機而努力着。

不過,根據影片的角度,攝影機應該是在課室的角落。

而我們仍然找不到。

「話說呢,我尋日睇到阿May部手機喇。」枱娘突然說。「佢入面有個鎖咗嘅file叫寶物。」

「寶物入面係咪擺咗Athena張廁所相?」我問道。「定係其實唔只一張?」

「我開唔到個file啊!」枱娘說。「不過呢,May應該係鍾意偷拍自己嘅愛人。」

「就好似你鍾意磨枱角咁樣?」我問道。「你嘅寶物就係張7號枱喇。」

「可能係掛。」枱娘回應道。「你呢,你嘅寶物係咩啊?」

「我嘅寶物?你咪知道咗囉。」

「係喎。」

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秘密。

這個秘密,是私隱。

「點解你會喺呢個咁危險嘅地方磨枱角嘅?」我問道。

「嗯?因為......」她想了一會,抓一抓那頭秀麗的短髮。「我都唔知啊,可能係面臨俾人發現秘密嘅一刻會好興奮掛。」

在這個網絡年代,私隱漸漸變得模糊,你的日常生活,都會放到上社交網絡,讓人透視你的私人生活。

另外,你的網絡痕跡,也被一些媒體掌控。他們掌握到你的私隱,你就會在網絡上看到貼近你口味的廣告。

所以說,在網絡上留下痕跡是不明智的。

但我卻做了這樣的事。

我們,已經被壓抑得無處抒發了。

當他人不把你的薛定諤之門打開,就無法知道你的私隱。

我們卻打開了May和偷窺強的門。

或者,他們心中也渴望這道門被人窺視到。

「郭瑜瑩,你都係變變地態個喎。」

她笑了笑說:「係啊。」

在這課室,我們互相打開了對方的門,我們互相成為對方的守門人。

我們,結下這神奇又特殊的關係。

第一章 完......你老母
#17 2017-01-19 16:24: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突然,枱娘的手機震了一下。

「係果條友。」她拿起手機說。「今次佢send咗段錄音嚟。」

「你好......定係應該講你地好呢?」這聲音並不是真人發聲,是沒有感情的Google翻譯裏發出的聲音。「請你地幫我一個忙,將May同Athena嘅事up上Secrets,如果唔係條片YouTube見。Bye Bye。」

我和枱娘都陷入了混亂。

沒錯,我們的門都被一個滿懷惡意的人偷窺着。

我們的私隱,被人玩弄了。

第一章 完

下一章 把寶物分享,對方能感受到愛嗎?
#18 2017-01-21 00:39:5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二章 把寶物分享,對方能感受到愛嗎?



她今天穿了一件短袖的藍白間條T恤,一條黑身緊身長褲。

這身打扮,就跟平日無異。

我曾聽過一個說法,指你的日常打扮就是你的符號。就好像喬布斯的高領黑色T恤一樣,成為了他的符號。

我呢?我的人生平淡得沒有符號可以代表我。

我平日愛穿黑色恤衫和牛仔褲,完全沒有特色可言。

枱娘呢?她的符號,應該是枱角吧!

她現在,正利用她的符號做着不可告人的事。

她雙手按着木枱,用那緊密的陰唇磨擦着那圓滑的枱角。

雖然中間隔了兩條褲,牛仔褲和底褲。

她的表情我都懶得形容了,總之就是爽吧!

為什麼我會懶得形容呢?因為這大概已經成為了我們的習慣,對待這件事已經成為了像吃早餐一樣平常的事。

沒錯,是習慣。

不過,為了提防再次被拍下影片,我們轉到了五樓的課室。

她這次依舊是在磨七號的枱角,不過這間課室比較大,七號枱是位於左面最中間,而這課室的門有兩道。

跟之前不同的是,這課室的枱櫈配置是像中學音樂室那種連體桌椅,因此角落並不夠尖而是較為圓滑的。

不知道她磨得爽不爽呢?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就像平常一樣,我站在門口,為她把風。

她的寶物,被我窺視着。

應該是說光明正大地看着。

正當枱娘高潮之際,我在窗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臉孔經過。

「仆街!蓮姐!」我向枱娘叫道。

蓮姐這時看到我的樣子,向我揮手微笑。

我還以為蓮姐想走進來。

我向枱娘搖頭,本來想停下來的枱娘便繼續磨了。

這時,另一道門卻被打開了。

仆街!我忘記了!

進來的是蓮姐,那個一臉慈祥,經常露出微笑的蓮姐一看到枱娘,便嚇得露出驚訝的表情。

而枱娘停了下來。

應該怎麼辦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馬上用誇張的聲音大叫道。「瑩瑩!瑩瑩你無事啊嘛?」

我走到枱娘旁邊,裝着想扶起她的姿勢。

「配合下啊。」我在枱娘耳邊輕聲說。

「蓮姐幫幫手得唔得啊?」我向驚訝得發出不聲音的蓮姐說道。「佢頭先仆咗街啊。」

原本驚訝的蓮姐頓時笑了起來:「咁唔小心嘅細路女?」

枱娘把頭轉向我,怒視着我。

「係啊,呢條友Kai Kai地架。」我向蓮姐笑說道。

我和蓮姐把「仆街」了的枱娘扶起,然後把她安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係喎蓮姐,你做乜會入嚟嘅?」我問道。

「見到你喺門口唔知做緊咩,我咪入嚟睇下囉。」

「哦。」我回應道。「我地傾緊project啊。」

「你地個個禮拜都傾project咁勤力啊。」蓮姐說。「好啦,咁我唔阻字你地喇。Bye Bye。」

看到把「住」說成「字」的蓮姐離開了課室,我和枱娘都鬆了一口氣。

鬆一口氣這個感覺,在最近還有一次。

就是在我們把May和Athena的事放上Secrets之後。

不過那一口氣,會令我們有點罪惡感。
#19 2017-01-22 16:59:3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N3390

“話說有無人聽過歷史系呢,有對Les Couple啊?聽講佢地有人喺去廁所嘅時候影對方啊。有無人知呢單野啊?”

這篇文章一開始出的時候,並沒有什麼迴響,只有小貓三四隻留言。

「唔撚係掛?」

「留名」

「咁大件事學校無理由唔知架?」

「Lm」

「Cha Yan Leung 係咪你啊?」

但是,一周後所發生的事,卻令我們震驚。

May她被退學了。

她的學號,被貼在學校每一層的壁佈板。

退學理由是被發現在考試時作弊。

當然,我和枱娘都不相信她會這樣做。

一星期後,Athena也退學了。

「如果阿May唔喺呢間學校嘅話,我讀落去都無意思。」

我們最後聽到她說的話,就是這句。

接着,我們也再沒有見過她們了。

這件事,漸漸被這裏的學生遺忘掉。

而那個犯人,也沒有繼續聯絡我們了。
#20 2017-01-22 17:00:0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俾你吖Tony!」雅澄她慢慢把碗裏的墨丸夾給我。

「你淨係食米線夠嗱?」我看着她幾乎把所有墨丸夾到我碗裏。

「咁細食嘅你?」在我旁邊的肥仔Ken問道。

而雅澄則默默點頭。

其實我也吃得不多,只是叫了個腩肉三小辣。

相對地,Ken和在我斜對面的枱娘則叫了個全餐。

「你地碗野我覺得好恐怖囉。」雅澄說。

「Agger。」我回應道。

「Agger?」看來雅澄不明白我說什麼。

「Agree。」我馬上改口道。

突然,我被旁邊的閃光閃到,原來是Ken在開閃光燈拍照。

「屌你又閃鳩我!」我罵道。

「Sor鳩。」他收起手機道。

「屌咁嘅劣食影乜鳩野相啊?」枱娘說。

「Sor鳩。」Ken繼續重複剛才的說話。

「話說呢,其實大家有無報過status啊?」

這句話居然出自小動物雅澄口中。

我記得Ocamp時,枱娘和雅澄是同一組的,而我和Ken則是另一組,所以不知道對方的status也很正常。

不過,這句話卻令大家尷尬。

為了打破沉默,我馬上說:「我A1囉。」

雅澄聽後好像感到有點興趣,問道:「圖!有無圖?無圖我話我同青峰拍緊拖都得啦!」

她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等我搵搵先。」

接着,Ken也說起了話:「我呢D毒撚緊係A0啦。」

「你之前唔係有條女嘅咩?」在用手機找相片的我問道。

當然,我不是真的在找,等一下我會說找不到的。

「你咪撚理啦。」Ken說。「郭瑜瑩呢?」

她思考了一會,回答道:「A3。」

嘩屌!真係估唔撚到。

「唉我果D係黑歷史嚟架!」枱娘她紅都臉了,想不到如此純情。「到雅澄喇屌。」

雅澄她只是低下頭吃米線,做出Ok的手勢。

「吓!O?」Ken驚訝地說。

想不到雅澄已經有男朋友了。

我咬了一口雅澄給我的墨丸,繼續聽着他們說話。
#21 2017-01-22 17:00:4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放學時,因為雅澄住天后,Ken住荃灣,所以只有我和枱娘一起坐地鐵回家。

「估唔到雅澄會有男朋友囉!」我向枱娘說。

「我都唔知囉屌。」枱娘說。「喂傾咗緊要事先,我地仲有無方法搵到果個偷拍狂?」

現在是下午兩時半,北角站裏的人並不多,我和枱娘的談話也不會有人留意。

「我地而家除咗攝錄機之外仲有無野可以跟呢?」我摸摸頭思考了一會。「啊!Telegram呢?有無辦法可以追蹤到果個Telegram呢?」

枱娘這時拿出手機,打開Telegram。

「話說我地Ocamp果陣發生過一件gap野。」她把手機的圖片展示了給我看。

那是......

一條在黑暗中被燈光照射着的肥鳩。
#22 2017-01-22 17:01:2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是咁的。

大約是半年前的Ocamp,發生了一件傻事。

「嘩咁撚大碌鳩嘅?」

我們幾個人在房裏玩啤牌時,出名口梳的Anson大叫道。

在Anson旁邊的是Benson。

Benson是那種個子高大,樣貌也像明星的男生,因此很受女生歡迎。

相對之下,Anson是那種個子矮小,樣貌不討好的男生,髮型更是平頭。

還有一樣討人厭的是,他Whatsapp的頭像是一架巴士,在City Hunt時看到巴士會馬上拿起拿在頸上的大相機拍照。

「屌上上下網突然彈條Jer出嚟。」Benson罵道。

「唔係Message嚟嘅咩?」Anson問。

「屌啱啱down telegram唔撚識用啊。」Beson說。

「喂到你喇Benson。」坐在我旁邊的組媽說。

組媽的名字叫Krysty,雖然不是美女,但卻有着一對宏偉的乳房。

「啊OK。」Benson回應道。

起初,就只有Benson收到那張「J圖。」

不過,在我們玩完啤牌後,收到「J圖」的就不止他了。

「嘩!」組媽Krysty大叫,並嚇得把手機扔到桌上。

「做乜?」組爸馬上衝了過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有人send條J俾我啊。」組媽喊道。

身體強壯的陽光組爸Alex拿起她的手機,把那張J圖刪除掉。

「又係Telegram啊?」Benson問道。

組媽輕輕點頭。

突然,我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是Telegram的訊息。

這時,我大概猜到是什麼訊息。

一打開,果然是一條鳩。

是一條在黑暗中被燈光照射着的肥鳩。

傳過來的是一個叫X的人,Telegram ID是@Xperia。

到最後,收到這張肥鳩圖的只有Benson,組媽和我。

這件事因為對我們沒有什麼大影響,所以最後便不了了之。
#23 2017-01-22 22:07:5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你覺得呢件事係偷拍佬做?」我問道。

這時,我們已經差不多到油塘了。

「可能有關係囉我覺得......」枱娘的樣子突然變得興奮起來,指着後方。「達哥啊。」

又見到達哥了。

印象中,達哥最近好像是在玩Bloodbrone。

「呢排無乜時間睇啊。」我說。「你仲係晚晚追live?」

她興奮地點頭。

為什麼我們能夠一眼就把達哥認出來呢?可能是因為他的一頭長髮成為了他的符號。

此時,列車到油塘了。

「走喇bye bye。」枱娘她向我揮手道別。

「你等陣send一send碌鳩俾我,我想研究下。」臨走前我留下了這句話。
#24 2017-01-25 08:50:5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躺在右手來回上下,抽動着那條巨龍。

不知是不是什麼激素的影響,快感由腦部和巨龍開始遍佈全身。

比起平常的男生,我做這件事時並不會用其他媒體來輔助,就只是運用自己的想像力。

在精液準備噴出之際,我仿佛進入了另一個與別不同的語言世界。

那些象徵着慾望的精液隨即噴到我的被子裏。

唉,果然還是到不了那個世界。

我把那些不潔之物抹乾淨,把手機拿了出來,準備研究那張J圖。

這張照片,大概是在一個極黑暗的環境裏,開着閃光燈拍下的。

不過,我留意到這張相片有一個奇怪的地方。

就是,這條陰莖並不完整,龜頭並沒有進入照片的範圍裏。

為什麼?

假設我現在要拍下自己的陰莖,也不會故意不拍下那個頭對吧!

難道有什麼原因,不能被人看到那個頭?
#25 2017-01-27 17:30:1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在巴士上找了個位置,剛巧被雅澄看到我,她便坐在了我旁邊。

「Hello。」我除下耳機說。

她點點頭說:「早晨。」

不知道她是不是感到害羞,都不太敢正面望向我。

我們沒有說話。

終於,她嘗試開口說話了。

「Tony你想唔想睇戲啊?」她問道。

我也是個電影迷,有人約我看電影我是不會拒絕的。

我點頭示好。

「咁不如睇呢套吖?你鍾意睇日本片嘅話。」

她給我看的是一張血淋淋的電影海報。

《要聽神明的話》

我有看過這部漫畫,電影預告出來時也很期待。

不過,想不到雅澄居然會想看這部電影。

「好啊!睇啦。」我說。

雅澄她臉露興奮的表情,紅了起來。
#26 2017-01-27 17:31:2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閉上眼睛,思考着王柳葉剛才問我的問題。

「點解會影唔到個龜頭?」

我因為想不出一個合適的答案,便沒有開口。

「難道那個龜頭,有什麼秘密嗎?」他輕聲說。

我們兩人現在在圖書館裏,討論着這件事。

「會唔會其實係有影到,不過俾佢cut走咗咋?」我問道。

「係喎,都有呢個可能性喎。」他拿出了筆記本,寫了幾隻字,接着說:「咁點解佢要cut走個龜頭呢?」

其實這張相片我總感覺到不自然的地方,但卻說不出來。

「嗱!我覺得佢個重點可以唔係喺個龜頭到......」我在說話時突然被人打斷。

「同學仔,可唔可以幫我做份問卷啊?」有個挺清純的女生走了過來,還好她聽不到我在說的話。

「Ok啊。」王柳葉說。

女生放下了兩份問卷,說了聲「Thank you」便離開了。

「嘩好彩。」我說。

「你話個重點唔喺個龜頭到?」王柳葉問道。

他說完後,馬上用剛才那個女生留下的問卷,畫起了圖畫來。

「喂你用人地張紙畫畫會唔會唔係太好?」

「是但啦,我等陣會塗咗去。」他說。

他的畫功不太好,畫了一樣奇怪的東西出來。



「我明喇!」王柳葉叫道。「佢根本唔係想cut走個龜頭,而係想cut走附近嘅野。」

「咁你覺得係咩?」

「唔撚知。」

這時,那個女生好像回來了,看到王柳葉在問卷上畫了這東西,便馬上離開。

「你嚇親人喇。」我說。

「而家我地應該諗另外一樣野,喺你Ocamp果組入面,有無人係有兩部手機?」

他這麼一說,我就只想到一個人了。

那是第一個收到J圖的Benson。
#27 2017-01-27 17:32:0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嗱,你睇下。」枱娘她指着坐在遠處的Benson。

那個Benson附近有很多女生,應該是被Benson收了做兵吧!

