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HKG Tools
歡迎 訪客, 登入
首頁 ›› 臭雞其實都想得到幸福架 (連載中)
作者: 想奶你個臥蠶 2017-10-30 10:37:07
LIHKG Link
最後更新: 2018-01-18 08:07:32 最後擷取: 2018-01-20 18:23:18
#1 2017-10-30 21:06:0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有冇睇eason套新劇呀?佢講英文真係好好聽。」
「佢有新劇咩?之前得閒死唔得閒病 好好睇架?」
「係啊,劇情冇咩拖泥帶水,又拍得靚。」
「好呀我今晚睇。」

呢個忙到同時代有啲脫節嘅男仔叫George,大我一年,斯斯文文青靚白淨又戴眼鏡,雖然係耶撚但完全係我杯茶。佢讀醫,上年仲拎左個獎學金,前途一片光明。一段寒喧過後我決定出擊。

「係呢你星期日得唔得閒食lunch?成日對手機好攰不如到時慢慢傾」
「我夜晚先得呀 晏晝要同教會朋友食飯 你join唔join我地?」
「唔喇我都唔識佢地」
「咁我地食夜晚?」
「冇所謂啊反正我都冇人約」
「咁就星期日七點大公園等?」
「好啊到時見」

George係之前我間u open day識嘅,咁難得呢個小鎮好少亞洲人,我第一時間梗係抄左佢牌先。哈,佢唔會逃出到我手指罅嘅。

係喎介紹返自己先。 我叫Naomi,個樣幾似陳芳語(kimberley chen),我同佢都係廟細燈籠大,眼大乖乖女樣。但我好臭雞格所以熟嘅朋友叫我臭kim。

我好鐘意蒲,啱眼緣嘅幾杯落肚對方就可以帶我去爆房,我同幾個中學同學都有keep住打友誼波。我知呢種臭雞行為好唔覆得,而呢堆關係總會有結束嘅一日。那怕每次醒都係得返我一個,但我只係想有人錫有人陪,即使只係一晚,一個鐘。

我今年應該讀year 3但想去避下世而申請左去英國exchange兩個semester。

沖完涼嘅我著左條黑色連身摟屌裙同吊帶黑絲襪,坐左喺枱前面。搽保濕、上隔離霜、粉底、concealer、畫眉、眼線、眼影、夾眼睫毛、mascara、highlight、contour、噴setting spray……呢套程序喺我入大學後慢慢熟練。

我披住件海軍藍Duffle coat,踩住對黑色Chelsea boots就出左門口。

行左陣去巴士站會合台妹Katie再一齊搭巴士去club,今日係星期三sstudent night,好多club都有學生優惠。

「Wow Naomi你這樣穿超辣啲耶,早上是小黃貓,晚上是性感小野貓啦~」
「你才是性感小野貓啦,我都不知要穿甚麼,妝又不會畫……」
「不要擔心啦你這麽正,就算你素顔男生也被你迷得死死的。」
「哎喲Katie你不要鬧啦……」
「哈哈哈Naomi好可愛喔!對了今天我有化妝在胸部,你看看有沒有比較大?」
「對耶!我還以為你穿了push up bra。」
「都有穿喇哈哈哈哈!」
「……哈哈」

其實a cup都推到c cup咁呃人地呃自己好咩?一除就露晒型喇喎。不過算啦佢開心就好。Katie身材平平但勝在個樣夠姣, 明明有男友都好鍾意出去蒲,於是成日都俾男朋友鬧。

落車入Club後放低褸就入去bar買野飲去舞池un。 我覺得英國人好鍾意去蒲但有一樣好過香港,就係佢地真係去享受,冇香港嘅濕鳩劈酒文化。

其實Club真係勁嘈,我又唔係特别鐘意跳舞,酒嘅質素參差又貴,不過勝在氣氛夠癲可以喺到放肆下。同最重點嘅係我好享受人地嘅目光同梗係可以溝仔。我今晚一改可愛路線,化左個比較歐美風格嘅成熟妝比個新形象自己。

un左冇耐就有個亞洲男仔貼過黎,
「Hello pretty, you alone?」
我望左望周圍,Katie個衰妹又唔知走左去邊。
「Nah, I'm with my friend but she's away at the moment.」
「Okay I'll take care of you before she come black.」
「Okay.」
「So…can I get you a drink?」
「Yes please, can I have beer?」
佢好高,就算佢行遠左喺咁多鬼佬之中我都見到佢,身高目測183。佢講嘅係大家所認知嘅傳統英式口音(RP),個樣就似混血日本人,總之就係幾靚仔嘅player樣。

冇幾耐佢就拎住兩杯啤酒返黎,遞左杯俾我。
「My name is Hideo. Cheers.」
「Naomi.」秀夫?估中左真係㗎仔。

跳下跳下又飲左大半杯啤酒,我突然覺得有啲頭暈。
我嗰時以為自己前一日唔夠瞓所以咁快wing,但而家諗返一定係俾個秀夫落左藥,兩杯就冧。當我流架咩。我line左一句俾Katie「我好像喝多了,我先回去」就同秀夫講我有啲唔舒服要走先。

「Naomi you alright? Don't worry I'll take you home.」
「It's okay I can call a cab...」突然有啲頭痛我即刻合埋眼坐喺旁邊。
「See you can't even stand. Where do you live I'll send you...」

唔。好頭痛但唔係宿醉嗰種。我擘大眼,好黑咩都睇唔到。我訓緊嘅唔似自己鋪床,仆街。我下體冇特别痛楚。我摸摸自己,身上得條t back同件oversized t-shirt。

今日唔洗返學,所以我賴床賴到一點先起身,一起身睇電話發現有幾個missed call同未睇嘅line message,全部都係Katie俾我嘅。
12:30「這樣喔,你不舒服就快打小黃回家吧!」
03:17「我現在從pryzm離開了,你還好吧?」
03:52「唉我男友又在鬧了」
04:23「他説要分手怎樣辦」
04:23「Naomi你快回我」
05:14「剛才跟他愛愛後沒事了嘻嘻」

「沒事就好了。他都不喜歡你就别再去clubbing搞得他生氣了,要不然下次跟他一起去吧。我睡一覺現在沒事了。」Katie唔同我,我落club係想搵仔陪,佢落club只係想un下放鬆下,所以我從來冇話自己啲嘢俾佢知去破壞自己形象。

今日難得Day off,我自煮自食後落左樓下做gym。我知要吸引男人淨係靠樣唔夠,於是我好努力操fit自己,令自己樣靚身材正。

「喂咁啱嘅?」
「Hi Janson我第一次喺到見你喎!」
「係呀我第一次用呢間gym。」
Janson係George嘅朋友,都係讀醫但完全唔係我杯茶所以我冇私下搵過佢。
「咦你有男朋友架?」
「下?」
「咖喱雞……你男朋友都好熱情喎。」佢陰陰嘴笑,指一指我心口同頸。
「俾你發現左添哈哈。」我以笑遮醜,唔通話俾人執屍老強嗰陣留低架咩。頭先出門口鏡都冇照,偏偏我今日仲要著bra top,即係咩咖哩雞都睇到晒啦屌,希望佢唔好同George講啦。
#2 2017-10-30 21:06:5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不知不覺就到左星期日。我化左個本田翼咁嘅妝,著左件酒紅色冷衫配黑色絨面迷你裙加黑絲,Chelsea boots,髪尾卷左少少,睇落幾鄰家女孩。6點50分我已經見到George企左喺公園門口。
「Hello,我地去邊到食呀?」
「你今日…好可愛。呃……我知道有間意大利餐廳好似幾好味……」佢望左望我然後另埋左面,耳仔有少少紅。
「哈哈係咪未見過我化妝,行啦我肚餓喇。」最鐘意呢類怕醜仔,郁少少就面都紅晒咁。

我點左個龍蝦天使麵,又真係幾好味喎衰鬼。
「係喇Naomi……」
「做咩?」
「你同你男朋友……點呀?」
「唉。」我放低餐具,準備交戲。
「佢出面有第二個,分左手喇我地。」面上嘅眼淚一滴、兩滴、三滴,我啲戲其實唔錯架。
「Sorry呀我唔知…你冇事呀嘛……」佢喺個袋拎左包tempo俾我。
「話冇事就呃你啦,但呢個男人唔值得我愛,再鐘意都要放手。」
「你會搵到更好架。」
「我都希望。」
之後大家Deadair左陣,冇幾耐佢就主動講起短暫的婚姻,乖仔黎架喎真係有去睇

食完麵後,佢話想搵間Cafe坐下傾下。
「但呢個鐘數s咩cafe都閂喇喎,我又唔想落bar……雖然我房有啲亂但唔介意可以去我到坐下嘅。」
「但你啲housemate…會唔會唔方便呀?」
「我唔識啲housemate架冇所謂。」
「咁…打攪晒喇。」

「sorry呀我個房真係有啲亂。」一入房開燈我即刻衝左入去收拾,但呢個亂係特登嘅,啲bra呀底底擺晒喺床。
「唔……唔緊要啦我一陣就走架喇。」
「唔洗咁見外啦!」我扯左佢坐落床,自己就去廚房拎左whiskey同綠茶出黎。
「自己倒啦,唔洗客氣。」我坐喺櫈上,塞左隻杯俾佢。
「um...我唔係好飲酒架……」
「咁我一條友飲囉。」我扁嘴,溝左杯俾自己。
「好啦我陪你飲啦。」
「乖喇。」我俾左自己嗰杯俾佢,再摸摸佢頭。

過左陣大家都飲左三四杯,我面開始紅。我其實幾飲得,只不過好易面紅,不過呢樣好事黎呀。
「唔…好熱。」我除左黑絲同件酒紅冷衫,裏面淨低件黑色bralette。佢耷低頭飲酒,但其實我知道佢望緊我個胸。
「咸濕仔未見過女人咩!」我企起身推一推佢膊頭,順便坐喺佢身邊。
「唔係……」佢有啲不知所措,繼續耷低頭,握緊隻杯。
「有咩唔識姐姐教你喎~」我特登喺佢耳仔隔離講,手指劃過佢心口。
「Naomi我諗你醉左喇!」佢塊面紅過關二哥,雙手捉住我膊頭推開左我。

「係呀…我冇醉喎……」我繼續交戲,個頭枕喺佢膊頭又攬住佢隻左手送晒波餅俾佢食。我本身都有d,而家再夾一夾,佢個視覺應該會覺得幾震撼。
「Naomi?」
我冇理佢,不過我就轉左姿勢,由挨住佢變左做攬佢腰訓佢大脾,面仲要向住佢。咦有嘢頂住我耳仔喎……
「Naomi……」佢搖左搖我膊頭,見我冇反應後停左手。過左陣佢拎開左我對手,企左起身之後公主抱我入被竇。我當然唔會放棄呢個大好機會,喺佢放左我落被竇縮手時我突然攬住佢隻手「…唔好唔要我呀…嗚…」
我聽到佢深左深呼吸,錫左我額頭一啖,之後訓左喺我隔離,我依然死攬住佢隻右手。

嗰晚雖然我地大被同眠,但除左訓覺就真係咩都冇做。
#3 2017-10-31 09:25:3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唉佢又推左我約喇」George嘆氣,望一望隔離嘅Janson。
「何必單戀一支花呢?你高大靚仔,要女嘅話london排到上edinburg啦。況且我咪同你講話Naomi有仔囉,嗰日呀我見到佢頸同心口幾廿個咖喱雞喎,仲要著bra top遮都唔遮下正一臭雞黎架~」
「前幾日佢先同我講佢俾男友帽左喎。」
「俾男朋友帽左唔可以係臭雞咩!」
「咁又唔好咁講。」
「唉我唔知喇,總之我覺得女人都係雞係公廁,都係男人好。」
「咁你同你男朋友點呀?」
「靚仔又講英文已經夠晒啦。」
「我都係鐘意香港女人多啲。」
「睇下點囉。」
#4 2017-10-31 20:29:3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Naomi!」雖然啲音樂好大聲但我隱約聽到有人嗌我。
「George?」可能佢飲左啲酒紅都面晒。
「Hello好耐冇見喇。」
「都係幾個禮拜啫……」唔知講咩好添。
「其實你係咪嬲左我?」
「吓?冇喎。」
「咁……點解我次次約你你都唔出黎嘅……我好八卦咁問左Katie佢話你其實你唔係好忙……」
「Er……」死喇唔通話我係臭雞唔想你接近我咩。
「咩話?」因為音樂好嘈嘅關係佢哄到好埋,陣洗衣粉味好香。
「佢唔知我schedule啫……其實我真係幾忙下。」
「哦……我以為我做左啲咩令你嬲添。」
「唔會啦,你又冇做啲咩。」
「太好喇,我去買嘢飲先。」
佢神情好似啲細路拎到禮物咁勁雀躍好可愛。

「Cheers!」
「椰子味幾好飲喎叫咩名?」我平時淨飲啤酒,對雞尾酒一無所知。
「叫Pina colada,甜甜地我都估到你會鐘意。」
頭先喺吧枱飲左幾杯啤酒,加埋呢杯cocktail,個人開始興奮起黎係咁喺到跳。雖然好嘈但我都扯住George講左好多九唔搭八嘅嘢。跳到四點幾開始攰我同George講不如走喇。

一出Club,出面落狗屎。
「喂有巴士呀!」我諗都冇諗就拉左George上車。成程車搭得五分鐘但George已經訓死左。其實我連佢住邊都唔知。到我站時我拉左佢落車帶左返屋企。訓著左嘅人真係好重好重,我完全唔明自己點抬佢返屋企。

「喂Janson我係Naomi呀,你知唔知George住邊?佢飲到貓哂呀。」
「唔知喎我冇去過佢屋企。而家你地喺邊?」
「頭先好大雨所以我抬左佢返我屋企。」
「咁得啦你咪照顧佢一晚囉。」
「……啊係喇,你男朋友好爛玩架,睇實佢。」
「其實大家sp黎咋嘛,唔通同人咁介紹咩。」
「都小心啦,唔知佢咁爛玩有冇病架嘛。」
「喂你係咪知道啲咩?」
「Em……佢之前有對過我出手。」可能我真係飲多左,連呢樣都講埋出黎。
「怪唔得啦,頭先你行開左佢即刻話你好正又乜乜物物講到自己屌過咁。」
「唉不要再說了,諗起都想嘔,總之你小心啲啦,byebye。」
收線後我去左個廁所落妝換衫刷牙。
#5 2017-11-01 23:08:0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出返黎George都係訓死左咁,我唯有將佢從床嘅中間移去旁邊,自己訓另一邊,熄燈訓覺。矇矓中好似有人攬住我。「呀…嗯!」有人喺我耳仔吹氣,我都未反應過黎個嘴已經出唔到聲。雖然熄左燈但錫緊我嘅係George。

我個腦唔係好諗到嘢但都想推開佢先。「唔好啦……」「掙咩扎呀臭雞!」我完全冇諗過溫柔嘅George會咁鬧我,反應唔切呆左一呆。佢就趁我發緊呆嗰陣奶我耳仔同伸手入我件衫揸我對波。「嗯呀~」雖然佢嘅動作好笨拙但我仍然好大反應因為耳仔好感敏。
「死臭雞你明明就好鐘意!」
「夠喇!你憑咩話我臭雞呀?」
「我都係讀city,同你同hall架有聽過你啲嘢。開頭我都唔信,但頭先我有聽hideo講過又聽到你同Janson傾電話。根本你就來者不拒呀死臭雞!」

我完全對George冇印象,佢亦從來冇提過佢讀城大,更咪話提過其實佢識我。可能係飲左酒有啲情緒化,我突然喊左出黎。

「係呀我就係臭雞又點呀!我都係想有人錫有人陪咋嘛!嗚嗚嗚……」
我起身騎左喺佢上面,一邊烏低身嘴佢一邊除衫褲,再拉開佢褲鏈。
「喂你做咩呀!」
「咁我係臭雞嘛,咪做返臭雞會做嘅嘢囉。」
「sorry我醉左頭先語氣重左…你唔好咁啦……」佢可能俾我嚇一嚇,即刻捉住我對手道歉。
「你鬧得我好啱呀我係雞係公廁。」我推開佢對手,跪坐烏低身幫佢含。
「嗯…唔好咁啦好污糟……啊……」佢個人放軟左,手都鬆開左,我亦手口並用。

「嗯!」我呑左口裏面嘅液體。「喂呀射之前要講呀!」
「呀對唔住…因為太舒服……」George而家面紅紅又怕醜咁真係好可愛。
「咁我幫你再舒服啲啦好冇?」我chok左佢轆鳩幾秒之後喺床頭櫃拎出個杜蕾斯,用口幫佢套上再一野騎上佢到,un un下我突然停低。
「…做咩停?」
「喂基督徒可以婚前性行為咩?」
「其實我唔信架…我想識多啲朋友先返。」
「喔咁樣。」我繼續un,佢伸手揸我波。
過左陣George突然坐起身撲倒我變左男上女下嘅姿勢。
「啊!!」George轆鳩屬細長型,唔會覺得好撑但每下都頂到好入。

「你同我落床!」佢突然停左抽插仲好惡咁命令我。之後佢開左燈然後推左我去鏡前。
「睇下你幾淫賤!」講完佢就狗仔式入黎。雖然佢叫我望鏡但根本舒服到我擘唔開眼。
「啊!」佢好大力抽落我屎忽同揸我個波,「雞屎忽吖拿!雞胸吖拿!」
「好舒服……多謝你呢個係我第一次。」冇幾耐佢慢慢離開我身體。

我跪低除左個套再幫佢奶返乾淨。「著返條孖煙通先訓呀唔好整污糟我張床。」我望住訓著嘅George,覺得自己真係冇救喇,唉。
#6 2017-11-02 09:53:3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二日一起身我就聞到熱香餅味。
「早晨。」
「起身拿?去刷牙食早餐啦。」
「嗯。」點解呢個男人明知我係臭雞都要對我咁好。
「你試下啲cream呀,我覺得我整得好好。」
「點夠你啲cream好味呀。」屌唔小心就講左個有味笑話。
「琴晚對唔住呀,我飲大左先會咁講咋。仲有有冇整親你,我好似好粗魯。」George放低刀叉,少少皺眉咁講。佢本身有啲八字眉,再皺眉真係好惹人憐愛。
「唔緊要啦我冇擺喺心。」聽佢琴晚咁講,應該都好多人聽過我啲嘢,唉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之後過左一陣我地都冇再出聲。

「今次我洗碗啦。」
「我……」George欲言又止。
「做咩?」
「都係冇野喇。」

我一路洗碗一路喺到諗自己嘅未來。或者而家應該要收手過返啲正常人嘅生浩,將來搵個完全唔知我以前啲嘢嘅人嫁左過人世就算啦。我知臭雞仲想搵毒撚埋單真係好衰,但臭雞都想得到幸福架嘛。

「啊你做咩……」我啱啱洗完碗抹手嗰陣George突然從後攬住我。
「其實呢,我仲係你中學師兄,你中四嗰陣我已經好鐘意你,直到而家都係。我唔介意你以前點雞法,我希望你可以同我一齊,以後唔再出去玩,淨係得我一個。」
我呆左,臭雞真係咁易得到體諒同幸福咩?
#7 2017-11-04 07:00: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Naomi,我要返學呀,走先喇。」George走入黎廚房。
怪唔得咁美好啦原來只係我FF,fair enough.

