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HKG Tools
歡迎 訪客, 登入
首頁 ›› [科幻/愛情]【來自前世情人的一封信】《次生》 (連載中)
作者: 真的長大鳥 2018-01-04 12:24:37
LIHKG Link
最後更新: 2018-01-06 10:24:06 最後擷取: 2018-01-20 18:30:34
#1 2018-01-04 12:24:3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楔子——沒有影子的男人

「呀爸,我返黎啦。」我對鞋櫃上一家三口的合照說道。

迅速地脫掉皮鞋,我隨手把濕透的襪子扔在一角,趕忙從懷中取出信封檢驗,幸好還是完好無缺。下雨天沒傘是常有的事,手寫的信我倒是很多年沒收過了,這次的寄件人竟然還自稱為我「前世的情人」。

我小心翼翼地取出信件,卻發現內文只有寥寥的三行文字。

「親愛的何立峰:

終於能與你見面,希望我們能再續前緣,修補彼此過去的遺憾。下星期三,不見不散。

你的前世情人上 」

沒有時間,沒有地點,沒有相認的指示,這是要如何見面?還有,我對所謂的前世一點印象都沒有,更別說要再續前緣了,這究竟算是哪門子的惡作劇啊?

不過我承認我對修補過去還是有些興趣的。

我猜,每個人也有些想挽救的遺憾,想重來的時刻,想修正的選擇吧。

就像我今天一樣,如果我有聽老媽子的吩咐帶雨傘出門,那剛剛便不用狼狽地從巴士站狂奔回家,還差得滑倒摔在地上。

又如果,我一早知道自己對醫學興趣不大,比起執刀還是更愛執筆,便不用裝作有濟世為懷的偉大抱負,每天在圖書館讀得死去活來了。

奈何誰也不可能回到過去,更何況我是個沒有過去的男人。

沒有過去的人彷如失去了影子般,從來都沒有一盞指路的明燈掛在前方,不像其他人一樣有清晰的目標,不像其他人一樣有活著的意義。

我從來都是隨隨便便的生活,我猜我也會隨隨便便地死去。我不會主動去自殺,但偶爾也會有「死掉其實都不錯」的想法,因為生命中好像都沒有甚麼值得開心的事,自然都沒有甚麼值得傷心的事。

如果,剛剛從天而降的不是暴雨,而是磚頭或鋁窗,敲在我頭上也是個不錯的結局。除了車禍以外的死法,只要來得夠痛快直接,我應該都會接受,只有車禍絕對不行。

「算啦,諗多無謂。」

我決定先洗一洗澡,在花灑的輔助下把雨水沖刷不掉的塵埃整理一下。

走進浴室,看到鏡子上的畢業照,我這才想起,從天而降的也可以是其他物體。
#2 2018-01-04 12:27:0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一章—《地球教育》
#3 2018-01-04 12:27:4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關於「前世」,一切得由七年前說起,那個我不經意睡過頭的九月一日。

新學期的第一天通常都不會教書,缺席應該都不會有太大損失,所以我便乾脆請了病假,到翌日才發現逃學的代價可以是如此大。

「媽咪早晨,呀爸早晨。」

「樂仔早。」父母異口同聲地說道。

「係啦,你仲記唔記得自己個名?」

由十二歲開始,他們每天早上都會問同一個問題。

「當然記得。趙常樂,經常個常,快樂個樂,你話過做人一定要知足。」

不知不覺間,同一個答案我也答了三年。每次發問後他們都顯得特別緊張,聽到我的回答卻又釋懷地笑了。

「新學期,緊唔緊張呀?」

「點會呢,我都中四囉。」相反地,我心裡滿是期待,畢竟都有一整個暑假沒有與同學見面。

「話咁快咁大個仔啦。」母親作勢要與我擁抱,我趕忙走近門口。

「我走啦,今晩見。」

「拜拜,小心啲呀!」父親為我打開鐵閘,救了我一命。

我家離學校只有十分鐘路程,一個在山腰,一個在山腳。哼著輕快的情歌,我拾級而上,沒多久便到達了。

來到課室門外,我卻不敢擅進,因為班內的同學行為都怪異得很。明明都是熟悉的臉孔,在我眼裡卻是一個個陌生人。

從來不苟言笑的女班長突然談笑風生,總是一響鐘便奔到球場的亞明竟在埋頭苦幹,就連以愛搗蛋聞名的達仔都在執拾班櫃……使我完全摸不著頭腦。

最奇怪的是,我左瞧右望也沒有發現摯友雄哥的身影。
#4 2018-01-04 12:28:4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正常不過的行為發生在不恰當的人手裡就不再尋常,異樣的氣氛充斥著整個課室,他們的身份性格好像全被重新洗牌,但只有我覺得奇怪。