「喂!咁Benson佢有無女朋友架?」我問道。

「好似無喎,至少喺呢間學校入面。」枱娘回應道。「不過佢喺出面有無就唔知喇。」

我經常聽到一個說法:「咁靚仔都無女朋友,肯定係Gay嘅。」

當然我不是斷定Benson是同性戀者。

「跟住你睇下Anson,毒到無朋友。」枱娘指着在另一個遠方的平頭Anson。

Anson他不知道是不是溝通能力有問題,想向其他人搭話時又被人無視,只能自言自語。

「佢呢一開始Ocamp果陣仲係無whatsapp架。」枱娘說。「佢部電話好似淨係用嚟上D巴士啊地鐵啊果D forum。」

「即係話,Anson根本就唔熟呢D科技野?」

枱娘點頭。

這時候,我腦袋裏開始浮現出事情的真相。

不過我還欠一塊碎片。
#28 2017-01-28 20:38:2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在電腦室裏,我旁邊就只有雅澄一人。

May已經不在這學校了。

為什麼?為什麼May會被退學?我想不通。

應該就連王柳葉他也想不通吧。

我現在把視線放在我後面的Benson。

電腦室的椅子是四個位一行,而Benson他剛好坐在我後面,他旁邊的位子都被那些女生佔據了。

我要做的是,問他到底是不是偷拍狂。

不過,他身邊有很多女生,很難開口問他啊。

「Benson!」我突然轉身叫道。「出去傾兩句得唔得啊?」

***

「咩事?」Benson他很有禮貌,並不像王柳葉那樣愛說粗口。

如果是王柳葉的話,他應該一句說「做乜鳩?」吧!

「我想問下呢,你知唔知May同Athena嘅事啊?」

他只是露出疑惑的表情。

「唔知喎。」

王柳葉告訴我,人類會為了隱藏自己的秘密而說荒,因此要令他心裏存在恐懼,這樣就能令他說出真相。

「不過我知你嘅野喎。」我沒有時間讓他思考,馬上說:「你就係將張J圖send俾我同組媽果個人吖嘛!你係基嘅,而且你嘅愛人係......」

聽到這裏,Benson顯得極為慌張。

我們已經成功一半了。

***
#29 2017-01-28 20:38:5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久瀨大作吖嗱!」我猛按手制叫道。

今天我和Ken都不用上課,我便叫了他來我家玩遊戲。

最近我買了人中之龍0,現在才剛剛開始玩。

「用極啦!」Ken在旁叫道。

極在人中之龍是指必殺技。

「極!」我叫道。接着遊戲裏桐生一馬便一腳踢向久瀨大作的頭。

「話說呢阿Ken,你記唔記得Ocamp果陣你閃醒咗我啊?」在他毫無防備之際,我問了這個問題。「你係咪影緊呢樣野啊?」

在我印象之中,Ocamp的第二晚,我和Ken因為太累而一起睡在了地上,正當我準備入睡之時,卻被他的閃光閃醒。如無意外,他就是在拍這張J圖了。

我暫停了遊戲,在手機裏把枱娘傳給我的J圖開給Ken看,接着便繼續與久瀨對決。

「點解你會有嘅?」Ken露出驚訝的表情。

「有咪有囉。」

這時我已經把久瀨的血條扣至一半,進入了過場,我只需要猛按三角,雙方便打得激烈。

「係啊!係我條Jer啊,咁又點吖?」

「吓?你唔知呢條JerJer已經俾幾個女仔見到咩?」

他沒有說話,看樣子他也是知道的。

「我唔會因為咁而驚你架。」我說。「你係Bi吖嘛。」

我記得他說過自己在中學時曾經有一個女朋友,那時候是A1。

接着,若果他在Ocamp時跟Benson相愛,根據status法則,同性情侶是計-1的。

所以,他上次說自己是A0,是合理的。

「唉屌,你知唔知Gay嘅有個sensor架?」他說。「姐係咁,我感覺唔到你係基。不過一見到Benson,我就有果種feel。」

「係PreO果陣開始?」我問道。

他點頭。

這時,我剛好打敗了久瀨。

「咁我同佢開始咗之後,心血來潮,咪喺Snapchat send咗條J俾佢睇囉。一日最衰都係Anson。」

「咁你知唔知佢為咗隱藏自己,將你碌鳩send咗出去分散注意力啊?」

他點點頭。
#30 2017-01-28 20:40:1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嗯。無錯吖,係我。」Benson點頭,坦然說出自己就是在J圖傳給我們的犯人。

「咁我想問多句,呢句野你要誠實答我,如果唔係我遲D會將呢件事爆出去。」我說。「你係唔係偷拍狂?」

Benson聽到這句說話,再度露出疑惑的表情。

「咩啊?」

顯然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

當天晚上,王柳葉約了我去觀塘海濱飲酒。

「Benson有無講過D咩啊?」王柳葉喝了口藍妹問道。

「佢話佢係send J圖俾我地嘅人,不過就唔係偷拍狂。」我也喝了一口啤酒,接着問道:「咁Ken呢?」

「同我嘅諗法一樣,佢係喺PreO同Benson開始咗,跟住Ocamp果晚心血來潮send咗張J圖俾Benson。」王柳葉說。「點撚知Benson為咗掩飾自己係Gay,將張J圖send撚咗出去,佢地之後咪分咗手囉。」

「因愛成恨啊嘛?」我說。「我個Hehe故又有新題材喇嘿嘿。」

「你又有寫故架?」王柳葉驚訝地問道。

「寫緊不過未po上高登囉。」我說。「你呢?」

這時原來王柳葉已經喝了兩罐啤酒,正準備打開第三罐。

「其實我有諗過將我地呢件事寫做故仔架。」他說。「不過,要等我地將偷拍狂捉到先。」

「屌你吖,我要收版權費架。」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他這時從銀包裏拿出一些錢,放到我手心說:「五毫子唔洗找。」

「屌你!」我再拍了拍他。

原來,要傳達愛意,有很多方法,不過有時可能會適得其反。

當你把寶物傳達給你的愛人,已經把一切都給了對方,全無私隱可言,這一付出是極大的。

說起來,我和王柳葉已經互相看過對方的寶物了。

「Cheers。」他把啤酒罐遞了過來。

「Cheers。」我跟他碰杯說。

怎樣才能傳達出去呢?

第二章 把寶物分享,對方能感受到愛嗎? 完......你老母

這時,我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一打開,又是telegram的訊息。

是偷拍狂傳過來的。

「你地好努力喎。唔知你地幾時先搵到我嘅真面目呢?」說話的是一把機器聲,不,應該是他本人用變聲器錄音的。「我想問你地一個問題:你地想唔想摧毀呢套壓抑住你地嘅道德體系?」

看來,偷拍狂的惡意比我們想像中還要深遠。

第二章 把寶物分享,對方能感受到愛嗎? 完

下一章 要保持完美,才能把愛意送上嗎?
#31 2017-01-29 18:45: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三章 要保持完美,才能把愛意送上嗎?

我隔着褲子,用那方正的枱角磨擦着下面的那個部位。

雖然那裏和枱角之間隔了一條褲子,但仍然是有感覺的。

不過,這種感覺卻有點奇怪。

我嘗試加快磨擦的速度,但下面只傳來陣陣痛楚。

果然我還是沒有辦法到達那個語言世界啊。

你們以為這一章開場又是枱娘興奮地磨枱角嗎?

錯了,現在是我王柳葉在磨枱角。

「Cut!」枱娘她就好像那些攝影師一樣叫道。

「嘩屌你老母痛撚到我。」我馬上痛得坐在地上叫道。「點解你會爽嘅?」

「你無西我有西吖嘛!」她伸出手扶起我說。

「你估今次蓮姐會唔會又入嚟?」我開玩笑似的問道。

「嗱!係你柒咋咁嘅話。」

我拿起她的手機,看一看剛剛拍的「作品」。

「就咁send俾佢?」枱娘問道。

「好啦,反正影唔到樣。」我回應道。

在上一次偷拍狂傳了那段訊息之後,他繼續要求我們做些變態的事。

而這次,他要我們拍一段我磨枱角的影片。

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32 2017-01-30 15:09:5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喂王柳葉。」我剛走進課室坐下時,已經到了課室的枱娘叫道。

我在她旁邊坐下,這時課室裏差不多坐滿了人,我把書包放在前方的椅子,為Ken佔個位置。

這時連教授也進來了,看到Ken是一定會遲到了。

當然,我不是在擔心Ken。

「雅澄今日又無返喇。」枱娘說。

沒錯,雅澄已經一個星期沒有上課了。

「你無whatsapp過佢咩?」我問道。

「有啊!但係佢都仲有得一個tick。」枱娘望着手機說。「打電話又打唔通俾佢。」

這時枱娘把視線轉到我身材,問道:「你呢?你有無搵過佢啊?」

我點點頭。

「不過都係一個tick。」我說。

「好喇!今日我地要講嘅係香港文化史。同學我地嚟聽支歌仔先。」教授用咪說話,聲音幾乎連對面房也聽到。

前奏響起,播的是酒紅色的心。

明明雅澄很喜歡這節課的,為什麼會不上課。

我在思考着,思考到內心也變成酒紅色了。
#33 2017-01-30 15:10:1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記得在三月尾,雅澄曾約過我去看電影。

那天是星期六的早上,本來打算去票價便宜的影藝看的,但影藝卻沒有上映這電影。

最後我們去了Popcorn看。

「等咗好耐嗱?」距離開場還有10分鐘,雅澄終於到了。

「哦,唔係啊。我都係啱啱到渣嘛。」

以雅澄的性格來說,她應該是那種會早半小時就到的人。

不過看到她這身打扮,我就明白了。

她今天的顏色是淺綠色,穿了一件淺綠色格仔連身裙,配上一件米白色的外套,十分適合她這種小動物。

另外她也化了點妝,臉看上去比較精神。

「做乜今日着到咁嘅?」我問道。

「咩意思啊?」她馬上鼓起腮子,顯得有點憤怒。

「唔係啊唔係啊!幾好睇吖着得。」

這時她才露出微笑。
#34 2017-01-30 15:10:3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だるまさんがころんだ!」電影一開場,就是那隻不倒翁在殺人。

我馬上被這些血腥的畫面震懾着。

不過,這些畫面對於小動物來說,還是有點過份了。

我馬上望向雅澄,本來以為她會閉上眼睛,但她竟然看得很投入,臉露興奮的表情。

我恐懼,我誤判了。

這時,雅澄好像意識到什麼事,開始害怕起來,緊緊地握着我的手。

雖然我知道她是扮出來的,但這還是能令我興奮的。

我的臉有少少紅了起來,難道我開始對雅澄她有感覺了?
#35 2017-01-30 15:10:5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屌咁你鍾意佢你又唔去馬?」枱娘聽到這裏,馬上插了話。

不過,因為她說得太大聲了,附近的同學都望了過來。

等他們的視線都移開了之後,我便回應道:「我需要D時間。」

「你又等啊?等嘅話就會錯過架喇。」

這句話她說得對,我的確不能再錯過任何事了。

我已經錯過得太多了。

「喂之不過,佢果陣真係無乜野個喎。」我說。「佢完全唔似第二日會突然之間唔返學囉。」

這時,Ken也到了課室。

「今日雅澄又無返啊?」他一坐下便問道。

「係啊。」枱娘回應道。「你知唔知點解啊?」

「我點知啫?」他說。

這時,我內心突然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不過,這些說話其實跟那些叫春post無異。

當務之急,是要聯絡上雅澄。
#36 2017-02-01 21:28:1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雅澄b,你有D咩唔開心都可以同我地講架。我地會永遠都喺你身邊!」- 1:00 PM

枱娘她傳給雅澄的這個訊息,就只有一個雙tick。

「好有無力感啊。」我說。

我們剛剛下課,現在在地鐵站等待着列車。

「下?」枱娘她裝出驚訝的樣子,但明顯是在抽水地說。「你唔係已經諗到曬所有可能性,雅澄到底去咗邊咩?」

沒錯,平日的話我一定會開始思考的,但這次我的腦袋卻運轉不到。

「我真係諗唔到......」我說。「應該話,我無心機去諗。」

「定係你個腦已經亂到鳩彩?」枱娘她應該是想說九彩,卻走音說了鳩彩。

我馬上笑了出來。

枱娘也忍不住笑了。

我想,她是故意的吧!
#37 2017-02-01 21:28:4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回到家裏,我只是靜靜地躺在床上,連飛機也沒有心情打。

本來我的感受不大的,但被枱娘這麼一說,我的心情就變得愈來愈糟。

我拿起手機,打開了Facebook,打開了雅澄的Wall。

我可能是開始想念她了,便看了看她的相片。

因為她根本不會自己上傳相片,我只能在被標注的相片中找了。

第一張是最近我們幾個一起去食放題時,枱娘跟我們一起的自拍,caption更寫着「Friendship<3」。

雅澄就坐在我身旁,看上去很高興的樣子。

接下來是雅澄跟另一位女生的合照,寫道:「雅澄bb你靚女咗好多啊。」

這應該是她的中學同學吧!