望望鐘我都差唔多換衫返學。今次我就醒喇,照左鏡見到有咖喱雞就著左件鬆泡泡樽領冷衫。啱啱坐低Katie就一輪嘴問我嘢。
「昨天玩得高興嗎?」
「還好吧,Elodie她們看到朋友就沒理我了幸好我也有遇到朋友。」
「欸昨晚做了吧?」
「啥?」
「沒被種草莓哪需要穿高領啊~」
「天氣冷嘛,你聽我聲音都沙啞了。」其實係琴晚嗌得太大聲所以聲沙。我拉低成個領俾佢睇,咖喱雞就喺我鎖骨位。
「哎唷錯怪你了,要保重身體喔。也對,你不是會one night stand的那種人。」Safe!
「就是嘛。」講大話對我黎講就好似每日要食飯咁自然。
#8 2017-11-04 07:01:3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十一月頭我收到屋企嘅Whatsapp call。對於父母突如其來嘅聯絡我好詫異,因為我嘅出世只係個意外,父母從來都覺得我係個負累,由細到大都照顧我嘅就只有嫲嫲,但六年前佢因為糖尿病去左。自此冇人再照顧我,金錢上父母只會每個月俾三千我。自問已經好慳但呢個數目對我黎講真係好細下,靠住呢筆錢想買衫買新電話幾乎冇可能,於是我由十六歲就開始打工。

maid cafe,私影model,waitress,賣雪糕,bossini,陪酒……總之𡃁妹賺到錢嘅工我好多我都做過。今次去英國嘅錢全都係我自己出,至於點解我賺到咁多就有機會先講啦。

講返正題。
「喂 媽媽?」我叫佢媽媽,即使佢從來都冇盡過母親嘅責任。
「Naomi,你要幫我呀真係。」我地係關係疏到可能佢連我中文名都唔記得,淨係叫我英文名。
「發生咩事?」
「你老豆返大陸搵女人點知被捉姦,佢喺二樓跳左落去跌斷左隻腳要成五萬手術費呀……」
「跌唔死咪算係咁囉,痴線佢上去搵女人你仲要幫佢俾手術費?你係咪弗左?」
「Naomi!佢始終都係你老豆呀!總之而家你老豆就失業,我就只係做緊文員仔,啲積蓄俾你老豆拎去賭晒咁濟,半個月內我真係拎唔出咁多錢呀……銀行又唔肯借」佢已經喊緊。
「喂咁你又覺得我有錢咩?我而家冇做嘢呢邊洗費又貴。」
「我問緊親戚借錢,應該夾夾埋會有三萬幾,淨低嗰萬幾……求下你試下去打工,你咁叻女之前搵過咁多,英國人工又咁高……」
「由細到大你地都唔理我架啦,而家一要錢就黎搵我?」
「Naomi你就當我求下你啦……」佢又喊。
「唉好啦好啦一個月搵萬五我試下啦。」
「多謝呀乖女……」
「你遲啲whatsapp你銀行資料我啦,就咁啦byebye。」
#9 2017-11-08 20:59:3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絕對係個拜金嘅女人,只要係搵得多嘅我都肯做,於是原定兩個星期嘅工就延長至我返香港為止。其實我唔明個中東佬點解要俾咁多錢我同我按摩,不過既然佢肯俾就好啦,我開心佢又開心,win win雙贏。

「你Christmas去唔去旅行?」就喺同Katie落完pub嗰時我收到George嘅whatsapp。
「得返廿幾日你先黎問我嘅?」
「俾人放左飛機呀……」
「即係搵我做後備啦」
「我唔係咁嘅意思」
「講笑咋 好啊 去邊?」
「18號開始去意大利七日 我機票行程咩都plan晒架喇」
「ok你話事 你一陣俾班機account no嗰啲我過數俾你啊」
「好呀」

話咁快就Christmas break,話咁快就18號。因為George屋企比較近火車站於是我先去佢屋企食埋早餐先去搭火車去機場。
「Hello好耐冇見……」
「係囉都成個幾月……」
「呃……你執晒行李未?」
「梗係執晒啦仲有四個幾鐘就飛喇喎。」
「係囉哈哈。」
#10 2017-11-08 21:06:0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Naomi我地到喇。」突然有人喺我耳仔旁邊講。
「唔?啊唔好意思啊!我個頭好重。」我擘大眼先發現原來我成程都訓死左喺George膊頭。
「唔緊要啦見你訓得咁冧我都唔想叫醒你。琴晚好夜先訓?」
「我琴日先發現原來有份Assignment要21號交…所以我琴日冇訓過。不過頭先訓左兩個幾鐘精神左好多喇。」
「咁就好喇。」

威尼斯有分本島、玻璃島(Murano)同彩色島(Burano) 。威尼斯機場嘅指示唔太清晰,同職員喺溝通上亦有少許困難,但都總算買到飛搭船去本島。我地雖然坐下層但都可以透過玻璃窗睇到出面好靚好有特色嘅水上建築物,可惜我睇睇下又訓左喺George膊頭。去到本島後我地就搵碼頭,途中穿過好多小巷小橋,每條小路都只會通去一個地方,冇得話而家行過左就下一個街口行返過去,結果行多左好多冤枉路。去到碼頭就搭ferry去酒店,白色細細架單層,速度應該同天星小輪差唔多。

因為想慳啲同埋大家都扑過野嘅緣故,我地揀左一間房一張double bed。因為冬天日長夜短,五點幾太陽都落晒山,我地唯有周圍是但行下。雖然已經五點幾但我地都買左張搭船嘅day pass去遊下船河同去搵食。其實啲小輪行得咁慢又拋拋下真係幾好訓……冇錯,我又訓著左。

起身去到玻璃島後是但兜左個圈就去plan左會去嘅餐廳。真係比喺英國/香港食到嘅意大利菜好味,走嗰陣仲有得試酒添。

寫寫下變左意大利遊記
#11 2017-11-09 21:51:4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通左成晚頂嘅結果係我一返到酒店涼都冇沖就訓著左,一覺訓到第二朝。George喺隔離望住我,一對上我嘅視線就面紅。
「早…早晨呀。你洗唔洗去沖個涼?」
「好呀。」
「我google下去邊食早餐先……」

其實有些少尷尬,因為沖涼房同床得一塊磨沙玻璃之隔,如果沖涼房開燈而出面熄燈嘅話,沖緊涼嗰個就會被睇得好清楚。於是我拿拿臨沖完刷埋牙換埋衫就出返房。「我行得喇。」

食完早餐後我地就搭船出去搭Gondola(貢多拉)。今日天氣好好,天又藍雲又冇乜。其實隻船冇咩特别,就係以低炒角度喺水路遊威尼斯,會經歎息橋。個導遊仲要講得好hea,而我地單純覺得黎到威尼斯一定要搭gondola咁解,佢地就係單純賺你遊客錢。

喺本島行左陣食飯後我地就拎行李Check out搭火車去Florence。 適逢十二月,街上同鋪都掛滿左唔同嘅燈飾, 好有節日氣氛。
「好凍呀。」我忍唔住細細聲講左句,對手套好似擺咗喺個喼度冇拎出嚟。
「咁咪唔凍囉。」George拖住我隻手,俾佢拖到實一實好有安全感,再加埋當時有街頭藝人唱緊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成個氣氛好浪漫我不禁心動左下,念高腳錫左佢面珠。佢面紅紅咁望住我。

跟住George穿過左條好似女人街嘅街之後去到food market。到處都係意粉pizza沙律其實冇咩可以揀,因為又凍又餓嘅情況下我地去左檔冇咩人排隊嘅pizza檔買左個薯蓉同大嘅Margherita pizza,仲買左支細嘅唔知咩barbera紅酒。新鮮出爐熱辣辣好味道,配埋紅酒一流。食物嘅份量都唔算好多但好多澱粉質同芝士質到幾飽下。
「食唔食甜品呀?」離開左food market後行左冇耐我見到間餅鋪仔,啲tiramitau同其他林林總總嘅凍餅布丁睇落十分可口。

「梗係食啦。」George哄埋我耳仔,講完仲吹左口氣。
「喂呀曳曳呀你!」我細細力推開佢。可能佢飲左啲酒所以大膽左,不過酒後產生嘅呢種反差真係好可愛!
#12 2017-11-10 05:33:2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地買左Tiramitsu同panna cotta(意式奶凍)後行左去河邊一路食一路睇映射喺建築物上嘅燈光,之後再行去唔同嘅教堂同博物館。夜晚係冇得入但冇乜人嘅環境下周圍行下影下相好舒服。
「Naomi你入黎睇下。」George入左間房。
「有咩睇?」原來係間樓底好矮嘅雜物房仔。
「我忍唔住喇。」佢閂門上鎖,仲拖左個櫃塞住門口。
「喂…嗯……」佢好覇道咁推我埋牆然後一野咀落黎,一手勾住我頸,一手喺我件大褸下隔住褲揸我屎忽搞到我慶烚烚。
「返去先啦呢到人地雜物……呀……」佢推左我落張咕𠱸櫈仲開始除我衫。
「哇硬晒喎佢。」我幫佢除低件褸,一除已經見到轆鳩喺灰色nike下勾畫出嘅形狀。
「諗起你點會唔硬呀,含啦八婆。」佢叫我跪低再將我個頭推向佢下體。佢句話完全冇講笑嘅成份,難免令我有啲受傷。呢幾日都係睇住唔俾佢飲酒好,一飲佢就變連登仔咁言行都好mean。

從一開始幫佢含佢就撳實我個頭。我知呢個可能係男人無意識嘅動作,想征服個女人之類,但其實唔係個個都鐘意被口爆囉,咁樣被撳住亦會令我自己含嘅節奏被打斷。我望一望佢,佢好陶醉咁合埋左雙眼,個口擘大左啲。「……嗯!」就算我被口爆過好多次,我都係會俾突然口裡面嘅填充感嚇親。
「下次射之前要講呀……」我抹一抹嘴角嘅液體。
「再嘈下次射落你耳窿呀臭雞!」佢再次推我落張咕𠱸櫈,但今次仲重手啲。
「George你可唔可以唔好唔講野……」我唔係m,俾人粗暴對待同俾人叫做臭雞並唔會令我開心。
「乜我有講錯咩?」佢一野揸落我個波,隔住幾層衫都好痛。

「你知唔知呀,」佢除左我對鞋同絲襪,擘開我對腳變做m字腳,伸手刺激我陰蒂。
「我由高中開始就鐘意你,覺得你又靚又可愛又純。我成日去圖書館坐喺你附近望你,有次我考dse前溫緊書溫到勁撚眼訓,然後你走過黎俾左罐雀巢咖啡我,嗰下我覺得你簡直係天使。」喔,嗰次約左人溫書,我買埋咖啡點知對方甩左我底,於是我就是但俾左罐雀巢咖啡後面溫書溫到恰下恰下個師兄。
「year2嗰陣我知你入左城大仲要同我同一個hall,我不知幾撚開心呀!雖然我冇勇氣接近你但有時見到你我已經好開心。」嗯……好舒服…就快高潮喇……
「但係我有聽過啲人話你成日去蒲,有次又見到你喺尖沙咀同個三四十歲嘅男人上左酒店……」佢突然用埋口搞到我即刻高潮左,成身好似有電流通過咁。
「啊~」 佢企起身用正常體位抽插我,每下都插到好入好舒服。
「我好撚崩潰呀!點解你係啲咁嘅人!點解同邊個去爆房都得呀!」 佢越講越激動亦都插得越大力。
「啊……我好想…有人陪同錫……我呀。」強烈嘅抽插令我講野疾下疾下。
「咩想人陪呀,你條臭閪跟本就係閪痕!」
「係呀快啲屌鳩我啦!」我已經唔介意佢點講,我跪上咕𠱸櫈扭左幾幾下屎忽示意佢轉狗仔式。
「食屎啦臭雞睇我屌到你反閪!」佢每下都好粗暴,每下都頂到好入舒服到我講唔到野。

過左一陣嘅呻吟聲、氣氛聲同啪啪聲後,佢停左落黎,好暖。
「仆街我冇戴套!」佢軟淋淋咁退返出黎。
「唔洗驚……我有食藥架。」啊,用狗仔式好幸福。
「死臭雞成日俾人內射!你睇下你個閪幾撚淫係咁噴精。」佢勁大力打落我屎忽。
我駁唔到,默默清潔同著返啲衫。
「著咩衫呀臭雞!我話夠喇咩?」佢抱起我玩龍舟掛鼓,估唔到佢瘦瘦地又幾好力。
「你咁細粒咁啱就玩龍舟掛鼓。」過左冇耐佢又射左,今次啲精好似仲多過頭先。
「唔準抹呀今次。」佢將我攤落咕𠱸櫈再分開我對腳,喺衫袋拎左個好熟口面嘅粉紅色圓形盒出黎,係我個月經杯。
「你識點用架啦,塞落去。」我塞好月經杯再著返好衫嗰陣佢又嗌停左我。
「塞佢落豆豆個位。」佢俾左個震蛋我,另一隻手拎住個遙控。我以為飲完酒嘅佢先咁痴線但原來已經一早plan好晒。
#13 2017-11-13 06:46:2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行返去酒店其實只有十五分鐘路程但我地行左半個鐘咁濟。我頭先已經高潮左幾次,豆豆已經好敏感,一路上佢仲不斷切換到震蛋嘅跳動程度令我寸步難行。有幾次行到去好多人佢伸手入黎向粒震蛋施壓。「嗯~」我忍唔住嗌左出黎,即刻有堆人望住我地,有啲仲陰陰嘴笑。
「你個樣好欲求不滿好撚淫呀。」George捏左下我屎忽。
我玩開ONS,一黎就扑野架啦,好少玩sex toy,何況係當街當巷嘅羞恥play?
好不容易先返到酒店,我已經好攰想即刻訓。
「拎返隻杯出黎,同我飲晒佢!」我飲完之後涼都冇沖就三秒訓著。
#14 2017-11-13 06:47:0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第二朝我八點幾就自然醒左,第一件事梗係沖返個靚涼先。應該係琴晚運動得太激烈,陰道口有啲紅腫仲有啲痛。
「對唔住呀我琴日飲多左痴撚咗線。」我一沖完涼開門就見到George雙手合十咁同我道歉。
「你知就好啦,真係變咗第二個人咁。」我一路講一路吹頭。
「對唔住我下次唔會飲咁多架喇,我幫你吹頭呀」佢接過左風筒。
「咪住!你有預謀架喎,冇啦啦做咩隨身携帶月經杯同震蛋出街?」我抆左插頭,間房突然靜左落黎。
「我…我係有諗過,仲拎埋出去,點知飲多左就真係做搵出黎……」
「我警告你呀,呢個trip一滴酒都唔俾飲呀!」我睥左佢一眼之後插返風筒個插頭。

我望住鏡內我同George嘅倒影,諗返起琴晚喺雜物房不禁有啲怕醜。我從來都冇試過唔喺房到扑野,最刺激嘅一次都係中學喺樓梯底同當時嘅初戀男朋友打茄輪,當時嘴到興恰恰,對方已經開始伸左手入黎摷,點知俾個校工見到打斷左我地。都幾慶幸佢冇打小報告唔係一係拎小過就大過,唔好睇我咁臭雞,我讀書時成日拎操行獎又拎過獎學金,人地眼中我係個好好嘅學生黎架。

對於George琴晚嘅所作所為,其實我覺得好新鮮好刺激,越係禁忌嘅我就越係想做。但係我表面一定要扮到唔可以有下次,吊下佢癮咁,始終人類對於越易得到嘅嘢就越唔識珍惜。
#15 2017-11-14 09:27:4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聽講Florence嘅牛肚包幾出名於是我地特登行左廿分鐘去左個市集食牛肚包。真係就咁麵包夾牛肚,冇咩特色但幾好味。離開市集後就行下琴日經過嘅聖母教堂同其他鄰近嘅教堂仔,有别於英國好簡樸嘅教堂,呢到嘅教堂比較多顏色同多啲幾何圖形做裝飾,好賞心悦目。之後去左烏菲茲博物館,其實個博物館入場唔平,我地兩個都麻麻地睇畫,不過好出名咁就去感受下藝術氣息啦。除左油畫都有好多雕像睇下,我地不停喺到討論啲戇鳩嘢例如話點解人地對波咁墮、點解唔著鞋、點解有啲表情好似高潮咁……好似好不敬。

「我好想永遠咁同你一齊。」George轉過身攬住我條腰。我地頭先買左熱狗去公園食,而家兩條友訓左喺個大草地度望住藍天白雲。
「我都想呀。」 我移左少少個身將個頭貼住個佢心口。我知自己唔定性,都唔知自己幾時先拍到拖,甚至結婚,所以我好鍾意將同我單獨出街嘅男人當做我男朋友,為嘅就係享受嗰幾個鐘、幾日嘅浪漫時間。

原定下晝嘅行程仲有兩個Gallery但真係睇到有啲厭所以我地跟住google map去晒啲細到唔係景點嘅景點,好似人地啲細廣場、鞋嘅雕像、會議廳、公園仔等等,去左好多冇遊客又靚嘅地方。咁啱行到有間gallery今日免費開放,於是我地就係裏面避寒同慢慢行到實q趕我地走。

搭左幾個站巴士,我地去左間好嗡耷嘅店仔食完平靚正嘅pizza後就開始上山。與其話上山,其實就係跟車路上斜,上Florence最高點睇夜景。徐志摩將Florence譯做翡冷翠真係冇錯,除左發音上更似意大利文嘅Firenze,意境靚外真係match,上到去好凍同猶太會堂嘅綠色頂真係有啲似漆黑中嘅一點翡翠*。
正當我沈醉緊喺Florence嘅夜景嗰陣我耳仔突然感受到一陣熱氣,自然地震左震。
「你入神個樣都睇到我入晒神呀。」原來係George。
「喂呀阻住我睇景。」我扮嬲嘟左下嘴。
「嗯!」佢0.99秒嘴左過黎。
「嘟嘴即係想人錫啦~」
「咩喎。」哇條友愈黎愈放肆喇。
繼續行我地見到個青銅色嘅大偉像。
「都睇左呢個就唔洗睇真嗰個啦,嗰個俾成十幾歐淨係睇個david。」
「醒喎,就咁話啦。」

*我鳩吹,上到去嗰個位根本見唔到個猶太會堂,相反淨係會見到Florence cathedral個紅色圓頂。
#16 2017-11-16 02:35:3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返到酒店沖完涼後,我著住浴袍就攤左喺床睇今日影嘅相,點知俾人打斷左。
「今晚要唔要呀你……」George從後熊抱。
「喂你咁大食架咩。」我將相機放喺床頭櫃。
「我係架,以前一日一J係基本,不過上到大學有時真係忙到打飛機都冇時間。」佢對手開始伸入我件衫周圍摸。
「就咁幫你出就得,你琴日太粗魯喇搞到我仲有啲唔舒服。」我轉身W字腳坐上佢雙腿同佢打茄輪。

「喂呀你頂到我呀~」我推佢落床,用隻腳輕輕踩佢條巨龍。見佢索左口氣合埋眼,我乘勝追擊趴喺佢身上除左佢條褲, 左手隔住孖煙通幫佢打飛機,一邊奶佢粒lin,右手就摷佢啲頭髪。清水健都講過,要取悅對方嘅話就要用晒可以用嘅野。見到條孖煙通有個位深色左就除左佢條孖煙通落黎,開始雙手套弄佢嘅細路,同時輕輕用條脷兜圈奶佢龜頭。過左冇耐我吐左啲口水落手,左手握巨龍,右手握住龜頭,動作好似扭胡椒粉樽咁擰下擰。
「嗯呀……」George伸直晒嗰人,對手撳住我對頭。我都知呢招好掂,個個男人都唔會頂得順。見佢咁爽,我分開佢對腳奶埋春袋。
「啊嘶…我就射喇……」一聽到我就停左手。
「做…做咩停呀?」George目光失焦,一臉茫然。

「好想要咩?求下我啦。」我彈左彈佢龜頭,揈左揈頭髪就撳住佢雙手,以女王嘅姿勢騎左喺佢身上,用妹妹慢慢磨佢條巨龍。
「喂唔好咁啦,我忍左成日架喇……頭先睇夜景我已經想將你就地正法架喇……」佢皺左少少眉頭同扁嘴真係好可愛。我條腰繼續郁,上身烏低同佢打茄輪,對手就一邊拆緊浴袍條帶綁住佢雙手。
「唔淮你咁快射呀!」我輕輕彈左佢龜頭,之後背對佢騎上佢心口跪低用個閪對住佢塊面,再幫佢口交。
「嗯呀~好舒服……」被奶閪嘅感覺真係好美妙,條脷軟淋淋又暖暖地真係好正。佢仲要用埋被我綁住嘅手摔我豆豆,舒服到我反左白眼。