難道我掉進了所謂的鏡子世界?不只左右都顛倒,連性格也會交換?做人還是不要有太多幻想好了。

「大家好,好耐無見啦!」我鼓起勇氣喊道。

「樂樂,你終於返黎啦。」最先回應我的是女班長,鮮見的笑容讓我一時不知應對。

「尋日有啲感冒,而家無事啦。大家都好似怪怪地咁,係咪尋日發生左啲咩特別事?」

「你錯過左好重要既一堂呀。」女班長故作神秘。

「咩堂咁緊要先?」 總不會是思想改造課程吧。

「奇怪啦,你仲未記得起咩?」奇怪的人明明是你們。

「記起咩呀?」我沒好氣地反問。

「你個名呀!」

「我個名?」莫名其妙,怎麽連女班長都問起我的名字?

「我直接同你講啦,其實你已經生存過一次。不單止你呀,我地全班所有人都向呢個星球開展緊第二人生。」

「你係認真既?」我眉頭輕皺。

「你覺得我似係會講笑既人咩?」

從前一定不會,現在可難說了。

「喂,我都係唔太理解你岩岩講既野。」

「我建議你都係去搵呂老師同你解釋清楚把啦,尋日第一次聽既時候我都覺得好匪夷所思。」另一位同學插口說道。

「好啦,我而家就過去。你地有無見過雄哥呀?」

「我地都正想問你呢問題,佢同你一樣尋日都缺席。」女班長答道。

「或者我放學去佢屋企搵搵佢啦,陣間見。」

我離開怪怪的班房,直接走到教員室。

呂老師是我們的班主任,為人親切,很受女生歡迎,風趣幽默的授課方式使人文科學成為我們最期待的課堂。
#5 2018-01-04 12:30:2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呂SIR……」我欲言又止。

「樂仔,搵我有事?」

「班上既同學都好似撞邪咁,女班長又話咩第二人生……搞到我一頭霧水。」

「好啦,你唔洗緊張,我會慢慢解釋比你聽。你暑假期間有無夢見過黃色既月亮?」

「無呀,月亮點會係黃色架呢?」我大惑不解。

「咁你應該仲未諗起你向地球個名啦?」呂老師微笑問道。

「無呀,我連果個咩『地球』都無聽講過。」我搖一搖頭。

「樂仔,跟住我講既事可能會有啲難以置信,不過全部都係千真萬確既事實。你先靜心聽我講一次,有咩疑問最後一次過問我。」

我最喜歡聽呂老師講故事,通常都是有趣又發人深省,不過這次的內客卻真是有點駭人。

原來,人類不是這星球的唯一主人,這星球也不是人類唯一居住過的地方。我們在「埃忒耳星」出生之前,就在名為「地球」的行星上活過一遍了。我們的身體隨著青春期發育成長,在地球的記憶亦在同一時期慢慢恢複,這個現象被稱為「靈魂回溯」。有人說這是神給予人的第二次生命,有人說這是輪迴轉生的一部份,目前的科學未能完全解釋「回溯」的基制,不過至少有幾點是可以肯定的:

1.人類會在青春期開始後回憶起前世。

2.回溯的早期徵兆為夢見於地球的生活及想起前世的名字。

3.透過特殊的刺激方法能加快回溯的過程。
#6 2018-01-04 22:06:4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在自然的情況下,我們會在十二至十八歲期間完全取回所有記憶,不過政府在十年前起推行「地球教育」,在高中開始教導有關地球的知識及歷史,同時透過類似催眠的方式刺激學生取回記憶。教育局認為課程有助青年人認識自我,盡早吸取上輩子的經驗以進行生涯規劃,然而相關的資訊在校外卻被當成禁忌,不少家長亦擔心課程會對子女的身心構成嚴重影響。「回溯」與「性」同為青春期的產物,不知道在瀏覽相關網站時是否也得先在首頁按下「我接受」才能繼續呢?