接着就已經是Ocamp那些合照和感性千字文。

「三日兩夜嘅Ocamp終於完咗喇!組媽我真係好唔捨得D咁可愛嘅組仔女啊!😢

組爸我唔講喇,反正都同你咁鬼熟。😂

Auntie同Uncle你地兩個幾時先肯拍拖,姐姐我好想睇你地起埋一齊。😍😍😍

賢哥,你演技真係好鬼勁。就算你個樣成個佬咁,班組仔女都估唔到你係Spy。😂😂😂

Yuki同Domino你真係好靚女,拍得住組媽我。😚

牛屎你把聲真係好性感,講野又到point。有無諗過入debate?😍

Will仔其實你係幾可愛,下次唔好再倒瀉酒喇。😣

雅澄b你都好得意。😍好似小妹妹咁。不過希望你食多D野啦。😋

豆腐點解你可以咁高,仲高過阿組爸。😨

累喇。唔寫喇,組媽我都要訓教架。😴希望咁多位組仔女開開心心,下次ReU一齊再玩過。😍😘😍😘。」

接着,竟然是雅澄小學時期的相片。

她小時候也很可愛,就是看上去有點胖胖的。

等等,為什麼沒有中學時代的相片?

我向上向下刷着手機,都找不到她中學時期的相片,只有小學和大學的。

這時,我腦中冒出了一個想法,並開始在google打了一個關鍵字。
#38 2017-02-02 22:46:3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到了現在,雅澄仍然沒有讀我的whatsapp。

我當然十分擔心她,但我能做的是什麼?

我現在也有無力感了。

說起來,我是怎樣跟雅澄成為朋友的呢?

話說在第一天上課時,雅澄就剛剛好坐在我旁邊的座位。

那時我本來Ocamp的朋友都因為上課的組別不同,已經沒有太多交流了。

雅澄也是這樣。

我已經記不起我們第一次相識時到底聊了什麼。

不過,我們就這樣相熟了。

成為朋友不需要理由,大家有成為朋友的感覺,就會成為朋友了。

啊!有一個重要理由的。

就是大家都覺得對方是能夠信任的人。

這時,我的電話響起來了。

打來的是王柳葉 。

「喂郭瑜瑩?」他的語氣聽上去極為急忙。

「做乜?」

「我有一樣野想問。」

「等等你做緊咩啊而家?」我問道。

「唔?我搭緊車囉。」

「搭車去邊啊?係咪關雅澄事架?」我繼續追問道。

「你答咗我一個問題先,ok?」他反過來問我問題。

「Ok。」我點頭道,雖然他都看不到我點了頭。

「你知唔知佢呢排有無嚟M?」

他突然問道這個問題,害我都反應不過來。

我只是搖了搖頭,雖然他看不見。

「吓?」這時我才開始破口叫道。「你知唔知自己問緊咩啊?」

「我緊係知啦。」他說。「我只係想確認一D野,你答我先,答咗我之後我到講個推理俾你聽ok?」

這時,我又點了點頭。
#39 2017-02-02 22:48:4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趕到了天后,走出了地鐵站,準備跑到醫院。

可能這時有人會問,為什麼我要到醫院呢?

剛剛枱娘給我的答覆是,雅澄好像有一個月沒有月經了。

其實我不應該這麼直接去問的,但因為剛才我腦子運轉不到,才這麼直接。

一步出地鐵站,我便跑啊跑啊,往最近的醫院跑。

此時天空突然下起雨來,唔通連個天都唔撚鍾意我?

「屌無帶遮!」

我只好冒着暴雨往目的地狂奔。

為什麼我要到醫院呢?

很簡單,我猜測到雅澄她有一種病。

因此,我便去醫院了。

***

「姑娘,我想問下有無個病人叫......」

我全身濕透,還未說完的時候,櫃檯這個西口西面的護士便馬上打斷道:「過咗探訪時間喇。」

屌!

「姑娘,俾條生路嚟行下啦啦啦啦啊啊啊哈痴!」

我一下子把鼻水噴到她的制服上。

「唉吔!你個死人頭吖!」她罵道。

「姑娘啊!我跑咗幾間醫院喇!」

「So what?」她突然像個ABC地說。

「我為咗個女仔,跑咗咁撚耐,唔通你唔感動嘅咩?」

「Oh!你講粗口!So dirty!」她一直在用紙巾抹着制服。

她沒有理會我,向後面的護士說道:「Mary。我件衫俾人整到好dirty啊,我去一去toilet先啦。」

「Ok啊。」接着頂上的護士看上去比較年輕。

「姑娘,我想問下有無文雅澄啊?」

護士充滿好奇心望着我。

「男朋友?」她問道。

我搖了搖頭。

「佢已經失蹤咗成個禮拜喇!我地幾個朋友都好擔心佢。」我說。「哈痴!」

「你淨係話佢失蹤咋喎,咁你點解知道佢喺到嘅?」她問道。

看來這個護士閒得發瘋,想挑戰我。

「我知佢住天后,所以我就由天后開始搵,逐間逐間咁搵,終於俾我搵到呢到。」

「我應該另個問法,點解你知道佢病咗嘅?」

看來我只能滿足她了。

「有幾個原因嘅,第一,就係我見佢呢排食好少野......其實唔止呢排嘅,係一直都食好少野,佢由Ocamp果陣已經係食好少野架喇。」我開始解釋道。

「食好少野又點?」

「仲有,我發現佢Facebook係無中學時期嘅相,而佢嘅同學又話佢靚女咗好多。所以我就諗,佢以前係咪唔靚女,甚至有D肥呢?所以佢先hide曬中學時期嘅相。」我說。「咁如果佢以前咁肥,咁係點變瘦呢?」

我深深地呼吸,道出最後的答案:

「所以我就懷疑,佢係咪有厭食症。」

這時護士聽得目瞪口呆,給了我幾聲掌聲。

「六樓,快D上六樓B房。」她說。

***

我跑到上六樓,看到竟然沒有護士在守着。

「六樓B房......六樓B房......」我四處張望,看看B房到底在哪。

我很快便找到了,衝了進B房。

「文雅澄!」

我大概是被感情吞噬了理智,才這樣叫道。

這感覺,叫什麼呢?

一走進走,我便看到雅澄她躺在床上了。

這時,有些護士開始注意到我,便叫我離開。

我沒有理會他們,走到雅澄的病床。

她根本沒有睡著,張開眼睛望向我。

「點解你會喺到嘅?」她驚訝地問道。

「我推理大師嚟架嘛。」我笑道。

雅澄她雖然沒有明顯地瘦了,但還是看得出她精神不好的。

可能她也差不多康復了。

「你知唔知我唔想俾你地知啊?」雅澄說。

我這時剛好走到了她的身旁。

「咁你又知唔知我地好鬼擔心你啊?」我用指背輕輕掃了她瘦削的臉頰道。「Whatsapp又唔覆,電話又唔聽。」

「咁我真係唔想俾你知道我咁樣吖嘛!」這時,她雙眼開始通紅。

我知道她要準備哭了。

我慢慢靠在她纖細的身軀上,擁抱着她。

我開始聽到哭泣的聲音,但看不到她哭泣的樣子。

「怕咩啫?我地唔會笑你個喎。」我只能吐出這句安慰說話。

「哈痴!」但我因為太冷了,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哈痴。

「你好濕。」她說。

「落雨吖嘛。」我緊緊地抱着她回應道。

「我地拍拖啦好唔好?」

我說畢,雖然看不到她的樣子,但她好像哭得更大聲。
#40 2017-02-02 22:49:1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事情已經過了幾天了。

「喂!咁廢架!」雅澄大叫道。

「我槍王之王點會死啊?」我閉上左眼,瞄準着迎面而來的殭屍說道。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就這開了幾槍,那些喪屍便躺下了。

「My power powerful!」我叫道。

此時,畫面的右上角突然彈出了一隻四腳行走的怪物。

「小心啊Tony!」雅澄叫道。

我也開始留意到這怪物,牠應該是Boss吧!

「弱點喺條尾到啊!」我指示雅澄,集中火力攻擊怪物的尾巴。

我們在做什麼?

我們在九龍灣打機。
#41 2017-02-02 23:52:4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經過了醫院那事,我和雅澄正式開始了。

有人問我為什麼會喜歡上雅澄,我卻回答不出來。

可能我是想回應她的感情吧!

可能大家已經對我們之間的故事沒有興趣,想知道偷拍狂的真身了。

但我還是要說,因為這是我的故事。

「V字V字。」雅澄喊道。

我望着那個鏡頭,做出V字手勢。

「咚!」

這部機拍照發出的聲音不是「咔嚓」而是「咚」。

雅澄在畫面上畫了些東西,出口處便隨即彈了照片出來。

「嘩你睇!你隻眼幾大!?」雅澄指着照片說道。

這些貼紙相機,拍出來都會有大眼的效果。

我這時情不自禁,靠近了雅澄的臉頰。

她臉都紅了起來。

我沒有說話,一下吻了下去。

她也伸出嘴唇,回應了我的吻。

我開始擁抱着她。

「下次唔好咩都唔同我講喇好唔好?」我更用力抱緊着她道。

她點了點頭說:「好啦。」

接着,她說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
#42 2017-02-02 23:55:3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咁咪幾好囉。」枱娘把Asahi一飲而盡,聽上去有些落寞。「雅澄係好女仔嚟架。」

「我知。」我也喝了一口Asahi道。「唔好我都唔會追佢啦!」

「Okok。」

「不過呢,我真係估唔到佢以前會係肥婆。」我說。

「咁如果佢而家都係肥婆,你仲會唔會鍾意佢。」枱娘露出銳利的眼神問道。

我聽畢,便馬上被她震懾到。

的確,我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假設性問題我唔答個喎。」

「Hi!」枱娘竟然Hi了出聲,並罵道。「迴避向左走向右走!」

「咁我鍾意嘅係當下嘅佢,而唔係D咩假想出嚟嘅文雅澄。」

「Ok,你啱。」她拍了拍我的手臂說道。

「你知唔知點解佢唔想俾我地知啊?」她接着問道。

我搖了搖頭。

「唉Hi 你都唔向左走向右走明女人諗咩嘅。」她罵道。

這句話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打擊。

我沒有回應,連動作也沒有做。

我陷入了悲傷的連鎖之中。

本來以為,跟雅澄一起之後,我會把這件事淡忘的。

但我卻放不下。

我對自己的性別並不滿意。

真的。

我望着枱娘,心想為什麼我不能擁有這纖細的身材,不能擁有這白滑的肌膚。

我受夠了。

這時枱娘可能知道了我在想什麼,拍了拍我的肩膀。

雅澄對自己的體重,有一份執着。

我呢?

我執着在自己的性別上。

枱娘也執着在自己的事情上。

在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有一件不能說出口的事,一說出來,你就不會被社會認可。

還好雅澄的執着比較主流,而我卻說不出口。

唉。

第三章 要保持完美,才能把愛意送上嗎? 完......你老母
#43 2017-02-02 23:56:0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應該不用再多講了。

沒錯,又是偷窺狂。

「你地兩個,喺學校拍一段扑野片俾我睇,要有劇情嘅,ok?即係拍AV啊。」

他傳了一段這樣的錄音。

他到底是誰?

難道他的執着就是如此嗎?

第三章 要保持完美,才能把愛意送上嗎? 完

下一章 色慾魔女沉溺在黑暗海洋中
#44 2017-02-04 00:36:0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四章 色慾魔女沉溺在黑暗海洋中

影片中有着一個光頭的大叔,和一個留着一頭短至中等長度頭髮的白滑女生。

影片的角度剛好讓我們看不到女生的臉蛋,不過大叔的就看得清清楚楚。

那個光頭大叔,是我們歷史系教刑具史的刑教授。

他喜歡刑具,又姓刑,又開了一科刑具史。

在影片中,他和那個女生都沒有穿著任何衣服。

啊!錯了,女生身上還是有些東西的。

她被一條(或幾條?)粗壯的紅繩緊緊綁縛着。

我不太清楚這些玩意,不過這應該也是他們的執着吧!

重點是,女生在那只露出下半邊的臉龐,露出了愉悅的表情。

刑教授也是如此。

「我喺Deep Web嘅直播睇到呢條片,不過已經係啱啱好收尾。」

雅澄把她的手機收起來說。

沒錯,雅澄跟我說的就是這些。
#45 2017-02-04 00:36:2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完全沒有想過,雅澄會上Deep Web。

Deep Web,中文叫暗網,我們平日在網絡上看到內容,只是網絡世界的10%。餘下的90%,就是Deep Web了。

Deep Web裏什麼都有,有器官販賣,有毒品交易,甚至有殺人直播。

我從來沒有上過Deep Web,也絕對想不到雅澄會上。

平日雅澄那個乖乖女的形象,也因此添上了一種反差感。

她是壓抑了太久嗎?我不清楚。不過上次看Cult片時,她也是很興奮的。

算吧。

我現在望着電腦的屏幕,看看到底怎麼才上到Deep Web,好像是要用一個Tor browser的東西,才能連接到Deep Web。

不過要我找那直播,談何容易?畢竟是有這麼龐大的訊息量。

因此,我問了問雅澄那個直播網站的名稱。

「KikonKikon。」她這樣回覆。

我之後看了一看,發現KikonKikon是一個類似NicoNico那樣的影片網站,可以上傳不同的影片,亦可以進行直播。

但是有些直播,要先用BitCoin付款,才能觀看。

BitCoin現在的滙率,大概是1BTC:四千多HKD。

而有些直播也要50BTC才能看到,真是有錢人的玩意。

我好奇打開了一個不用付款的直播來看,標題寫着:Hurt=Love。

一打開,便看到有個女人用刀割着另外一個男人的手指。

「嘩!」我嚇到叫了出來。

我勉強把視線移開,看看網站的介面。

「Which part you want me to cut?」直播裏的女人說道。

這時,屏幕突然彈了「KillerLover_3761 50BTC:I want to see his penis pain。」

「嘩屌!」這次我為叫聲添加多一個音節。

我已經不想再說下去了。

總之,今天我心情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46 2017-02-04 00:36:4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話說也差不多開始考試了,我還沒有準備好溫書。

老實說,大部份大學生也只會在考試前一兩天才溫習吧!

我就這樣在課室裏玩玩手機,寫寫文字,沒有溫習的意欲。

「喂!做咩唔溫書啊王柳葉!」

這時我耳邊傳來了一把女聲,是老師的聲音。

我把視線從手機上移開,望望老師。

老師今天穿了一件白色恤衫,不過卻沒有扣上最上的兩顆扣,差不多要把乳溝露出來了。再配搭上一件灰色外套,以及一條嬲屌裙,簡直是引人犯罪。

「下,我用電話溫緊書架!」我叫道。

「你唔洗狡辯喇,等老娘懲罰你啦。」

「下?你想懲罰我?」我笑說道。

就有如AV一樣,在這種無厘頭的情況之下,我們開始了性愛。

沒錯,老師她留着一頭短髮。

她是枱娘。

我們觀眾了一整個星期,知道這個日子這個時間絕對不會有人來這課室。

有人來的話就仆街了。

我把她按在枱上,脫去了她的外套,再慢慢解開她的恤衫,那粉紅色的胸罩便展露出來了。

這時,我突然感受到一陣厭惡感。

不知道是不是厭惡感,總之是令我內心有點難受的感覺。

接下來我就要把我的陰莖放進去了,但我仍然沒有那種感覺。

只有負面的感受。

我嘗試伸出手,脫去她的嬲屌裙,但我卻做不出。

「有無人啊?」這時,門外傳來了一把熟悉的聲音。

仆街!又係蓮姐。
#47 2017-02-06 09:48:2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徐務蓮

哎呀,好辛苦啊我。

行咗咁Q多層樓梯,終於都行到五樓。

條友又係嘅,又話唔見咗野,又要阿婆我幫佢拎返。

如果唔係阿婆我好人又無野做嘅話,佢食撚咗屎好耐Lu。

我一上到來啊,就聽到一D好騎呢嘅聲。

到底咩樹呢?