「哇!」雖然佢對手被綁住左但佢始終係男人,我完全唔夠力還手。佢單手捉住我膊頭一下反轉左成個人, 再扯高隻腳變左正常體位。
「睇下邊個求邊個?」佢唔知幾時已經為自己鬆綁左之後仲即刻綁住我對手,用碌鳩喺我洞口磨下磨下好難受。
「唔好啦我下面仲痛緊呀。」我嘗試說服佢。
「你條臭雞爬上黎玩69先架喎,睇下你閪水流晒出黎仲話唔好。」佢講完仲搽左啲閪水落我塊面。
「求下你啦日日扑我頂唔算呀…」我嘗試用腳隊開佢再夾實大脾,但面對精蟲上腦嘅男人邊會有用,俾佢一野分開對脾插左入黎。
「屌你好痛呀!喂呀!又唔用套!」 佢冇視我嘅控訴繼續瘋狂抽插。

我好想佢快啲完事,因為真係痛到我冇咩mood都冇晒。我轉左轉身轉做狗仔式令佢插得入啲,再時不時收緊陰肌。不出我所料,佢唔夠五分鐘就射左。但我估唔到嘅係,佢射嗰時竟然即刻抆左出黎冇內射而係顏射我。我反應唔切俾佢搞到頭髪、塊面,連個胸都有啲精。我鬆左口氣入沖涼房是但冲左下身就出去訓。我嬲鳩呀。啊,仲要對多佢四日點撚算。
#17 2017-11-20 00:45:2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食左個幾出名嘅海鮮意粉後我地就搭火車返Florence。一路上我都攬住佢手臂,一路講我啲黑歷史佢聽。
「聽完我啲臭雞黑歷史你仲想同我一齊?」
「唔,至少你冇俾帽人戴又搶人仔咁,你係鐘意扑野啫。」
「多謝你。」 我唔想俾佢又見到我喊,於是埋左個頭落佢心口。
好開心,我好似見番好多年前第一次拍拖嘅自己。好輕鬆,搵到個可以接納自己全部嘅人,做返自己,唔洗諗點討好對方,大家開開心心咁就一日。返到Florence後我地去左個以前係皇宮仔嘅gallery同隔離嘅公園仔。今日嘅天氣好好,呢到又冇遊客咁濟簡直係拍拖聖地。
去到夜晚,我地咩都冇做,淨係攬住對方就訓左,但呢晚係我心靈最充實嘅一晚。

第二朝我八點幾就自然醒咗,隔離嘅George仲未有醒嘅跡象。望住佢毫無防備嘅睡顏我不禁錫左佢一啖。簡單梳洗後我坐返上床揭開張被,見到佢褲檔有少少拱起左。舊登好似有巴打話男人鐘意俾人含醒?我輕輕力除左佢條褲分開佢對腳,隻手一邊chok佢細佬一邊啜同奶佢蛋蛋,當然唔少得蛋蛋同菊花中間好滑嗰個位。

「嗯…」 George發出左細細嘅呻吟聲但都係都係冇醒,佢實係以為自己發緊春夢頂喇。佢起機後我起勢奶佢龜頭,對手向佢lin頭進攻。見佢冇咩特别反應,我用手做返活塞動作,條脷繼續奶龜頭,時不時細細力用牙磨佢尿道口。feel到佢夾緊大脾,我即刻放手用口含住成條巨龍再啜,形成個真空狀態,頭部上下chok。

唔…男人朝早啲督精好稠好咸……我呑左後趁佢啱啱射完即刻奶佢龜頭。「啊~」George醒左。
「早晨呀~」我一邊奶住佢轆鳩一邊向上望。
「喂你唔好咁望住我啦唔係我又忍唔住架喇!」
「冇所謂呀,但你快啲去刷牙先。」
「係嘅遵命!」

有Morning q嘅morning就係good morning!完事一齊沖左個鴛鴦浴後,我地就咬住牛角包去火車站出發去羅馬,展開我地第五日嘅旅程。到埗羅馬第一件事梗係去airbnb放低行李啦。由於意大利唔算平,尤其係首羅馬,於是我book左間有廚房嘅民宿,價錢平啲之餘又可以玩下煮飯仔。之後我地就去左好出名嘅鹿角咖啡去飲咖啡同買咖啡豆糖做手信。我唔係好識欣賞咖啡,只可以話杯cappuccino好濃咖啡味同上面啲泡好綿密。
#18 2017-11-23 11:26:1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返到去Airbnb,放左啲薯角落焗爐,雪左啲啤酒我就去左沖涼。個沖涼房有啲似日本嗰種,浴缸隔離就係花灑,仲有張木櫈仔俾你坐,花灑就有得較水勢。喺洗緊頭洗到成頭泡嗰陣我聽到度門開左。
「喂出返去……」我都未識完佢已經從後面熊抱我。
「一齊沖開心啲環保啲嘛。」佢唧左啲沐浴露加水起泡揸落我對波搓黎搓去。
我快快趣洗走頭上面啲泡然後用個胸推開佢身上嘅梘液。
「喂幫我乳交呀。」佢坐喺浴缸邊。
「係嘅主人。」我跪低,用對34E夾住佢條腸磨下磨下,再耷低頭奶佢龜頭。
「濕未?」佢企起身熊抱我,起勢咁用轆鳩磨我妹妹。
「濕哂…呀…呀……」佢狗仔式一下隊左入黎,九淺一深。
「喂唔好!」我feel到佢搽緊啲沐浴露喺我屎眼,即刻撳住佢隻手。
「你都冇得揀架喇臭雞,後面應該唔係處啦!」佢攝左一隻手指入去。
「唔係呀……你溫柔啲呀。」佢想點做點啦,我垂返低手撳住浴缸。
「死臭雞!」佢好大力打左落我patpat,然後慢慢隊轆鳩入我菊花
「嗯…啊……」 開頭有啲痛但適應左後就變得舒服,我情不自禁地嗌左出聲。
「俾人屌屎忽都咁享受把聲仲要淫撚到,你真係天生嘅臭雞。」佢又打左我屎忽一下,應該已經紅晒。
其實我好唔鐘意佢咁話我,但我又駁唔到,唯有默默地享受身體嘅歡愉。佢內射之後冇咩力坐左喺木櫈,我就幫我地沖返身之後閂水拎毛巾幫佢索身。
「我冇咁攰喇,我自己索返身呀。」佢拎過毛巾。
出返房,我地邊睇電視邊飲酒後就訓著左,一訓就訓到第二日九點。

今日暖返少少,大褸下我著著件冷衫配絨毛短裙再加leggings。落樓嗰陣竟然見到琴日嗰幾個香港人其中嘅三個男仔,我禮貌地都講左句good morning。
「香港人?」有個男仔開口問。
「係呀 。」
「不如一齊食早餐。」
「好呀。」其實我想二人世界但又冇理由拒絕。
喺間Cafe嘅露天茶座坐低後George同另一個男仔入左cafe嗌嘢食。George一行開左,其中一個香港男仔就痴過黎。
「喂我叫呀龍呀,聽條仔講你鐘意口爆?」第一次見面就咁講仲要摸上我大脾,我即刻拎袋走入間cafe。
「bb我地去第到食啦,著nmd個mk摸我大脾呀。」我匿去George後面。
「喂做咩搞我條女?」George平時斯斯文文咁,惡起上黎我都嚇左一跳
「冷靜啲先…」 聽都聽得出個mk勁淆。
「冷咩靜呀?你摸我條女大脾呀!」george拍枱。
「大佬對唔住…我…我諗緊可唔可以共…共享你條女啫。」
「共乜撚嘢享呀?要共享女朋友就返大陸啦屌你老母!」George指住個mk鬧,一邊拖我走。

「多謝你呀。」咁嘅英雄救美橋段竟然喺現實出現了!
「你係我女朋友嘛。」佢好自然拖住我隻手。
「係喎份早餐點算?」
「我有選擇困難症架嘛我都未嗌野食。」
「咁不如食crepe做早餐?」我指指前面架餐車。
「好呀。」
#19 2017-11-26 01:26:2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一食甜野就令心情好好,食完之後我地買三文治再去搭巴士去梵蒂岡,全球最細嘅國家。落車後行幾分鐘就見到聖彼得廣場,一轆轆柱咁兩邊圍住個廣場,話喺耶穌對手喎。我地就望住呢堆柱排隊排左半個鐘。

雖然入去唔洗過海關,但都要做返個安全檢查。檢查過後我地就入去教堂。
「好多人呀呢度,拖實我啦。」
「好呀。」
其實未多人到話一唔小心就走失嘅程度,但係佢每次話想拖我都令我好開心。係就係話歐洲好多教堂,但係每個教堂都有稍稍唔同,佢唔同嘅特色,呢個就好大好華麗,望到我眼都攰埋。

「唉又要排隊喇。」
去完教堂就去梵蒂岡博物館。雖然我地上網買左飛可以排第二條特快隊,但都係排左好耐。
「唔緊要啦傾下計食下三文治好快過架喇啲時間。」
「係喎買左三文治。」牛油果沙津三文治,正呀!
「野都食完喇都未見到隊頭嘅。」我開始玩佢啲手指。
「喂你係咪好悶?」
「係呀,仲有啲眼訓。」
「塞入去。」
我望望我隻手,係震蛋。衰人黎架。
「攬住我呀。」我面對住佢,喺佢個身同我件褸遮住之下張粒震蛋塞左落底褲。
「喂呀,你係咁震我仲覺得時間過得仲耐喎。」
「起碼你有野做下嘛。」
「嗯…」佢大力隔住條裙督左震蛋一下,震度更強烈。
「小姐你唔好掛住淫叫喇,我地入去參觀喇。」
「哼,唔知係邊個塞粒震蛋俾我呢。」妖,我下面濕晒喇,好彩有攝護墊吸一吸啫,一陣有廁所即刻換一換先。

梵蒂岡博物館好大,有好多區睇唔同嘅藝術品。由於我地唔係特別鍾意睇藝術品,大致上都係走馬看花咁睇淨係喺啲比較出名嘅藝術品留耐啲睇。
「嗱呢個就係尼祿用過嘅浴缸,佢係羅馬帝國最後一個皇帝。佢個性兇殘,阿媽同養子都殺,又冇乜政績,總之就係個衰皇帝啦。呢個浴缸應該都係拎老百姓嘅錢黎起架喇。」我讀出手上嘅資料。

我地冇俾錢拎audio guide,而係自己上網搵左展品啲資料。
「喂尼祿我有聽過喎,同老母搞亂倫架嘛!」
「呢啲野史我冇聽過喎…」
「喂,不如今晚試下喺浴缸扑呀。」
「嘻嘻好呀。」

話就話走馬看花,但我地都睇左兩個幾鐘,行到出口都四點。
「喂就日落喇喎不如買啲嘢上去食。」George手指我背後一個小公園。
「好呀。」
「食pizza呀不如。」
「好呀,我想要hawaiian嗰個。」
「下,有菠蘿嘅pizza就唔係pizza啦。」
「咩喎我鐘意呀嘛,又唔係你食。」我好討厭人地對我嘅口味指指點點。
「你冇睇新聞咩之前?有客人叫Hawaiian pizza,跟住個廚師話有菠蘿嘅pizza就唔係真正嘅pizza,然後拒絕整俾個客。」佢托一托眼鏡。
「有睇呀,咁個廚師戇鳩啫,menu上面有Hawaiian pizza架嘛,冇就話啫。咁有原則好心就唔好喺間舖頭做嘢啦。」
「咁……」
「唉咁你咪叫個第二個囉,佢有得一slice八分一咁俾你買。咁你要咩呀?」
「磨菇啦。」
「哇嗰塊真係得磨菇架乍喎,咁健康呀。」
「今晚食肉嘛。」佢望住我個眼神好淫邪!
「曳曳呀你。」我彈左下佢額頭。

我地喺山丘上個公園仔一路食pizza一路睇日落,睇住大大個鹹蛋黃慢慢沒落喺教堂後面。過左而耐,喺另一邊個天紫紫有條彎月。
「我想以後再同你睇更多更多嘅日落呀。」
「咦,唔好講埋呢啲咁骨痺嘅嘢啦。不過我都想呀。」
「錫啖先。」
「喂你抹嘴先啦,錫到我面都有醬喇。」
「啲白色的醬好似精呀哈哈。」
「妖,我食緊野架!」我使出猴子偷桃令佢忍唔住叫左出黎。
#20 2017-11-27 06:39:4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食完嘢落返山我地就搭巴士返去羅馬嘅市中心。原本都冇諗過會做呢樣嘢,但係羅馬嘅景點好似俾我地想像中少,可逗留時間亦都少。

我地去個tourist information centre問過,最後決定左去溜冰,仲要喺城堡外面。去溜呢個戶外溜冰場就免費嘅,但係租裝備同用具就要錢。

「喂其實你識唔識溜架?」George扶住我。
「唔…唔識架。」
「停一停,咁我教你啲基本野先。」
「Yes sir!」
我諗住做個立正嘅姿勢,但係一下子平衡唔到撲左落George到。
「哇…好彩我後面有欄杆撑住啫。」佢扶住我。
「首先呢,你要記住擺個重心喺中間,有咩都可以用手撐住。嗱,而家黎練習下。你試下八字腳咁一下一下向前滑……」好可愛,認真嘅男人真係不得了。
「喂你有冇聽我……」佢都未講完我已經嘴左落去。
「sorry呀我有啲情不自禁…」
「啊……」George又開始面紅。
「我地繼續啦不如。」我好似bb學行咁,扶住欄桿一步一步向前滑。

廿分鐘後,我終於可以唔扶住欄桿向前滑。
「叻女喎,進步得幾快下喎。」
「梗係啦。」
「我教得好啫。」
「係喇係喇。」

溜完冰食飽飯就返airbnb。
「喂呀返屋企先啦,仲有幾分鐘就到架喇。」我撳住George喺我裙底隻手。
「 小姐你濕晒喇喎,等多陣哥哥幫你止濕啦。」佢喺我豆豆個位撳下撳下好難受。
「唔好啦,睇下人地望住喇……」
「咁撚遠鬼睇到咩。」
#21 2017-11-28 10:09:4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返到Airbnb門都未閂,George已經急不及待除左我件burberry褸掉左落地下,雙手揸上我屎忽再同我交換口水。

「嗯~門都未閂呀,你咁猴擒做咩啫…嗯……」
「你咁正邊個忍到呀。」

一講完佢就由我耳仔一直錫到落鎖骨。我都冇佢咁好氣,用隻腳閂埋道門再跟手開番盞床頭燈。
佢一野抱起我放我上廚房枱再扒低我條Leggings同底褲。

佢跪低幫我奶,酥穌麻麻咁十分舒服,臨尾仲啜左豆豆幾下,刺激到我嗌左出黎。

「你條淫娃睇你濕撚到…」
我真係好濕,濕到枱上有灘水,濕到佢完全唔洗就力就跣到一隻手指入黎指插。

「嗯…」
我咬住嘴唇,將兩隻腳擺上枱變成m字腳。
「呀……我就…就快……喂你做咩停呀?」
個感覺就好似飛緊上天好爽嘅時候突然間對翼斷左。

「捽碟我睇!」佢突如其來嘅呼喝著實嚇左我一跳。
「捽呀八婆!」佢抽左我大脾一大巴,好痛。最衰我頭先興起就同佢飲左啲白酒啦,佢又黎喇。
「Yes, sir!」

我稍稍分開雙腳,合埋眼,手指慢慢喺陰核上下移動。隨著下體帶黎嘅快感,我漸漸忘記喺人地面前自慰嘅羞恥感。喺震動豆豆嘅同時,我將另一隻手指跣入陰道,忘我咁不斷抽插,背脊貼住涼涼地嘅嘅廚房枱。

「啊……」高潮過後我保持姿勢慢慢回番條氣。
「啊!」面上突然有啲冰冷感,呢種味道,喺精液。
原來喺我自慰嗰陣,George都對住我打飛機。射晒落我塊面之後佢坐左喺床回復體力。
#22 2017-11-28 10:14:5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洗個面出返去見George除晒衫攤左喺床,用手做出come come嘅手勢。

我除左身上嘅衫,剩番黑色喱士底衫褲跪喺佢大脾間。

「先生你想口交、手交定乳交呀?」
我雙手放胸旁一夾,務求用視覺效果將對方擊至崩潰。

「呃…三樣都要啦。」佢另埋一面嘅時候,佢嘅小George同時對我肅立。
「好精神喎佢今日。」我將頭髪翹去耳仔後,一口將巨龍含到最入。

「嘶…你今日好似含得仲入左?」
「想你舒服啲嘛。」
我又練過架,練到成日想嘔咁濟呀。我繼續含,含到牙骹到攰時就轉用手同脷。

「喂差唔多喇。」
「ok。」
「喂Naomi。」
「唔?」
「唔戴套係好舒服,但我唔想你成日食藥呀,有side effect架,不如我戴返套呀。」
「George你真係好溫柔呀。」

接過佢手上嘅套套幫佢戴上後,我趴前少少,除左條底褲後對準巨龍一下坐落去。

「啊…George你好大呀……」
濕潤嘅洞穴突然被巨龍填滿,我不禁停住左幾秒享受同適應,然後起勢扭動蛇腰。我舒服得愈扭愈快,由前後扭變為上下抽插。

我一路郁,George就一路捏我對波。
「嗯…大力啲捏啦好舒服。」
George單手解左我bra,掉落床。
「舒服架咩?我揸到紅晒喇喎。」

喺我攰攰地慢速時,George將巨龍突然抽出然後撲低我換做傳教士體位。呢個或者唔位最舒服嘅體位,但就係最感受到對方、最有愛嘅體位。

「嗄…嗄……」George射左後伏左喺我身上休息。
我開左電視。

「你休息陣先,想round two再同我講啦。」
電視咁啱播緊床戲。
「喂你睇下條仔,都唔識扑野嘅,狗仔式對手擺床會唔就力架。」
「吓?咁應該點?」扑個野都要講physics?
「對手擺條女膊頭會慳好多力架。」
「喔…咁我下次買轆假鳩試下?」
「sorry大佬唔好呀…喂不如round two啦?」
「好呀。」

我熄左電視,拎起iPhone撳入Spotify。
#23 2017-11-30 10:38:5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佢後入我之後叫我合埋眼。
「喂去邊呀?」
「好喇停啦,扶住個柄呀。」
「做咩呀……你痴線架?」
我擘大眼,見到自己揸住露台門個柄,而呢一刻個窗簾係中門大開。即係如果人地有心望上黎就會見到我地兩條肉蟲。

「係咪好刺激呀?」
佢死命咁插我,搞到露台度門啪啪聲。
「嗯…快撚啲插死我啦……啊好舒服……」

我一扑野就會個腦空白一片,講野都會講到一舊舊。
「死淫娃!」「啪!」
佢好大力拍落我屎忽。
「嗯啊……」

或許有點大言不慚,但我覺得自己嗌得真係幾好聽,叫床功力都拍得住早乙女ルイ。不過當然我唔知係咪個個男人都鐘意啦。

戴左套真係持久啲。平時狗仔式三首歌到就射,而家五首歌都黎佢仲未有射嘅跡象。

我已經有啲攰,對腳都就企唔穩。 於是我不停收縮同擴張陰道肌,意圖加快結束呢個回合。

「合埋眼搽喺塊面度。」佢遞左啱啱用完嘅安全套俾我。
「吓?」
「吓乜撚野呀?搽啦臭雞,對皮膚好呀!」
「係喇,做咩咁惡呀…」
我唔介意被顏射,但你叫我喺安全套拎啲精搽上面真係有啲奇怪同比較難接受。

搽晒啲白色上面之後我地用龍舟掛鼓黎完結今晚,亦係喺意大利嘅最後一夜。
#24 2017-12-01 21:37:5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打開窗簾,今日陽光明媚,我地砌左一Q之後執行李離開airbnb。

為左慳錢,我地決定搭比較慢,需時一個鐘嘅機場巴士。
「坐後面啦。」
「好啦。」

朝頭早嘅機場巴士冇乜乘客,計埋我地都十隻手指數得晒。
「喂唔好啦,今朝先搞完…… 」
我撳住我牛仔褲上George唔安定嘅手。
「真係?」
「啊…」 冷不防地,George喺我條頸噴左口氣。

