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HKG Tools
歡迎 訪客, 登入
首頁 ›› [甜故]我喺一個秘書,收埋同老細嘅秘密。 (尾已爛)
作者: 秘書姐姐 2017-12-13 11:57:36
LIHKG Link
最後更新: 2017-12-18 07:15:57 最後擷取: 2018-01-18 06:46:08
#1 2017-12-15 15:55:3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1-
踏進他的辦公室,放眼望去,是威嚴和權力的顯見。懵懂的我穿起一身不合身的襯衫,踏著不合腳的高跟鞋,雙腳一前一後地走進去,不敢輕舉妄動。

今年fresh grad,踏入人生另一里程碑:終於要進入社會工作,而陪伴我走過四年青蔥歲月的他,亦隨著我人生另一頁的翻開,無情的離開了。可能是感覺到責任的沉重,我沒有像以往一樣沉醉於失戀的哀痛,相反,我寄情工作,是盼工作稀釋孤單的拆騰;也是盼工作解除我的慾望: 情慾..色慾。

咯咯的高跟鞋聲一下一下響徹空曠的辦公室,冷氣刺骨,我不禁顫抖起來。「好涷呀?幫妳較返暖啲?」他抬頭看我,上揚的一字濃眉,眼角尖銳而鋒利,圓滿的下顎與豐滿的鼻翼,剎是好看。他的眼神縱然有年輕人的朝氣,卻沒有半點凌厲,反而像顆美玉,温醇、敦厚、柔情。從他衣著我猜他只有二十多歲,頂多就三十歲罷了,但點點鬚根卻添一分成熟男人的魅力。捲上的衣袖包裹他健碩的手臂,凸起的青筋爬滿了他外露的手背,骨直的深藍襯衫,與他undercut的髮線,宛如一泛漣漪。儘管是第一刻相望,我卻多想被他強壯的臂彎抱起,抱到床上撫慰。

我站著的位置與他坐下的視線連接,雖有些距離,但他的視線隨著我起伏的胸脯游走,我知道我的想法是污穢的,但他也許都正飽餐秀色:今天早上趕著出門,忘了穿打底內衣,裏面的蕾絲胸圍暗暗透出粉紅的色澤,幸好有胸口的鈕扣勉強的牽扯住。我往下看時,不慎看見黑絲襪被勾穿了幾個小洞,想必是今早地鐵那個大嬸的袋子勾破的。肉色的一大一小孔正正在西裝裙的下方,很是礙眼,不意外的也被他盯上了。他放肆的盯著我的腿看,我竟然沒有一點反感。

但理智讓我連忙把裙往下拉一點,氣氛沉靜,有些尷尬,但男人愛偷看女人的胴體,自古已然,何況是眼前年輕尤物?少女香的胴體總讓男人愛不釋手,也讓他目不轉睛。我生怕突兀,偽作正經道:「__老闆,早晨,我係嚟in秘書㗎。」
#2 2017-12-15 15:56:2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2-
每天都隨他出入,不少客戶更以為我倆是兩夫妻,說我們登對,他總是不以為意的竊笑。有時候客戶打量我玲瓏玲瓏浮凸的身材時,他就會目露兇光,嚇得對方退避三舍。我知道,他對我有點意思。每天嗅著Mont Blanc的古龍水味,他身上的男子氣概,其實也越來越吸引我了。

他問:「8號風球,妳做咩仲唔走?」「無,我想搞埋啲手尾先。」我忙得不可開交地道。他聳聳肩,便走開了。不一會兒,他拿來一盒飯:「妳至愛嘅揚州炒飯。」香氣四溢,我已經飢腸轆轆。正當我走到茶水間,準備泡茶時,我毫無防備的被他從後方雙手緊緊摟住:「咁樣沖茶,曬哂啲靚茶葉呀。」我臉羞紅得發燙,不是因爲被揶揄茶藝不精,而是他結實的手臂抱著我時,我腰背好像感覺到有硬物在一上一下地磨動。