我大聲咁問咗句:「有無人啊?」

竟然無人應我。

我一打開門,一條友都見唔到。

我又好快咁樣搵返佢個水樽,之後就走咗喇。

真係麻鬼煩。
#48 2017-02-06 09:48:5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王柳葉

我跟枱娘現在身貼身,胸貼胸,頭貼頭,躺在櫃裏。

我們躲在了課室裏唯一的地櫃。

這個地櫃原本應該是用來擺放教材的,但現在就只剩下我和枱娘。

話說她的胸部也不少,讓我感到胸口悶悶的。

想到這裏,我又有點悶悶不樂了。

因為,我也想有這樣的胸部啊。

我仔細望着枱娘,發現她紅都臉了起來了。

這時,她把電話拿起來了。

她弄了一弄,電話便射出了燈光。

我明白她想做什麼了。

她把電話正她對準着我們,紀錄着我們的一舉一動。

我開始嘗試撫摸她那巨大的胸部。

認真,平日我真的不覺得她胸部大,但現在她就好像塞了兩個西瓜進胸罩似的。

我在這個緊密的空間裏,把手伸進了她的胸罩裏。

屌,好撚大。

我用平日按摩陰莖的力度,按摩着她的西瓜。

她明明很想叫出來,但知道外面有蓮姐在,所以只能發出微弱的淫叫聲,「啊!啊!」地叫道。

她的臉比前一分鐘更紅,表情也愈來愈奇怪。

我的身體也愈來愈熱,是不是因為櫃裏沒有冷氣的關係呢?

我的陰莖也開始想衝破褲子的束縛,因此我便把褲子和內褲脫下。

接著,枱娘不必多說,自動自覺脫下了嬲屌裙和內褲。

我左手再次放入她的胸罩,這次用中指和食指按着她的乳頭。

她好像變得更爽快,這時,我便知道是時候讓情況進入高潮了。

我慢慢地把巨龍放進了她的陰道之中。

因為空間太少,我們無法大幅度地擺動,只能像平日自慰般慢慢上下上下移動。

在我的巨龍碰到她的陰蒂之時,她更是達到了最高潮,爽到大聲淫叫了一下。

但即使這麼大聲,也沒有人知道。

蓮姐大概是已經離開了。

我也射了出來。

仆街喇!無戴套。

但枱娘已經被欲望佔據了其理性,沒有理會。

我們在一會兒後,確認沒有其他人,便離開地櫃,穿上衣服,清潔好現場。

我知道,我離理想中的自己愈來愈遠了。

真希望快點遺忘掉這一天發生的事。

還有我實在對不起雅澄。
#49 2017-02-06 09:49:3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在回家的路上,我們沒有說太多話。

「你覺得真犯人會唔會係蓮姐?」枱娘突然問道。「你諗下,點解我地次次都會見到蓮姐?」

「巧合?」我說。「不過我地的確可以試下由蓮姐入手。」

「例如呢?」

「到底蓮姐係咪次次都係俾同一條友叫佢搵野。」

「你啱。」她點頭道。

我本來想跟她說Deep Web的事,但還是覺得再調查一下才說會比較好。

我有種預感,偷拍狂跟這件事有關。
#50 2017-02-07 00:18:0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刑教授的刑具史,老實說,是很有趣的。

他幾乎更介紹一種刑具,就會請同學出來示範做被處刑者。

「今日我地唔玩處刑,玩下逼供好唔好啊?」這是刑教授今天的開場白。

他看了看人名表,便說:「文雅澄,出嚟做下示範好唔好啊?」

仆你個街你個死咸濕佬!想搞鳩我條女?

在雅澄還沒有反應時,我立刻舉手道:「我想試下喎。」

接著只見刑教授露出不悅的神想,好像我壞了他的大事似的。

「Ok la。你叫?」

「王柳葉。」

我自願出去做白老鼠,第一個原因當然是為了保護雅澄。

「好喇王生,有無聽個雙頭叉呢?」他雙手做出剪刀手問道。

而我只是搖了搖頭。

「好喇你望一望天花板吖。」

我照着他的說話做,他便馬上用剪刀手叉着我的下巴。

「我而家淨係模擬咗雙頭叉嘅上半部分啫,大家估唔估到下半係咩樣呢?」

看來全部人(有聽書的)都明白了。

接著他用另一隻剪刀手,緊緊叉着我的鎖骨。

屌,完全望唔到其他同學。

「你講,你到底有無女朋友?」刑教授突然問道。

「有啊有啊!」我破口而出。

「喇,就係咁,俾雙頭叉叉住嘅人,一定要hold住呢個好L......好鬼辛苦嘅pose,長久之下會開始頂唔訓,跟住自爆。」

同學們都笑了起來。

笑笑笑,笑你老母。

這時,刑教授終於放過我了。

我鬆鬆頸,望了望其他同學。

沒錯,我是想看清楚這一班裏,有沒有跟影片裏相似的女生。

影片中的女生,最大的特徵就是一頭中短長度的黑髮。

結果,我看到有幾個符合條件的人。

當中當然包括枱娘。

這就是我先不跟她說這件事的原因。
#51 2017-02-07 00:18:1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依我觀察,符合條件的女生有以下幾人:

第一個,是一個新傳系的MK妹,雖然是黑髮,但她一切的打扮都在告訴我她是一個MK妹。

第二個是一個極為普通的女生,留着那種短髮,不過真是普通到不知道怎樣形容。

第三個不單止是普通,是整個感覺都很毒。戴着那些無框眼鏡,把前陰全部梳了上去,再束起馬尾。會令我懷疑她的原因就只有頭髮的長度。

最後一個,不用我多講了。
#52 2017-02-07 00:19:4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今天我又跟雅澄去約會了。

跟雅澄在一起的時候,是最幸福的。

她可能是填補了我靈魂的空虛吧!

「蛋黃哥啊!」她突然指着精品店的櫥窗說道。

她馬上跑了精品店前,我只好慢慢跟在她身後。

「好得意啊。」她叫道。

我只好默默點頭。

我的視線其實落在了旁邊的水豚君身上。

比起蛋黃哥,我更喜歡鬆軟得來不失萌點的水豚君。

不過,我沒有告訴過其他人我喜歡這些可愛的公仔。

包括雅澄。

好吧!下次生日買個蛋黃哥給她吧!
#53 2017-02-07 00:21:0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雅澄,點解你會鍾意上Deep Web嘅?」我吞下了一口咖哩飯問道。

她想了一會。

「我都唔知啊。一定要有原因嘅咩?鍾意咪鍾意囉。」

「咁你鍾意我都係無原因?」我再問道。

她紅都臉了起來。

我見她這樣害羞,便繼續進攻,漸漸靠近她的臉頰。

她沒有反抗,我便輕輕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我很喜歡看到她這害羞的樣子。

我們沒有在意旁人的目光,就這樣沉浸在只屬於我們兩人的時間之中。

「話說我諗到一個辦法。」在晚飯差不多吃完時,我說道。

「辦法?」

「我已經鎖定咗四個女仔,佢地四個其中一個可能就係條片入面果個人。」

這時雅澄看上去好像有點困惑。

「你仲查緊啊?」

仆街。看來我已經習慣了把推理說給別人聽了。

「Sor鳩。我錯。」我淡淡地說。

「唔緊要架!你開心咪得囉。」她笑說。「反正好似幾好玩咁。」

有這個女朋友真好。

不過當然我不是在玩,我是有目的的。

「你下次上Kikon Kikon見到佢地又直播嘅時候,即刻send條link嚟ok?」

她點了點頭。
#54 2017-02-09 10:52:1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翌日,在我無聊地看着那些拖了一整年也未看完的書時,電話就響起來了。

「喂有直播睇喇Tony!」雅澄在電話裏頭叫道。

我馬上打開她給我的link。

一打開,便看到Kikon Kikon的介面。

同時,我又看到刑教授的樣子了。

而在後方,有一個女生,又是看不到樣子,只看到下巴的。

她靜静地站立着,刑教授便問道:「你今日想點綁啊?」

女生她想了一想,只是說:「你俾我諗諗先。」

這時那些彈幕不斷地閃來閃去,開始出現了不少我看不懂的術語。

這時一個彈幕突然變大了。

「TIELOVE110 1BTC:Shrimp tie plz」

女生不知道在刑教授耳邊說了什麼,刑教授便開始拿出繩子,綁着她的身體。

當刑教授移動她的身體時,鏡頭也跟蓅移動,總之就是沒有辦法看到女生的樣子。

「我開始有D頭緒喇。」我跟雅澄說道。「原來一開始有D野係我搞錯咗。」

「嗯?」

「做直播嘅根本就唔係刑教授。」我說。
#55 2017-02-09 10:53:2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嗱雅澄,你諗諗,如果係刑教授做直播......即係如果係佢搞嘅話,咁點解佢完全唔望鏡頭吖?」

「唔通佢根本唔知道有鏡頭?」雅澄說。

「無錯。」我點頭說,雖然她根本看不到我點頭。

「正常一個人知道有鏡頭,係好難唔望佢或者唔迴避佢,除非刑教授係影帝啦!不過佢根本無呢個需要。」

此時,刑教授把女生綁得七七八八,差不多完成了。

「咁嘅話直播嘅係咪個女仔?」

「你啱一半。」我說。「不過佢係有人幫嘅。」

「點解嘅?」

「你諗下,佢地搵錢嘅方法,係根據彈幕上面D人講嘅野而做,咁個女仔點樣睇到D彈幕?」

「有人睇實個網再話俾佢聽?」

「你啱。」

不過那個女生是誰?幕後指示人是誰?這些我應不應該繼續追尋下去呢?
#56 2017-02-09 10:54:0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今天我看到枱娘,不知為何,總感覺有點奇怪。

她一整課都坐在我後面,卻沒有找我說話。

「所以呢,呢句係Invalid嘅。」教授說的話我也沒有認真聽。

今天雅澄她有事要做,所以沒有上課。

在我旁邊的就只有Ken,課上我就只是跟他聊聊最近的新遊戲。

放break時,我去完廁所,便到樓梯口跟雅澄打個電話。

我靠在牆上,就在我想撥出去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陣響聲。

我被枱娘她壁咚了。
#57 2017-02-12 15:32:4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你呢排係咪有咩瞞住我?」

枱娘問道。

她身體靠了超來,對我使出了壁咚絕招。

「吓!有咩瞞你啊?」

我把臉別了過去,迴避她的眼神。

「你呢排仲有無查偷拍狂單野?」她問道。

其實我是想告訴她的,不過她畢竟是嫌疑人之一,會有一定的風險。

「咁你呢?」我開始作出反擊。「你又有無野瞞住我?」

我反客為主,趁還沒有人看到我被壁咚時,令她慢慢鬆開手。

我想若果她就是那個SM女生的話,定必會留下一些線索。

不出所料,她鬆開了手,眼神開始浮游。

「瞞住你?」她緊張地問道。「無啊。」

「你肯定無?」

「無喇屌!夠鐘上堂喇仆街。」她說罷便離去。

果然她是在隱瞞什麼。

***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枱娘是有問題的。

因此我暫停了其他調查,把注意力放在枱娘身上。

首先要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跟一些好熟悉Deep Web的人有聯絡。

其次,是要知道最近她的收入以及支出。

因為若果她就是那個女生的話,就一定會有Bit Coin的收入,而且數量不少。

「話時話,我地都好耐無傾過果單野。」枱娘說。

「要唔要上嚟我屋企?」

我聽到這句話,便知道機會來了。
#58 2017-02-13 09:23:5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Be fd ok?」

我在Skout裏輸入了這句話。

Skout是一個交友程式(約炮apps?),我們隨意在主頁看到合眼緣的對象,便可以找他聊天了。

「Ok」對方回應道。

這個人我一眼就認出是Kacy。

沒想到一個這樣的女生會玩Skout,而且是用自己的照片。

「你中意做咩?」我問道。

隔了一會她也沒有回應,我只好繼續在Skout的主頁四處看看。

「喂王柳葉。」在我後方的枱娘突然拍了拍我的頭。

「我想問下點解係咁肯定係果三個人嘅?」

被她這樣一問,我突然反應不起來。

「嗯......」

「你唔係又有咩推理嘅咩?」

仆街了。這次我犯了一個大錯,那個女生不一定是我們那一班啊。

「其實呢......」

我還要繼續撐下去嗎?

說起來,為什麼我會對這件事有興趣呢?

這件事真的跟偷拍狂有關係嗎?

原來我不是柯南。

「唔撚查喇!屌你老母。」我向枱娘說道。

我走出了課室,打算去洗個臉。

我把Skout關掉,準備移除掉。

「咦?」

我好像在前一秒看到了什麼。

我把Skout重新打開。

果然,關鍵是Skout。
#59 2017-02-13 09:24: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喂王柳葉,聽講有人賣試卷喎。」枱娘在我旁邊說道。

我們又是剛剛下課,一起坐地鐵回家。

「賣試卷?賣咩試卷啊?」

「我地仲有一個月就Final,D教授都出曬試卷啦。唔知點解有人會喺網上面賣到試卷喎。」

「嗯?所有科都有?」

「得幾科,不過呢......」枱娘這時凝視着我。「不過呢......有刑具史。」

這時,我腦中冒出了很多很多的想法。

這句話,雖然令事件變得更為複雜,但卻令我的思考重新激活起來。

「不過呢,你要做會員先有得買個喎。」枱娘說。

「吓!咁麻煩嘅?」我驚訝道。「你點知架?」

「我都係聽個會員講俾我知咋。總之個系統就係有個大嘅莊家,高價收購D試卷,之後再放出去。」

「哦。」我說。「咁點解到而家都無俾學校知道嘅?」

「哈哈。」枱娘笑了一笑。「你又知學校唔知?」

***

「你鍾意唱歌架?我鍾意聽歌個喎。」我在Skout這樣回應道。

等了一會,Kacy也沒有回應我。

仔細看看Kacy那邊,也發現她沒有在用手機。

「早晨啊。我地今日唔講刑具,講考試範圍。」刑教授一進來便說。

此時很多人都拿出筆記本,想抄下考試範圍。

「難得今日見到D生面口喎。」刑教授笑言。

「喂郭瑜瑩。」我拍拍坐在我左邊的枱娘。「你知唔知刑教授都有用Skout架?」

「吓?」

「我而家諗緊,佢地兩個,Kacy同刑教授到底係咪用Skout嚟聯絡,再喺唔知邊到玩SM。」我說着自己的推測。

「嗱!我已經同星期三果班講曬架喇,唔知你地有無friend係讀果班呢?」刑教授說。

等等。

等等。

星期三?