昨天呂老師為班上同學進行了第一次的催眠,大部份人已經記起了有關前世的重要記憶,他們的怪異行為正是身份混亂帶來的副作用,呂老師說過幾天便會回復正常。他即場為我催眠,但我無法想起有關前世的任何事情,甚至連名字也記不起來。

「唔洗太在意,我過幾天再同你練習啦。我以前試過有學生用左半年先記起自己個名。」

我反而覺得沒有記起也不錯,因為我蠻喜歡現在的生活。

「順帶一提,我以前係個女老師。」

「你而家也都係呂老師呀。」我打趣說道。

不知道他的前世會否是個美女教師呢?

「嗡……」警鐘突然響起,一個校工惶恐地衝進教員室。

「呂老師!你果班既馬俊雄係天台到話要跳樓呀!」

我當場被嚇呆,馬俊雄不就是雄哥的全名?

呂老師與我交換了一下眼神,二話不說一同跑往天台,只見雄哥危坐在圍欄之外,沒有人膽敢靠近他。

我向呂老師做一下手勢,示意他去報警,我來拖延時間。
#7 2018-01-04 22:07:5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雄哥,係我。」

「阿樂,你黎左啦?」雄哥沒有回頭。

「我地好耐無見啦。」我靜悄悄地踏前一步。

「你唔好再靠過黎啦,離我遠少少。」雄哥依舊沒有回頭,可能是我的腳步聲驚動了他吧。

「我只係想同你聚下舊,有咩事你過黎再講。」

「你再行近啲既話我就會跳落去,可以係死之前看到你,我都算無遺憾啦。」雄哥緩緩的站了起來。

「喂,究竟發生左咩事呀?」

「講個秘密你知,我其實係個連環強姦犯,禽獸不如既人中之渣。」雄哥仰天長嘆。

為甚麼今天盡是碰到些摸不著頭腦的怪事?我所認識的王偉雄至多是個貪小便宜的無賴,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個強姦犯。

「偉雄就係偉雄,你並唔係啲咩強姦犯。」呂老師插嘴說道,但雄哥沒有瞧過他一眼。

「我只係想簡簡單單咁過生活,點解我一定要見到咁慘痛既畫面?前途無可限量既少女,只係因為我一時既慾望而斷送一生,我死十次都唔夠。」

「你根本無做過果啲事,你唔需要為此而自責。」

「咁你知道我每一日都徹夜難眠?自從一個月前回想起我上世既所作所為,一合上眼就會見到佢地淚流滿臉,有時候又會聽到淒厲既慘叫聲,呢啲可能就係所謂既因果報應。」雄哥目光呆滯,似是看著我又像看著遠方。

「如果你真係內疚既話,你更加應該要努力生活。」我不加思索地說出心底話。

「阿樂,你覺得拼命努力之後,我地又會得到啲咩既回報?」雄哥似乎與搭上了我的頻道,我一定要想辦法說服他。
#8 2018-01-05 07:40:2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從來沒有為一件事拼命過,所以我不知道答案。就算訂下了目標,我最後也會半途而廢。可能是因為名字的關係吧,我比較容易滿足,也比較容易放棄。