睇準我發吽哣嘅時機,佢解開我條牛仔褲嘅紐扣,手指滑入我嘅黑森林。
「又話唔好?點解裏面濕嘅?」
「喂呀你明知我條頸係弱點…」

當我仲喺度為自己易濕嘅體質解圍,george已經一野轟左落黎,舌頭交纏嘅情慾聲音令我暫時忘卻自己喺機場巴士上,努力咁回應George嘅激情。

下體受到激烈嘅指插令我面容扭曲,好舒服但又要撩住口唔發出聲音。

「都係算啦。我今朝先執完你一劑,你都攰啦,休息下啦。」
George抽出張tempo抹乾帶有陰精嘅手指。

「咪就係囉…」喂呀搞到人地咁想要先黎停……呢招唔通就係傳説中嘅陰西神功?我語氣冷淡扮作不在乎。

不知不覺就去到羅馬機場check完in登機返倫敦。
機程上佢冇掂我,我安穩地訓左個靚覺。

「咁乖嘅頭先冇掂我。」啱啱好,一醒返見到淨返五分鐘就落機。
「你好想要咩?」佢隻手喺我大脾上游走。
「唔…唔係呀。」哇屌差啲中左佢計,我移走佢隻手。

「咁我走喇,你好好休息啦。」
三個幾鐘後,送完我返屋企嘅George準備離開。
「嗯,你都係呀。」
#25 2017-12-02 08:34:4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去完意大利開展左新嘅關係後,George似乎忙左好多。

對我嘅message由秒回變成幾個鐘先覆,甚至已讀不回;約會由一星期兩三次,由於佢嘅忙碌,變為一個月兩三次;約會由行街飯睇戲變為炮友約會一般,只為滿足佢需要。

我地每次見面只剩低做愛。佢連前劇都慳返,茄輪都打個就塞轆按摩棒俾我,見我濕晒後就直接用狗仔式。

意大利同我講過嘅好似只係我諗出黎,而家佢每次都叫我食藥然後內射我。

我甚至覺得,自己只係個隨傳隨到嘅sp。

睇佢Instagram同facebook得知佢識左好多唔同嘅朋友。雖然我並唔鐘意以貌取人,但呢班人染金毛紋身隊草啪丸樣樣齊,仲要喺facebook將之公諸於世,行為外表簡直係mk之覇,難以令人信服佢地係善男信女。

對於佢唔尋常地忙碌同呢班來歷不明嘅朋友,我雖然有起疑我並冇過問。係覺得自己冇資格過問?唔想知道真相?定真係全盤信任George?我自己都搞唔清楚自己嘅諗法。
#26 2017-12-02 23:02:3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今晚係十二月嘅最後一日,我細心打扮過下,吊帶酒紅色褸屌裙加黑絲外加件軍綠色duffle coat,同聖誕樹有異曲同工之妙。

晚飯間George嘅言談正常,我地就好似去返意大利咁嘅甜蜜狀況。

冇事啦,我諗多左啫,咪又係以前嘅George。有咩佢會同我講架啦,我竟然會懷疑佢?或許只係我疑心太重。

正所謂飽暖思淫慾,同George食飽飯去佢屋企時,可能受酒精影響,我比平時性欲更強,甚至可以話身體有啲唔受控制。一入門口連大褸都未除我已經忍唔對佢上下其手。

「今日乜咁猴急呀…」
George強勢將我撳喺床,一邊錫我耳仔,手指一邊喺我大脾游走。

「快啲…黎啦……」
我完全拋開左女性嘅矜持,剝衫後一手摸上佢嘅堅硬並開始上下chok。

「死臭雞咁撚淫賤呀嗱!啪!」我右邊屁股多左個紅印。
「係呀我係臭雞…主人快啲懲罰我啦……」

我反身撅起屁股,淫水一直流落大脾側。今晚我真係唔知做咩。身體好敏感好敏感。

「睇下我屌死你!」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體敏感度嘅開關好似一下子被調較到盡頭,每下嘅插入都為我帶黎高潮。我爽到反晒白眼,一下子身體被玩壞左,高潮一浪接一浪向身體深處襲來。

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個感覺舒服到一世都難以忘懷所以要講三次。
#27 2017-12-03 00:03:1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回氣未呀,今日我地玩啲新野。」
「嗯……」我其實仲沉醉喺頭先嘅高潮之中。
,我依佢指示訓左上床。佢拎出自己最鐘意嘅armani灰色格仔呔同一條黑布。

我下意識地呑左呑口水。今日咁有情趣呀,之前由意大利返黎之後每次都係狗仔式就完架喇喎。

我雙手被綁喺床架,雙眼被蒙住,對於即將會發生嘅嘢咩都唔知有啲不安。

「嗯啊……」我敏感嘅耳仔被唾液沾濕,脷尖靈巧轉入我耳窿,不出幾秒床單上已有幾條水痕。

脷尖抽離耳仔後一直拉到我嘴角 。正當我準備儲備口水同george打場天昏地暗嘅車輪時,舌頭嘅主人突然離開左,取而代之嘅係乳頭上嘅觸電感覺。
「啊…啊…」身體不自覺地顫抖,弓起左。

係George喺我食物上落左藥?抑或係George搽左啲咩咩高潮液?
我努力思考,無奈身體傳來嘅陣陣酥麻感只容許我嘅淫水不斷地湧出同口部發出呻吟聲。

「啊!!!George你好大!!」
應該真係落左藥令我感受機能錯錯地,我覺得佢下面又大左,就快撐爆我咁。
#28 2017-12-03 22:52:2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去到之後嘅男上女下,我已經進入左瘋狂狀態。
除咗不斷咁呻吟我只好死命捉住佢膊頭。
我從來都未試過好似而家咁,個人又呆又遲鈍,身體嘅感覺有時突然delay,幾秒後快感十陪奉還。

George 將我翻過身由傳教士變成狗仔式。
佢左手一野揸落我個波,指甲拮到我波邊好痛,而佢右手用虎口位箍住我條頸。

雖然George有時一飲咗酒就會對我好粗魯,但都係錫住我嘅。而家呢個咁唔憐香惜玉嘅力度只會令我諗起㗎仔秀夫。

「啊啊啊啊啊啊!我…就快…俾你屌死喇……」
佢條腰一郁,好似屌到我靈魂都出竅咁濟,我下體、個胸都感受到冇今生冇來世嘅刺激。
甚至連俾佢捏到留晒手指印嘅頸部都好舒服,雖然我覺得自己近乎窒息。

幾個位粗暴嘅夾攻令我舒服到反晒白眼流晒口水,咩都講唔出只係發得出呻吟聲。就連隔住耳筒我都聽到自己嗌到拆天。

「啊!」好痛。突如其來嘅兜巴星令我頭頂一野鐘左落床角,唔知有冇流血。

「你做咩打我呀…」
我呆左,George從來都唔會咁對我架……
我唔再理呢啲捆綁遊戲嘅規則,我將個頭哄近被捆綁嘅雙手,撳起我眼上嘅黑布。
#29 2017-12-04 01:04:1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你……」我成個人呆左,擘大個口得個窿,以為自己發緊夢,接受唔到眼前嘅景象。

眼前赤裸裸扯晒旗嘅係秀夫,George就喺隔黎拎住部iPhone似係拍緊片。

「啊!!!!點解要咁對我呀…又係秀夫……」
我轉身褸返件外套,都未講完就忍唔住喊出黎。

「講清楚呀!咩又係秀夫?」
「我…開左學冇耐…有次我落club見到佢,俾佢落左藥執左返屋企…強姦…」
我諗返起又忍唔住喊。雖然秀夫並唔識聽中文,但我喺佢眼內只見到淫邪嘅目光,好恐怖。

George坐左喺床邊,面部表情放鬆左少少,摸上我條腰。
「咁你享唔享受呀?」佢大力揸我對波。
「痴線梗係痛啦!強姦喎!冇前戲咁濟架……」
我講到有啲激動成個人喊到震晒。
「但你又唔反抗又唔報警?而家先講想我可憐你呀?」

仆你個街家下玩Blame the victim?
「我作為女人原本已經唔夠力仲要俾佢落左藥,掙扎黎都冇用咪諗住配合佢囉,點知佢真係勁粗暴整到我好痛……你估俾人強姦好開心咩,你去報警又會問你幾廿次,成日諗返起好辛苦架!!!不如自己搞掂佢算啦…我又係唔係好嘅唔睇實自己杯野飲又著到咁褸屌……」
我愈講愈覺得唔啱嘅係自己,又想喊。

「咁又係呀,你著到咁撚淫個樣又姣,唔搞你搞邊個呀!死臭雞你唔係咁天真以為真係會有人埋你單咩?你係好撚正,技巧又真係一撚流,但只可以做sp啦!每次屌你諗起你同幾十個男人扑過都覺得嘔心啦!呢個係你應得嘅懲罰黎架!」
George兜去我身後從新用呔綁住我手。

「係你叫我唔好再做臭雞同你一齊架!你而家算係點呀……」
我已經講唔落去,成間房就只淨低我嘅喊聲。
#30 2017-12-04 04:54:0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啊…停手呀……嗯……啊………」
秀夫突然推低我擘大我對脾,高速指插我。我弓起條腰咬住嘴唇努力唔發出聲音。

「依…呀!!!!!!!嗄…嗄………」
我成身震晒好舒服……都有一排冇高潮過,今次仲潮吹左。我攤喺床靜靜休息。

「嗯!!」
秀夫行去我旁邊,好似啲汁男咁顔射我。然後我左邊面俾人狠狠抽左一巴。

「死臭雞你睇下自己幾撚淫!喺男朋友面前俾人搞到高潮到仲要潮吹埋呀,人地顏射你連避都唔撚避呀死公廁!」

我耷低頭。我真係駁唔到。
「我……其實你有冇鐘意過我架?」

「有。我以前真係好鐘意好鍾意你。當你應承左我一齊去義大利嗰陣我真係係開心到不得了。
但每次同你扑野嗰陣…我都會諗起你同其他男人係床上嘅畫面啊!!!
所以我要替呢個香港鐘意過你嘅男人報仇,
屌到你反艇,話俾世界聽你只係一隻好靚嘅死臭雞!!!」
George講到雙眼通紅,死命捉住我膊頭,好痛。

「對唔住。咁你…係咪落左藥。」我忍住眼淚,慢慢吐出一句。
「係呀,我喺你杯酒落左啲春藥,仲喺condom上搽左啲高潮液呀,吹咩?屌你,你知唔知我搭左幾多人先拎到隻藥同支高潮藥呀?禁藥咁難拎我都為你攞到手呀!你睇下我對你幾咁撚柒好!」

「對…對唔住,我…我真係唔應該妄想你會鍾意我。放心啦,我唔會再出現喺你生活裏架喇。」
我耷低頭唔俾佢見到我嘅眼淚,拎左床頭嘅紙巾抹乾面上同下體嘅體液,然後開始著返底衫褲。

「我話完喇咩八婆!」
我面上又多左個紅印。

「你睇下自己幾撚受歡迎?」
佢開左部Macbook,撳入telegram web。
#31 2017-12-05 01:40:1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你……」
我真係低估左佢。我估唔到佢竟然會喺意大利同我扑嘢嗰陣有拍到片影到相放上telegram group。而我係完全冇察覺到。

「其實你知唔知有幾多city仔想屌鳩你?」
「下?」
「喂夠鐘屌閪喇!」
George拍一拍手,突然有堆裸男喺廚房行左黎。

「嗱,呢堆人呢,全部都係city exchange去外國讀書嘅。個個一聽到有得屌你就即刻搭火車喺英國各地走過黎喇。呢兩位仲勁,喺德國搭飛機專程過黎砌你架!」

「George…我求下你,唔好咁對我…」
我以為頭先嘅秀夫已經係最後手段,點知仲有,仲要唔係一個人,係八個,八個呀!仲多過七個小矮人,白雪公主都頂唔順啦!

「佢有食藥架,大家唔洗客氣儘情內射屌鳩條臭雞啦!」George行到我身後為我對手鬆綁,露出左個我從來未見過嘅表情望到我好心寒 。

「唔好埋黎呀!」
我已經驚到喊晒口唔知點算。不過好彩嘅係雖然話佢地喺城大道到讀,但我對佢地任何一個都冇印象。
因為俾識嘅人咁樣亂黎心理陰影會更大。

「唔好呀…」
有個好嘔心嘅油頭毒撚奶我腳趾再奶上我大脾。
其他人見狀都開始對我上下其手,我一啲都唔爽,只有感到恐懼。

「你好靚呀…」
毒撚一下想錫埋黎,我另轉頭推開佢。
「點解要拒絕我呀!前年我喺lecture送花俾你連收都唔收…」
喔…原來係佢。私底下還好呀,公開咁送你唔要面我都要面啦哥仔。
「但我同你講呀!你冇得揀呀!」
毒撚撳住我個頭一野錫落黎,毒撚真係毒撚,連茄輪都唔知點打,係咁搵條脷隊入黎一啲都唔好feel囉。

「同我含呀八婆!」我俾其中一個男仔的左落地下,之後佢地就圍住我等我服侍佢地。有八轆鳩但我就只得兩隻手一個口同兩隻腳,唯有輪住幫佢地升旗。

「臭雞真係臭雞喎,multi tasking下腳交都咁掂。」
「嘶…好舒服……」
「喂你唔去拍av真係晒晒。」
「含深啲啦八婆!」
被我口交緊嗰條仔係咁撳我嗰頭好辛苦。

好不容易先幫佢地起晒機,又可能係嘅藥嘅副作用,我已經攰到想即刻訓覺。
其中一個搬我上床打開我對脾。
「我唔客氣喇Naomi。」

藥效始乎過左,我感覺返自己真正嘅身體。
八條友排住隊屌我。雖然係有啲舒服,但更多嘅係攰、傷心又委屈。
不過好彩地,我諗佢有啲都係青頭或者冇咩經驗,有一兩個搞勁耐又一入到去un兩un就射,大大縮短左呢段痛苦嘅經歷。

「死臭雞你睇下啲精留返晒出黎幾撚淫!」
George原來仲喺到拍緊片。
「求下你唔好再影啦……」我又忍唔住喊。
「冇得揀呀你死臭雞!」
佢男上女下咁撲低我然後拎左支Marker喺屁股寫左啲野,再拎左塊鏡俾我睇。
「肉便器Naomi」「中出歡迎」

我有啲頂唔順啱啱發生嘅一切,坐左喺床角喊到收唔到聲。
#32 2017-12-05 04:05: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喊就唔靚架喇,錫返。」
有個青靚白淨,好似做大衛嗰個劉俊謙咁嘅靚仔抬起我同我打車輪。呢個相對溫柔嘅吻撫平左下我嘅情緒,我慢慢收返聲。

「喂我地有八條友不如開個會先啦。」

我望向George同秀夫,不知不覺佢地已經走左。

「有冇試過三穴齊插?」
大衛開口。
「唔好呀…求下你…啊……」
佢指插左我幾下令手指沾滿水份就開始開拓我後花園。

其他人奶腳嘅奶腳、揸波嘅揸波、奶閪嘅奶閪、打茄輪嘅打茄輪…
我好忙,身體唔同地方同時嘅刺激令我處於一個舒服到完全諗唔到嘢嘅狀態。不過由於我後庭始終冇點使用過,途中我都係會覺得有啲痛。

「差唔多喇,趴低呀。」
大衛打左下我屎忽。

「好痛呀!!!!」
後庭要裂開咁濟。雖然已經做左擴張,大衛嘅下面又真係幾偉大,佢一入後面嗰陣我都飆晒眼淚嗌到拆天。

大概菊花真係緊好多,雖然只係慢慢抽插,唔夠五分鐘大衛就派左彩。

接住落黎嘅係頭先狗仔插左我起碼十分八分鐘嘅肌肉男。
佢指示我女上同伏喺一個純情毒撚身上。
之後肌肉男就進入我菊花。上天係公平嘅,佢係大隻但轆鳩就幼身啲,我都舒服啲。

「三穴呀,幫我含埋啦臭kim!」
有個路人樣嘅擘大腳跪喺毒撚胸口上,巨龍啱啱好對正我個口。

「點解…點解你會知我呢個花名嘅?」
冇咩可能架喎,應該得四五個人知呢個名。
「唔好理啦含啦你。」
我個口隨即被巨龍填滿。

小穴同後庭都被充塞住,個口都被塞住嘅我只可以喉嚨發出啲奇怪聲。成個人都好攰但好舒服,我忘我咁不停前後扭腰,或許已經返唔到去正常一對一對性愛。

巨龍突然離開口腔,然後我眼前一黑,塊面多左堆蛋白質。

「喂幫你整個補濕mask呀。」
路人用手指將我面上嘅精搽勻,再塞落我口,叫我吮返乾淨。

「咁先乖架嘛,邊似得呀Diana…」
「你…講Diana…Ho?」

Diana係我老死,亦係我嘅人生教練,教我享受扑野嘅一個女人。

「我ex呀…係囉,咪佢叫你臭kim架囉。」
「佢…佢近來幾…幾好嘛?」
毒撚同肌肉男相繼派彩唔再抽插,我終於講野都正常返。

「散左都冇點聯絡喇。不過應該好掛,佢條新仔好有米。」
「希望佢幸褔啦。」
「嗯。」
#33 2017-12-05 12:08:3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屌我俾左錢唔係聽你地廢嗡架!到我喇!」

雙眼分得好開,酷似三浦大知嘅戴眼鏡男人上左床一下子撲低我,係咁玩我對波。

「咩俾錢?」我已經放棄左反抗。

「你條仔放左你上telegram j圖group,想屌你嘅要俾低七十磅先可以黎架。計我話,識玩一定係咁樣隊條女出去俾人輪大米。」

我呆左,冇諗過George除左搵人輪我黎報復之外仲想用我做搖鐵樹。

「之前你地扑野啲片都係每條要俾一磅先睇得架。睇你個樣都唔知啦,你條仔真係仆街中嘅仆街黎。」

「你睇下你多水到…簡直係天生嘅性愛機器。其實你唔讀書出去做ptgf都夠晒啦,再唔係咪撈下model然後俾人包囉。」

我冇理到佢由佢抽起我對腳抽插。
藥效一早過左,我下體亦一早被抽插到麻痹左。

我有啲唔知自己做緊咩同點解要生存嘅理由。
呢兩個鐘發生左太多事,我要啲時間消化下同平伏情緒。

接住黎嗰個鐘,我都係攤係床任由呢八個人嘅擺佈。

有幾個或許對我動左憐憫之心,屌屌下我會摸下我頭,錫下我咁。

而有啲真係洩慾咁打樁機咁鋤落黎,一路屌一路鞭我屎忽,射完晒落我塊面仲要我奶返乾淨條軟皮蛇。

不過點都好啦,咩都已經冇所謂喇。

一個鐘後,當大家射完晒落我身彈盡糧絕,準備離去之時George打開房門。

見到成身沾滿白色,訓攤喺床角嘅我,George嘅面色似乎比起之前柔和左唔少。
#34 2017-12-06 00:35:1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麻煩晒喇再見喇各位。」
送左堆男人出門後,應該係飲左酒,面紅紅嘅George跪喺我身邊。

「Naomi…」
「對唔住呀,你俾我攤多陣,我沖一沖涼就會走架喇。床單我遲啲買過新俾你呀。」

我有啲心力交瘁嘅感覺,眼淚都流到乾晒。
而家我淨係想返屋企訓個靚覺。

「Naomi,聽我講。
我……你可能已經好嬲我好憎我,唔想再見到我,想整死我。
但係認真…頭先我見到你俾人輪嗰時我以為自己會好開心,但其實我好辛苦。我覺得好心痛,
我唔知點解自己要做啲咁嘅嘢。我真係好對唔住你…你……可唔可以原諒我。」