我們上次看到SM直播,也是星期三啊。
#60 2017-02-16 09:47:5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上次睇直播嘅時候,係星期三嘅一點三,果日我地Day Off。」我開始說着我的推理。「你話頭先check到刑教授星期三果堂係幾點啊?」

「一點九。」枱娘望着手機說。

因為現在下課了,我們終於可以大聲說這些話。

「佢到底點解可以喺半粒鐘時間,做完直播趕返嚟上堂呢?」枱娘問道。

「我頭先就係諗緊呢樣野。」我說。「首先,第一個可能性係果1BTC嘅彈幕係幕後黑手自己嘅。不過咁嘅話佢地果場直播就等於賺唔到錢。」

「嗯......」枱娘她自己也開始思考起來。

「我覺得,佢地直播嘅地點係一個俾我地想像中近嘅地方。」我說。「甚至,係喺學校裏面。」

「不過條片入面係影住張床個喎......唔通係喺宿舍?」

「果三個目標人物有邊個係住hall?」我問道。

「一個都無。」

「Ok。咁呢......」我又開始思考其他的可能性。

「咁呢......咁呢......」我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

「不如我地去刑教授個office睇下咯。」
#61 2017-02-16 09:48:5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和枱娘站在門前,猶豫着到底打不打開門。

我隱約聽到門裏有些談話的聲音,卻又聽不清到底是什麼。

「開?」枱娘問道。

「開咗咪等於踢爆佢地囉。」我說。

「你都幾有同情心喎。」

這時,我們後方傳來了一把女聲。

「無錯,入面果個係Kacy同埋刑教授。」

說話的是Ceci,那個不怎麼打扮,極為神秘的女生。

「Kacy媽媽由細到大都逼佢學音樂,學完琴學笛,學完笛學聲樂。不過去到DSE之後,佢就喺阿媽面前講話以後唔學音樂,同屋企人斷絕咗關係。」

「你點解要......」

我話未說完,她便打斷了我。

「佢鍾意玩繩,唔知係幾時開始覺醒。同埋你知道,無咗屋企人嘅經濟援助,點樣生活呢?所以佢就好需要錢。」

我不知道她說的話是不是真相,我現在只想殺掉她。

「喂!」我叫道。

不知道是不是太大聲了,裏面的聲音也停了下來。

「你咁激動做咩啫?唔通......唔通我搞到你無得玩推理game,你好唔開心?」她笑道。

我怒視着她,我心中的怒火從未試過這樣。

「我就係想睇你呢個樣。你嘅樂趣俾人摧毀得一乾二淨嘅樣。」

接着她笑了起來。

先不論她說的是不是事實,這個人真是非常噁心。

「啊!講埋俾你聽,幫佢做直播嘅人係我。」

「你想點啊八婆?」這次說話的是枱娘。

「同你地一樣,我都只不過係做緊D令自己滿足嘅野啫。」

我有很多話想說,但我還是忍住。

「咁你係咪偷拍狂?」我只是問了這句。

「你係指天使?」

天使?這名字還真是霸氣。

「我係天使嘅門徒。」她笑道。「我係魔女,你可能之後仲會遇到假面、野獸、欺詐師佢地。」

話屌咁撚把炮嘅?

「你中二病啊?」枱娘問道。

「可能係啦。」Ceci說。「不過咁都幾有趣吖。」

她走了。

她留下的是疑團。

「On99?」枱娘罵道。

「我覺得,我地好似捲入咗一件好複雜嘅事入面。」我說。

我現在仍然很憤怒。

「同你講,我要做鳩呢班友仔。」我望着枱娘說。

他們把他人的私隱當成玩具。

他們玩弄着我們。

我絕對不會放過天使!
#62 2017-02-16 09:50:0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這次我遷就王柳葉,在將軍澳海濱喝酒。

王柳葉一臉悶悶的,把手上的麒麟啤一口喝下。

「唔開心?」我問道。「不如考完試同雅澄佢地一齊去日本玩下好唔好?」

「好。」他點了點頭。「嘿嘿嘿嘿嘿。」

這時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極為高音,接近女生那種笑聲了。

「嘿嘿,唔好意思啊,人地一飲醉就為咁架喇。」他此刻已經變成那種可愛女生的聲音。

仔細一看,他旁邊已經有8罐空瓶了。

是500ml那種。

「不過呢!嘿嘿!人地係唔會因為咁而唔開心嘅!不如話,咁樣更加有挑戰性呢。」

我默默地看着他。

「天使?魔女?假面?我會搵曬佢地出嚟。」

他這句話說得很有型,很有魅力。

雖然是用這種可愛的聲音說出來。

「Ok。」

我們的原意是為了守護自己的私隱。

現在也沒有走偏,對吧?

第四章 色慾魔女沉溺在黑暗海洋中 完

下一章 少年少女東遊記
#63 2017-02-17 10:55:1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五章 少年少女東遊記



枱娘她又露出那幸福的表情了。

這次她把裙子和內褲脫下,直接磨擦枱角。

「王柳葉,就算去到日本,我都係要磨枱角。」枱娘在上機前一臉認真地向我說。「到時就麻煩曬喇。」

而現在,只是第二天的下午,她就趁share house裏沒有人,大膽地在客廳磨枱角。

我這時拿起了一包紙巾,想給枱娘用來清潔乾淨。

「ただいま。」(我回來了。)這時樓下傳來了一句日文,是屋主回來了。

還好客廳在1樓,而屋主還在地下,我們還有時間收拾好!

「拓也さん、お帰り。」(拓也先生,歡迎回來。)我和枱娘用笑臉迎接剛剛回家的屋主。

「おぉ、今日楽しいですか?」(哦,今天愉快嗎?)他問道。

我們兩個點了點頭,不過最楽しい的應該是枱娘。

這時枱娘看了看手機,接着把手機遞了過來。

天使把剛剛枱娘磨枱角的影片傳了過來。

難道這裏有天使的門徒?

看來,要推理這件事,就必須要由昨天開始講起了。
#64 2017-02-17 16:41:5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邊撚個book咁撚早機架?」枱娘拖着行李,打着哈欠說道。

「早晨啊。」雅澄倚在我身上,指着我笑道。「Tony囉。我book Airbnb佢book機票吖嘛。」

「郭瑜瑩你都無做過野......」我吐嘈道。

「吓!我無做野?你知唔知我有份plan行程架!」她激動地說,幾乎想拿起行李打死我。

「Ken呢?」我轉移了話題。「條友又遲到啊?」

「你打一打俾佢囉。」枱娘悶悶地說。

現在是早上7時30分,平日我們仍躺在床上。

但這樣才有旅行的感覺,對吧!

***

「喂王柳葉,你之前咪有個女朋友嘅?不如講下佢好唔好?」枱娘突然問道。

的確,我們已經坐在飛機裏一小時了,但眼前卻沒有任何娛樂設施,想看電影也不行,若果不聊天的話實在不知道怎樣撐下去。

不過,雅澄現在在我旁邊啊。

「我都想聽下。」雅澄摸了摸我的臉說道。

慘了,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嗯......我同佢開始......係因為一齊去日本嘅。」我開始說着過往的事情。

我跟我的前度女友,是在那些屋邨補習社裏認識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一起補習,便慢慢熟絡起來了。

那時候我們不太常whatsapp,反而比較多一起在補習社裏玩玩。

跟你們說一個秘密,雖然我很想成為女生,但我卻解構不了女生傳達給我的訊號。

那時也是。

我們在DSE之後,便馬上去日本了。

大概是第二天,我們在電車上坐在一起,不知道她是真的想睡還是故意的,她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那時我便肯定了,我喜歡她。

我馬上跟她告白,她在迷迷糊糊之中答應了。

那天晚上,我們睡在一起,然後......

「嘩屌!」在後方的Ken叫了起來。「你地第一日拍拖就搞野?」

他的聲音響亮到全機都聽得到。

「咁你地點解分手嘅?」雅澄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問道。

「因為我地最後發現,我地拍拖同做朋友無任何分別囉。」我輕輕地說。

就是這樣荒謬。

「咁我地係朋友?」雅澄問道。

「點會呢?」我摸了摸她的頭,她好像顯得很滿足。

「郭瑜瑩呢?」我接着嘗試轉移話題。「你話你A唔知幾多個喎。」

「我之前果個係網友嚟。」她說。「因為住得太遠,好少見,所以就散撚咗喇。我同佢根本無乜共同嘅factor。」

「嗯。」我想不到該說什麼。

「所以我唔會再同網友一齊。」

看來枱娘覺得網絡交友的關係經不起考驗。

「呢D common factor係靠大家努力爭取返嚟嘅。」雅澄突然說道。

但大家很快便陷入沉默了。
#65 2017-02-19 10:48:4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屌邊撚個食咖哩啊?」Ken罵道。

本來我正於熟睡之中,卻被咖哩的香味和Ken的叫聲吵醒了。

我嘗試慢慢張開眼睛,看到枱娘正吃着飛機餐那些紙盒咖哩飯。

「你知唔知搭廉航食咖哩係罪大惡極架?」我問道。

「嘩屌唔好食嘅!」她吃着說。「你想食我可以俾啖你嘅......」

她把匙子遞了過來。

這時我望向旁邊的雅澄,發現她仍在睡夢之中。

等等!不能吃!萬一是雅澄跟枱娘串通起來陰鳩我,我就死了。

「唔洗喇。」我說。
#66 2017-02-21 15:11:3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現在大約是下午二時,我們終於來到Share house的門口了。

由關西國際機場下機,買好那些一兩天通行證,坐電車到天下茶屋,再轉線到天神橋筋六丁目站,走了10分鐘路,終於來到目的地了。

「個面具咁恐怖嘅?」Ken說道。

這間share house的大門,掛着一個日本的傳統能面。

這時我突然想到「假面」。

枱娘敲了敲門,不到一分鐘,便有人來打開門了。

「こんにちは!」(你好!)對方說道。

開門的是個和風樣貌,綁着一條馬尾的曲髮男人。

仔細看看,他雖然瘦削,但卻很高大。

「どうぞ。」(請。)他示意我們進屋。
#67 2017-02-21 15:11:5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New guest.」拓也先生指着我們,向客廳裏的其他人介紹道。

他在剛剛走上來的時候已自我介紹了。

剛才一進屋子,在玄關脫掉鞋子,通過一條走廊時,看到旁邊的空間被一幅白布蓋着。

據他所說,那邊是一樓的睡房。

一走上樓梯,便是二樓,打開玻璃門後,便是客廳所在處。

這裏坐着幾個一看上去就知道是不同國籍的人。

「Hi I am Ying, she is Ching. And this two guys are Tony and Ken.」枱娘向客廳的眾人介紹我們。

「Wow!You are so cute.」這時,一個金髮的歐美女人馬上站了起來,走到我面前。「How old are you?Where are you come from?」

她對我顯得極為熱情,讓我有點不知怎樣應對。

她比我還要大隻,老實說我對這些鬼婆根本提不起興趣。

「Oh sorry. My name is Anna from California, nice to meet you!」她注意到自己太過熱情,收斂了起來。

「Well... We are from Hong Kong.」雅澄說。

「Hong Kong? Is that in China?」一個印巴臉孔的男人問道。

「No!Fuck you!Hong Kong is Hong Kong. 」枱娘叫道。

「Sorli for my fault.」他說。「Call me Arj, and she is my girlfriend Haiyu.」他手擁旁邊的女朋友說。

客廳裏的人大概都自我介紹完了......

等等,還有一個亞洲臉孔的男生,看上去年紀跟我們差不多。

「I no English name.」他說。

看來他是韓國人。

「Nice to meet you.」我說。

接着,拓也先生便帶我們到房間了。
#68 2017-02-23 14:36:2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嘩好抵啊!」

「老子真他媽的爽啊!」

「BB,陪我上二樓吖。」

在這裏,你聽到廣東話和普通話的機會率比日文還要高。

「我地嚟到蒼天堀啦!」枱娘興奮地叫道。

「蒼你老母啊!打機打上腦啊?」Ken說道。

「極!」枱娘大叫道,接着踢了Ken的屁股一腳。

「屎忽痛架屌你!」Ken掩着屁股說。

「喂,我地分開行定點啊?」我問道。

「一齊去激安兜個圈先囉。」雅澄說。

她說的激安是唐吉訶德,有着極大的黃色招牌的百貨藥妝店。

「Ok啊。」枱娘回應道。
#69 2017-02-23 20:47:0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點解呢到有塊布遮住嘅?」雅澄指着前方問道。

的確,我們來到了唐吉訶德的四樓,這層主要是賣電子產品和玩具的,會賣這些東西也不是奇怪的事。

「喂,入去睇下好唔好啊?」枱娘露出奸淫的表情問道。

她捉起雅澄的手,把她拉了進去。

我只好一起進去。

「呢個咩野嚟架?」雅澄問道。

「哦!呢個咪杯囉!」Ken笑道。

「咁有咩咁特別啊?」

「呢個杯會震架!」枱娘說。

「咁震點飲水啊?」

「情趣囉。」枱娘說。

「咁呢支咩棍嚟架?」

「按摩棒囉。」Ken笑說道。

「攞嚟揼膀頭?」

「係啊,買支返去試下囉。」枱娘道。

「好啦。」她把按摩棒放到了購物籃裏。

「你班仆街。」我心想。
#70 2017-02-24 00:45:2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喂郭瑜瑩,陪我落一落二樓吖。」我說。

「做咩啊?」

「你明嘅。」我說。

「Ok。」她點了點頭。

***

「You want some cheese cakes?」我問道。

現在時間大概是晚上9時,我們剛從道頓堀回來。

我和雅澄坐在沙發上,同時那個韓國男生也坐在這裏看着電視。

「Thank you.」他說。

我打開了芝士蛋糕的盒子,在廚房拿了把刀子,便開始切蛋糕了。

「切幾多件啊?」雅澄問道。「要留返俾佢地喎。」

「八件?」

「切啦咁。」她說。

「You Korean?」在切蛋糕時,我問道。

「Yes.」他點了點頭。

「So how can I call you?」

「Um?Sorry.」

看來他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Ok pleasr try it.」

他拿起了蛋糕,一口吃下,接着彈起姆指。

「Good eat.」他說。
#71 2017-02-24 00:45:4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喂王柳葉,我地聽日去邊啊?」枱娘躺在床上問道。

「聽日去新世界囉。」

「新世界?電話公司果個新世界?」肥仔Ken開玩笑道。

「唔撚係啊。自己Google下新世界係咩嚟啦On9仔。」我罵道。

現在離睡前還有一點時間,就說說我們的房間吧。

之前也說過,一樓是玄關以及睡房,二樓是客廳、廚房和睡房,而三樓就是純睡房了。

三樓有左右兩個房間,我們住的是右房,大概兩個房間都是連接着露臺吧!因為剛剛我們看到露臺有人在吸煙。

「喂聽晚去唱K好唔好啊?」枱娘問道。

「吓?日文歌我點識唱啊?」Ken說道。

「Tony識吖嘛。你同Tony去囉。」

這句話,是雅澄說的。
#72 2017-02-24 19:07:0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喂王柳葉!頭先有無鎖房門啊?」枱娘她一步出地鐵站,好像驚醒了什麼似的問道。

「你估我係你?」我回應道。

「屌你。」她打了我的頭一下。「By the way 呢到就係新世界?」

「係囉,都唔新嘅。」Ken插嘴道。

「再行前D啦。就會見到D好靚嘅野架啦。」我說。

早晨時份的新世界,幾乎沒有遊客,甚至連當地人也不多。

「Ok ge。」雅澄回應道。

「うまいぞ!たこ焼き。」(很好味哦!章魚燒。)此時章魚燒店的人突然走了出來叫道。

「食唔食啊?」我問道。

「食!緊係食啦!」Ken說。

我們一邊吃着熱辣辣的章魚燒,一邊逛着這冷清的街道。

終於,我們看到通天閣了。

我們經過了那些禮品店,走到升降機,等待着到達最高處。

因為我日語程度不高,無法完全得悉廣播的詳細內容。

但大概就是在說我們正乘搭時光機,回到歷史中的新世界了。

我閉上眼睛,思緒也跟着回到舊時的日本了。
#73 2017-02-24 22:34:4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張開眼睛,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雅澄?Ken?郭瑜瑩?」

我完全找不到他們。

「唔該借借!唔該借借!」突然,有人用着搞笑的腔調來說廣東話,大概就是在扮日本人說廣東話吧!