異惑的我轉過身來,臉只到他衣領,他一手領起我下巴,吻著我的雙唇,吸啜著我的舌頭,手不規矩地從我屁股挪動著。沒一會他把我抱到旁邊會議室的桌上,掀起我的西裝裙,解下我襯衫兩三顆鈕扣,我兩個渾圓的乳房載在鮮紅色的蕾絲胸罩裏,他用力揸壓,強勢地扯下我的胸罩,吸啜著我兩顆漲得粉紅的乳頭,邊舔邊撫摸我的腰間。我的尖頭高跟鞋啪啪兩聲掉到地上,他便乘勢俯身壓在我身上,大肆搜掠,遍身亂摸。

我被弄得呻吟起來,雖然嘴上嚷著:「老細呀..唔好啦..呀...有人見到唔得㗎...呀....」但並沒有反抗,我知道我享受這一切。他輕易的扯下我的黑絲襪,把手衝動的伸進去,爬過陰毛,用手指沾了我下身溢出來潤滑的分泌,來回塗在我滿是他口水的乳頭上。「呀...好敏感..唔好...呀...」他拿舌頭塞滿我的嘴巴,又舔我耳側。我像淫蕩的女人,近乎赤裸地坐在會議室的桌上,讓一個不是我男朋友的男人享用著。

「你睇下你,濕到出嚟喎,想唔想我獎你呀?」未幾,他抱我下來,要我跪下,那一聲呟喝的「跪低!」讓我回復理智,猶豫片刻後,我衣衫不整地走出會議室,遺下窗外的翻雲覆雨,以及那一盒冷冰冰的揚州炒飯。
#3 2017-12-15 16:12:1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3-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我與他的距離越來越近:每天早上他都趁我沖茶時溜進茶水間,摸我滑溜的被滑溜的黑絲襪包裹的腿;在人多的𨋢裏,他會把手滑進我裙裏,掐著我肥厚彈性的屁股;交文件他簽署時,我又不經意的伏身,讓他看見我若隱若現的胸脯。可是在眾人面前,我們又變回上司下屬的關係,我只能仰望他的背面,裝出一臉敬意,但這種忽冷忽熱的關係,讓我無所適從。

有人說女人是欠缺安全感的動物,男人是女人用以自慰的安全感。這陣子公司生意好轉,客似雲來,他也很少在公司與我玩把戲了。強烈的空虛感讓我有好幾天都對他冷言冷語,他便趁著週末囑咐我回公司,我想是為了開解我。意料之中,坐下不久,他便從後吻我的脖子,太突然,我無從招架,禁不住「呀」的一聲呻吟起來。

他把我從椅子上扯下來,開始拉下褲子的拉鏈,脫掉褲頭鈕扣,一把把脹熱得粉紅的巨物塞進我口深處,我還未來得及反應,他就一下一下的把巨物推進我口裏。我滿口的口水溢出來,差點呼吸不了,便「嗯。。嗯。。」地叫,他沒有憐憫我的哀嗚,抓住我的頭髮,重複著推進的動作。「乖,用脷lam。」我依他指示,用脷尖在繫帶輕輕施壓,再從兩顆粉紅色小球舔上去,用脷一邊舔一邊吸,他禁不住溢出像透明膠水的液體,我也不浪費,統統吸到嘴裏吞掉,讓他近乎麻痺得像迅雷般顫抖了。

我記得以前為男朋友口交時,往往都是被強行的塞進嘴裏,可能是男人都喜歡女人拜倒在膝下的感覺吧?這次他也不例外,眼前這個脫了褲子的男人不但粗暴的扯住我的頭髮,還拼命把那根粉嫩的有多深插到多深,只是這次我明顯比以前放鬆,沒有嘔心的感覺,只想舔得他舒服舒服。我又用脷盛著唾液,把粉紅色的小球「噗」的一聲吸到嘴裏。手也沒有空著,抓他青筋暴漲的手去掐我的脖子,他越用力,我就含得越興奮,是我從所未有的興奮。我就這樣跪在我老闆面前,跪得雙膝通紅,仼由他掐住脖子、扯著頭,我皺著雙眉、狀甚痛苦、嘴邊流著一串串被擠出的唾液,嘴裏是他那粉紅粗大的陰莖。

他摸我的頭說:「畀哂你好無?」我笑笑,他深入的把所有都給了我,我全吞了進去,滿瀉的是鋪天蓋地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