George耷低左個頭捉住我隻手,從佢嘅聲音真係聽到啲歉意嘅。

呢個咁嘅劇情展開!!!
或許佢好似花樣年華嘅周生,復仇計劃係成功左,但自己難免都投放左唔少感情,一時三刻有啲抽身唔到。

我望住呢個曾經令我幸福過嘅男人,唔知俾咩反應好。
當我得知佢又叫秀夫又叫左咁多人黎輪我嗰陣,我係覺得又失望又嬲又傷心,百般情緒聚心頭。
但到呢一刻我似乎已經感受唔到任何野。

「平伏情緒 默然承受宿命
入世是否必先要埋葬感性
懷疑淚腺 早已盡被割清
連血液也漸冷 再毫無脈搏攀升

我再也不會傷心
同時沒法再興奮
麻木到一邊乾香檳一邊抽煙觀看地震
你別要難過 施捨一個憐憫
這種都算某樣抗體免疫痛楚天賜給我的護蔭」

「原諒囉…可以呀…我已經冇野喇。
其實…我又點會唔知道我一直做嘅嘢係錯呀,係我一直都扮唔知醒囉。
咩想尋求溫暖想有人錫都係狗屎垃圾。
想人陪想人錫咪正正常常搵個男朋友囉,
成日玩ons/搵sp咪就係未玩夠,想尋求新鮮感囉,自私囉,唔想有手尾跟囉!
我要多謝你先啱呀,屌醒左我呀!」
我突然有少少發癲嗌左出黎。

「Naomi我認真架,我真係好鐘意你架。」
George個神情好似痴左線,都唔理我身上同鋪床有幾污糟,突然除晒衫跨坐喺我身上捏住我對手臂。

「放手呀!你係咪飲大左呀?你整到我好痛呀!」
我聞到佢身上嘅酒氣,嘗試用腳撐開佢,但我真係俾人屌到四肢無晒力。

「你係我架!!!你唔會走得甩架Naomi!」
佢彷彿搖身一變,變左outlet裏面啲痴線佬。
#35 2017-12-06 01:26:3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佢眼神有啲空洞粗暴地一直錫我,由額頭錫到落腳,一路完全唔留力咁對我對波又捏又渣,然後用傳教士體位一下子將巨龍捅入去我充滿其他九個人子孫嘅黑洞,我避都避唔切。

「呀…好痛呀…快…啲停呀……」
一早被屌到紅腫嘅陰唇此刻又再被撑開,我只感受到痛。

然而George並冇想停低嘅念頭。
佢反而將我個人反轉,用狗仔式頂到我更加入。
「喂!好痛呀!! 頭先已經俾佢地整親喇!求…下你快啲停啦……」

George冇理會我,只係死命咁捉實我膊頭同我雙手,不停喺我體內進出。
「喂你流血喎,二次破處呀?」
唔好笑。我已經痛到喊晒口想死左佢算。

經歷左人生最痛苦嘅五分鐘後佢終於停低左。
「Naomi我好鐘意你!你係我架!」
佢好大力攬住我,我覺得我就快骨折。

「你放過我啦……如果你真係鍾意一個人,你係唔會忍心傷害佢架。有啲嘢無論你幾鐘意都好,擁有過就好喇,唔可以永遠佔有架。」

過左幾分鐘佢都冇動靜,我顎高個頭望…
原來佢訓著左。
好不容易先喺佢手臂間捐到出黎。
我喺雪櫃是但食咗啲嘢,沖咗個涼。

我搵左紙筆留左張Memo俾佢:「今次件事,我唔會搞大佢,希望你同嗰堆仔都唔好將啲相同video傳出去。
多謝你鐘意過我。希望你下次唔好再鐘意臭雞喇,再見。」

寫完Memo,幫佢是但抹左身換左床單冚好被之後我就call uber返屋企,第二日亦買左事後丸食。

嗰日之後我冇見過George,冇見過秀夫,佢冇搵我我亦冇搵佢。
件事都過成個幾月,但我搵唔到網上有我嘅相或者片。我冇事掛,應該。
#36 2017-12-06 22:03:5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其實有諗過報警。

就算George唔肯交出拍左嘅片,我身上有傷痕,體內有精液,身上有佢地嘅體液,我又有醫生證明我下體曾經被整損過。

就算告唔入呀,我放上網都足夠令佢地身敗名裂,尤其係讀醫嘅George。
「讀醫賤男指使九男強姦女友」,生果報A1頭條大概會咁寫。

喺呢個世代,女人喺作為性受害者嘅方面可謂有絕對嘅優勢。

即使冇證據,只要喺網上打一大篇嘢講到自己點慘點慘,實有好多唔知頭唔知路嘅人出黎讚你好勇敢,然後將罪全歸於男方,即使唔知道事實嘅真相,都可以完美地實行未審先判。

但即使我有證據,我都冇報警,亦冇將佢地嘅惡行放上網,甚至冇同任何人講。
我唔知做得啱唔啱,但呢個應該係對所有人最好嘅決定。

咁樣做真係好咩?我梗係有諗過,仲要諗左好耐好耐。

我問自己做咩要放過強姦犯,做咩要姑息背叛自己嘅George,做咩唔幫自己拎番個公道。

情感上我當然唔係好想令George俾人拉,唔想毁左佢前途。如果我淨係告另外嗰八個同秀夫,佢地一定會督埋George出黎,咁樣唔可行。

雖則我唔係話十分十分鐘意George,佢亦唔係啲咩無可取替嘅存在。

但當我覺得自己只係一隻臭雞,覺得自己毫無價值嘅時候,佢就好似救世主咁將我救贖。簡單黎講就係救生圈。

明知我咁臭雞仲肯同我一齊,除左George係上天嘅恩賜之外我諗唔到其他理由。
雖則佢後尾撕開左自己嘅真面目,但我確信佢有愛過我。

從小我都冇得過家庭嘅溫暖,所以一有人對我好我就好容易鐘意人地,依賴人地。

撇開個人情感,如果我自私地淨係放上網,咁我咩手尾都唔使跟,但係冇證據嘅提供好似就直接將佢地判死刑。旁觀者或許會覺得未審先會覺得好唔公平。

如果報警,嘅話我又要接受一輪又一輪嘅審問,一唔小心可能要上埋法庭。

可以嘅話我唔想再重提舊事。
我唔知自己嘅精神頂唔頂得順咁嘅壓力,仲有其他人嘅目光同輿論。
始終好多人,包括喺屋企人眼中,我都係純情乖乖女naomi。
#37 2017-12-07 03:57:1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以為自己會消沉一排屈喺屋企,但事實係我有照返學。
我仲一堂都冇走,堂堂都極準時,連唔take attendance嘅垃圾lecture我都返足晒。

我好努力咁忘記呢段不堪嘅回憶,將溝仔同落club嘅時間精力全部投放喺學業上。

其實我本身成績唔差,一努力就成績大躍進,tutor同同學都對我刮目相看。

我嘅五官唔算特别標緻,係勝在有對笑眼,成日都笑吟吟好平易近人咁樣。
但經此一役,我再笑唔出。
就算笑都係皮笑肉不笑,我自己睇到都覺得假。

連遲鈍嘅台妹katie都發現左。
佢問過我好多次係咪發生左啲咩,而我每次都係一笑帶過話冇事。之後佢都冇再追問,我地亦因為冇再一齊落club而漸漸疏遠左。

反正講左佢都唔明我感受,就算明都只會叫我去報警,我唔想再講起呢件事同解釋,我好攰好攰。

過著行屍走肉,生活只係淨得番讀書做gym同返餐廳part time嘅生活,終於去復活節完sem。

雖然複雜到我都唔清楚,但應該我媽咪嘅關係,我係同時有歐洲同香港passport嘅。所以英國嘅visa完左之後我都可以留喺歐洲。

靠住part time搵返黎嘅錢,雖然走啲喺香港嘅堂,我自己一個人去捷克留左兩個禮拜。而呢兩個禮拜真係享受人生。
#38 2017-12-07 23:02:4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住喺一間Airbnb,同一個當地家庭一齊住。
呢個家庭係一對夫婦,一個六歲女仔同一對同我差唔多年紀嘅情侶。
佢地雖然英文一般,但對我好似屋企人咁熱情。

因為唔想佢地問長問短以及同情我,所以我只係同佢地講我係因為情傷而黎到捷克散心。

對年輕情侶仲突登抽左兩三日帶我周圍觀光同食好西,不過我隱約地feel到個女朋友有啲不滿佢男朋友對我嘅熱情。

其實我都唔係幾好意思做左佢地電燈膽,不過個男朋友盛意拳拳咁話開車兜我去玩,我咪答應左。

其他嘅日子,我都係自己一個跟住TripAdvisor啲景點喺捷克慢慢咁行呀搭下車周圍睇下hea下。
睇下橋、行下教堂、行下national park、睇下動物園、行下城堡……好開心好自在。

開心嘅時光過得特別快,不知不覺就去到呢次捷克trip最後一日。

我搭今晚八點機。大概三點我就執晒行李,諗住hea多陣就搭車去機場返香港。

(好似有人反映過唔想睇英文,所以以下都係食翻釋啫喱得出嘅結果)

「喂,你走嗱?」馬域問。
馬域,Marek,係對年輕情侶個男朋友。
馬域普通歐洲人樣,係笑嗰陣有啲似500 days of summer個男主角。

「係呀,我八點機呀。我仲要搭shuttle去機場所以要預早啲慢慢呀。」我一邊答一邊拉埋個喼。

「book左shuttle未?」

「冇呀,而家又唔係旺季又唔係weekend實有位啦。」

「不如我車你啦,我今日day off好得閒呀。
同埋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包你一定鐘意架。」

「唔…你女朋友唔會嬲咩?」

「我地又冇啲咩,佢點會嬲呀。」

「廢事佢誤會啦,女人好小氣啦。」

「冇事架,我備個案得架喇。」
佢一路打電話一路拎我件行李落樓。

「咁好啦,麻煩晒。」
我打左個喊露。奇怪喇我琴日明明都好早訓架喎。
諗諗下我去沖左杯咖啡飲。
#39 2017-12-08 06:04: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由於咖啡嘅效力仲未見效,上到車冇耐我就恰著左。

「到喇Naomi。」
我好似Feel到有指手指掃到我胸。
我即刻擘大眼,見到馬域隻手搭喺我膊頭。
唔…?可能只係之前強姦單嘢令到我對男人嘅警戒心高左好多。

「唔該你叫醒我呀,我地睇咩呀?」

「呢個位可以睇到成個prague架。」

「哇……」
我地揸車上左山頂,而家啱啱睇到日落。
橋上面開始點燈,一個個嘅紅屋頂好趣緻。

「會唔會有啲凍呀,不如上返車睇日落呀。」

「好呀。」

「頭先見你有啲眼訓咁,不如你坐後面多啲位可以攤一攤啦。」

「唔該你呀,你好貼心呀。」

之後我坐左去後座,唔知點解真係好眼訓,所以我未睇到個太陽落晒就訓著左。

「你做緊咩呀!停手呀!」
我一擘大眼就就見到自己對手俾皮帶扣住左落安全帶,馬域就除緊我對黑絲。

「睇唔到咩?咩除緊你衫囉。」

「停手啦!我一陣去報警呀!」

「報咩警呀,你有冇證據呀,見你Chinese啲警察都唔會理你架啦!你係咪想趕唔切上機呀?」
我隻手被綁住左,腳就俾佢擘大成120°。

佢好落力咁震我豆豆仲幫我奶閪搞到我濕左啲。

「含啦八婆!」
佢跪喺我身上,拉低褲鏈,將巨龍塞入我口前後抽插。
鬼佬真係大啲粗啲。我好努力抑制住自己嘔吐欲。

「唔得呀我一深喉就想嘔架喇。」
我另埋一邊個頭,再用個楚楚可憐嘅樣望住佢。

「好啦。」
佢拎出個超薄安全套。

「我套都用埋咁咩證據都冇啦。」
佢將我對腳屈成m字型之後一野坐落黎。

「啊!」
馬域下面雖然唔係好硬,但size真係有啲大,仲有我都未完全濕晒,痛到我冷汗都標埋。

「亞洲女人真係緊啲架喎,我女朋友處女嗰陣都冇你咁緊呀。」
佢一路坐一路揸我對波,揸到紅曬。

我合埋眼咬住嘴唇,嘗試諗啲無聊嘢令時間快啲過。
我真係唔敢相信我係一年內俾人強姦第三次。

又傳教士又女上又狗仔,射左三次佢終於完。
「多謝晒俾我免費扑喎,呢到係機場停車場,你向左上返斜路就去到機場架喇。」

佢留低件行李同衣衫不整嘅我喺停車場就開車走左,賤格。

我都唔知我應否感到慶幸或者傷心。
我竟然冇乜傷心嘅感覺,或者咁講,麻木左。

好似佢話齋,報警都冇用啦,我又趕住上機於是就放棄左報警。

拎部手機開前鏡頭執一執自己啲衫褲後就拎起行李去機場廁所沖洗下體然後去Check in。
#40 2017-12-10 07:24:3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返到香港當然冇人黎接我機啦。
打左個電話後同老母講聲後就搭巴士返將軍澳嘅屋企。

「Naomi歡迎你返黎呀!」
除左上次問我拎錢真係好少見佢對我咁熱情。

「我返黎喇媽媽。」
我是但攬左下佢之後就想去廁所,但廁所竟然有人。

「老豆喺屋企咩?」

「喺呀。」
真係奇怪喇,以前佢地兩個好少留喺屋企,今日竟然兩個都喺晒屋企?

「我同你老竇離左婚喇,同你新daddy say hi呀!」

我轉身,見到廁所門開左,行出一個中年男人。
我都幾肯定老母係貪佢啲錢先同佢一齊。

因為我老母係外貌協會,除非變左性,唔係係絕冇可能嫁個成個朱主席咁嘅男人。

「你好呀,我叫Naomi。」

「乖女你搭左十幾個鐘實好攰啦,而家去訓陣先啦,我地聽日搬屋喇。」
佢咁講一講我先發現到周圍都係紙箱。

「哦,咁我訓一訓再出黎執自己野。」
真係好嘔心。呀叔我第一次見到你乍,叫我乖女?
我就快隔夜飯都嘔埋出黎。

由於jet lag嘅關係,我由晏晝三點一訓就訓到半夜兩點幾先起身。

出面雪櫃竟然有留餸俾我,係蒜蓉炒白菜同埋豉油雞翼!!
喺捷克同英國係好開心,但食嘢方面真係……英國劣食國度嘅美名並唔係浪得虛名。

有人煮俾自己真係好。食飽後我又再次陷入昏睡之中。
#41 2017-12-10 14:20:2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咁即係貪人啲錢啫。」
如我所料,嗰個貌似朱主席嘅男人好有錢。佢喺大陸有擁有好多連鎖店,而家咩都唔洗做就有錢入袋,總之就係有錢佬。

「咩啫,咁人地個package都幾好呀,雖然就六十但佢對眼幾咁囧囧有神。
學啲啲後生女講,呢啲叫有上進心呀。上進咪有錢囉。
嗱我都知由細到大我同我老豆都唔理你,等我教精你啦。
男人呢,無論身體同個樣都會隨時間走樣嘅,十個又有九個去滾,又仲有一個仲諗緊。有錢先最緊要呀。」
老母講左呢番看似係歪理嘅說話,終結左對話。

個朱主席執執下嘢仲塞左張100萬支票俾我話係見面禮 。
佢話自己大把錢,有啲咩想買都可以問佢拎錢,都算幾有誠意呀。

執好嘢後我地就起程去位於何文田嘅新屋。

雖然媽媽知道我並唔會喺度長住,但佢地都係揀左個兩房嘅單位。
間屋唔算大,但裝潢好日系,好簡潔望落好舒服。

我開頭仲以為會裝修到好豪華好似示範單位咁。
窗外冇咩景,都係何文田一帶矮矮地嘅屋仔,環境幾清靜,樓上仲有個共用嘅天台,感覺上幾好住。
#42 2017-12-11 20:32:1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返到香港後,我變左乖乖女Naomi。
我嘅身影喺Club內消失左,我通常出沒嘅地方變左係圖書館同宿舍房。

George同其他嗰幾個男人應該都冇對外宣佈我啲嘢,因為我感受唔到人地異樣嘅眼光或者係聽過啲咩傳聞。

今個sem同我同房嘅叫Elaine,人如其名真係幾易拎。

佢有幾分似橋本有菜不過再瘦啲, 未到女神級但一定係靚女仲要gfable。

佢唔係飢不擇食嗰類,但聽講只要係肌肉靚仔可以溝到佢,所以成日被中出即飛佢或者當佢係sp,就算有拖拍都遇著衰男人,總之好多爛桃花。

Elaine靚女又同我有啲似,我一直都好想同佢熟啲。
但佢對我有啲cool,同我只限室友關係。
我地好少講野,更唔好話會一齊去行街食飯。

「喂Naomi。」Elaine竟然同我講野!

「做咩?」我即刻除低耳筒同pause左睇緊嘅天元突破,轉一轉張電腦櫈對住佢。

「我都知我好少同你講嘢,但你可唔可以聽我講啲嘢呀。定我會唔會阻住你睇卡通呀。」

「當然可以啦,仲有日本嘅叫動畫呀,呢套好好睇架。」

「好啦好啦。你坦白咁答我,你有冇聽過我啲嘢?」

「有呀…你都好出名架。」

「係咩…我都聽過你啲嘢,我相信你唔會背叛朋友所以我先同你講咋。」

「你叫我守秘密我就唔會同人講架喇。你話你有聽過我啲嘢?」

「話你係蒲精咁樣囉。」

「喔…都係以前嘅事喇。咁你有咩想同我講呀?」我無奈笑笑。

「我…最近同year 2籃球隊個Kenny一齊左。」

「咪好囉,恭喜晒喎。」

「但係呢,佢追我嗰陣對我好好,我一同佢一齊左佢就對我好冷淡…佢每次叫我去佢房淨係想做嗰樣嘢…
上次我話唔想做佢就話分手呀……Naomi?」

「喔喔咁樣…」
佢咁講一講我突然間諗起george,不禁遊左魂一陣。

「有冇諗過呢,其實佢同你一齊只係想扑你,唔係真心鍾意你架。」

「就係咁先問你…一齊之後佢就唔帶套做叫我食藥,仲成日話我唔夠主動話我死魚成日鬧我。
佢最近仲問我想唔想玩3p呀…」

眼前嘅Elaine著住oversized T-shirt抱膝而坐。
胸前隱約突出嘅兩點、棟起嘅雙腿間嘅藍白間條底褲、啱啱沖完涼涼仲有啲濕嘅頭髮同楚楚可憐嘅樣,我有少少睇到入左神。

「同佢分手啦,佢淨係想同你扑野咋嘛。」
我呑左呑口水。

「但其實我好鐘意佢架…」

「我問你喇,你鍾意佢啲咩呀?」

「靚仔囉,又大隻又識打籃球。」

「大把人都係咁啦,咁你咪鐘意好多人?」

「係呀…其實好多籃球隊嘅人我都啱架,如果溝我嘅係籃球隊嘅人我都會照受溝架。」

「嗱就係呢樣囉。男人唔識珍惜架,你咁易溝,咁人地溝到你玩完咪飛左你囉。反正你一定會逆來算受架嘛。
上次佢話唔扑野就分手嗰次,最後你有冇同佢扑?」

「梗係有啦,我唔想分手嘛!」

「咪係囉。信我啦佢真係想同你扑野架咋。」

「叮—」Elaine電話有message。
「Kenny叫我去佢到食飯呀。」

「去囉,不過今次你試下拒絕同佢扑野睇下佢點。」

「好呀。係喎你俾你電話我呀。」
#43 2017-12-12 09:12:5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佢一走我又開始睇天元突破。雖然故事同題材我都麻麻但yuko真係好正。