我發現說話的是肥仔Ken。

但他穿著的卻是一身古代軍人服裝。

「Ken?」

他望一望我,說道:「すみません?你係邊個?」

「Ok sorry。」

他便不理會我離開了。

看來這是一個夢啊。

我再往前走,發現這裏就像古代的日本。

可能是明治維新之後吧!這裏有人穿西洋服裝,又有婦人穿着和服。

這時我看到一個很熟悉的人,在鬼鬼祟祟地偷望着一間屋子。

她是雅澄,但卻身穿一件紫色的和服。

「雅澄?」

「へええ?你係?」她驚慌地問道。

「你做緊咩啊?」

「我偷窺緊人囉。」她態度一轉,竟然用歡愉的聲音來回應。「但係好容易俾人發現啊!」

「到未來你咪有辦法用科技幫你偷窺囉。」

「點同啊!偷窺呢家野要親手做先正架嘛。」

要親手做?

「Tony。」她的這句話,把我叫醒了。「好靚啊呢到。」

「係啊。」

我到底發了個怎樣的夢?
#74 2017-02-24 22:35:1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好Cute cute啊!」雅澄一臉滿足看着眼前的企鵝說。

「好打意啊。」她看着玻璃窗裏的貓頭鷹說。

「好可愛啊!」她這次看着北極熊先生說。

其實可愛的是你,對吧!

我們現在來到天王寺動物園。

雅澄她說想看看動物,我便陪她來看了,而枱娘和Ken則在附近逛逛。

「雅澄。」我捉住她的手說道。「唔好離開我。」

不知為何,我會突然說出這句話。

「做咩啊你?」她沒有把手鬆開,反而捉得更緊。
#75 2017-02-25 11:30: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喂王柳葉,唱K之前返一返Share house先啦。」枱娘說。

就是因為這句說話,現在我們再次陷入了絕望的狀況。

在日本,也有天使的門徒嗎?

我和枱娘現在在K房裏,研究着剛才天使傳過來的片段。

「條片有小小震喎。」我說。「佢唔似之前果幾段咁,之前果幾段都係好穩定。」

「所以你覺得係有人揸機?」枱娘拿起咪問道。

「無錯,不過重點係,頭先我地返去果陣,好似得我地兩個。」

「真係架?」

「或者咁講,犯人佢匿埋咗。」我說「屌,算喇,唱下歌先好唔好?」

我拿起那部香港並不常見的點歌機,點了SEKAI NO OWARI的RPG。

這首歌,是我和枱娘的命運曲。

沒有這首歌,我們也不會相遇。

沒有這首歌,我也不會遇上這樣的事情。
#76 2017-02-26 12:45: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嘩!個蛋糕俾人食咗嘅!」枱娘一打開雪櫃,便如此驚呼道。

她的叫聲,嚇得拓也先生也走了上來客廳。

「何あったんだ?」(發生了什麼事啊?)

「ケーキが。。。」(蛋糕......)她指着雪櫃說。

「あぁ、多分アンナさんだね。」(啊,應該是Anna吧!)

Anna是那個金髮大波女人。

「彼女は気分悪そう。。。」(她好像臉色不好......)托也先生說。「今日は出かけなさそうだよ。」(今天好像連門口也沒有出啊。)

好,我知道犯人是誰了。
#77 2017-02-27 10:45:2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行程來到第三天,終於,要出發到京都了。

因為不想再增添一筆車費,所以我們選擇在比目的地遠的祇園四条站下車,順道欣賞一下京都的風光。

衹園的街道比起京都更為狹窄,亦更為清靜,特別是在早晨時分。

在沿途我們間中會看到一些穿着和服,化着白妝的女性,她們應該是藝妓吧!

「好靚啊。」雅澄說。

「着囉。」我回應道。

走了大概二十分鐘,我們找到了一間比較便宜的和服店,便走了進去。

我和Ken很快就完成了,結果在外面等了四十分鐘,兩位女生才出來。

這時,我內心那種奇怪的感覺又跑出來了。

你們應該明白的對吧!
#78 2017-02-27 11:35:4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你寫咗D咩啊?」雅澄問道。

我把繪馬拿起來給她看。

順帶一提,繪馬即是那些可以寫上自己願望的木牌。

「世界和平?」她輕聲把我的願望讀了出來。「你都幾偉大個喎。」

「你知唔知,我有預感,呢個願望會係由我嚟做到。」

「希望啦。」她說。

「呢個係你真正嘅願望?」枱娘突然走過來問道。

沒錯,我根本不夠膽寫出來。

我那個願望,根本沒有方法成真。
#79 2017-02-27 19:29:5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要知道真正的犯人是誰,其實並不難,只要枱娘再來磨一次枱角,而Anna是在屋裏的話,基本就可以確定了。

為此,枱娘現在又進入了興奮狀態了。

現在大概是晚上六時,客廳裏也只有我們兩個,至於雅澄和Ken則被我們騙說要回房間拿東西,叫他們先在附近的餐廳裏找位置。

枱娘她把裙子揭起,接下來的事情我不想說了。

剛剛我們確認過了,在屋裏的就只有Anna,Arj和Haiyu。

「磨完喇我。」她一邊整理裙子一邊說。「你估佢會唔會影多次?」

「我覺得會。」我說。「今次天使可能係想話俾我地知,就算我地去到邊都好,佢都知道我地做緊咩。」

「事實上佢係做緊。」枱娘說。「所以佢就派Anna嚟監視我地。」

我這時仍是覺得有點奇怪。

「算,屙篤尿先。」

我想打開洗手間的門,卻發現被鎖上了。

「Sorry, me using.」

傳來的是韓仔的聲音。
#80 2017-03-02 11:53:0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王柳葉。」坐在我對面的枱娘指着手機輕聲說道。

不出所料,我們又再收到天使偷拍的影片了。

她為了不引起雅澄和肥Ken的懷疑,直接把影片傳了給我。

等等,這次的影片角度,跟上次並不一樣。

上次的影片,我猜測是從露臺上倒轉拍下來的,因為角度很高。

而這次,角度則低到幾乎可以看到枱娘的內褲。

難道......
#81 2017-03-05 12:48:4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犯人唔止得一個。」我說。

「我都feel到。」枱娘回應道。「我覺得韓仔都有份。」

「第二段片應該就係韓仔拍嘅。」

這時,我內心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

「下次不如我地試下掉返轉,喺Anna同韓仔都唔喺到嘅時候磨枱角,咁咪可以confirm到佢地係咪囉。」

「Ok喎。」她說。

不過,我心裏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82 2017-03-05 12:49:3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今天,我們去了一個遠一點的地方,是在京都附近的嵐山。

嵐山的感覺跟大阪很不同,人不算多,只要你踏單車到稍微高一點的地方,就只會看到日本人了。

說實話,我踏單車也算是快,拍打在我臉上的微風使我感到愉快。

「行慢D啦王柳葉!」枱娘叫道。

「你追到我先算啦!」我更用力去踩腳踏加速,並往後叫道。

枱娘亦馬上加速,追了上來。

「嘿嘿!」她笑道。

「食屎啦你,你唔係以為自己真係好勁吖嘛?」我叫道,接著加速到一個無人之境。

很開心。

我覺得這樣玩真的很開心。

「話說我突然之間諗到樣野,關telegram事。」我向枱娘說道。「等陣再講。」
#83 2017-03-08 20:48:0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呢架車啱唔啱架?」上車前雅澄拉著我的手問道。

「啱架喇!直接返到去六町目架。」我充滿自信地說。

結果,原來我們上了一架直達梅田的列車。

「頭先邊個話啱架?」枱娘在後方笑道。

「食屎啦你!」我回應道。「咁反正都係,不如喺到行一陣先囉。」

我們走著走著,走到了一個叫阪急三番街的地方,裏面有不少賣精品的店鋪。

其中有一間叫Village Vanguard的鋪,簡單來說,是「乜鳩都有得買」,我和枱娘在那邊行了差不多半小時。

「喂!趁而家佢地唔喺到,快D講telegram果件事啦!」她說。

「我諗諗下,突然覺得呢件事嘅關鍵,係Telegram。」我拿出手機,打開了Telegram。「你知唔知要點先可以Telegram其他人?」

「要有電話號碼?」

「除咗電話號碼呢?」我繼續問道。

「啊!係ID。」她恍然大悟道。「即係話,佢一係有我電話,一係有我ID?」

「無錯。」我點了點頭,把手機的畫面展示給她看。「我只要喺search果到打@yingyingkwokispretty,就即刻搵到你。」

「咁佢係點樣知道?」

「我都唔知。」我笑道。「搞掂咗今晚先再諗啦!」
#84 2017-03-13 18:39: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嚟喇嚟喇!」我一按下播放鍵,枱娘的聲音便從電話傳到我耳邊。「今次都有啊條片。」

本來我也想錄音回應她,但現在很不方便。

「So you are good at Japanese?」坐在我對面的Anna問道。

「Ok la.」我笑着回應道。「Only better than all of you here.」

我剛才叫了Anna和韓仔,跟我們一起去民宿附近的地魚屋台吃晚飯,只留下了枱娘一個人在屋裏。

目的當然是測試韓仔和Anna到底是不是犯人。

本來我以為他們兩個會是共犯,但看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你快D check下附近有無cam果D野」我用文字回覆她。

「Do you guys want some beers?」接着我向大家問道。

「Sure!」Anna馬上回應道。

「你要吖嘛?」我問Ken。

「要啊要啊。」

「我飲唔曬你幫我飲喎。」雅澄她握著我的手說。

「Ok la我千杯不醉架!」我回應道。

接着我望向韓仔問道:「Maekju?」

剛剛我上網查過,啤酒的韓文是讀Maekju。

他猶豫了幾秒,便點了點頭。

「Ok.」

「すみません!」我舉起了手。「生ビール五つ。」

我向店員叫了五杯生啤。

「So you are nearly leaving?」Anna突然問道。

「Um...remain two days.」Ken回答道。

「Wow.」Anna回應道。

這時我無視他們,拿起餐牌,對韓仔指着裏面的韓文,問道:「How to read?」

「hol.」他說。

這時,我又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
#85 2017-03-14 21:17:1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無啊,我搵極都搵唔到有cam。」

枱娘她在我耳邊輕輕地說。

「咁頭先有邊個喺到?」我問道。

「頭先?頭先咪得印度人囉。」

這時我才明白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地要出一出去。」我說。
#86 2017-03-15 23:36:5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攞個籃先啦。」我說。

枱娘她不情願地拿起籃子,我就在對面的貨架上看看有什麼酒可以買。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KIRIN 一番搾り」,便拿了幾罐放到籃裏。

「有咩想講啊?」

現在大概是日本時間9時,FamilyMart裏的人不算太多。

我們剛才說想去便利店買東西,當然這只是籍口。

「你仲未明白?」我說。「你知唔知而家邊個係犯人啊?」

「Anna同韓仔囉。」

「咁點解釋到頭先果段片?」我反問道。「果陣得印度夫婦喺到咋喎。」

「啊!唔通係咁?」枱娘她突然大叫了起來,雖然店裏的人不多,但都害我尷尬起來了。

我點了點頭。

「返去啦,我諗要解決呢件事喇。」我說。
#87 2017-03-19 22:09:5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ビール飲む?」(要飲啤酒嗎?)我抽起膠袋問道。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多謝。)拓也先生點點頭說。

「去咗邊啊?」雅澄她應該是聽到了門聲,馬上走下來問道。

「買酒啫。」我說。「你飲唔飲?」

「飲!」

我們幾人接著坐在毯上,開始飲酒聊天。

現在在場的人是我、雅澄、枱娘、Ken、拓也先生和韓仔。

「ああ、そうか。拓也さんはデザイナーね。」(哦,原來如此,拓也先生是設計師。)我說。

「そうです。」(無錯。)他點點頭道。

「あ、ちょっと、拓也さん。このビデオは覚えませんか?」(啊!對了,拓也先生你對這影片有印象嗎?)我這時候突然拿起枱娘的手機,打開了那段偷拍影片。

「へえええ?」他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啊王柳葉你做乜撚野啊?」枱娘她馬上叫道,並搶回了手機。「你無撚野啊嘛?」

「你唔俾佢睇,點同所有人解釋?」我說,並再拿起她的手機。

在場的其他人都顯得很驚訝。

「呢段都要睇埋。」我把一些再之前的磨角影片展示了給大家看。

「大家知唔知啊?其實郭瑜瑩佢係好鍾意磨枱角架。」我說。

「咩......咩事啊?」Ken他仍然搞不清楚狀況。

「阿Ken你呢,之前咪試過send碌鳩俾你男朋友嘅,呢個秘密你曾經同我講過架,啱唔啱啊?」

這時Ken還未開口,我便馬上望向雅澄,握著她的手說道:「仲有呢,原來雅澄之前無返學,原來係因為厭食症喎。」

「嗯。」雅澄她緊張地點了一下頭。

「我呢,其實都有秘密架。」我這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會睇祼女跳舞嚟打飛機。」

為了大局,我撒下了這個彌天大謊。
#88 2017-03-21 15:23: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為什麼人類會說謊呢?