「成就感?金錢?名利?地位?錯啦,呢啲通通都唔重要 。」雄哥打斷了我的思緒。

「快樂?」我試著補答。

「錯呀!其實回報係咩都不重要。因為最後都會比強姦犯毀去一生,所以我地根本唔應該拼命!」

「岩呀,所以你更加應該繼續陪我混混噩噩咁去過日子。」我知道雄哥一定是瘋了,但同時覺得他說的不無道理。

隨隨便便地生活,簡簡單單地工作,也可以普普通通地活下去呀,變得認真其實並沒有甚麼好處吧。

「對唔住呀,我返唔到轉頭架啦。」雄哥勉強地露出笑容。

「呀雄,我地可以一齊諗辦法,無論有幾難接受,我都會同你一齊面對。」千萬不要道歉,你根本沒有錯。

「來世要再做兄弟,再見啦趙常樂。」雄哥瀟灑地轉身,不帶絲亳依戀地一躍而下。

「王偉雄!」我絕望地喊道。

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的背影。

驚呼、巨響、慟哭,全都伴隨著淚水,把血肉模糊的場面烙在我心裡。

我這才知道,原來生命的消逝可以來得這麽簡單又突然,就在數十秒之間。

喪禮在兩個月之後舉行,除了雄哥的家屬外,我們班的同學也被邀請,不過出席的只有廖廖數人。我無法分辨,究竟是死亡對於中學生來說太沉重,還是雄哥的存在太微不足道。

然而在棺木蓋上的一刻,我彷彿意識到無論怎樣的生活方式,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地虛無。賺得的名利最終都會灰飛煙滅,被世人記下的只有豐功偉績,我們的存在無論如何都會被忘記,都會被名為時間的兇手抹殺掉。

這才是真理。空洞又至誠的真理。
#9 2018-01-05 07:59:4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政府說這次只屬個別事件,主因是王偉雄同學擅自偷看不良網站,在沒有老師的指導下強行喚醒記憶,重申「地球教育」對青年的人是必要的一課。


雄哥的贖罪沒有減輕其他人追尋過去的意欲,不過大家的行為都稍微變得正常一點了。反倒是我一直沒能回想前世的往事,只能勉強記起一個名字。

何立峰。

這三個字一直出現在我的夢裡,一把溫柔的聲音輕輕地叫喚著:何立峰,我老公;何立峰,玉樹臨風;何立峰,三年抱兩好輕鬆!

甜美的聲線與數白欖出奇地合襯,即使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但也無法勾起我對其主人的印像。

我猜這個何立峰,應該是個幸福的男人。

日月如梭,三年的高中生涯匆匆過去,轉眼間我們又來到了十字路口。有人自信地拿出準備已久的地圖,有人乖乖地跟著大隊進發,有人另闢新路說要闖一番新天地,而我還在為第一步躊躇著 。

我仍然是班上唯一一個沒有前世記憶的人,其他人在作決定時可以用過去作為參考,總覺得他們很了解自己,而我總是在見步行步。

最後一個學期,我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家中備戰公開試,到呈交大學志願表的限期,眾人才再次聚首於課室。

「你最後都係放棄升學呀?明明你成績咁好,好可惜。」同學甲問。

「既然我一心想成為大廚,不如早啲拜師學藝。我唔想好似上世咁浪費左寶貴既青春,不過試我都是會考既。」同學乙答。
真是令人羨慕。他們都是有故事的人,而我只是一張白紙,明明都同是高中生,但閱歷卻差得遠了。

「做人都係踏實啲好。追夢係浪漫,但唔能夠用黎開飯。我最清楚發夢既代價,一個人,有時真係可以好孤獨。」同學丙回應道。

這個我絕對同意。自從雄哥去世後,我變得更加孤獨。每當其他同學在討論地球的話題時,我只能當個旁聽者,關係便漸漸疏遠了。有時候我會在想,如果雄哥還在生,但與其人一樣把我當異類,我會否更加悲傷呢?

思前想後,我還是希望他仍然活著。

因為對前途沒有想法,我最後隨隨便便地按學校的推薦填寫志願,結果我公開試也考得不錯,在有名的醫學院繼續升學,一讀又是五年,多待一個春秋便要畢業。

今天如常把白袍放回儲物櫃,卻發現突然多了一個雪白的信封,上面寫著四個東歪西倒大字,何立峰收。

仔細一看,右下角還有一行端正的細字。

你的前世情人。
#10 2018-01-06 10:24:0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二章 何立峰與謝楓源

今天是星期三。

我如常在天亮前起床,睡意朦朧地到走病房。

星期三不是工作的好日子,辛勞了兩天應當休息一下,充電完成再繼續工作才是生活態度。

寄信人自稱為我前世的情人,既然何立峰有個情人,我猜他應該不是個肥宅吧。不過,現在肥宅好像特別受女神歡迎,不知道這定律在地球是否都成立呢?

我甚少向他人提及我的前世,因為一旦被追問我便無可奉告 ,無謂自討沒趣。印象中我最近也沒有向誰透露過前世的名字,所以也猜不到是誰人向我寫這封信。

「醫生!」

經常都會有病人忽然有些訴求,護士過一會應該就會幫他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