諗起Elaine個可憐樣我就有啲擔心。
不如去Kenny房睇下,有啲咩發生都可以整返個英雄救美嘛。

我拿拿臨隊完個出前一丁就衝左去Kenny房前,貼住隻耳落門。冇咩動靜。

「唔好搞啦我睇緊片呀。」係Elaine把嗲聲。

「bb我好硬呀…」

「唔好啦,我次次做完都好肚痛呀…」

「為左我小小痛都忍受唔到咩?」

「喂其實你係咪鐘意我定我身體架?」

「梗係你副偈啦!唔通你個人咩!」

「你走開呀!!唔……」Elaine好似嗌得好唔情願之後仲嗌唔出聲。

「人地叫你走開呀!」
到門竟然冇鎖到,我一扭就開左。

Elaine坐喺電腦櫈上,半裸嘅Kenny正跨坐喺佢身上。
條仔一手渣波一手捏住Elaine雙手,同時封印住佢嘴唇所以Elaine只可以發生「唔」嘅聲音。

Elaine一見到我即刻推開條仔衝向我,攬住我手擘請我食波餅。
我攬住梨花帶雨嘅Elaine,一路啤住條仔。

又米八又有晒埋六舊腹肌嘅佢,呢刻好似犯左錯嘅小朋友,手放後面,眼神極度怯懦。

「屌你淨係想扑野就搵sp啦,唔好搞鳩Elaine呀!」

「係嘅我知錯喇!」
佢即刻立正,搞到我差啲忍唔到笑。

「乖喇,打個飛機今晚早啲訓啦。」
我攬住Elaine,用勝利者嘅姿勢行出房。
#44 2017-12-13 01:16:2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Elaine坐喺我對面,喊收唔到聲。

「好彩你黎救我乍…佢咁大隻我一定反抗唔到…
原來佢真係淨係想同我搞嘢架咋…嗚……」

「唔洗客氣,聽日有冇堂呀?」佢係咪真係咁蠢呀。

「返晏晝兩點呀…做咩?」

「同你飲杯嘢傾下計咁。」

「好呀。」

「咁你等我一陣。」

我行左去廚房,用白冧酒、梳打水、青檸、冰、糖同薄荷葉整左樽mojito。

「咩黎架?」

「mojito呀,甜甜地你應該鐘意架。」

「真係幾好味喎,好叻呀你竟然識溝酒。」

「以為喺bar返過下工,點都識溝啲嘅。」
俾佢讚一讚我有啲飄飄然嘅感覺。

飲左幾杯,又傾左啲無聊野,Elaine塊面紅卜卜好可愛。

「喂你面紅晒喎有冇事呀?」
你坐去發緊吽哣嘅Elaine隔離。

「點解啲男人咁衰架,淨係想做嗰樣野,都唔係真心鐘意我嘅!」
應該真係醉醉地,Elaine講嘢開始大聲同高音,眼神失焦,隻手揮動嘅幅度好大差啲打到我。

「殊……都十點架喇細聲啲啦。」

「嗚……我真係咁差咩…」
話喊就喊,我一時有啲驚唔知講咩安撫佢。

「點會呢,你運氣差啲成日都遇到壞男人啫。」
唔通同佢講佢你波大冇腦梗係呃你咩,對於個喊緊嘅女人,我狠唔到心同佢咁講。

「Naomi你對我好好呀……」

「可能我成日都想要個細妹啦。」
我摸摸佢個頭,啲頭髪順滑到可以拍廣告。

「唔!」
我嚇到差啲鬆開杯Mojito。
眼前嘅Elaine突然錫左埋黎,雙手圈住我條頸。

「Elaine你醉喇…我係Naomi唔係Kenny呀…」
我定一定神,輕輕拎走佢對手推開左佢。

「你唔好再提個賤男個名呀!我真係咁差咩?點解要推開我呀!」

「呃…我去斟杯水俾你,你今晚早啲訓啦。」
我想起身但Elaine較剪腳夾住我大脾再箍住我條腰。

「唔好走啦你…」Elaine啲眼淚又開始滴出黎。

「係喇係喇我邊到都唔去喇,唔好喊喇。」
我坐返低,自己一個隊埋淨低仲有一半嘅mojito。

「其實呢,你有冇諗過其實自己係bisexual架?」
突如其來嘅性取向問題嚇我一跳,我突登飲埋手上呢杯先答佢。

「都有嘅…spagetti is straight until it gets wet嘛,哈哈。
凡事冇絕對嘅,何況性向有機會變嘅,好似有啲人咪會中途轉機。」
我下意識地坐離左Elaine少少。

「咁你有冇試過同女仔做?」Elaine又坐近我啲。

「呃…冇呀。」我呑左呑口水。
就算有得唔話你知啦,仲要嗰次係半推半就咁被迫要同Katie做,點講俾人知呀。

「男人既然咁衰,不如試下女人?」Elaine摸上我大脾。
#45 2017-12-13 20:55:2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腦內翻滾起自己被輪姦嘅畫面同George叫我臭雞把聲。酒精令我嘅思緒變得凌亂。

眼前Elaine眉目含春咁樣,令我忍唔住放低杯mojito,一野轟落去。

雖然聽Elaine講佢嘅經驗人數起碼有六七個,但佢嘅接吻技巧以外地笨拙,有時一味咁吸啜又有時條脷係咁亂撩。

我強勢地一野壓佢落床雙手摸住佢面,俾佢見識下我呢個百人斬嘅打茄輪技術。

「嗯…」Elanie嘅呻吟聲聽到我好似濕濕地。

「想唔想我奶頸同耳仔?」

「嗯…」酒後Elaine塊面就好似刻住「我好想要」咁,眼耳口鼻都好似誘惑緊我,尤其係半開嘅豐唇同迷離嘅眼神。

我突登好大聲,好似人地asmr ear licking嗰啲聲咁奶佢對耳。佢似乎好受落,個人放軟晒,佢嘅手指亦慢慢摸上我對奶輕輕地揸。

「你好靚呀。」
我拋低一句,然後將個頭塞入佢件oversized T-shirt,肆意玩弄佢對奶。
每當我咬或者奶佢對粉紅色lin lin佢都會銷魂地「唔」,真係會聽到上癮。

「想唔想繼續呀。你唔想或者唔舒服要同我講喎,我唔會好似啲衰男人迫你架。」

佢點頭並將我個頭壓向佢下體。

我慢慢摸上佢大脾,拉低覆蓋下身嘅單薄布料,
係黑底粉紅波點,仲要係t-back呀衰妹!

我擘開佢雙腳,由黑森林慢慢摸落去陰唇,震動豆豆。
隨住佢叫呻吟聲開始同洞口愈來愈濕潤,我愈加快按摩豆豆嘅速度,另一隻手指就係陰道口磨下磨下,然後再用條脷去洞口打圈以及奶入去。

我都係第二次幫女仔口交,對自己嘅技術唔係好有信心。但望一望Elaine欲仙欲死嘅表情,我知道自己已經成為左個奶閪高手。

見淫水自洞口流出,我轉一轉方法。
我條脷喺豆豆上時而打轉,時而吸啜,搞到佢氣喘連連。

我滑入一隻手指入水簾洞抽插,感到暢通無阻後再加多隻手指滑入大概兩個關節位,向上屈一屈摸到凹凸位,做出加藤鷹嘅招牌手勢起勢咁chok。

床單顏色突然變深,水花濺起,Elaine嘅喘氣亦變得變得急速仲要變埋高潮眼,我忍唔住嘴左佢一啖。

望住啱啱潮吹完不停喘氣嘅Elaine,我覺得…好有成就感。
#46 2017-12-14 05:29:4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好舒服呀……Kenny永遠前戲都唔做足就亂咁隊搞到我好痛囉…點同你細心又整到我舒服呀……Naomi我幫你呀。」

Elaine一邊回氣一邊講,指尖不斷喺我大脾上來回,再直搗黃龍,抽插我一早濕哂嘅蜜穴。

果然係有彈開鋼琴,佢修長手指每下都啱啱啱頂到子宮頸,每下嘅抽插都帶俾我無比嘅快感。

我擘大眼望一望,Elaine正喺度吸啜我啲淫水仲同我四目對望,媽呀好淫呀!

「我有啲攰呀。」
Elaine拎出一個震蛋,掀開我陰唇擺喺豆豆到。
冇諗過細細粒嘅震蛋震動力竟然咁強,我合埋眼咬著嘴唇,起勢揸住張床單。

下體突如其來嘅快感令我嘴角失守。
Elaine條衰妹唔知幾時拎多左支識震嘅假狗插喺我下面,加埋佢一直喺到渣我對波,舒服到我諗唔到野。

「いくいく(二菇二菇)……」
好舒服……我成個人軟晒。心口大幅度起伏,高潮左。

之後我地兩個訓喺我鋪床面對面,講起以前嘅情史。

我當然冇同佢提起被姦同會隨便同上酒店嘅事,只係輕輕帶過。

Elaine大概真係醉晒,成晚扯住我講自己啲嘢,
由小學開始俾男仔追,講到第一次點俾人破處、俾男人呃蝦條、拍左拖成年先發覺自己係第三者……詳細到我好似親歷其景咁,佢真係正宗仆街磁石。

諗左陣,我終於夠膽開口講。
「其實呢,我知道你點解成日遇到衰男人呀。Elaine?」

噢,佢訓左。

雖然一早熄晒燈,但外面燈柱射入黎映照喺Elaine紅卜卜嘅面上真係十分惹人憐愛。

嗰晚之後,Elaine好似失左憶咁,冇提起過呢件事,亦都回復返對我以往冷酷嘅態度。

我就好似發左場ONS嘅百合夢咁。

我開頭有啲失落,但諗諗下呢個係Elaine嘅決定,我應該尊重同唔干預。
#47 2017-12-15 21:39:3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呢個似藤原龍也嘅香港男仔叫Angus,讀Econ,日本混血所以識日文。

「我約左人食飯呀,下次再傾呀。」

「好呀。」都成七點,我都開始有啲肚餓。

「其實呢....我可唔可以要你電話?」
Angus塊面紅晒超可愛。

「我地成日喺拉把都見架啦,點解想要我電話嘅?」
見佢面紅紅咁我忍唔住撚下佢。

「咁…er…我唔係日日都去架嘛……」

「哈哈可以呀,但你要教我日文喎。」
我拎住佢電話入左自己電話再WhatsApp自己。

「冇問題呀!」

我故作鎮定但心跳好快。
感覺就好似第一次比初戀男朋友抄牌咁樣。

「咪就係啲男人追住個波跑黎跑去,有咩好睇呀?」
中二嗰陣,某日放學我俾當時嘅老死Kimmy拉左去睇校際籃球比賽,但明明我對籃球都冇興趣。

「醉翁不醉翁之意不在酒呀!好靚仔呀!」

「睇有咩用呀?人地都唔會鍾意你架啦。」

「乜你咁講嘢架,睇下幻想下都好呀嘛。」

「唉你鐘意啦。」

就喺籃球比賽完左,啲觀眾就得七七八八,喺我等Kimmy入廁所補妝嗰陣,有個頭先有落場打波嘅靚仔行左過黎。

「喂俾你電話我好嘛?」
我望一望周圍都冇人,應該係同緊我講野。

「吓,我唔識你架喎。」

「咁你又黎睇嘅。」

「我陪人架咋。」

「俾你電話我啦。我想引你笑呀。
你咁靚女,成日都唔笑真係晒左。」

「你講咩呀…俾咪俾囉。」
可能係無啦啦俾個靚仔讚自己靚,我有少少亂左陣腳,成個電話塞左俾佢。

「咁就乖喇。」
佢摸左我個頭!我個腦一片空白,唔敢對上佢嘅視線。

「掂,原來我地同台。咁你要覆我sms喎,拜拜。」

「喂,我未知你叫咩名呀。」

「我係4C班Sunny呀,你2B班Naomi呀嘛。」

「係呀…拜拜……」
Sunny又真係幾有陽光氣息又笑得幾好睇…

「喂你做咩對住個電話傻笑呀?」
#48 2017-12-16 01:35:07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喂你做咩對住個電話傻笑呀?」
有把低沉嘅男聲扯我返現實。
Angus有啲疑惑咁望住我。

「啊…啊唔好意思呀我諗起啲野……啊電話我入左落去架喇,就咁啦你去食飯啦拜拜。」
我即刻揹起Muji tote bag轉頭就走。

嗚呀好樣衰呀!我頭先一定係望住部手機發呆同含春咁笑。

之後嗰個月我地密密WhatsApp。
我好似以前就識佢咁,我地一拍即合。

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我地咩嘢都講,咩都話俾對方知,有時又打情罵俏,十分曖昧,我亦十分享受呢種感覺。


完左sem嘅冇耐,year 1做過我組爸嘅獸父Raymond就約成班組仔女出黎Re-u。

講明獸父,就緊係有啲故事啦。
佢一開始有溝過我,但佢嘅mk外表同行為令我見佢前面憎佢後面。

whatsapp左我成個禮拜我都hea覆佢,佢放棄然後轉戰其他組女。
結果佢食左兩個處女仲周圍唱,簡直人渣。

「Naomi囡囡呀 岩岩完左sem有冇嘢做呀?
不如我成班組仔女星期五去唱K Re-u拉好冇?」
叫我囡囡真係好嘔心。

「全部人都去?」又唔係熟,無啦啦唱咩k啫。

「係呀全部呀。」

「好呀咁星期五見啦。」算啦咁多人應該冇事嘅。

「女仔dress code系恤衫短裙黑絲呀
Naomi囡囡真系乖呀好抵錫唷
到時八點旺角neway見!」
又囡囡又話我乖又抵錫,真係隔夜飯都嘔埋出黎。
#49 2017-12-17 01:07:1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去到唱K當日,只有十五個人出左黎,男女比例係6:9, 啲仔仲要全部出名玩家/淫蟲。
見到堆仔我已經想走,但諗諗下咁多人應該冇事嘅。

如我所料,坐梳化都未坐暖,大概六七點啲男人已經開始嗌酒飲,仲要嗌得好多,啲酒亂溝咁分别就淨係想隊醉啲女。

「我黎啦,我都識溝下酒架。」
我有啲睇唔順眼,企左起身向前傾嘗試拎過酒樽。

「喂,你好飲得?」
我感受到對住我心口色迷迷嘅視線,呢個好似係人稱蜘蛛俠嘅leo。

「一般啦。」我拉高返件衫但leo仍然望住我心口。

「同我飲幾杯呀。」leo拎起兩杯酒,遞左一杯俾我。

「咁自私嘅,要大家一齊飲架嘛。」
我接過酒,俾左隔離嘅yuki。

「我想同你飲喎。」leo坐左喺我旁邊嘅空位。
早知唔坐側邊啦……

「是但啦,cheers。」

「掂喎,你真係識溝酒架喎。」

「似你咩。」我覆住Angus message又飲左一大啖酒。
#50 2017-12-17 01:10:0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喂,我地每人輪住都唱一首歌呀!快啲揀歌啦!」獸父Raymond大嗌。

「想唱咩……」leo拎住個搖控問我。

「yuki你想唱咩呀?」我特登扮聽唔到,轉頭問yuki。

「矛盾一生呀,leo你呢。」yuki將手經過我背脊搭上leo膊頭。
救星到!我企左起身光速同yuki調左位。yuki個樣一般,大面大口把聲又嘈,不過就夠姣而且飢不擇食。

Leo啤一啤我,借尿遁行開左。

「大家揀好晒歌未?咁我地有個遊戲喎,每次兩個人一齊唱,唱歌嘅人要坐上呢舊紫色嘢上面唱,唔準企起身,每走一次音就要飲一shot!」
Raymond再次大嗌。

做過Sex toy shop嘅我一望嗰兩舊紫色嘢就知係女性用震動器,仲係搖控嗰種。怪唔得dress code要著短裙啦。

「咩黎架?」「點解要坐呀?」
……

「大家冷靜啲先,個個都要坐架!不如就順時針,leo,yuki跟住naomi咁順住落啦!」Raymond繼續以主持人身份發號司令。

我就知你味野。
由於leo係仔,唱左幾句已經俾Raymond截停話佢唱得難聽,叫佢自隊兩shot後淨返Yuki喺到唱。

「你為我放一場煙花
跌下來瘡疤
痛定思痛未來算吧…嗯呀~~~」
Yuki呻吟嘅聲音透過咪高峰清楚咁傳入各人耳仔。

「快啲飲!」Raymond強行將杯酒灌入yuki嘴,嗰杯係堆仔開頭亂溝嘅烈酒嘅其中一杯。
昏暗嘅燈光加上角度下,應該淨係得我見到Raymond仲偷偷地揸左yuki個波。

但Yuki似乎好受落,仲用手指彈左佢褲檔。哇屌。

我之前有使用過呢舊嘢領教過佢嘅威力,於是我特登坐過少少用大脾坐上去。

雖然Raymond事前叫我地揀歌,但畫面顯示上嘅根本唔係我地揀嘅歌,而係一啲比較高難度,容易走音嘅歌。

「靈與慾已升級了
怎可再跌落寂寥
這十八層怎麼跳
不清楚 怎麼縱壞了
不得了 想得到 得到了嫌少
這一秒 只知多麼需要…」

我特登壓低把聲唱返原key,而且個震動器淨係震到我屎忽,所以我都保持到冇走音。

隔離嘅Zoe就冇咁好彩喇,一去到「這十八層」就俾舊震動器震到走晒音。

「喔走音喇你,快啲飲啦。」
正當Raymond想塞杯烈酒俾佢,我已搶先一步拎左自己溝左好多綠茶嘅嗰杯俾Zoe。

個遊戲玩左五圈,好多女塊面都已經同紅卜卜同挨左落人地到。Zoe一邊唱一邊挨落我到,Yuki就挨左落Leo到,我覺得有啲危險。

我好想一走了之,但我又有啲擔心在場嘅女仔。

「係咪衰呢,玩乜嘢飲酒game啫。而家九點都未到啲女已經都貓貓地喇。點唱到十一點呀?」
我有少少開玩笑咁同Raymond講。

「咁我點知佢地咁唔飲得啫。
一係你Naomi你代替佢地同我飲喇。」

「痴線我黎唱k唔係劈酒架,要劈自己劈飽佢啦。」

「Naomi你過一過黎呀。」佢語氣好火但仍然保持冷靚

「有咩咁唔見得光唔可以喺到講啫?」
我冇理佢,拎左搖控揀左堆周杰倫同陳奕迅嘅大路歌。

手機震左震,係Raymond whatsapp我。
「你條八婆好喇喎 兩年前死都吾受我溝 ok
依家又阻撚住我媾女」

「咁你想點呀 係你叫我埋我黎架喎」

「你同我鬥飲 我快過你醉我就唔搞d女
吾係一陣我地就隊醉佢地玩群P」

「屌你以為自己拍緊av咩 啲女又會肯俾你隊醉?」

「我地雖然系得六個人 但我地人強馬壯 啲女又隨便 吾醉都肯扑」

「…咁我唔阻你」

「乖」
#51 2017-12-17 23:18:41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望住手機mon一陣諗左陣之後,即刻screenshot左個對話,將所有在場女人都add左入個whatsapp group,post出我同Raymond正話嘅對話記錄,再光速whatsapp左Angus。

「Raymond痴撚左線
我地一陣話去下場要去化妝換衫
然後趁機拎袋閃人 我叫人幫我地嗌左Uber
咁一陣10點行動 到時大家執生
最緊要係唔好再飲佢地俾你嘅酒喇」

一分鐘後個message藍剔左,所有女都覆左我ok,應該冇問題。

好不容易去捱到十點。
「喂其實我約左人落老蘭呀,我去換衫化妝先。」
我用腳輕輕踢一踢Zoe。

「喂我又跟你去得唔得先?」Zoe即刻交戲。

「梗係得啦,我約左Elaine咋嘛,仲有冇人跟隊?
有就一齊去化個靚妝啦。」

「好喎…」好彩堆女仔啲戲尚算自然,陸陸續續起身拎袋。

「喂你地唔唱k嗱?」Raymond有啲怯。

「re-u去邊都得啦,你地係咪黎呀?係就等一等我地。」yuki加口。

「實好架…咁…你地輪流去化都得掛,一次過走晒…」

「識咩呀你,我地女人由細到大都一齊去廁所架啦。」
我打開房門同啲女仔出去,淨低堆鳩痕嘅男人喺k房你眼望我眼。

「okay gogogo!」
我帶頭去搭𨋢,再whatsapp Angus。
#52 2017-12-18 09:26:5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時間啱啱好,我地一落到地面就有兩架uber同Angus出現。
「Angus唔該晒你呀!」