我認為謊言,是用來保護一些重要的東西。

為什麼我要說謊呢?

因為天使根本不知道我真正的秘密。

「而家我地大家都無秘密,咁係時候踢爆對面兩位嘅秘密喇好唔好?」我望著韓仔和拓也先生笑道。

雅澄她低下了頭,靠在我身上。

「話說前幾日,郭瑜瑩佢俾人偷拍咗。」

我沒有遷就他們,繼續說廣東話。

因為我覺得根本沒有需要。

「第一段片,當時喺呢間屋嘅人,就只係得佢同我,仲有Anna。」

「吓?即係Anna偷拍你地?」Ken驚訝地說道。

我點了點頭,接著說:「不過唔止一段,總共係有三段,三段片都有D搖,我覺得會係人手拍攝嘅。第二段我地confirm係韓仔影嘅,而第三段係印度兩公婆。」

在場的其他人都聽到冒出了黑人問號。

「即係話,今次嘅犯人,係唔止一個。」枱娘說。「當然啦,拓也さん、君も協力者だよね。」

他嘴角微微向上,露出的表情就好像謎題設計者設計出來的謎題快要被破解了一樣。

「仲有兩個奇怪嘅地方,第一,係,我係講緊你。」我望著韓仔說。「你其實係香港人嚟嘅,有無錯?」

他沉默了。

「你根本連韓文都唔識講。」

他沉默了。

「哈,我有講過我係韓國人咩?」

他笑著說。
#89 2017-03-24 11:39:2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無錯,我係香港人,仲要係你同學添。」

「我估到。」我笑道。「你要偷聽我地嘅對話吖嘛。」

「果然係王柳葉。」他說。「咁你知唔知我係邊個?」

「假面。」我輕輕地吐出了這個名字。「你地今次有咩目的?」

「等等先,Tony。我唔明發生緊咩事喎。」Ken突然插嘴道。

「陣間解釋俾你聽。」我說,接著再說:「你地今次想點?」

「有時候,有D野係無原因個喎。」他說。「我地,只係想摧毀呢套道德體系。」

我沒有說話,讓他繼續說下去。

「你試下諗下,有一日,你唔著衫出街,唔會有警察拉你。你扮女人出街,唔會有人啤住你。你出街睇SM片,會變成一件好正常嘅事。」他說著說著,變得愈來愈興奮。「一切嘅秘密,都唔再係秘密。By the way,你而家知道天使係邊個未?」

我沒有回答,只時默默地望著雅澄。

但願我的推理是錯誤的。

「雅澄,對唔住。我地分開下先啦。」我在她的耳邊說出了這句話。

我沒有看她現在的樣子。

但她在用哭腔說:「唔係我。」
#90 2017-03-25 13:41:2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旅程還餘下一天。

今天我沒有跟他們一起,而是獨自一人在街頭散步。

我由天神橋筋六丁目,我們住的地方開始走。

現在是早上八時,我隨便走進了附近一間要立食的小店叫了個咖哩烏冬。

我很喜歡日式咖哩,辣中帶甜。

填飽了肚子後,我便開始旅程。

走著走著,發現日本人跟香港人表面上沒有太大差別。

要上班的,就忙碌地夾著公事包上班。要上學的,就跟同學三五成群入進地鐵站。

拓也先生也跟天使一樣。

走了大概二十分鐘,我又回到梅田了。

看到NU茶屋町的6樓有Tower Records,我便走了進去。

Tower Records是日本的一間連鎖唱片店,兩年前我也曾經在東京的店裏買過CD,還申請了一張會員卡。

那時候,我還以為能跟當時的女朋友繼續下去,直到永遠。

看到了SEKAI NO OWARI的專輯,我又想起了一切的開端。

我離開後,走到了阪急三番街。

我到了Village Vanguard下面的水豚君專門店,想買一隻那天看中的超大水豚君。

但是,已經沒有貨了。

算吧!人生無常。

「Tony,如果有個制,你禁咗落去,你嘅人生會由頭嚟過,你會唔會禁啊?」

我突然想起了雅澄她之前問過我的問題。

「當然唔會啦!」

我曾經這樣回答。

現在我的答案也是一樣。

第五章 少年少女東遊記 完

下一章 無人生還
#91 2017-03-31 10:58:0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六章 無人生還



「就係因為係佢book Airbnb?」枱娘抬頭問道。

我點了點頭,繼續前行。

「喂,做咩唔講野啊?頭先interview好多野講架你。」枱娘拍了拍我的手臂。「平時你會成抽野講曬出嚟個喎。」

「我唔想再諗。」我輕輕地說。「行啦,返學校開會啊。」

「啊係喎屌你,你唔講我都唔記得咗添。」

我剛才說的開會,是Ocamp的組爸組媽、Spy、helper都要出席的會議。

「本來你係咪想同佢一齊做組媽架?」她問道。

我屌你老母,識唔識睇氣氛架?
#92 2017-04-03 00:34:2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地Day 2夜晚會玩Sit game,咁呢,到時就要大家幫手做戲。」

說話的是學生會的內務副會長,但是我已經忘記了他的名字。

「喂做戲喎你最叻啦!」枱娘拍了拍我說道。

「Ok la。」我隨意敷衍道。

「到時呢,我地會......」

我根本沒有留意他的說話,只是在靜靜地發呆。

「所以呢,你地要好緊張好嬲,搵人勁大聲屌我地老母。」

「不如Dem一次?」在他旁邊比較冷靜的是內務秘書Elva,樣子看上去算是好看。

「我屌你老母臭化閪啊!」我拍枱大叫道。

大家都馬上安靜了起來。

「喂做乜鳩?」枱娘她反應最快,拍了我一下。

我這時才反應過來。

「唔係要Dem一次咩?」我馬上裝出開玩笑的樣子。

「屌!」大家馬上屌鳩我。

「到時就不如你做啦Tony。」內務副會長指著我說。

我點了點頭。

我剛才那叫聲,就好像把我在日本時累積的情緒釋放了出來。
#93 2017-04-04 22:52:5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好喇,趁而家佢地仲未開波,不如我地再自介下先好唔好?」王柳葉說。

隔了兩個月,現在終於要開始PreO了。

「我係你地嘅組爸Tony,歷史系嘅。」

他現在好像已經沒有事,臉上亦能夠露出笑容了。

「我係組媽阿瑩,都係歷史系。」

雖然很久之前已經在Whatsapp上自介了一次,但畢竟這是第一次親眼看到組仔女們,再次自介也不奇怪。

「好,我地順時針啦。」王柳葉伸手示意他身旁女生說。

「係,我係May,讀社工。」又有一個叫May的女生了。

她戴著眼鏡,留著一頭齊陰黑髮,就讓我想起剛剛進大學那種清新的感覺。

「我係Maple啊,同佢一樣讀社工。」旁邊的女生看上去則比較外向開朗,留著中等長度的啡色頭髮。

「Yo我係Mike,BBA。」接下來是頂著一頭Cap帽,染了一頭金髮的瘦削男生。

「Hi我係Ken啊,讀歷史系架。」這個說話的肥仔是Ken,他這次跟我們組做Spy。

「叮!」這時,我手機突然收到了一個新的訊息。

是天使傳來的。

「遊戲差不多要開始了,敬請期待。」
#94 2017-04-05 14:23:3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起身喇八婆!」我一接電話,便聽到王柳葉大喝罵我。

「啊啊啊。」我先打了一個哈欠。「而家起ok?」

「快啦,遲到喇。」接著他便馬上掛斷電話。

我沒有理會他的說話,慢慢起床梳洗。

現在是九月一日的早上七時,是Ocamp的第一日。

我隨時拿了幾件衣服,反正Ocamp也有Camp Tee,隨意拿幾條裙褲就好。

為了不吵醒父母,我所有的動作都緩慢地執行。

直到電話新訊息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95 2017-04-07 10:22:1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被天使加到一個Telegram Group裏。

Group名是叫「狼人」。

「歡迎加入狼人遊戲,大家在這場遊戲裏沒有退出的權力,離開群組的話,你的秘密就會馬上被公開。

正如大家所見,這裏除了我之外,還有十三個人,當中存在著狼,有玩過狼人的話應該會很熟悉對吧!那隻狼,我會叫牠做野獸。

遊戲玩法很簡單,就跟平日的狼人一樣,不過你們要先跟bot說一聲start me,然後就會知道自己的角色。

不過,這次有點不同,落敗者/死者的秘密將會被公開,整個Ocamp的人都會知道。

加油。」

我把手機遞給王柳葉。

「吓!佢無add到我入去喎。」

沒錯,群組裏有我、Ken、雅澄、Benson,以及其他不太認識的人。

就是沒有王柳葉。
#96 2017-04-07 20:27:0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終於明白了。

他們這一整年所做的事,就是為了玩這個遊戲。

只要輸掉,秘密就會被公開。

為了玩這個遊戲,他們不斷收集同學的秘密,作為這個遊戲的生命。

「我唔明喎,點解我會唔喺入面架?」我說。

現在我和枱娘正坐著巴士到學校。

「係囉,明明你上次喺日本自爆咗個假秘密架。」

「仲有,到底係幾時先開始第一個回合?」我掃著她的手機,發現群組裏除了天使,就沒有其他人說過話。

相信是害怕一說話就會被懷疑吧!

這時,狼人bot突然傳來了一則訊息。

「你的角色是 村民。」
#97 2017-04-09 21:26:4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直到現在,我們已經回到學校,狼人群組仍然沒有人說話。

「Tony。」Ken一見到我們,便馬上走了過來。「你地知到咩事未?」

我點頭道:「知。」

「你係咩角色啊?」枱娘問道。「我係廢村啊。」

「我?我係先知啊。」

贏了。

這次贏定了。

「Ok,而家唔好理住,我地要搵到邊個打邊個先,而家我地淨係知道佢地嘅Telegram名,不過唔知佢地嘅真身。」我說。「仲有,點解雅澄會喺到?明明佢都無嚟到大O。」

「我都唔知啊,不過有幾條友我本身有佢電話,可以講俾你知係邊個,陣間人齊講。」枱娘說。
#98 2017-04-10 20:31:1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嗱!Group入面個超級大英俊咪就係SU個IVP囉。」枱娘指著在出面說話的那個男人。

超級大英俊他現在正向我們講述City Hunt的規則。

不過我們之前開會時就已經知道了,所以沒有仔細聽。

「你係咪有save到佢電話啊?」我問道。

「Yes。」她說。

「好喇!而家組爸出嚟抽路線。」超級大英俊叫道。

「加油啊老豆。」我的組女說,接著枱娘和她們一起把我推了出去。

我們十二組的組爸集合在一起,然後抽其中一張紙。

我隨意選了最頂的那張。

「我屌啊。」

「點啊點啊?」組仔女們衝了出來興奮地問道。

「北角>將軍澳>秀茂坪>黃竹坑>天水圍」

我們抽到了這張路線。
#99 2017-04-13 15:55:0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好,咁而家男嘅過嚟猜包剪揼先。」我拍拍手叫道。

現在是上午十一時,我們剛剛完成了北角的任務,來到了將軍澳的Popcorn。

「真係要做啊?」一個比較內向的組仔問道。

「人一世物一世,唔撚驚啦屌。」我拍了拍他的心口說道。


我們六個男生集合在一起。

「深呼吸。」我說。

「包!剪!揼!」

下一秒,輸家出現了。

我們全部都出了剪,只有Ken出了包。

「我屌吖!」他大叫道。

「安心上路啦。」我推了他一下。

他要去的,是一間胸圍店。

他走進去之後,我們馬上拿起手機拍片。

「我想問下有無啱我size嘅bra啊?」他說,然後馬上逃了出來。

我們都笑得很開心。

開心到,讓我幾乎忘記了那個遊戲。
#100 2017-04-13 16:27:2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喂返工喇。」枱娘輕輕拍了拍我說。

我們剛剛到了黃竹坑。

「食屎啦今日都唔係Show day。」我回應道。

這時候,枱娘的電話震了一下。

她拿了起來,一看,是狼人group。

「天一光,村民便發現了 黑警萬歲 的屍體,距離投票還有一小時。」

這個信息提醒了我們,遊戲正式開始了。
#101 2017-04-14 21:19:3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遲到喇Tony!」鄰組的組爸對我地恥笑道。「去咗天水圍吖哈哈哈哈哈!」

好想打死他。

「好喇好喇坐低先,最後一組都終於返咗嚟喇。」聽到超級大英俊的說話,我們馬上坐下。「咁我地而家開始喇。歡迎嚟到西貢青協,嚟緊呢三日我地就會喺呢到相親相愛架喇。」

「相愛相愛喎!」我笑著向組仔女們說。「大家記住喇。」

我這樣說,是因為有一對組仔女疑似差不多要拍拖了。

女的那個一聽,紅都臉了起來。

「好而家介紹一下陣間會玩D咩先。」英俊他按了一下手中的電子筆,把簡報打開。

這時,大屏幕上出現了我們意想不到的東西。

是一段偷拍影片。

剛剛取笑我們的那個賤組爸,把課室裏的粉筆逐一吞下。

「嘩!」這個禮堂馬上被嘈吵聲吞沒。

「佢就係黑警萬歲。」我向枱娘說道。

這時黑警萬歲站了起來,一言不發,衝出了禮堂。

禮堂裏餘下的,就只有吵鬧聲,還有我們知情者的不安。

生還人數:11人
#102 2017-04-15 19:51:4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香煙的味道,老實說,我並不討厭。

不過我還是會儘量避免吸入二手煙。

我終於想起了他的名字。

煙霧繚繞著他的背影。

「星哥!」我叫道。「無野吖嘛?」

他意識到我的存在,打了個顫。

「你嚟做咩啊?」

「關心下同學唔得咩?」我走到他的身旁。

他拿起褲袋那包黑萬,彈出了一支煙。

「唔食煙架我。」我說。

他收起了煙盒。

「點啊?係咪覺得我好變態啊?」

「傻啦!我都有秘密架。」我說。「我都喺個grp入面。」

為了方便解釋,我只好這樣說。

聽到這句話,他便笑了一笑說道:「睇嚟喺個grp到嘅人都唔係咁正常喎。」

「無話正唔正常嘅,你俾人知道,咪唔正常囉。不過一直都無人知道嘅話,你咪就係正常人囉。」

他沉思著,我也沒有說話,寧靜大概持續了一分鐘。

「跟住落嚟我地會點呢?」他問道。

「無架,你咪扮無野囉。」

「話就話無野啫,但係都已經返唔到轉頭架喇,我諗。」他輕輕一呼,把無奈吐了出來。

「嗯,返唔到轉頭喇。」我附和道。
#103 2017-04-17 15:11:4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到了飯堂門口,看到枱娘正靠在門邊,等待著我。

「傾埋D野先返入去啦。」她說。

「都好。」

我們走到附近的椅子,坐了下來。

「而家個group咩情況?」

「唔知咩事,到而家都未有得投票囉,頭先明明話咗有得投。」

沒錯,剛才在黃竹坑的時候,狼人bot就已經說過「距離投票還有一小時」。

「可能係bug咗掛。」我笑道。「俾我睇下部手機。」

到了現在,仍然沒有人說話。

我想是因為過於害怕吧!

平日玩狼人,即使輸掉也沒有後果,你想怎樣玩就怎樣玩。

但這次不同,一旦輸掉,你一直隱藏著的秘密就會被公開。

只要一說話,就可能會被人當成狼人。

一旦失言,就會輸掉。

突然,她的手機震了一下。

「你睇邊個唔順眼,想投撚死佢呢?」

是狼人bot。

「不如投我啦。」

有一個叫 Radio Head 的人打破了群組裏的沈默。
#104 2017-04-18 21:01:4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你係狼人?」另一個叫兜巴星巴克的人問道。

「No, coz just my secret is not a big deal.」Radio Head回應道。

「超級大英俊 睇Radio Head唔順眼好耐,想投撚死呢條仆街仔。」

「等等,唔好亂投住。」另一位叫流星花園的人說道。「佢可能係皮匠。」

「吓咩係皮匠啊?」枱娘看到這句話便馬上問道。

「皮匠即係一俾人投死咗就當佢贏,其他人都係輸。」我說。

「咁如果佢真係皮匠嘅話,會唔會太簡單?」枱娘說。

「唔知架。」我說。「By the way唔記得問阿Ken佢check到咩人喎。」

這時我拿起手機,whatsapp阿Ken。

「超級大英俊係村民囉。」

「唔投票嘅仆街,即場當你地輸。你地仲有一分鐘。」同時,狼人bot開始說話了。

這時,在Telegram群組開始混亂了起來。

「馬超睇超級大英俊唔順眼好耐,問佢點解仲未死。」

「Stella覺得陳大文好樣衰,想佢快D死。」

「陳大文問點解Stella仲未死。」

他們開始亂投了。

「喂投邊個好?」枱娘慌張地拍了拍我。

這時,我想到了一個在這回合誰都不會死的辦法。
#105 2017-04-21 11:02:2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只要全部人嘅票數都係相等,咁就等於打和。」我說。

現在時間還剩下大約四十五秒。

「兜巴星巴克覺得流星花園好撚樣衰,想佢快撚D死。」

「你望到個規律未?」我接著說。「佢地而家都做緊呢樣野。」

「Ken問馬超幾撚時死。」

「達哥條頭髮話我係女神好柒,想佢死好耐!」我係女神是枱娘的Telegram名。

「你大我啊問文澄點解仲未死?」

「文澄問你大我啊幾撚時死?」

明明雅澄她沒有來到這個Ocamp的,為什麼她仍然會在遊戲中?

「做咩仲唔投?」枱娘問道。

「我驚流星花園會troll game,佢一唔投阿Ken或者星巴克,就會有一個人死。」

「仲有十秒!你班仆街好快D投票喇。」

「快啦想死啊?」枱娘著急地催促著我。

「我係女神想兜巴星巴克死!」我拿著枱娘的手機,在最後一刻按下了這個id。

算了,希望他不會亂來吧。

「流星花園問馬超幾撚時死。」

但結果卻不如我們所料。

「馬超因為太撚柒,所有人都想佢死,就俾班廢村吊死咗喇。

馬超係村民。」
#106 2017-04-26 11:13:4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係女神 郭瑜瑩 村民
Ken Ken 先知
黑警萬歲 星哥 村民
超級大英俊 未知 未知
兜巴星巴克 未知 未知
流星花園 未知 未知
馬超 未知 村民
陳大文 未知 未知
Stella 未知 未知
達哥條頭髮 未知 未知
文澄 雅澄(未知發生咗咩事)未知
你大我啊 未知 未知

我剛剛用手機,把目前的狀況寫了下來。

「無限Kissy Kissy Kissy Kissy 再來兩輪Kiss」

我是在這種嘈吵的情況下寫的。

「老豆你做咩坐咗喺到啊?」組女Maple突然拉著May走過來問道。

「啊,我去親D大聲嘅地方,隻耳仔就會唔舒服架喇。」我解釋道。

「我地一齊轉圈好唔好啊?」她拉著我,要我搭著她的膀頭。「May你搭老豆膀頭吖。」

「可以Kissykissykissy?」May輕聲說,因為她太細聲了,後面那幾個字被Kissy Kissy吃掉了。

「咩話?」我大聲問道。

「可以搭落嚟?」她把頭別了過去,看上去臉有點紅。

屌,好似雅澄。

「可以啊。」我說。

接著,她便害羞地把雙手搭了上來。

「Go go go!」Maple興奮地拉著我們走。

「喂我又join。」接下來搭著May膀頭的是枱娘。

接下來,我們就變成了幾十人的火車了。

「高溫燒滾了我 一切」

這時候,我好像在音樂之中隱若聽到什麼。

「無論宇宙壓力馬英傑都將我壓低」

我好像聽到一個人名。

「推翻係雞蟲思想慣性 複製

音樂的聲音愈來愈少了。

接下來,我們只聽到這句說話。

「馬英傑係雞蟲。」

生還人數:10人
#107 2017-04-30 15:42:4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

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今天已經打了無數次雅澄的電話,卻還是打不通。

她到底出了什麼事?

「我沖涼先喇。」枱娘在房裏叫道。

「喂一齊偷睇組媽沖涼好唔好?」在我對面床的咸濕組仔Michael輕輕向Ken笑道。

「咪啊!一陣你死咗唔撚關我事啊。」Ken說道。

「我報定警先。」我輕輕地拿出手機說。

「唔好啊唔好啊!」他馬上向我跪地求饒。

「得啦,你估我真係會報咩?」我笑道。

說起來,我以前曾經看過她的裸體。

這時候,我電話響了起來。

打來的是用了「133」的神秘人。

「喂?」

「Hello。」說話的人用了變聲器。「你想唔想知道雅澄到底發生咗咩事呢?想嘅話,就同你班組員玩三場狼人,你贏兩場我就話你知。」
#108 2017-05-03 14:42:1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埋位喇埋位喇!」我揮手大叫道。「而家玩狼人啊。」

漸漸地人都聚在一起了。

枱娘她正用毛巾抺著頭,湊了過來。

我開了Facebook的直播,打了一句「贏撚曬你班仆街」,接著垂直用枕頭托起,放在床上。

這是他們的要求。

「玩咩啊?」枱娘問道。

「狼人囉。」我說。

「吓!?」她激動地叫道。

「玩下咋,玩下咋。」我安撫她,接著在她耳邊輕輕地說:「無得唔玩啊。」

她便慢慢坐下。

「好,抽牌先。K係Killer,A係警察,即係等於先知,Q係守護天使。」Ken拿起牌堆說。「抽完未?抽完望一望自己係咩就好合閉眼喇。」

我閉上了眼睛。

「差佬開眼,你想查邊個啊?」

「守護天使開眼,你想保邊個啊?」

「Killer開眼。」

接著,我張開了眼睛。
#109 2017-05-13 23:35:5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好,天光喇天光喇,阿Mike死咗。」我一張開眼睛,便聽到了Ken說出死者的名字。

「吓一開波就死?」Mike抱頭慘叫道。

「唔驚啦!我估你下一舖都會係第一個死架喇!」坐在他旁邊的Maple笑道。

「食屎啦!」Mike回應道。

「喇死咗唔可以講野架喇。」我叫道。

接著他便收聲了。

「投邊個好啊?」其中一個肥組仔Kelvin問道。

「通常最多野講果個都係Killer囉。」我們另一個韓妹格組女Katie說道。

「投Kelvin啦Kevlin啦!」我笑著鼓動大家投票。

「好!投死Kelvin!」Maple也附和著道。

最後,我們投死了Kelvin。

還好這只是個遊戲。

至少對他們來說,是個遊戲。

不過對我來說就不是了。

接著的過程有點無聊,總而言之,我掌控了全局,因為警察是May,她腦袋有點笨,沒有查出我是Killer。

「好,大家開眼。呢Round Maple死咗,Killer阿Tony贏咗。」

「都話我玩Killer勁到你地估唔到架啦!」我笑道。「好,下一舖!」

「我想做MC啊!」Michael說道。

「唔好啦,玩多場先啦,你都未贏過。」我說。

這時,枱娘望我的眼神好像有點奇怪。

她看來是知道了什麼。
#110 2017-05-17 19:27: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好Killer開眼。」

接著我又張開了眼睛。

現在來到第二局,當然,狼人仍然是我。

我指了指Mike。

「好大家開眼,我宣布呢鋪第一個死嘅都係Mike。」

大家隨即大笑起來。

「個個都想你死啊!」笑得最大聲的是Maple。

「我屌。」Mike叫道。

「Mike你嚟緊讀philo嘅話就會讀到宿命論架喇。」我也跟著笑道。

接著的流程都剛上一局差不多,現在還剩下的就只有我、枱娘、Maple還有May。

「唔會又係老豆做狼人吖嘛?」Maple說。

「係嘅話我中咗六合彩啦!」我笑著反駁道。

「好喇好喇投票喇。」Ken說。

「等等,王柳葉,出一出去先,有野傾。」這時,枱娘神色凝重,暫停了遊戲。

「認真?」我說。

「快!」被她這樣一喝,我便馬上跟她到外面。

她四處張望,確認了附近沒有任何人,接下來做出了令我意想不到的舉動。

她踮起腳尖,雙手抱著我的頭,吻著我。

我反應不及,順應著她的嘴唇,就像我之前跟雅澄親吻一樣。

大概持續了半分鐘,她輕輕推開了我。

「我鐘意咗你好耐。」

她說。
#111 2017-05-22 17:10:2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鐘意咗你好耐。」我鼓起唯一的勇氣,向王柳葉說出了這句說話。

「所以你就kiss我?」他紅都臉了問道。

我點了點頭。

「我知道係假嘅。」他笑道。「天使係咪俾咗咩任務你啊?」

「吓你點知架?」

「因為佢都有俾任務我囉。」他說。「就係頭先個狼人game,只要我贏咗嘅話,佢就會話俾我個知雅澄發生咗咩事。」

接著他繼續說:「因為頭先太趕我無時間話你聽,所以我同阿Ken夾定先,每次都出術令我做狼人,咁贏嘅機會就大好多。」

「唔怪之得你頭先咁奇怪啦。」

「唉算啦,快D返入去玩埋個game去啦。」他說罷,便走了進房。

我刷了刷眼睛,也跟著他進去了。

雖然是任務,但是......

但我不討厭。
#112 2017-06-02 23:30:0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剛贏了兩場狼人,我的電話就馬上響起來了。

「喂?」

「幾勁吖。」是剛才那個神秘人,又是用了變聲器來說話。「不過你唔好以為我唔知你點樣贏。」

「係咩?總之我贏咗就得啦!」

「啱,咁你準備好未?」

「快D講啦!」

「雅澄佢只係book咗我地叫佢book嘅果間民宿。」

「即係,佢唔係天使同埋門徒?」雖然我已經心裏有數,但還是想重新確認一次。

「無錯。」

我思考了一會,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問道:「咁點解雅澄會喺個狼人group到?」

「答案好簡單,你自己諗下,我估你好快就會諗到,bye bye。」

好簡單?

我在回想他這句話的同時,他便掛斷電話了。

好簡單?

真的是這麼簡單嗎?
#113 2017-06-08 10:13:3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喂,Hello。」我走進廁所時,剛出來的IVP向我打了個招呼。

「Hi。」我揮揮手。

我們什麼對話也沒有,就這樣結束了交流。

我走進廁格,坐了下來。

我解開了褲頭,扶著陰莖,小心不讓他碰到馬桶,把水份排出。

就在我屙尿的途中,電話又響了一下。

「天一光,Stella 條屍就俾人發現咗。Stella 係 邱比特。」

「陳大文接受唔到佢情人嘅死,一刀插死咗自己。」

「投票將於5分鐘後結束。」

枱娘她把狼人group裏面的訊息傳了給我。

我馬上輸入「好快返嚟」,然後穿上褲子。

這時,一張A4大小的相片突然從旁邊的廁格飛了進來。

我第一眼望到,就有不祥的預感了。

我打開了旁邊的廁格,發現整個廁格都貼上了同一張相片。

是兩個女生一絲不掛,其中一個女生拿著假陽具,放進另一個女生的口中。
#114 2017-06-15 19:19:4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看著相片沖進馬桶裏,意識都好像被一起拉了進去。

這樣的話,應該暫時不會有人發現她們的秘密吧。

當然,這只是暫時。

剛才那個拿著假陽具的女生,的確是第七組的組媽Stella,而另一個則是她們組的Helper。

現在我有兩個想法,第一,幕後黑手是我剛剛碰到的IVP。

第二,他只是天使的其中一隻棋子。

把相片全部沖走,只花了我兩分鐘,在這裏跑回房間,也需要一分鐘。

「投邊個好啊?」我已經想像到枱娘一見到我會說什麼了。

但是,我仍未有頭緒。

我係女神 郭瑜瑩 村民
Ken Ken 先知
黑警萬歲 星哥 村民 DEAD
超級大英俊 未知 未知
兜巴星巴克 未知 未知
流星花園 未知 未知
馬超 馬英傑 村民 DEAD
陳大文 女Helper 村民 DEAD
Stella Stella 邱比特 DEAD
達哥條頭髮 未知 未知
文澄 雅澄 未知
你大我啊 未知 未知
#115 2017-06-22 20:50: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

我還未跑到房間,已經看到枱娘在門口等著我了。

「仲有兩分鐘咋。」她緊張地說道。

「投果個你大我啊!」我說。「頭先阿Ken已經check到佢係狼人。」

沒錯,之前的幾次,身為先知的肥仔Ken,偷窺哪一個人,那個人就馬上死掉,所以check來也沒有用。

「我係女神 問點解 你大我啊 仲未死?」

「喂我唔係狼人囉!」他在group裏說道。

但大家都沒有理會他。

「只要有人開始投,其他人就會跟住投。」我說道。

接下來,不出所料,大家都在投他。

「完了吧,如無意外~」我唱了這一句歌詞出來。

「不過咁多人,狼人會唔會有兩個架?」枱娘問道。

「贏咗呢一半先啦!」

但原來,我們連一半都沒有贏。

「大家吊死咗 你大我啊,你大我啊 係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