「好喇大家上車啦。」

正當我做最後一個上車嗰陣,Angus拉住左我。
「Naomi你可唔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呀。」

我落返車,向曾經嘅o camp組員告别後閂上車門。

「行住講呀,你想去邊呀?」
我WhatsApp Raymond同佢講我地唔等佢喇,然後熄左手機data。

「尖咀海旁。」

「下?」無啦啦去海旁咁突然嘅。

「你唔得閒?」

「唔係呀…係有啲突然……」

「咁過黎啦。」
隻手突然被拖住,我有啲小鹿亂撞嘅感覺。

Angus行到馬路邊,喺褲袋探出鎖匙後跨上架黑色電單車。
我識嘅男人揸車就多,揸電單車我都係第一次見。

「唔好發吽哣喇,戴頭盔上黎啦。攬實我呀。」

我接過頭盔戴上,跨坐上電單車再從後攬住佢條腰。

「咁益我請晒我背脊食波餅呀。」
交通燈轉紅。

「喂呀!咁…唔捉實我驚會飛出去嘛。」

「講笑咋,你要攬實呀。」

交通燈轉綠。

我無瑕理會身旁涼風同一路喺眼前掠過嘅風景。
我呢刻淨係摸到佢結實嘅腹部、感受到佢體溫、聞到佢陣Bleu de chanel香水。

雖然頭部有頭盔隔住但我同佢個身貼到好近好近。
我目光放空,個腦呈空白一片。我只係想享受呢一刻。

可惜旺角同尖沙咀距離並唔遠。20分鐘後我地已經去到尖沙咀而且泊埋車仲買左幾支啤酒。

「你第一次坐電單車?」
我地沿住海旁漫無目的咁行。

「係呀。」

「係囉,我見你捉到我實一實好緊張咁。」

「係呀……」

「你塊面有啲紅喎,唔舒服?」
佢伸手探左探我額頭同面。
明明只係一個好普通嘅動作,但已令我心跳加速。

「唔係呀…我一飲酒面就紅架喇……」
唔想俾佢知道我怕醜所以我講左個大話。

「我酒量都麻麻但係面又唔紅,所以劈酒成日成為被開刀嘅對象……」

我開始冇留意佢講話嘅內容。
我只係覺得好幸福,就好似以前中學拍拖咁樣,兩個人簡簡單單喺海傍散步傾下計。

行左冇耐,我地行去海邊挨左喺鐵欄上面。
我地兩個都冇再講啲咩,但我並唔討厭呢種沉靜。

「係呢,你有冇拍過拖呀?」良久,Angus開口。

「梗係有啦,如果我廿一歲人都係a0你就應該驚呀。」

「咁我都係問下啫。」

「…」

我地又靜左。
#53 2017-12-19 07:20:59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Naomi。」左手突然被拖住,將我由發呆嘅狀態帶返黎現實。

「邊…邊個話俾你拖住我隻手架?」
我突然開左傲嬌mode。

「你可唔可以做我女朋友?」

我有少少反應唔過來,load左幾秒。
「點…點解嘅?」

「我好鐘意你。」
Angus搭住我膊頭想錫落黎。我輕輕推開左佢。

「我都鐘意你呀。」

「但係…點解…?」Angus一臉不解。

「有冇聽過一首歌叫惡女呀?」

「冇呀,做咩?」

我拎出手機喺YouTube search「惡女」
「未識真的我 別太喜歡我
誰漂亮到 純情未沾污過
這個亂世 有何傳說 永打不破 快告訴你 誠懇更多
像瘋子的我 像惡女的我
提前暴露過 難承受嗎 便離座
童話角色萬餘個 扮公主不是我」

「雖然我地都whatsapp左成個月,但我有好多野你都唔知。
如果你知道我嘅過去,呢刻你可能走夾唔抖。」

「唔會…我鐘意嘅係而家嘅你呀嘛。」

「我個ex都有講過呀,但後尾佢都係頂唔順。」

「點解你唔俾個機會我,俾個機會自己呢?我都有好多不堪嘅過去架。」

「講黎聽下?」

「前年我因為失戀,有一排好放蕩,一星期總有一日會落老蘭,仲同人玩one night stand。」
真係有啲估唔到,雖然ngus算幾靚仔,但毫無玩家氣質,反而似係乖乖仔。

「係咪估唔到呢。話説香港有啲女都幾主動,仲會反客為主,技術仲好好。」

「喔,係咩?咁你應該食女無數啦。」
唔知點解唔係好想聽佢啲食女史,我想轉話題。

「都唔係呀嗰段時期淨係食過四五個。」

「咁你後尾recover返就冇落老蘭嗱?」

「有個女仔將我喺呢段運噩既時光扯返出黎。

嗰晚halloween,我飲得好多,喺舞池遇到個女仔。
佢自己一個人,細細粒,又著住黑色褸屌裙索到爆。
我第一秒就鎖定左佢,慢慢埋佢身同佢跳舞。

跳左陣,我同佢坐去旁邊飲嘢。
我諗住是但嗲兩句就去爆房,但意外條女同我諗法幾似大家好啱傾,笑嗰陣仲幾似我個ex。
我得到佢同意後就同佢去左百佳,俾左三個鐘房錢。」

「跟住呢?」
酒精作用下我開始有啲眼訓,但我都忍唔住追問沈默左半分鐘嘅Angus。
#54 2017-12-23 09:03:4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佢望左我幾秒,然後擰頭望海繼續講落去。

「扑野都係嗰啲步驟架啦。
但當我轉狗仔式嗰陣,我諗起我女朋友,我一路屌條女一路流眼淚,我啲眼淚應該滴到佢後腰於是佢即刻問我咩事。
我喊到講唔到嘢,一直挨左喺佢膊頭喊。
個女仔冇出聲,佢溫柔咁幫我抹眼淚,仲攬住我,摸我個頭。
到我喊完,個女仔同我講喊完就算喇。
女死女還在,下個更可愛,話我一定會搵到更加適合嘅人。
佢仲同我講人生有好多起跌,唔開心嘅就唔喺心上。
之後突然仲爆Seed鬧我添。」

「咁惡無啦啦鬧你都有嘅。」
我輕呻左啖asahi,望住海上飄下飄下嘅小輪。
有冇一段關係可以好似小輪價錢咁,幾廿年不變呢。

「有冇覺得呢個橋段熟悉呀。」
Angus突然擰過黎捉住我膊頭。

「呃……我說人生的經歷總無常 你又何必介懷心上
一切苦與樂最終都一樣 是為旅途增添花樣~」
頭先唱K都未唱夠添,總知做下咪覇啦。

「喂唔好扮野喎。」

「吓?」我一臉黑人問號。

「你背對我呀。」

我擰轉身。

突然有雙手從我衣領伸入。
「俾多幾秒我,唔好郁。」

耳邊突然傳來嘅磁性聲音聽到我呆左呆。
「我冇記錯呀。」
#55 2017-12-26 16:51:0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你記咩呀…講咩呀…借個膊頭黎呀。」
真係想訓教。我挨左落Angus到。

「Naomi!嗰晚安慰我嗰個女仔係你呀!」

「吓!?」
我嚇到即刻坐返直個人。

「前年halloween呀,你戴住黑包貓耳貓尾架!
你嗰晚仲著住黑色lace bra同t-back呀!」
佢好認真咁望住我。

屌,我記返起喇。
前年Halloween我俾老死Diana放左飛機,但既然都搭緊車咪照去蘭桂芳囉。

有個男仔係咁望住我,仲走埋黎同我跳舞。
因為我嗰晚戴con同佢化左Halloween妝嘅關係,我睇唔清佢個樣但輪廓分明,把聲又幾磁性,我就同佢一齊跳,坐低飲左幾杯之後仲去左百佳。

佢手勢一般但幾溫柔同細心,仲擁有一條美麗大鳩。
龜頭圓潤飽滿,柱部多青筋,係我最鍾意嗰類。

巨根再加埋狗仔式簡直令我嗌到拆晒天。
但佢無啦啦速度減慢,我仲感受到背脊仲多左幾滴水。
我一另轉抬頭就見到佢喊緊,於是即刻轉返普通坐姿安慰佢。
我唔識安慰人,亦唔知佢為乜嘢而喊,唯有摸下佢個頭,攬住佢。

佢講左句「你令我諗起我個女朋友呀…」
之後又繼續頭耷耷,我唯有拎左幾句當時相當中意,每日狂loop嘅悲傷的嫖客嘅歌詞贈佢,希望佢唔好咁難過。

佢平復心情後講左句多謝,留低左電話號碼同個luffy鎖匙扣就走左。

我有啲愕然咁睇住佢嘅背影離開房間。
我冇將個電話入落電話簿而係備忘錄,將個鎖匙扣上自己抽鎖匙。
因為做工幾靚,掉左佢好似好浪費。

「你個luffy鎖匙扣仲喺唔喺到呀?」

我冇理佢,即刻睇返whatsapp同前年嘅備忘錄。
10月31號,上面真係有Angus個電話號碼。
嗰晚嗰個應該真係佢。

「你頭先做咩仲手入我後背?」

「確認你後頸個紋身。」
#56 2017-12-27 02:18:54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的確,我後頸有隻細紙鶴紋身。
係十七歲嗰年仲喺酒吧做時俾人用激將法令到我是但紋左個紋身。
興幸當時揀嘅只係紙鶴而唔係啲戇鳩字句或者圖案。

「去唔去百佳?」
佢哄過黎攬住我條腰,用把磁性嘅聲音喺我耳邊講。

「好呀。」我講左同Halloween夜一樣嘅說話。

我地行返同樣嘅路線;
佢都係同嗰晚一樣,拖住我手衝左兩次紅燈;
俾左百佳呀姐兩張一百同兩張五十;
行到房門前俾佢揸左下屎忽。

「今日你想點?」

我解開我件黑色Burberry同五吋黑色高踭鞋,一併掉落地。

我拎起手機撳入Spotify。今次唔播陳奕迅播arctic monkeys。
廣東話歌太熟悉,扑扑下變左唱k就唔係幾好啦。

「打個茄輪先啦。」
講完佢撳我埋牆一下轟落黎再一路揸到我對波,我享受到有少少忘形。

「好撚淫呀你OL look。」
佢公主抱我上床,一邊玩我對黑絲腳一邊隔住白恤衫
塞個頭埋落我胸。

我成個人放輕鬆,慢慢移後坐直再擘開雙腳。

「屌你啲閪水濕到去黑絲出面喇喎。啪!」
佢一手撕爛我下體部份嘅黑絲,手指隔住底底按摩我粒豆豆。

「嗯呀…」
我成個冇月俾人搞過,身體敏感到不得了。

然後佢跪趴喺我面前開始用口服侍我妹妹。
我知道自己嗌得好姣但我真係好舒服,佢奶嘅完全係我敏感帶。

去到差唔多,我用成個人嘅重量壓低佢。

我捧住佢個頭,由耳仔奶到頸,再拉起件衫繼續奶。
冇記錯嘅話佢而家好似多的啲胸肌同腹肌。

「喂有做gym喎大隻仔。」
我解開皮帶,一下子將佢條手仔褲從佢下脫離再向我身後一扔,十分,完美降落喺張櫈上!

「要發洩下精力架嘛。唔做gym嘅話我兩日就要打一次j,好攰架。」

我坐喺床上,用黑絲腳踩佢一早喺黑色三角褲內嘅堅硬,然後一野除埋佢底褲。

我一邊欣賞眼前嘅美麗鳩,一邊用手快速套弄巨龍再吸啜春袋。

「domdom呢?」我向Angus伸手。

「喺…我褲袋銀包……」

我用口幫佢戴套後,秒速除左黑絲同底褲再一野坐落去,條腰前後扭下扭下。

「唔…你好窄呀…」
Angus合埋左眼,雙手捏住床單,好可愛。

然後我轉做垂直坐,一上一落,淫賤嘅水聲令我更有動力想快啲坐爆佢。

佢突然拉住我膊頭趴向佢,變成佢郁。
「嗯啊…啊………」我地一齊嗌,佢射左。

我稍為離開左佢身體,幫佢除返個安全套綁結落垃圾桶。

「好正呀你。」
佢拉左我返上床然後攬住我。

「講下你啲野呀,有咩我聽左會唔再鐘意你架。」
Angus好似撚貓咁撚我啲頭髪。

「你真係想聽?」

「我想了解啲你呀,come on…」

「好啦,但你聽完就算有咩感覺都唔可以同人講。promise?」我伸出尾指

「promise。」佢反勾我手指尾。
#57 2017-12-29 03:31:5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呢段咁不堪嘅黑歷史如果傳左出去,我應該就一世都唔會結到婚。
但係嗰晚我唔知點解咁輕易就同左Angus講。

我深左深呼吸。

「我呢,係個意外。
由細到大屋企人都唔理我,生活費又俾得雞碎咁多。
十五歲嗰年,連唯一會關心我嘅嫲嫲都走埋。
於是一到十六歲我就自己出左去做嘢。

洗碗、酒吧、陪酒、K房、waitress、model、女僕cafe、bossini…基本上唔算太辛苦但又唔洗咩學歷嘅我都做齊咁濟。

我甚至俾有錢佬包過添。不過佢好老,可能旗都扯唔到。
所以佢都係包我照顧下佢,煮下飯幫佢揼下骨同佢傾下訂咁。

連上年去英國exchange嘅錢都係我自己搵返黎架。
女人如果個樣正正常常,又唔介意人地點睇你,又肯拋個身出黎,搵錢真係好簡單。
當然接左唔正當嘅job就唔會隨處同人講啦。

然後呢,十八歲嗰年我做陪酒,嗰日我生日。
啲同事好好幫我慶祝生日,但嗰晚我俾日灌左好多酒,係直程black out。

當我醒嗰陣我係見到當時我暗戀緊嘅男同事全裸仲除緊我底褲。

佢見我醒左就怯左怯好不知所措咁望住我。
正常人應該覺得自己就俾人強姦梗會反抗,甚至去報警。

但我嗰下竟然冇咁做,反而跪喺佢面前幫佢含然後同佢做左。
雖然話酒後亂性,但酒只係催化劑,主要都係睇你自己嘅意志,冇得賴邊個。

我知道雖然大家都單身,但畢竟同情人以外嘅人做愛唔合乎一般嘅社會道德規範。
但有啲嘢你知道愈唔啱你就愈想做。
於是嗰下我諗都冇諗一野轟落去條巨龍到。

係咪覺得我好隨便呀,哈哈。」

我望左望佢想知佢有咩反應。

「每個人都會犯錯架嘛。」
佢伸手摸左摸我頭。

「係咪聽到一半係咪已經想疏遠我喇?」

「冇呀……不過我自己都唔好得去邊啫。」
佢下意識地捽左捽鼻。

「係咩?我講完你再睇下你係咪唔好得我好多囉。
#58 2017-12-31 18:19:5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基於放暑假嘅關係,我執野返左何文田嘅屋企。

我自己啲嘢唔見晒。
枱面上有張支票同張Memo紙。

「我同honey知你想要多啲自由所以喺鑽石山買左個單位俾你呀。
啲錢俾清晒架喇,你啲野都係晒新屋架喇,支票裏面嘅係你嘅生活費。
地址我WhatsApp左俾你架喇,你應該會鐘意啲傢俬同裝修架。」

唉。我唔係唔鐘意自由,但慣左飛嘅雀仔有時都好想搵個地點停落黎你休息下。
我都好想感受下屋企人嘅溫暖,食下住家飯。
但睇黎呢個只係我一廂情願。

新嘅住所交通好方便,屋內裝修同傢俬我會形容係無印良品嘅示範單位。
一切都好美好,唯獨係一個人住有啲大。

我唔想出街,唔想見任何人。
除左星期一三四晏晝幫細路補習之外,其餘時間我都匿喺房。

搵出年grad之後份工、睇動畫、煲劇……總之我就唔想同人接觸。
#59 2017-12-31 23:14:2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本身我就冇乜朋友,就算以前會約出街嘅都係所謂friends with benefit。
呢種人平時唔會搵你,但一出到黎就會對你好好,食飯幫你俾埋錢,甚至會揸車兜你去玩。
但去到夜晚我地都係會去爆房。

然後嗰晚之後就唔會同你聯絡,直到有一日佢又鳩痕搵返你。

我地唔會對對方嘅私生活甚至背景過問,所以我有幾次都係好耐之後先知對方其實有女朋友甚至有家室,仔女都生左幾件。

去到而家,我再冇同佢地聯絡。
以前嘅老死Kimmy, Diana亦一樣。

大家升上大學後彷彿都有晒自己嘅新生活一樣,主動切斷同舊人嘅聯絡,髮型妝容都唔同晒。

Year one嗰時都有時會約大家出黎食個飯,但漸漸發現大家愈走愈遠,出到黎真係「約會像是為分享到飽肚滋味 有任何難題卻不提起」。

咁話題唔係好啱,大家又好似為出黎而出黎咁,食完飯又會影出相放上Instagram加個caption「朋友係要見下嘅 #bff」

見係見到但眼裏卻沒溝通都冇用架。
所以之後就冇再約出黎。
#60 2018-01-01 21:03:0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睇返whatsapp,個對話停留喺year two時嘅聖誕
「三個女人一個墟」
12月18日
「我:喂Christmas係咪約食大餐」
「diana:要陪男朋友呀」
「kimmy:me too」
「我:咁christmas前後呢?」
「diana:唔係好得喎」
「kimmy:我後日去日本唔得呀」
「我:去幾耐呀 christmas後都得啫」
「kimmy:唔得呀scedule好full」
「Diana:遲啲先約啦啦」
「我:咁你地玩得開心啲啦」
12月25日
「我:Merry Christmas!!」
「diana:🌲🌲🍻🍻」
「kimmy:merry xmas ❤️」

睇WhatsApp都覺得佢地冇心約。
之後仲要見到佢地喺ig呻冇人陪好悶。
明架喇,我下次唔會約佢地。
無謂拎熱臉貼冷屁股。

或許一直都係我嘅一廂情願。
中學嗰陣你地純粹想搵人陪食飯所以同我熟;其實你地都係有事先搵我,成日搵我陪你地去邊做咩,但我事你地就幾萬樣借口;同我做朋友只不過想溝我身邊啲男仔……

我大概可以被任何人取代。
中學過後,我地入左唔同嘅大專院校。
我城大,Diana讀恒管,Kimmy就讀珠海。

係咪因為唔再就腳你地就冇搵我?
係咪其實六年嘅情誼都係假嘅?都係扮出黎嘅?

我喺Group打左啲字之後又delete返。
算啦,有啲人喺生命中只係過客,就算你努力左都未必會留得住。
#61 2018-01-03 12:04:1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真係好想見你,想同你講清楚。俾一餐飯時間我呀,食完飯你唔鐘意嘅話我會喺你生命中消失。」
我望住窗外嘅藍天白雲正想小睡一會,電話又收到Angus嘅WhatsApp。

「好啦,幾點喺邊?」

「而家,你喺邊?」

「屋企。我搬左屋喺鑽石山。」

一個鐘後,我同Angus面對面坐喺我屋企附近一間茶記。

兩個人好似搭抬咁,冇任何交流,只係各自默默地食枱上嘅AB常餐。

「又話有野同我講嘅。」
望住食左一半嘅腿蛋治,我終於忍唔住打破沉默。

「係呀…你近排點呀?」
之後嗰十五分鐘我地傾左堆好冇營養嘅閒話家常。

「仲有呢…點解你唔肯做我女朋友嘅。」
好,終於肯單刀直入。

「我覺得我呢種人配唔上你。」

「你係真心咁覺得定只係想拒絕我架…」
Angus耷低左頭攪咖啡,我睇唔到佢有咩表情。

「我認真架。我呢啲咁嘅人唔值得人錫。
我都同左你講我ex啲野啦。
你呢刻接受到唔代表以後會接受到架嘛。
衰啲講句,你想唔想成街都係你啲襟兄弟呀?
冇始就冇終,我亦唔想冇左你呢個朋友。」

Angus聽完之後靜左靜。

「再見就不是朋友啦。
咁如果我地唔會再見,會結婚白頭到老呢?」

「冇咁易架。
你睇下街上咁多情侶,有幾多對會走到入教堂呀?」

「Naomi,我淨係想你答我一個問題。
你鐘唔鐘意我?」

「鐘意。」

「…我唔明。
你我兩情相悦點解唔可以喺埋一齊?
如果個個都驚散,驚連冇朋友都冇得做,咁冇人拍拖啦。」
佢講得有啲大聲,吸引左全茶記食客嘅視線。

「細聲啲啦,啲人望晒過黎喇。」

「Sorry。」
佢尷尬地望望四周並壓低聲線。

「走啦,我請你。」
我飲埋最後一啖檸檬茶,埋單行出餐廳。

「係喇,你上唔上黎睇下我新屋?」
#62 2018-01-05 01:51:2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同佢坐左喺梳化兩側,中間隔左個身位。

「你想飲咩?」

「冇所謂呀。」

我拎住兩罐啤酒同一碟枝豆行返梳化。

「嗰晚喺百佳,你咪話自己都唔好得去邊嘅。」
我呷左一大啖Asahi。

「係。」
Angus坐直左個人,飲左一大啖啤酒。

「我自問唔算靚仔但應該都係中上樣。
或者係有打籃球同跑開步嘅緣故,我由小學已經好受女仔歡迎。

我大概十五歲六歲已經知道女人好膚淺。
啲妹妹仔淨係見過我打籃球跑步就想同我一齊,
野都未同我講過句就同我表白。

我開頭都好不知所措,會好婉轉咁拒絕佢地。
但後尾我發覺呢類妹妹仔只會重視人地外表,對方點樣對佢都冇所謂。
就算佢唔衰喺我手上,都會衰喺人地手上。

有得食唔通唔食咩。
於是高中有段時期我真係瘋狂食女,初中未成年嘅我都搞過好多個。
我冇去到中出即飛咁賤,但除左有帶套之外我都基本上係。

不過我好彩我幾識講嘢,會講到佢地覺得唔係我嘅錯,所以我喺學校嘅聲譽並冇俾我呢啲仆街行為破壞。」

真係俾你個正經樣呃左估你唔到。
佢簡直係啲戲情好複雜嘅日本愛情漫畫男主角。

我冇望佢,一路飲酒一路食枝豆。

「係咪估唔到我咁衰呢。我而家時不時會諗起嗰啲妹妹仔同我分手個喊樣。」

「…咁,之後呢?」

「我中五就暑假嗰時同左個女仔一齊。
嗰時係我第二次拍拖。
我真係好鐘意好鐘意佢。
一切都好順利好幸福,直到year 2佢發現我以前嘅嘢。
原來其中一個俾我趙完鬆嘅女仔係佢表妹。

我好後悔。
點解我會對佢隱瞞我以前做過嘅事。
或者一開始點解我會咁對啲女仔。
但我已經冇得返唔到轉頭,個女仔…對我嘅信任喺佢發現真相嗰刻已經完全崩潰。

分手之後,喺嗰晚遇到你之後,我個人變左好多。
我想成為一個好嘅男人,希望喺下次見返佢嘅時候,可以同佢講我已經唔係以前嗰個賤人。

可惜唔係所有野都有Take two, 有啲野冇左就係冇左。
我亦唔可以賴人,因為所有野係我自己一手造成…」

聽到佢把聲萌晒,我忍唔住坐埋去攬住佢,一邊摸住佢個頭。
#63 2018-01-06 01:39:26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你記唔記得嗰晚你都係咁摸住我頭安慰我呀。」
Angus個頭埋喺我雙峰之間並攬住我條腰。

「喂唔好借啲意抽我水喎!」
我輕輕推開佢。

但下一秒我已經被推落梳化,四片唇雙疊。

Angus慢慢摸上我大脾。
見我冇反抗,佢另一隻手提起我下爬,輕輕掃上我雙唇,撬開我棚牙滑左兩隻手指入我口。

「嗯……」
我最頂唔順呢類好慢嘅挑逗,即刻反客為主坐喺佢身上,用雙手翹住佢頸同佢打茄輪。

「你係咪真係唔介意同我咁嘅人一齊架?」
好似錫到條脷都攰埋添。

「梗係啦,唔係嗰晚之後我點會搵返你呀傻豬。」

「咁你去閂個窗簾呀。」

佢將我撳落梳化,綿密嘅吻由額頭伸延到鎖骨。

「係咪想要呀naomi。」
佢一邊錫我耳仔,對手一邊係我短裙下游走。

「我想要呀…快啲啦我濕晒喇……」
我喘住氣,一邊隔著牛仔褲摸佢硬邦邦嘅褲浪。

「你條淫娃,睇下我點懲罰你!」
佢一鼓作氣除晒下身嘅衣物,用碌鳩隔住我條底底磨下磨下。

「啊啊…嗯…」
Angus以迅雷不及掩耳嘅速度戴左套,拉開我底褲長驅直入。
下體突然嘅充塞感嚇左我一嚇,但又好舒服。

之後我地由梳化,窗台再去到房,大戰左三百回合。
一舉手投足佢已經想知我點。我覺得我地喺房事上契合度係一百,冇得彈呀。

“tonight, tonight...you are my angel....”
Bose傳出Taka溫柔嘅聲音。

完事後,我地互相攬住對方訓到夜晚十點幾。

醒左後我是但整左兩碟鼓油王炒麵就叫醒Angus。

「咁香嘅,你整左野食?」

「係呀,起身食啦。」

「Naomi你真係好鬼抵錫架啫。」
佢捏左我個鼻一下。

唔係講笑,真係有種小鹿亂撞嘅感覺。

「快啲出黎啦,凍喇啲麵。」
我即刻走返出廳。

接下來嘅十分鐘,我地一路睇電視一路食麵。
呢餐飯看似平淡但我感到好幸福。

同樣係被對方表白,但George嗰次純粹覺得難得佢知我啲野都鍾意我咁就同佢一齊啦。
但今次我係真心鍾意Angus。
就係好多人夢寐以求嘅兩情相悦。
#64 2018-01-07 02:41:3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Angus住油塘我住鑽石山,兩個地方話遠唔遠,話近唔近。
我地兩個都要返part time嘅關係,時間上令我地一星期見得兩三次,所以我地用多左WhatsApp溝通,而對話內容係極度甜蜜。
個程度係…信我啦你唔會想睇到。

「喂你有冇興趣搬過黎住?」

「吓?」

「我問下架咋。如果我地住埋一齊咪可以見多啲囉。」

「好呀好呀! 我都有諗過,但自己開口好似好厚面皮咁…
咁我聽日就執野過黎啦」

「好呀」

之前有聽Angus講過佢屋企相處都唔係好融洽,之間嘅關係生外到好似湊人數先一齊住咁。

死,掛住WhatsApp差啲唔記得要返工。
我拿拿臨著衫衝落樓搭地鐵去油麻地。

好彩一去月台地鐵就黎,落地鐵後快步行去個小朋友屋企仲未夠鐘。

「叮噹。」

「咦……張生你好呀。」我有少少驚訝,因為以往幾次都係工人姐姐Nina開門嘅。
今日係我第一次見到張生真人。如果唔係佢facebook有相我都唔知呢個男人係邊個。

「Naomi你好呀。
呀Aiden佢頭先打波去左沖涼,入黎坐住先呀。」

「喔…好呀。」

「thank you.」我放低個袋,接過工人姐姐Nina杯茶。

「其實我之前喺facebook已經想講架喇,我覺得你好熟口面呀。」

「哦……係咩?」
我差啲噎親,再望一望佢。
定啲黎,我肯定冇見過佢。

「你係咪童星黎架?」

「係呀,我小學嗰陣有做過啲小朋友主持。」
屌,嚇死我咩。仲以為同佢喺老蘭見過。

「我果然冇記錯呀,Aiden細個成日睇你架,仲話呢個姐姐好靚。」

「哈哈係咩。」
啋,講到我好老咁。

我地dead air左陣,我唯有飲下茶拎下袋啲野出黎扮下野準備補習。Aiden你快啲出黎啦……

我係上啲補習fb group搵到呢份工嘅。
我將自己啲資料同學歷放左上group冇耐,就有個張生inbox我。

「你好呀,我有興趣搵你幫我個仔補習。」

「請問張生你小朋友幾大?需要補咩科?」

「我個仔九月就讀中一,佢成績其實ok,係想搵個人睇住佢做功課啫。」

「冇問題呀張生,咁你想一星期補幾多日?」

「三日,一三四嘅兩點到五點ok?」

「冇問題呀。」

「好,咁你後日可以黎喇。」
#65 2018-01-09 19:36:5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可幸地過左冇耐,兩點零二分,Aiden出左黎。

「遲到喇你……」
唔睇仲好,一睇不得了。
雖然佢得十四五歲,但有玩籃球又係游水校隊嘅,身材唔錯。
呢刻嘅佢仲要淨係下半身圍住條毛巾。

「嚇親miss喇衰仔。」

「唔好意思呀Naomi,我個仔佢慣左係咁。」

「喔喔唔緊要…」
有咩緊要啫,我精神為之一振呀。

「既然佢出左黎咁我都去見客,唔阻你地喇。」

「嗯,byebye。」
終於走左太好喇,佢氣場好強大又眼望望咁令我周身都唔自在。

「Hi Aiden,今日到補英文喇喎。」

「其實得中一,成績仲幾好咁補乜鬼呀,而家仲要暑假。
唔怕同你講呀,我老竇想俾錢你洗咋。」

「喂Aiden你咁講你爹啲嘅?」
我真係俾佢講嘅嘢嚇一嚇。

「佢呀,之前都係包二奶先激走我老母咋嘛。
之前佢係Facebook搵到你嗰陣幾興奮呀,小心佢呀。
頭先佢喺到有冇係咁昅你呀。」

「冇呀……」
我下意識拉上啲條領。今日件衫係有啲低,唔烏低身都見到啲條溝。

「你自己小心啲啦。我有咩唔識會問你架喇。」

如Aiden自己所講,其實佢成績真係幾好,讀band 1仲要頭五十名,根本冇請補習嘅必要。

五點。
三個鐘內佢都冇點問我學術上嘅問題,反而係問我點溝女。
「夠鐘喇喎,byebye miss。」

「Aiden,你覺得我應唔應該繼續做落去?」

「我自己就覺得呢,雖然我唔知我老豆對你有咩意圖。
但既然工作內容正正常常,你又有錢袋咁你咪做囉。你搵part time都係搵錢啫。」

「你啱。」我豎起姆指。

返到去Angus已經喺我屋企樓下。

「我買左蛋撻同配左鎖匙俾你喇。」

「唔該晒。」Angus從後攬住我。

「喂呀呢到好多人呀。」
我輕輕推開佢,語氣有少許責怪意味但眼裏面就係滿滿嘅笑意。

「Naomi?」
我聽到把熟悉嘅聲即刻擰轉頭。

「George?」
我下意識捉住Angus手臂。

我屋企樓下對正地鐵站出口,好多人經過。
但我萬萬冇諗過會見返George。

「Angus。Naomi男朋友。」
Angus見我神色唔係好對路,踏前一步伸出手。

「George。Naomi前度。」
見到兩人互握,我個腦有啲運作唔到。

「Naomi?」
Angus督一督我先回過神。

「吓?」

「冇事…見你男朋友咁錫你就冇事喇。」
George有啲尷尬咁。

「喔…」
我唔知答咩好,淨係想逃離現場。

「Naomi,我為我之前所做嘅一切感到抱歉。」
George微微耷低左頭。

「過左就算啦。我地要走喇,拜拜。」
突然覺得眼角有啲熱,我頭也不回拖住Angus行去隔離商場。
#66 2018-01-13 19:15:45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漫無目的地行左一個圈,見George冇跟住黎,我又拖住Angus行返屋企。

我坐喺梳化上攬住Angus。
佢冇講啲咩,淨係攬住我摸我頭,一邊幫我抹眼淚。

嗰陣意大利發生嘅一切、俾秀夫強姦嗰晚、俾堆City人輪姦嗰晚……痛苦嘅回憶突然湧現,我合埋雙眼嘗試唔再去諗,但愈唔想記起,偏偏呢啲畫面更加歷歷在目。

「啊!!!!!!!!!啪!」
我大嗌,同時將手上嘅cushion掉左出去,撞跌左茶几上部手機。

「你而家諗緊咩話我知啦,講出黎舒服好多架。」
Angus好大力咁攬住我。

「我好辛苦呀…點解都過左咁耐都係咁…
我以為我放低左架喇,但係我見到佢嗰陣咩都湧返晒出黎…好辛苦呀我……」
我而家淨係想攬住佢好喊一場。

我知道喊並唔可以改變啲咩,但我相信喊係可以好好發洩自己嘅情緒。

「係咪終於喊完喇,去洗個面啦。我去整熱返啲蛋撻先。」

我攤左陣喺梳化之後去洗左個面。
笑。唔笑。笑。唔笑。

鏡裏面嘅自己笑得好燦爛,就好似半年幾前未發生任何嘢之前咁。但點解我都係未放得低呢種悲痛?

「我係咪可以完全信任你架。」
我成口曲奇皮咁問Angus。

「點解唔可以呀。」
佢嘅回答裏面似乎沒有半點猶豫。

嗰晚我地訓喺床傾左好多嘢,由十一點幾一直傾到朝早四點幾,咩都講啲,令我諗起以前拍拖嗰陣成日煲通宵電話粥嘅日子。
#67 2018-01-14 07:23:38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嗰年佢中四,我中二,佢啱啱拎左我電話號碼。

「喂?」

「係我Sunny呀。」

「喔…嗰日打籃球嗰個。咁夜打黎做咩?」

「咁樣同前輩講野架。掛住你咪打俾你囉。」

「咩呀…你今日先識我咋喎。」

「你以為啦,我幾個月前已經識你架喇。」

「吓?」

「靚女你知唔知自己好出名架。」

「係咩?」
其實我知架,由中一開始我已經時不時俾人表白,有時喺學校或者巴士站都有同校嘅人過黎搭訕,其實我覺得幾討厭。

「你冇咩特别野講我就收線架喇,成十二點我好眼訓喇。」

「聽日又唔洗返學,訓晏啲都得啦。」

「我聽日要九點起身返工呀。」

「你十四歲咋喎,童工?」

「去間鋪頭幫下手咋嘛。」
如我之前所講,我父母一向都唔理我,生活費俾雞碎咁少我,於是我就同呀嫲相依為命。

由於佢係舊制公務員,所以退休後每個月都有啲錢收,我地生活都算係幾好。

但我都唔好意思問呀嫲拎太多錢洗,所以就求下樓下零食老闆俾我做下野。
好彩佢幾鐘意我,會出人工俾我,有時仲會送啲零食過我。

「咁同我傾多半個鐘啦。」

「好啦。」

我本身唔算多朋友,比較close嘅就只有kimmy同diana。但佢地從來都唔會同我傾心事。
難得有人同我傾計,我好似收唔到制咁扯住sunny傾左好耐,一直傾到五點幾。

「唔係有人話要訓架咩?而家六點都黎喇。」

「咁有人訓唔著嘛。」

「好啦而家我訓得著喇,學校見啦。」

「嗯,早抖。」

然後嗰日成日我就掛住對熊貓眼坐喺零食鋪傻笑。
#68 2018-01-16 03:47:10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我望望手機,兩點。
好彩今日星期二唔洗返工。

身邊嘅Angus訓到豬咁樣。
我順住佢個樣望落去,不遠嘅某處似乎凸起左。
嘻嘻。

我匿入張被,垂低手開始摸索,摸到條毛毛蟲。
我除低佢條褲手口並用將毛毛蟲變為大岩蛇。

「…喵」Angus扮左下貓叫?

我喺床頭櫃拎左個黑包裝嘅Condom純熟幫佢戴上。
呢隻dom有陣波波池味好好聞,可惜我妹妹冇嗅覺。

我撳開張被,將條大岩蛇係坐騎咁起勢騎。

「喂…衰妹你好撚淫呀…」
Angus擘大眼望住我,啱啱訓醒嘅佢把聲沙沙地十分性感。

「嗯…你鐘唔鐘意呀…」我向後訓低繼續un,等佢可以見到我地嘅交合位。

「淫娃!」Angus一下將我撲低然後瘋狂抽插我。

「黎啦插死我啦。」我攬住Angus,好舒服。

我用心感受佢嘅溫度、濕度、感情和態度。每次對方努力屌我嘅時候我都會感受到自己生存緊,同時慶幸自己唔係教徒。

有Morning q嘅morning就係good morning,呢句真係冇得輸。

「好肚餓呀我去煮啲嘢食先。」
食完白汁雞皇飯後我地又黎左Q,然後挨喺梳化睇周星馳。

廢青生活就係正。
#69 2018-01-17 08:11:43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所謂相見好同住難,我開頭幾擔心同居會唔會係個錯嘅決定。

但我嘅擔心根本係多餘嘅。
我地生活習慣好似,又冇潔癖,一齊住完全冇難度。

呢日補習同平時一樣,與其話係收錢幫人補習不如話我係收錢同Aiden傾計。

Aiden話,佢鐘意左個同學但唔知點開口。

「約下佢食飯睇戲睇佢點反應囉。」

「有呀,佢永遠都答應架。」

「咁有啲機喎。你有冇嘗試暗示過俾佢知?」

「冇呀,我驚朋友都冇得做呀。」

「但你試都唔試就會抹殺左所有機會架喇喎。」

「咁又係嘅……」

「你試下下次約出街拖下佢手?」

「會唔會好奇怪架…」

「點會呢?佢叫咩名呀?」

「呀希。」

「呀希…?等等等等等,佢男仔黎?」

「呀係呀,冇同你講添。」

「…咁你知唔知對方係咪都鐘意仔架?」

「唔又唔知喎。」

「唔…搵日同佢講清楚啦。係好仔嘅,佢就算拒絕左你都會同你做返兄弟嘅。」

「係嘅。」

世界上嘅靚仔係咪有一半都係Gay架……
#70 2018-01-18 08:07:32 縮小字型 放大字型

開sem前一個星期嘅一個朝早,我收到張生嘅電話。

「鈴鈴~」

「喂?張生?」我撳左螢幕上嘅接聽制。

「naomi你一陣得唔得閒同我食個便飯?我有啲嘢想同你傾。」

「冇問題呀。」

「咁一點君悦見啦。」

「嗯,一陣見。」

去酒店即係要著靚啲啦,我衫都唔想搵呀……

「Angus呀,我一陣要同張生食個飯呀,咁你自己食啦。」

「你唔係冇幫佢個仔補習喇咩?佢又會無啦啦約你嘅?小心啲啦點都好。」

「我會架喇,放心。我走嗰陣whatsapp你呀。」

一點,灣仔君悦。

「hello Naomi,坐呀。」
佢企起身幫我拉開櫈。

「唔該。」

食左陣野,佢終於開口。
「Naomi,我知你今年會好忙,不如你grad左之後你黎我公司做野啦。」

我接過佢俾我嘅卡片。原來佢係某制酒公司嘅老闆。

「多謝張生,但因為我而家讀緊translation,我唔希望做普通嘅文員仔。」

「唔係文員仔呀,做我秘書呀你。」

「嗯…多謝張生,但我希望你俾少少時間我考慮下,因為我冇咩信心勝任到呢份工作。」

「唔緊要呀,你慢慢諗呀。」
佢講完呢句之後成餐飯我地都冇再講過一句話。

大佬呀真係好恐怖,我幫你個仔補習架咋喎,無啦啦叫我做你秘書? 有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呀。

返到屋企之後我同angus講左呢件事。
「一畢業就有工做梗係開心啦,我就唔係好想你做喇。個男人對你都唔知有咩企圖。」

「我都覺。」

我好慶幸嗰陣時推左呢個Offer。
後尾我發現呢間只係間空殼公司,地址上嘅只係間空置左好耐嘅鋪位。

呢個張生真係好古怪。

佢個仔Aiden就正常好多。
我地一直都有聯絡,大多數時間佢搵我都係有關佢嘅情感問題。希望佢同阿希有好結果啦。